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某最强的咒术夜兔【综漫】──今粥

时间:2021-07-02 01:30:41  作者:今粥

 

从千年前的封印中醒来,伊藤琉生发现自家全员疯子的家族终于自作到了灭族。默哀一秒后,他笑起来:知道他秘密的人终于都没了,快乐!
 
然而下一秒,守在封印前的5t5:“你的眼睛,是不是看不到?”
伊藤琉生:“……”你死了,白色也救不了你。
5t5:可我是最强的。
 
我有病,你没药,所以只能一起疯了。
 
食用指南:
1.主角夜兔,混乱中立;
2.主角真瞎,睁眼瞎,看不到却倔强装作自己能看到(靠感知辨识,比用眼睛“看”更清楚。演技高超,日常和正常人一样看不出是瞎的)
3.主角白毛银瞳,CP是教师悟;
 
 
 
第1章 
  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某密室内,七名老者围坐一圈,正目不转睛盯着桌子中央。
  桌面中央放着一把伞,其上包裹着密密麻麻的封印。
  这是千年前的咒术界最强——伊藤琉生的武器,也是最终封印了他的地方。
  传闻中,伊藤琉生的家族伊藤家血脉强大,盛产强者。而伊藤琉生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是千年前被誉为咒术界最强的存在。
  就连诅咒之王两面宿傩都曾说过:伊藤琉生已封印,世间再无敌手。
  千年来,这把伞辗转数地,近年来才被放置到这间密室中妥善保管。
  眼下千年已过,封印的力量愈发微弱,在加固封印和解封之间,咒术界高层选择了后者。
  “那便开始吧。”
  为首的老者一开口,其余六人齐齐起身,随他一起将早已准备好的七只烤鸡放到了伞的周围。
  “伊藤大人,得罪了。”为首的老者伸手,缓缓揭开了几近风化的封印一角。
  就在这时,密室大门突然被踹开。
  气流涌动,封印的一部分在风中逐渐化为尘埃。
  七名老者看向门口。
  一个戴着眼罩的白发青年正收回腿,明显是踹门者本人。
  为首的老者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五条悟!谁允许你闯进来的!”
  五条悟抬手,食指指腹沿着侧脸划过,塞进了眼罩中。手心向外翻转的同时,他将眼罩拉起来,露出了蔚蓝色的右眼。
  更多的情报被纳入了他眼中。
  “还是来晚一步吗?”他喃喃自语。
  如果伊藤琉生是一般意义上的咒术师,那这样实力强大的人解封之后,确实可以为咒术师队伍补充强壮的血液,缓解咒术师的压力。
  可据野史记载,伊藤琉生性情怪异,做事全凭喜好。
  和他家族中的所有人一样,身为咒术师,他却并不以祓除诅咒为己任,反而到处寻衅滋事,只求与强者一战。
  甚至有传言称,伊藤琉生与两面宿傩还是朋友关系,曾有人撞见他们同桌共食。
  如果野史记载为真,那将这样的人放出来,绝不是一件好事。
  咒术界高层自然都知道这一情报,他们将伊藤琉生解封的决定……值得玩味。
  “五条悟!”为首的老者再次厉声呵斥。
  “叫我做什么?”五条悟不以为意,将眼罩复原后,大步向前走去。
  目标是——伊藤琉生的伞!
  “五条悟!这是高层的决定,你无权阻止!快退出去,否则我会将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全部上报!”
  “嗯?”五条悟推开距离他最近的一个老者,朝伞伸出手去,“如果我现在离开,你就不上报了吗?”
  语气中满是“你当我是傻子吗?”的意味。
  为首的老者伸手去抢伞,却没能抢过五条悟,眼睁睁看着那把伞落入了五条悟手中。
  “五条悟!”他怒气更甚,“把它放下!”
  五条悟大大方方站在原地,将手中的伞在空中抛了一圈又接住,挑衅意味十足。
  “五条悟!”为首的老者扶着胸口,气得不轻。
  “我说,”五条悟又将伞在自己手中转了一圈,“有病就快去治,不要在这里碰瓷我,我可没有碰到你~”
  封印已经解开,其他人并不想沾染这点是非,只默默朝为首的老者靠近而去,脸上带着不知是真是假的担忧。
  只有刚刚被五条悟推开的那位灰发老者站了出来,朝五条悟笑道:“五条悟,我明白你的感受,但这些年咒术师的压力越来越大,大义当前,有些个人情绪可以适当压抑一下。
  “最强不过是虚名,如果实在不开心,可以找我,也可以找夜蛾,我们都能开解——”
  他的话被五条悟打断:“哈?我不开心?”
  白色的头发上挂满了大大的问号。
  先给他扣一顶帽子吗?真有意思。
  “老爷爷,”五条悟按着灰发老者的肩膀,将他按回到座位上,“别以为谁都和你们一样,在意那些虚名。”
  灰发老者脸色瞬间发白,忍住肩膀处传来的剧痛,他又道:“我明白,我明白,是我不对,我不说便是。但伊藤大人……”
  他话没说完,就被五条悟打断。
  五条悟:“我是最强的。”
  就像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一样,多费口舌不过是恶心自己而已。
  “这个,我就拿走了。”
  他晃了晃手里的伞,转身就走。
  “五条悟!”
  身后有不知是哪只烂橘子的呼喊传来,五条悟挠挠耳朵,无视了这个声音。
  ·
  半分钟后,某办公室。
  一个男人接到了一通电话。
  “古田大人。”是为首老者的声音。
  “什么事?”男人的声音冷冷淡淡,听不出情绪。
  “伊藤琉生的伞被五条悟拿走了。”
  “封印呢?”
  “封印已经解开,伊藤琉生很快就会现世了。”
  “我知道了。”
  “那我们……”
  古田嘴角勾起一抹笑,语气阴阳怪气道:“那你们还不赶快追上去?可不要让五条悟对伊藤大人无礼了。”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察觉到秘书探究的目光,他心情颇好道:“想问就问。”
  秘书挺直了背:“古田大人,他们可以阻止五条悟?”
  古田眉头一挑,答道:“怎么可能,那可是五条悟。”
  “那您还让他们去?”
  “他们的死活关我什么事?”古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他们死了不是正好吗?不管他们死在伊藤琉生还是五条悟手上,都对我们有利。”
  他走向窗口,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又道:“当然,如果伊藤琉生和五条悟之中死一个就更好了。”
  微风拂过,带来了一丝凉意,他疑惑秘书怎么不再搭话,转身看去,就见一只咒灵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办公室中。
  而他的秘书此刻,大半个身体已经落入咒灵口中,只剩下一双腿在咒灵嘴边弹跳,就像是做反射弧实验时的青蛙腿。
  >>>>>>
  另一边,五条悟瞬移到了高专的操场上。
  手中的伞开始颤抖,密密麻麻的封印在这颤抖之中一点点化为尘埃。银色的伞面显露出来,在阳光下泛着金属的光芒。
  就在最后一片封印消失殆尽之时,一股强大的咒力从伞中倾泻而出。
  五条悟一时没抓稳,就见银色的伞掉落到地上,在操场中央砸下了一个深坑。
  磅礴的咒力以此为起点迅速蔓延,瞬间摧毁了周遭的一切。
  五条悟悬浮在半空中,被封印了千年的咒力在他身边流过,与他相隔了一个无限的距离。
  他摘下眼罩,视线扫过地面,入目一片狼藉。
  “受灾范围”和他预估的相差无几。
  如果这封印是在那间密室里彻底解开,死了几个烂橘子事小,波及到高专的校舍事大。
  又为高专做了一次好事啊。
  他拿出手机,想把这一幕拍下来给夜蛾正道看。
  熟练地打开相机,按下拍摄按钮,定格的画面中,银色的伞漂浮在了深坑上方。
  将照片随手发给夜蛾正道后,他从空中落下,来到了深坑边。
  银色的伞旋转着,像水母一般缓缓舒展开来。
  而伞下,模糊的人影逐渐凝实。
  那是一个身材纤细的少年。
  少年闭着眼睛悬浮在空中,一手握着伞柄,一手低垂着。
  五条悟端详着他,第一反应是——把这个人扔进雪堆里会找不到的吧?
  这绝不是夸张的描述。
  和传说中一样,少年身着风格酷似种花家的白衣,皮肤瓷白,与白衣几近一色。头发、眉毛、睫毛皆是白色,像是点缀在雪原之上的素装植物。
  同为白毛,五条悟却在伊藤琉生身上嗅到了一丝病态。
  这个人连唇都是白色的。
  不多时,伞的旋转停止,而少年也落到地面上睁开了眼睛。
  银色的瞳孔无神了一瞬,很快变得灵动。白色的唇瓣随之有了血色,但病态的感觉却依旧。
  不是白色了吗?
  五条悟感到一丝遗憾。
  把现在的伊藤琉生扔进雪堆里的话,就不会找不到了。
  哦,不对,传说中伊藤琉生身具夜兔血脉,伞不离手。只靠那把伞也能把人从雪地里找出来。
  以及……这双银色的眼睛可真好看。
  五条悟乱七八糟瞎想着的同时,伊藤琉生收回了自己的咒力。
  一个信息出现在他脑海中:伊藤家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伊藤家灭门了啊?
  我家灭门了啊?!
  伊藤琉生默哀一秒,忍不住笑起来。
  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伊藤家灭门了,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
  笑过之后,他“看”向五条悟。
  还有第二个好消息:一眨眼来到千年后,就有大餐在门口等待着他,还是他最喜欢的白色。
  兴奋。
  按耐住雀跃的心,他朝五条悟走去,礼貌问道:“你好,请问可以和我打一架吗?”
  举手投足间,涵养毕现。但他的语气却委实算不上友好,清脆的声音给有礼的问句覆盖上了一层浓浓的威胁。
  他不是在邀请,他是在告知。
  与此同时,五条悟也刚好开口:“你的眼睛,是不是看不到?”
  作者有话要说:
  惯例推预收,下一本写《酒厂BOSS不想面试卧底》
  主角是神,不自知,心想事成。
  文案:
  问:穿进柯南里该怎么办?
  答:谢邀,人在米花町,刚抱上基德大腿。
  众所周知,基德主场不死人,凉宫夏生感觉自己的命算是暂时保住了。但是……可能还有点小问题。
  【邮件】发件人:琴酒
  BOSS,诸星大的资料发给您了,正式面试在下午,我来接您。
  凉宫夏生: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他只是一个普通死宅啊!
  某咒术最强&某超能力者看着被暴力破开的世界壁垒:普通???
  ——————————
  ●预收《[无限]1/2的我找上门来了》文案
  【白到深处自然黑x疯批大魔王】
  所有人都知道,桑琰是游戏里不能惹的存在。
  喜怒无常,疯疯癫癫,偏还实力超强没人能管。
  高兴了,踢几个人出局庆祝一下。
  不高兴了,踢几个人出局让自己高兴一下。
  某天,他们遇到了一个和桑琰长得一模一样的白衣青年,青年微笑着说:“你们好,请问你们知道我在哪里吗?”
  这么有礼貌?还笑这么温柔?大魔王又想玩什么!警觉.jpg
  后来,他们看到大魔王被青年抱在怀里,满身戾气骤然消散。
  青年对大魔王说:“不要怕,我来了。”
  围观群众瑟瑟发抖:???到底是谁在害怕啊!
  再后来,大魔王又想踢几个人出局高兴一下。然而手被身后的青年轻轻一拉后,他放过了他们。
  围观群众喜极而泣:!!!原来您说的是让我们不要怕吗?
  大魔王:呵,照镜子看看你们配吗?
  被迫分离的两半,跨过世界壁垒再度相聚。
  1/2的我+1/2的我=完整的我。
 
 
第2章 
  “你好,请问可以和我打一架吗?”
  “你的眼睛,是不是看不到?”
  听到同时响起的声音,五条悟摸着下巴,暗想伊藤琉生和传说中似乎有些不同。
  连约架都这样有礼吗?
  而伊藤琉生,他听到五条悟的声音,更兴奋了。
  这回是气的。
  伊藤家灭门,他眼睛的秘密本该随之埋葬。可是这个在封印前等待着他的大餐居然发现了他的秘密。
  他轻舔下唇,脸上的彬彬有礼忽然退去,笑眯了眼看五条悟。
  明明是笑着,危险的气息却骤增。
  这是雷点吗?
  五条悟也笑起来,试图开口再踩一脚。
  然而在他开口之前,瓷白的拳突然朝他面门而来。
  近距离的攻击,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猝不及防间,他没有躲闪开。如果不是他有无下限术式的话,此刻他的脑袋一定已经被砸烂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发现伊藤琉生的拳头仍在不断逼近他,仿佛真的可以穿过整个无限命中他。
  喂喂,这可是无限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