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我睡了武林第一美人【腹黑美人】──飞鹤

时间:2021-07-01 01:25:13  作者:飞鹤

 

  现在跪下来得及吗?
  中了毒药,余远之昏昏沉沉跑进一间屋子扒了人家衣服,倒在了那人身上。晕晕乎乎过了一夜,他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只记得那人肤白貌美,香气四溢。
  谁能想醒来时旁边竟躺着武林第一美人。
  美人身上的痕迹昭示着他罄竹难书的罪状。
  美人追求者众多,从边塞一直排到都城,传言中江湖第二的林咏扇是他挚友疑似爱人,武林盟主的儿子对他穷追不舍,此外他还有无数痴迷者。
  而他本人武功也位居武林排行榜第三。
  不巧,余远之相貌平平,武功平平,武功位居排行榜一百零三。
  现在美人醒了,正看着他。
  ……他还有救吗?
 
 
第1章 醒来旁边躺着美人怎么办?
  余远之醒来之后已经在床榻上躺了一盏茶的时间了。
  他的额头冒着冷汗,墨色的眼睛紧张地望向床的里侧,犹豫着要不要再等一盏茶的时间。
  不大的木制床榻里面躺着一位美人。
  性别男。
  美人墨色长发如同丝绸一般垂落在浅色的床布上,双眉微微蹙起,这张脸实在好看,眉眼精致却又不像女子。
  他的身上散着幽幽的冷香,如他本人的气质一般,清冷而疏离。
  余远之知道他好看,而且还是武林公认的好看。
  他曾经远远地见过他几次,每一次,只要他出现在众人面前,那一处必定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余远之曾经可是听过他一百多位追求者的说书故事。
  面前这一位,是武林人士口口相传的武林第一美人,季华清。
  但余远之眼下着实害怕,他很怕对方醒来。
  实际上,他很想立刻逃跑。
  但很可惜,他的手臂被对方的胳膊压在底下,他怕抽出去对方会马上醒过来。
  余远之的目光不自禁地向着对面人的胸前看去。
  闭眼入睡的武林第一美人皮肤雪白,如同京城商铺里上好的瓷白玉。
  却也衬得上面的红点更加显眼了。
  余远之盯着上面密密麻麻的红点,狠狠地眨了下眼睛。
  要命。
  他今天可能得把命断送在这儿了。
  一旬前他接受父亲的嘱托去武林盟主家参加他们家女儿的喜宴,他带着礼物过去,送完后被好客的盟主留了几日。
  但受不住整日来找他切磋的人,余远之没过多久就匆匆辞别了。
  余远之的武功在武林排行榜上排名一百零三。
  本来一百零三看起来也是不错的,奈何在旧榜上他娘是第三,他爹是第五。
  武林中的前辈们不再参加武林比选后,新榜一出他家的亲戚他娘的好友就没有一个下过前30的。
  这么一比,就显得他很菜了。
  在他之后的侠士们还很有上进心,意图篡他的位很久了。
  想他能在排行榜上保持一百零三的位置这么久,全凭他不怎么出手比试了。
  所以他走了。
  昨日他赶路,路过山上的小路时已经天黑了。
  不过这实属意外。
  他本来以为自己能够在天黑前下山的,但山间跑过一只肥嫩的山鸡,他没忍住,过去抓了烤了烤。
  这不能怪他贪吃,实在是吃了很几天的烧饼就算再不挑食也得吃吐了。
  总之他就因为烤鸡耽误了会儿时间,没想到天就这么黑了。
  眼看着天黑了,他吃完烤鸡准备连夜赶路,到了镇上再休息,没想到一阵兵器碰撞的声音响起,他还没来得及躲,迎面就跑过来一个人,正撞上了他。
  他是真的冤,他还没看清对方的长相,就被洒了一脸的粉。
  好在他及时地屏住了呼吸。
  但很可惜,这毒粉作用效果太好了,粘在衣服上蹭到了也有用。
  当时他就浑身发热,头也晕晕乎乎的。
  对面的黑影拿着剑冲着他而来,冰冷的剑身在月光下透着粼粼的光。
  一看就是杀过人且很熟练的。
  余远之险些以为自己要命丧荒郊野外了。
  好在他还能使用轻功,二话不说转头就跑了。
  那人就这么追了他一路,一边追还一边冲他丢武器。
  余远之觉得自己真的很倒霉。
  他不过是吃了只鸡,就撞上了别人打架的现场,还差点被杀人灭口。
  他一路溜得飞快,好不容易借着夜色甩掉了身后追踪的人,哪想到刚停下来就毒发了。
  本想找个地方休息先试着能不能把毒逼出来,结果下山之后前面却又是一片荒郊野岭。
  他真的恨不得一纸诉状状告当地县令不作为了,这么大一座山,下来怎么能没人没屋呢?
  余远之强撑着往前,脑子晕晕乎乎的,他隐约之间觉得前方有一道声音在召唤他。
  他一路顺着声音过去,来到一间老旧的屋子前。
  那时他已经到了极限了,热得恨不得当场把外衫内衫给脱了。
  来不及多想,他就径直闯了进去。
  他发誓他躺在床上之前是真的没发现床榻上有人的,等他终于看见了,却因为头昏眼花没能走出去。
  他也没看清,只是觉得那人身上冰冰凉凉的实在舒服,倒在人家身上不松手。
  他当时明明只是想借对方的温度解解热的。
  结果一觉醒来,他貌似直接把人家给睡了。
  季华清,武林哪个排行榜都排在前列的人士。
  就连在武功排行榜上也排在第三。
  余远之想不明白身为第三名的他是怎么被身为一百零三的自己欺负成这样的,但想一想昨天莫名出现追杀他的黑影也能理解。
  说不定有人杀人灭口……不,这种长相劫色的可能性应当更大吧。
  或许对方费尽千辛万苦才从那大色魔手里逃脱,身体无力只能躲进破旧的小屋之中躲着。
  结果他一进来,强逼着对方做尽邪淫之事。
  这事儿可大了。
  余远之真的觉得自己够死一万遍了。
  先不说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作为该死。
  那么一个冷冷清清,有如皎皎明月的美人就这样被自己用这等卑劣的方式给欺辱了。
  再说季华清一向都深受他人推崇,武林中无数后辈爱慕着他,他那一众追求者一人一刀都能把他的尸体切得粉碎。
  虽说不知道具体有哪些人,但武林盟主的儿子江星剑必定是爱慕他的。
  余远之可忘不了婚宴上江小公子不住望向季华清的眼神。
  除了这些外,季华清本人也是排行榜第三名。
  等他醒了,不用别人了,季华清自己就能把他砍死。
  眼前的人眼睛紧闭,呼吸听起来有些重,想来是身体不怎么舒服,亦或者是太累了。
  这都怪他,他实在不该这么欺负人的。
  余远之满心的愧疚,只恨不得以死谢罪,他撑起身体扭头看了眼自己靠在床头的剑。
  青色的剑鞘,上面雕刻着精致的纹路。
  那是他加冠礼时他娘请武林最好的武器锻造大师给他打的,花了整整一千两,名为远长,取的“江湖之路,且远且长”之意。
  花的钱多,剑身也锋利,削铁如泥。
  用来砍他的头刚刚好。
  余远之不想死,但大丈夫做事,敢作敢当……如果,如果对方真的要砍他的头,那他就跪下来求求对方。
  但如果对方一定要他的命,他也没有办法。
  余远之深吸一口气,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待将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抹去才小心地转回头去。
  刚转过去便身体一怔。
  双瞳直直对上了一双明澈凤目,清清冷冷有如山巅上不化的冰雪。
  是一双只看一眼便无法忘却的眼睛。
  那人此刻正看着他。
  双眉缓慢地皱了起来。
  作者有话说:
  余远之:我死了
 
 
第2章 刺……刺激
  “扑通”一声,余远之利落地跪在了地上。
  木制床头旁依靠着他的剑,他一把抓了过来举至头顶。
  “我错了,你要是想杀我的话也、也可以。”
  ……吧。
  他低着头不敢看对方,颤颤巍巍,声音都打着哆嗦。
  之前想过求求对方的那些念头此刻全都抛在了脑后。
  屋子外一只鸟扑棱着翅膀飞过去,叫声尖锐,听得人心慌。
  房间里陷入寂静,余远之跪在冷冰冰的地上感受到地面传来的森森凉意。
  床上人的视线在他的身上游移,仿佛在挑个好下手的地方。
  余远之保证他的手原本没想抖的。
  那道目光在他的脸上转了一圈,仿佛觉得这长相一般般,没做多少停留便向下而去。
  那道视线略过胸膛,之前退得太急余远之甚至衣服都没穿好。
  待到对面人的目光落过来,他紧张得耳朵通红,羞涩地拢紧了衣服。
  过了好一会儿,余远之只觉得半生都过去了,季华清才终于开口。
  张口便是极其冷淡的一声询问,“这有用吗?”
  这话好似在质问余远之,分明都辱了他的清白,现在以死谢罪还有什么用。
  这话实实在在捶在余远之心上,听得他面红耳红,羞耻不已。
  余远之红着眼圈抬起头望过去,“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
  他的头发还散乱着,乱糟糟得堪比外面树上的鸟窝。
  耳朵和脸泛着红,两只黝黑的眼睛此时小心地看向季华清,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余远之在等季华清的答案。
  他的手指紧紧抠着衣服,眼睛死死盯着地板。
  他的身材不小,腰背弯起来时显得狼狈不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等待审判的犯人。
  “噗嗤”一声,房间里响起一声笑。
  余远之惊讶地抬头,望见对面的美人脸颊微红,眼波流转如春水一般,眉语目笑中不自禁地泄出些情意来。
  余远之心脏漏了一拍,呆呆地望向对方。
  美人唇齿含香,吐出两个字来,“夫君。”
  什……什么?
  余远之“刷”地一下脖子都红了。
  对面的季华清侧躺着,被子滑下一大半。
  眉目舒展,笑得艳丽。
  一双星眸落着点点光芒,伸出白如雪的手去拉他。
  夫……夫君?!他、他吗?
  余远之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是他从没想过和一个男子在一起,二是没想过他会和第一美人在一起。
  他着急地望向季华清,确定对方不是在开玩笑。
  床上的美人半倚靠在床头,被子从他的身上滑落后,余远之将对方的身体看得更清晰了。
  那白皙的肌肤此刻看起来极其惨烈。
  串串红梅张扬地开在雪中,一连从山顶开到了沟谷,且大有誓不罢休的架势。
  眼睛瞪大,慌张地别过去,余远之已经不敢再向下看了。
  他真的是禽兽!是畜牲!
  见余远之扭过头不看他。
  季华清手指紧抓着被子,睫毛微垂,面上看起来有些悲伤。
  头低向下,脖颈微弯,声音弱了下去。
  “夫君不愿意同我在一起吗?”
  说着像是悲到极致,余远之扭头望见他的手轻轻颤动着,捏着被子的手指都泛着白。
  他一急,脱口而出:“没、没有!”
  话音一落,床上的美人抬起头向着他温柔一笑,唇红齿白,眉眼如画。
  只看得余远之脑子晕晕乎乎地什么也听不清想不出了。
  这也太好看了。
  不愧是第一美人。
  余远之的视线从对方纤长的眉到精致高挺的鼻梁,再到红润饱满的唇。
  只觉得季华清每一处都生得好看。
  他的脸也跟着泛起热。
  “夫君。”
  季华清突然伸出手拉住他的手腕,余远之才反应过来。
  美人笑吟吟地望向他,“那就辛苦夫君了。”
  望见对方一双满是柔意的星眸,余远之下意识地点了下头。
  反应过来后坐在床头,双眼茫然。
  他刚刚答应了什么来着?
  这般想着,手腕感受到一阵酥麻,余远之身体一抖,低头望过去。
  一双莹白如玉的手指覆在他的腕间,轻轻摩挲他的皮肤。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手指上的茧,磨着他只让他头脑都不清醒了。
  对面他新上任的夫人上身微倾靠近他,头微仰起眉眼温柔,“我有点没力气了,劳烦夫君烧完洗澡水后抱我过去了。”
  说完他的脸颊又红了起来,头微微低了下去,像是害羞一般。
  由于对方靠得很近,余远之甚至能够闻到对方身上的香味。
  很好闻,闻得他心神不定,口干舌燥的。
  余远之手放在季华清肩膀上,刚想开口答应,手碰到温热的皮肤“嗖”一下地抬起来。
  余远之看看对方光裸圆润的肩膀,脸一热转身冲出了门外,头也不回。
  冲出去时,他恍惚之中看见他的夫人眉眼带笑,温柔地望着他离去。
  他真是太丢人了!
  余远之跑到山林,手中的剑飞速地砍下柴火。
  原本整齐的树被他砍得横七竖八地倒在了地上。
  他的武功经过昨夜已经完全恢复了,现下他心神激荡,只想找个方式发泄。
  他有了个夫人!
  是个男的!
  还是第一美人!
  美人没杀他,没怪他,还让他娶了他!
  天哪!娘啊!
  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事?
  余远之晕晕乎乎地停下来,一屁股坐在石头上思索着。
  那他是得负责吧。
  肯定的,这种事情肯定要负责的。
  那他要马上去提亲吗?回家得怎么跟他娘说?说他一不小心把人家给睡了?这样不太好吧,对他夫人名声是不是不大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