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假结婚真香指南【恋爱合约】──一苗白菜

时间:2021-07-02 01:19:42  作者:一苗白菜

 

  做人全看心情影后VS奶拽女团队长
  家中面临破产的林景瑟和面临家中催婚的陆云卷结婚了,契约婚姻。
  婚前。
  陆云卷:“你缺钱,我缺人,我们各取所需。”
  林景瑟:“契约婚姻,不谈感情,也无关肉|体?”
  陆云卷:“嗯。”
  林景瑟:“婚后你绝不踏入我房门半步,从此只有你的金钱陪伴着寂寞的我?”
  陆云卷有点想笑:“嗯。”
  林景瑟:“成交。”
  婚后。
  林景瑟声嘶力竭:“当初说好只有你的金钱陪伴着我,你绝不会踏入我房门半步,现在出尔反尔,你还是不是人!”
  陆云卷抬起头,淡瞥了一眼读剧本的林景瑟:“宝宝,再接狗血剧本,我就把你从房间里丢出去。”
  食用指南:同性可婚。
 
 
第1章 
  陆云卷觉得自己回家就是个错误的选择。
  她生无可恋地躺在沙发上,手里捏着一个抱枕死死扣在脸上,试图把爷爷的紧箍咒隔绝在外。
  “总在那个乱七八糟的圈里混着你自己觉得合适吗?”水汽携着清香袅袅腾起,陆鹤唐慢条斯理地端起茶杯,淡瞥了一眼沙发那头装死的孙女。
  “混也不是不行,”陆鹤唐说,“就一个要求,相亲。”
  “我拒绝,”陆云卷的声音遮在抱枕下,听着有些模糊。
  “没和你商量,你不需要发表意见,”陆鹤唐不容置疑道。
  陆云卷闭了闭眼,拿下抱枕,破罐子破摔:“爷爷,我喜欢女孩。”
  “我知道,是女孩,”陆鹤唐不咸不淡道,“还是上次你回家夸过的那个女孩。”
  陆云卷愣了愣,蹭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我还在您面前夸过女孩?”
  “怎么没夸过,”陆鹤唐看她一眼,“你上次回家和你哥在客厅看电视,夸电视里那女孩衣服好看,红色运动服,我都记着呢。”
  陆云卷表情一滞,那是夸人吗?
  “爷爷,我求您了,您讲讲道理行吗?我连那女孩叫什么都不知道,”陆云卷挣扎道。
  “我知道,”陆鹤唐说,“楚盼,南城楚家千金,比你小三岁,和你一个职业,也是演电影的,我都帮你打听好了。”
  陆云卷不想活了:“爷爷,我才二十五,就要相亲了?”
  “过完年就二十六了吧?”陆鹤唐自顾自说道,“不小了,该结婚了。”
  陆云卷:“……”
  陆云卷:“爷爷。”
  陆鹤唐:“怎么?”
  陆云卷:“结婚能防止我老化吗?”
  陆鹤唐:“……”
  陆鹤唐表情一凝,手里茶杯啪地掉到了地上,他颤颤巍巍地抬起手,捂上胸口,艰难道:“快,我的速效救心丸。”
  “爸!您怎么了!”
  “老爷!”
  陆云卷往后靠在椅背,没什么表情地看了一眼拿着速效救心丸跌跌撞撞从客厅里冲进来的她爹陆清风。
  又看了一眼老鹰捉小鸡似的拎着家庭医生赶来的管家。
  “测血压,快,测血压,”管家冲着家庭医生喊。
  “爸,快吃药,快,”陆清风迅速倒出两粒速效救心丸塞到陆鹤唐手里,然后三步并两步地冲到了陆云卷面前,怒目圆睁地指着她,“卷卷!你太不懂事了!”
  陆云卷叹了口气,拿过他手里那瓶速效救心丸,盖子一打,往嘴里倒了几颗,边吃边说:“什么牌子的巧克力,回头给我拿几盒。”
  陆清风:“……”
  陆鹤唐:“……”
  管家:“……”
  测血压的家庭医生:“……”
  陆清风夺过她手里的速效救心巧克力,半点儿被拆穿的不自在都没有,转身就走,背影十分冷酷:“楚盼一会儿就到,你准备准备。”
  陆云卷短暂诧异了一瞬,看向陆鹤唐:“爷爷,我爸几个意思?我怎么听不懂人话了?”
  陆鹤唐神色自若:“字面意思。”
  陆云卷:“……”
  最后,这场围绕相亲展开的话题还是在“你不相也得相,相也得相”中结束了。
  晚八点,陆家后花园灯火通明。
  陆云卷懒洋洋地靠在八角凉亭的柱子上,手里拆着一包女士香烟,眼神都懒得给亭内那位小嘴叭叭个不停的相亲对象。
  “陆小姐,我个人不太喜欢闻烟味,”亭内,楚盼笑盈盈地看着倚在亭柱边的陆云卷。
  “吸烟有害身体健康,希望您能在婚前把烟戒了。”
  陆云卷轻轻挑唇,慢条斯理地取了支烟叼在唇边,散漫道:“婚前?”
  楚盼眨了眨眼:“对呀。”
  陆云卷低头点燃了烟,清白的烟雾缭绕腾起,弥散在了暖黄的光晕里:“听说你家资金链断了?周转困难?”
  楚盼唇边的笑意凝了一瞬:“陆小姐,您什么意思?”
  陆云卷看她一眼,似笑非笑道:“你男朋友呢?那些个爱豆出身的小奶狗们,分了?”
  楚盼表情一滞,笑容牵强:“陆小姐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扯淡。
  圈内谁不知道一线大花楚盼的男朋友多到活像捅了奶狗窝。
  陆云卷耐心到了站,懒得陪她玩了,下巴一抬,指了指门口的位置:“滚。”
  “就这么让人滚了?”客厅内,陆家老爷子恨不得把监听设备塞到耳朵里去。
  “这得滚了,”陆清风瞅着他说,“这太不靠谱了,您下回可别找那圈子里的人了。”
  陆鹤唐淡瞥他一眼:“这不是她夸人家运动服好看我才找了吗……”
  话没说完,被监听设备里传来的女声打断了:“爷爷,您别瞎折腾了,我有女朋友,明天带回来给您看。”
  陆云卷关掉亭内的收音设备,从兜里找出手机,拨通了好友傅生歌的电话。
  傅生歌接电话的速度很快:“喂宝贝。”
  “给我找个女朋友,”陆云卷边说边往停车场走。
  “我靠?”傅生歌懵了一瞬,迅速反应过来,“老爷子又催婚了?”
  “嗯,”陆云卷说,“你手里不是很多小朋友吗?随便拎一个给我回家交差。”
  傅生歌是祥云娱乐的经纪人,也是负责管理祥云娱乐旗下练习生的负责人,拎小朋友不是难事。
  “祖宗,随便拎一个交差是没问题,交完差之后呢?”傅生歌一言难尽道,“交完差之后老爷子就该派人打听小朋友身家背景上门提亲了,到时候怎么收场?你和小朋友再结个假婚?”
  陆云卷:“……”
  陆云卷沉默两秒,给出了肯定:“你这个新思路不错。”
  “不行,别想了,”傅生歌嫌弃道,“我手里的小朋友走的可都是爱豆的路子,谈恋爱都会死,别提结婚了,我不想手里艺人出人命。”
  “你还打算让我公开结婚?”陆云卷系好安全带,指尖戳着导航输入傅生歌公司地址,“意思意思领个证得了。”
  “老爷子能让你意思意思领个证?”傅生歌不可思议道。
  “怎么不能?”陆云卷着了车,驶出停车场,“你都说了爱豆谈恋爱会死,为了不耽误爱豆的事业,我觉得老爷子能妥协。”
  傅生歌:“……”
  傅生歌:“想的挺美,也得有人愿意陪你演这戏啊。”
  “缺钱缺资源的都行,”陆云卷说,“我就不信你们祥云娱乐旗下那么多小朋友一个都不缺……”
  说到这儿,她话音一滞,慢半拍地想起了什么。
  众所周知,祥云娱乐旗下那帮崽没一个省油的灯,咖位个个都不大,身家背景倒是个顶个的牛,自带资源人脉的、扬言收购公司的、不努力就要回家继承家产的,还真没听说过有缺钱缺资源的。
  “还真有个缺的,”傅生歌说。
  “稀奇,”陆云卷挑眉,“谁?”
  “螃蟹,横着走那种,”傅生歌说,“要吗?”
  “哪只螃蟹?”陆云卷问。
  “我常说那只,”傅生歌说。
  陆云卷笑笑:“风吹两万里她能拽出十万八千里那只?”
  “对,就那只,”傅生歌说,“她家财务上出了点状况,窟窿太大补不上,马上破产了。”
  “人在公司吗?”陆云卷问。
  “在,”傅生歌说,“刚结束训练,估计楼下吃饭呢。”
  “我马上到你公司了,会议室见,”说完,陆云卷动作利索地挂断了电话。
  傅生歌:“……”
  傅生歌无语地瞪了两秒被挂断的电话,去找螃蟹了。
  暮色渐沉,华灯璀璨,繁花路上人来人往,都是刚结束训练的练习生。
  林景瑟坐在便利店门外的台阶上,不怎么耐烦地看着旁边冲她摊开手的少年:“干什么?”
  “我没钱吃饭了,”少年手往上一抬,摊在她下巴前。
  林景瑟一边眉稍轻轻挑起:“怎么?想让我把隔夜饭吐给你?”
  少年愣了愣,一巴掌甩到了她胳膊上:“你恶不恶心!”
  林景瑟淡瞥他一眼:“你不是刚接了代言吗?钱呢?”
  “上交爸妈了,”少年理直气壮道,“今天起就得靠你养我了。”
  “我是你爸还是你妈?”林景瑟问。
  “你是我最爱的人,”少年眼神坚定,“是比我大三岁,生日比我早三天,我最爱的姐姐林景瑟!”
  林景瑟:“……”
  林景瑟懒得理他,从兜里掏出钱包,反手拍到他怀里。
  “谢谢姐!”林时辰两眼放光地打开了她的钱包,“姐的大恩大德弟弟一定铭记于……”
  “我操?”他目瞪狗呆地从钱包里抽出那张唯一的毛爷爷,匪夷所思道,“你逗我玩儿呢?就一张?你钱呢?”
  林景瑟不咸不淡道:“上交爸妈了。”
  “就一张了?”林时辰不死心道。
  “嗯,”林景瑟提醒道,“就一张了,别忘了分我一半。”
  林时辰:“……”
  林时辰捏着那张毛爷爷好半天没能说出话来。隔了会儿,他拍拍屁股站起身:“豚骨面?”
  林景瑟想抽他:“什么家庭条件?还敢吃豚骨面?”
  林时辰:“……”
  林时辰:“那就两块一碗牛肉面?”
  林景瑟挥挥手,懒洋洋道:“再加个一块钱的蛋吧。”
  “行,”林时辰转身进了便利店,隔了会儿端了两碗煮方便面出来。
  他坐到林景瑟旁边,把面和一次性筷子一起递给她:“姐。”
  “干什么,”林景瑟从他手里接过面,拆开筷子。
  “咱俩那些钱够爸撑几天?”林时辰边吃边说。
  “撑不了几天,”林景瑟说。
  “能撑一天算一天吧,”林时辰又往嘴里塞了一筷子面,“经纪人今天给我接了个综艺,价格还行,你那儿不是也谈了一个综艺吗?”
  “嗯,”林景瑟应了一声,“两综艺加一起都不够两天的。”
  林时辰叹了口气,选择借汤消愁。
  林景瑟:“潜规则考虑一下吧。”
  林时辰差点儿被一口汤呛死,匪夷所思地瞪着她:“你疯了?”
  不等林景瑟开口,他又说:“咱俩就是个扑街爱豆,能值多少钱?求你心里有点儿AC数成吗?”
  林景瑟:“……”
  林景瑟:“赶紧吃,吃完赶紧滚。”
  不想,最后是她先滚了。
  林景瑟从兜里掏出响起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傅生歌。
  她滑下屏幕接听:“说。”
  “在哪儿呢?”电话那头传来傅生歌的声音,听着有些急。
  “干什么?公司着火了?”林景瑟问。
  “有事儿和你谈,来公司会议室,”傅生歌说。
  林景瑟看了眼自己手里的方便面,想也不想道:“等我吃完面,三块钱一碗呢。”
  傅生歌:“……”
  傅生歌:“我请你吃饭!快点儿过来。”
  林景瑟啧了一声,把碗往林时辰手里一塞:“公司着火了,我回去救个火。”
 
 
第2章 
  推开会议室门之前,林景瑟是真没想过会议室内会有除傅生歌之外的第二个人存在。
  并且这个人,是影后陆云卷。
  陆云卷,影视圈的神话,蝉联三届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后成为百花奖终身评委,记录至今无人打破,可谓前程似锦,风光无两。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