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刺绣【完结+番外】──屋上乌

时间:2021-07-01 02:05:30  作者:屋上乌
  两情若是久长时
  情话骚话满分深情攻X皮到不行可爱大美人受
  同窗好友分道扬镳四年后重遇青楼,艳本里都比不过的浪荡无边。
  破镜几笔带过,主重圆之后,破镜虐,重圆后非常甜
 
 
第一章 ~ 第五章
  一.
  苏州城最负盛名的青楼院里莺歌燕舞,今夜花魁抚琴,前来赏乐的人络绎不绝,三五成伴的说笑,或是臂弯上挽着妙曼可人,只有驾马赶来的陶澄脸面上黑的吓人,门口接待的小厮哪里敢怠慢,一边忙着将人往里请,一边摆手传话,“陶家大少爷来了,快好生招待着!”
  陶家是苏州城里富甲一方的商贾大户,当年陶老爷娶亲可谓大手笔,谁人不羡慕那位备受宠爱的夫人,可惜夫人产子时不幸过世,传闻连那刚出生的孩子也夭折在襁褓中。
  只是传闻,陶澄早在好几年前就意外知道原来他还有一个哥哥,原来他并不是陶家的大少爷,可既然是陶家人人闭口的秘密,那他就全当不知,继续过他大少爷的日子,读书习武,授课于私塾学府,时不时与胞弟陶澈一起受教于父亲的生意之道,也算潇洒自在。
  但眼下,陶澄只想尽快找到那个被陶家当成弃子、被他娘当成货品而卖到青楼院里的兄长,周围尽是喧闹的笑语声,吵的陶澄头疼的要命,还有人没点眼力见儿的凑上来讨巧,又被他凶恶的眼神吓走,陶澄捉住侍奉小厮的衣襟,大声吼,“去把你们管事儿的人叫来!”
  管事的人一路小跑过来,见陶澄一脸不耐,忙问,“大公子何事?”
  陶澄问,“今日,大约日落前后,是不是有一位叫做轻陌的男人被卖进来?”
  管事的为难道,“今日确是新进了好十几个可人儿,不知大公子具体…”
  陶澄抢白道,“年纪与我相仿,穿一身粗麻布料,面嫩,骨架纤细,喜好刺绣,右边眼角有一颗淡色的泪痣。”
  管事的一琢磨,心想,“你及弱冠,咱们青楼哪里会要年纪这么大的小倌?”到底不敢说,只犹豫道,“这…个个可人儿都生的好看,我也没大仔细看哪个有泪痣…”
  “颈子上有一道两寸长的伤疤。”陶澄的语气已然不善。
  管事的一捶手心,“有了!”他今日验货时,还特意为这道伤疤跟卖家争了半晌,省了二十个金元宝,印象颇深,可他“有”完就心凉了半截,这这这,这难道是买到了陶大少爷的人?
  管事的小心翼翼道,“公子寻他何事?可是要赎人?”
  自然是要赎人,可赎了之后呢?带回陶府?藏进别院?若是被他娘知道,那就不止是连番的说教,一哭二闹拿命威胁也未必不可能。
  陶澄烦躁至极,在心里念着轻陌的名字,骂了好几句也不解气,催到,“劳烦先带我去看看他。”
  管事的别无他法,只求陶澄是找错了地方,又暗暗揣测,平日里也不是没见过来赎人的,哪一个不是欢天喜地的?这个倒是好,凶神恶煞活像是来寻仇的。
  两人一道往青楼旁院走去,七拐八绕的快到地方时,遇见了刚刚洗完身子的可人们,管事拦住他们,瞧了一圈没瞧见轻陌,有些奇怪,问领头的侍女,“怎么还缺一个人?”
  侍女回道,“那人长得漂亮乖巧,谁知道脾气颇倔,这不是惹嬷嬷生气了么,还在澡堂里被训诫呢。”
  管事的脸色大变,暗道不妙,果然一转脑袋就看见陶大少爷要砍人的表情,“别急别急,说是训诫,也就嘴上训训,不会惩戒的!”
  陶澄哪还管他怎么说,立刻就朝着不远处的小院奔去,管事紧追在后面,等气喘吁吁的跑进澡堂里一看,差点儿要跪下求爷爷告奶奶。
  只见轻陌赤身裸体的趴伏在地上,长发披散,被嬷嬷一手抓着,被迫仰起潮红的一张脸蛋,嘴唇死死咬住,似乎强忍着呻吟不肯屈服,果真一副颇倔的模样。
  和陶澄一起开口,管事的大嚷,“你在做什么!”
  嬷嬷也被突然闯入的两人骇了一跳,她还半蹲在地上,莫名道,“这个可人不听话,喂了几口媚药调教调教。”
  管事儿的一脸惨不忍睹,还不知道要怎么倒霉,“还不快放开他!”
  青楼院里最不缺的就是媚药,形形色色的比花市里卖的花种类还多,而专管调教的嬷嬷更是随身携带,调教不服,来一点媚药,要人求饶不能。
  陶澄气到无言,一面大步走去,一面脱了外衫,嬷嬷这才瞧见来人是陶家大少爷,顿时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赶忙松手起身,连连后退。
  轻陌没摔到地上去,摔进了陶澄的怀抱里,他眼角绯红,一双眼睛蓄满了泪水,模模糊糊的看清抱住他的人后,眼泪就爬了满脸,颤着血迹斑斑的唇喃喃的唤,“少爷,少爷…”
  管事的急得团团转,一巴掌呼在嬷嬷身上,“解药呢,赶紧给小公子解了!”
  嬷嬷着急忙慌,“对,对,解药,有解药…”说着在身上到处摸,摸出来好些香囊瓶罐,手一抖,全掉在地上摔了个精光,嬷嬷抓着管事的求救,“碎了,怎么办,没、没有解药了。”
  陶澄用外衫把人胡乱裹好,手心下的身体热烫的像要烧着,他怒骂了一声,抱起轻陌,冲着管事的不给一点儿好脸色,“还不快去给我腾间房出来!”
 
  二.
  青楼院的湖岸边停靠着的画舫拯救了管事,他引着陶澄上船,又去帮忙燃亮灯笼和烛火,“这比上房还要宽敞安静,陶大少爷您就…”
  话未说完便被陶澄打断,“嘴巴闭严实,跟你下面的人都好好交待一声。”
  管事的连声答应,眼瞧着再待下去就是讨骂,悻悻的拍拍衣角转身带上门,长吁短叹的下船叮嘱嬷嬷侍女去了。
  房间里烛火跳跃,一时间安静的只余轻陌的喘息声。
  他刚一被放进大红的锦被上,就难耐的把自己团成一团,连脑浆都烧的沸腾起来,全身犹如浸在蒸锅中,煎熬又焦躁,下身直挺挺饱胀起来的阳物迫不及待的想要被抚摸发泄,就连后面那个难以启齿的穴口,也想要被什么东西捣弄一番才罢休。
  锦被清凉舒适,轻陌抓在上面来回的蹭动,不出几下就把那件宽松的外衫蹭的凌乱,赤裸的身体尽数落尽陶澄的眼里,他就站在床边,手紧紧握成拳,一瞬不瞬的盯着胡乱扭动的人,过了小半晌,他才开口,“轻陌,你知道我是谁么?”
  轻陌已经被情欲逼迫到不顾羞耻,一手摸在身下自渎,另一手奋力的朝陶澄伸去,捉了几下才捉到陶澄的衣角,轻陌压抑着呻吟唤到,“少爷…”
  少爷?陶澄在心里轻笑,也是的,自打他记事起,这个哥哥就和陶家的佣人生活在一起,住在位置晒不到多少阳光的、最为偏僻的旁院里,整日与那些侍人嬷嬷待在一处,甚至连佣人都可以进出的主院,轻陌都不被允许踏足半步。也和下人一样,管他叫大少爷,管陶澈叫二少爷,毕恭毕敬。
  陶澄瞧了瞧捉在衣角的手,心绪不明,随后蹲下身,手指要碰不碰的触在轻陌的脖子上,那里有一道伤疤,是这段细嫩脖颈上的一处瑕疵,陶澄又问,“还有呢?”
  轻陌连摇头都快做不到,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自渎上,强烈的快意侵蚀着他的意识,满脑袋只剩下“想要出精”这个念头,“啊…啊嗯…要…”轻陌吐息灼热,下一瞬就在与陶澄的四目相对中绷紧了身子到达高潮,“啊!啊哈…”
  膻腥味散在空气中,莹白纤瘦的身子细细的颤抖,似乎真的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待好几股精液胡乱的喷在胸口、衣衫上后,轻陌便一动不动的瘫软在了锦被里,只闷闷的涌出大片的泪水。
  陶澄压着心火,摸在伤疤上的手移到脸蛋上,不甚耐心的随意擦抹,染了满手的潮湿,他半是嘲讽半是愤愤的迁怒道,“穿针引线的女人活做的上手,有那时间怎么不用来习武?”
  轻陌还沉浸在泄身的余韵中,可惜媚药使得瘙痒侵入到每一寸骨肉之间,让他食髄滋味一般还想要更多的发泄,轻陌睁着朦胧的泪眼,嘴唇颤动,“我…我痒…”
  陶澄眼神黑沉,他站起身,褪尽了衣裳跪到床铺里,又捞着轻陌翻了个身,要他大敞着双腿躺在自己身下,“以前你拿着小树枝都能跟我比划上两招,眼下怎么混到这种鬼样子?”
  身体被触碰让轻陌舒爽的呻吟,即使姿势如此难堪,也让他奋力的收紧了双腿缠在陶澄的腰上,“少爷…啊!啊哈…我…”才射过的肉根倏然被捉到了手心里,黏糊糊的淫水声响在这方床帏间,听的陶澄心火旺盛,明明身下这个人要年长自己两岁,可身条整整要小自己一圈,许是总不见阳光,身子被大红的锦被和散乱的黑发一衬,更是莹润白皙。
  陶澄深深呼吸一口,松开被他撸的重新竖起来的肉根,一双手肆意的在轻陌身上揉捏,一点儿力道没收,手指过处尽是嫣红的印子,惹来一声连着一声动情的哼叫,轻陌软绵绵的挥动双手,好不容易捉到了陶澄的手指就不肯松开,“少爷…我…后面…呜呜…”
  还是太难以启齿,轻陌颤抖着急切的哭腔又咬住唇,只把腰肢奋力的往上挺,想让屁股能蹭在炙热勃勃的那根阳物上,陶澄被他撩拨的血脉喷张,反手扣住他的手腕压在枕边,“轻陌,你真是可怜可恨。”说罢歪过头,一口咬在轻陌的脖子上,将那道伤疤含在唇齿之间。
 
  三.
  轻陌哑着嗓子长长的哀叫,手腕挣动了几瞬却仍被牢牢的按住,脖子上那道经年的伤痕被一下下舔弄,舌尖滚过皮肤的温度让轻陌受不住的颤动,他呜咽着求饶,“嗯啊…不…不行…”
  动作看起来十分亲昵,一颗脑袋拱在肩窝里蹭来蹭去,可陶澄却没有这样旖旎的心思,反而因着轻陌的祈求,将唇舌换成了牙齿咬上去,登时惹来身下这人更为剧烈的喘息和挣扎。
  下身阳物已经胀痛到不能不管,陶澄又吮了一口,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他稍微撑起些身子,看到那片白皙的脖颈上果然泌出了几缕鲜血,“疼么?”
  一双眼睛里盈满了泪水,轻陌抽息着鼻子去看他,也不答,只奋力的抬起双腿勾在陶澄的身上,腰肢也扭动的欢畅,仿佛是这处青楼院里最为浪荡的小倌在献媚,“快些…做完…”
  肌肤相贴处尽是灼人的温度,陶澄也如被灼伤了一般,他猛然失笑一声,捏住轻陌的脸蛋凶狠道,“快些做完?然后呢?又要不声不响的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再躲到哪个角落里继续发霉腐烂么?”
  轻陌被捏的红唇嘟起,他微微睁大了眼睛,眼泪便越加汹涌的湿了满脸,陶澄见他啜喏着似要说话,终于好心的松了手,手指揉在轻陌的脸颊上,连语气也不自觉的温柔了许多,“要说什么?”
  一双手都缠到了陶澄的脖子上,轻陌张口,他想要说的话实在太多了,却摊上这么糟糕的重遇,情欲把他心里的千万言语焚烧殆尽,只留下难堪的“肏我”两字,那便肏吧,轻陌想,反正这也是他无数个夜里不切实际的幻想,眼下却要美梦成真,至少是件开心的事情。
  “陶澄…”轻陌默念,手脚奋力的收紧,让他完全压覆在自己的身上,随后一口灼热的吐息喷在陶澄的耳边,轻陌说,“求你了…肏我…”
  陶澄再没什么耐心,他猛的直起身子,心下堵着一口气使得他动作毫无温柔可言,握住轻陌的大腿压到两边,迫使他门户大开,后穴因着媚药的催情已经泥泞不堪,穴口的褶皱也在陶澄的眼神里瑟缩的更加剧烈,轻陌弯过一条胳膊横在脸上,遮住了眼睛,他催到,“快些进来…”
  从未经情事的穴肉被饱满的阳物撑开,说不清是痛苦还是舒爽,轻陌死死咬着唇急促的喘息,陶澄只掀起眼皮瞧了一眼,便又紧盯回那个柔软的小洞,看着它一点点被撑的浑圆,把自己勃勃的阳物吞吃进去,又从边缘挤出些黏滑的汁水。
  淫乱至极,陶澄唯有这个想法,他缓慢而坚定肏进最深处,被层层媚肉裹吮的销魂欲仙,手往交合处摸了一圈,还好没有见血,可再看身下的人,陷在锦被里颤的十分可怜,唇瓣又染上了新的血珠。
  “还好么?”陶澄将他两条腿盘在自己腰上,一边在心里自嘲自己犹如神志错乱,一边拨开轻陌的胳膊,露出的脸蛋上已然挂着失神的表情,陶澄随手拿过一件不知道谁的小衣,把他潮乎乎的眼泪都擦掉,“以前弄疼弄伤你了,你都不哭的,怎么四年过去了,变的这么爱哭?”
  轻陌渐渐回过神,从嗓子里细细的泄出些呻吟,他只听见了两句话尾巴,心里就涌出成片的悲伤,他抬起手扒在陶澄的肩膀上,喃喃着倾诉想念,“是我,太…太想你了…”
  陶澄愣了一瞬,又轻笑起来,不甚相信的反问道,“是么?”
  轻陌呜咽着点头,身体被撑满的感觉太过明显,炙热粗长的一根贯穿在后穴里,胀的他再多哪怕一分一毫都无法承受,偏偏还不等他完全适应好,那根阳物就开始慢慢的抽弄起来,拉扯着肠肉摩擦出一片淋漓的快意,直让轻陌惊恐的哀叫出声,“啊!啊…慢点…呜呜…”
  媚药还在身体里作祟,哪怕如水滴一般的快感也会被放大成翻涌的海浪,陶澄才尽根抽出,轻陌就无法抑制的被抛到了浪尖上,肉根才射过不久,只夹在两人小腹之间狠狠的弹动了几下,小口里冒出些乱七八糟的汁水,没能出精,后穴里却是一阵阵痉挛,媚肉拥挤成一团剧烈的抽搐,倾泄出成片的淫水将穴口浸的一片汪泽。
  陶澄没想到他会这么敏感,安抚着揉了一把后便直起身掐紧了他的腰肢,不顾轻陌还沉浸在高潮中,挥舞着肉棒就肏回后穴中,破开拧绞着的媚肉直取深处,被吮的都有些发疼,陶澄仰起头嘶气,缓了缓心神,开始大刀阔斧的肏干起来。
  “啊!啊哈…陶澄…”轻陌承受不住的哀叫,呻吟里带着浓郁的哭腔,他感觉自己被抛在高高的云端,既是惊惧又是飘忽,上一波高潮还侵袭在全身,下一瞬就被连绵的快感冲击到更高的巅峰去,陶澄看他如此不禁事,一张小脸哭的脏兮兮的,连嘴角都挂着晶亮的口水,心情终于是好上了一些,“轻陌,舒服么?”
  轻陌胡乱挥动着双手,奋力的想要捉住陶澄,“啊!救我…唔啊!太深了…呜呜…陶澄…陶澄…”他被顶撞的整个身子都在乱颤,上半身已经歪到床边去了,再不出几下就能被肏到床外去,陶澄被他唤的有些心软,腾出一手牵过他,“弄的你舒不舒服?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