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皇上,莫急【权谋】──风过山林

时间:2021-06-30 03:09:40  作者:风过山林
 
  北疆王谋逆被赐死,所有人都等着小世子苏卿白被千刀万剐,可皇上把小世子接进宫,要黄金给黄金,要珠宝给珠宝,还整天跟在后面叫:皇后,皇后,你理理朕……
  小世子善轻功、通鸟语,一人之力杀了半座城的活死人,蓝袍染成血衣。在外头叱咤风云,在天子床上却成了一介弱受。
  苏卿白曰:弱受能反攻?
  齐晏曰:不能!
  苏卿白又曰:试试?
  齐晏:腰不痛啦。
  齐晏(攻)X苏卿白(受)
  副cp 陆蝉X林桑
  陆蝉是大内第一高手,功夫一流。一场激烈的“打斗”后,林桑从床上爬起,仰脸,十分不屑:功夫一流?以后换老子做攻……
 
 
第1章 我想看星星
  正月十四日,为皇都河灯节,西川河燃起万支水灯,一眼望去,流光滔滔,溢彩涓涓。
  皇都的人携老带幼纷纷赶往西川河畔,人人都想祈求河神的庇佑。永德街突然响起一阵孩子的哭声,酒肆伙计抱着酒坛子探出头瞧。见是一个孩子撞上一个大人,大人仰头倒在了地上,吓得孩子哇哇啼哭。
  不多时,摔倒的人被扶起,他拍了拍紫貂裘上的尘土,看着眼前的孩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脑仁十分疼,分明被撞的是自己,为何这个孩子要哭得如此凄惨?此时,一个妇女惊慌跑来,连连道歉,抱起孩童转身便跑。
  “那人是谁?身体如此孱弱,竟被一个孩子撞到在地。”酒肆里一人悄声问道。
  “你肯定是外乡人,皇都人人都知道他叫苏卿白,是京城最大染布坊的坊主。他织染出的布色彩艳丽且牢固,一大部分都供应皇宫。”
  “哦,苏卿白,我也知道,听说他跟当今圣上关系匪浅,先前他进宫去皇上的御花园转了一圈,看上一座琉璃假山,第二日皇上便命人把山拆了送给他,也不知道真假。”一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又一人接话说道: “还有还有,全皇都只有苏卿白的府邸最富丽堂皇,奢华程度狠狠盖过满朝文官武官。”他望了望四周继续低声说道,“都快赶上半个皇宫了,先前有文官写过折子参苏卿白大逆不道,皇上看过后还罚了那个文官一个月的俸禄。”
  “啧啧啧……”说话的几个人露出十分艳羡的神情。
  永德街每家商铺门口都挂着红灯笼,幽幽晃晃,一派喜气祥和。苏卿白站在永德街中央,一片雪花落到他的鼻尖,他仰首望了望天空,继而指了指金满堂酒楼的屋顶,说道:“我要去那里。”
  身旁的林桑听罢,立刻提起苏卿白,脚一点,如燕般落到金满堂的屋顶。林桑是苏卿白的侍从,武功高深莫测,跟苏卿白一样,都是北疆人,北疆人善轻功,通鸟语。
  酒楼顶上视野开阔,远处河灯璀璨飘摇,阑阑珊珊,如梦如画。林桑用手肘碰了碰一旁的苏卿白,说道:“宫里陆蝉递来消息说皇上也会出宫看河灯,那密密麻麻的人,你找得到皇上吗?”
  “我又不是看他的。”苏卿白闲闲地答道。
  “难道你要看河灯?每年让你出来看,你都不看。”
  “我看星星。”
  “……”
  林桑抬头望了望雾雾茫茫丝毫没有半点星光的天空,又拂去身上薄薄的细雪,刚想叹口气,只见苏卿白往后一仰,倒了下去。
  林桑神情一变,刚想飞身过去拉时,只见半空中一个身影闪了过来,快速接住滚落下来的苏卿白,那人稳稳落地。
  林桑定了定神,见眼前这个人,丰神俊朗,穿着一身华贵锦服,立刻跪下来,恭敬地喊道:“皇上……”
  齐晏看了怀中人一眼,蹙眉低声道:“故意的?”
 
 
第2章 吃里扒外的鸟
  苏府。暖阁内。
  齐晏将昏睡的人放到象牙榻上,解了他身上的紫貂裘,俯身凑到他的鼻尖,说道:“装了一路,还装?”
  榻上的人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落下一片阴影,因常年生病,皮肤异常薄透白皙。此时呼吸细细,像是还在昏睡的样子。
  “再不醒来,今晚让你侍寝。”齐晏闷闷地威胁道。
  屋内寂静,没人回答他。
  齐晏动手解去苏卿白衣领上的扣子,却在他脖颈处看见许多红疹子。他神色稍变,又解去了一些扣子,见他脖颈连着肩膀都起了一片片的红疹子。 他皱眉喊道:“林桑。”
  林桑立刻从外头进来,跪倒在地。
  “他可是又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林桑顿了顿,说道:“枣肉酸桃糕。公子一早出去排了一个时辰的队才买来,多吃了两块,我劝不住。”
  齐晏眉头皱得更深了,“罢了罢了,叫陆蝉进来。”
  一个约莫三十岁出头的男子捧着几个小瓶子进来了,后头还跟着端热水的林桑。他们两人十分识趣地把东西放下后就退出去了。
  屋内烛影晃晃,暗香浮动,一旁桌子上还放着齐晏带过来的冰雕宫灯。
  齐晏替苏卿白解了外袍,只剩一件白色薄衫,他刚想把药抹到苏卿白脖子上时,忽觉手腕一紧,苏卿白重重一拉,齐晏跌到了榻上,苏卿白一个翻身,站到地上,他有些不高兴地说道:“皇上仗着自己是天子,就随便解别人的衣服。”
  说话间,从窗户外飞进一只鸟,通身红色,羽毛像带着火,落到苏卿白的头上。
  “臭赤羽,看什么河灯?你家主人都要失身了。”苏卿白对着头顶的鸟说道,语气颇为不满。
  齐晏下了床,理了理衣袍,把手中的瓶子放到一旁的红木小几上,没有任何言语,面无表情地出了门。
  只听见陆蝉叫道:“皇上,你的锦团狐皮裘还落在苏公子的屋内。”
  “不要了。”听起来气势汹汹的。
  赤羽扑腾着翅膀跟着飞了出去。
  “喂喂喂,你这只吃里扒外的鸟。”苏卿白鄙夷地说道,“皇上不用你送,陆蝉是大内高手,一个抵一支军队。”
  陆蝉提着两盏玻璃灯匆匆跟在齐晏身后,雪下得越发大了,陆蝉心里着急,皇上没了狐皮裘受了风寒可如何是好,眼瞧着皇上心情极为不好,又不敢上前说话。俩人过了正阳门,往左走是寝宫,往右走是御书房。
  此时雪里飞出一团火球,停在齐晏的肩膀上。赤羽用呆滞的鸟眼看着齐晏。
  “去御书房。”
  自从北疆王被先帝赐死,西北十二州全部归并,如今的大齐是真正的天下归一,海晏河清,堪称盛世。可满朝文武不明白,这位年轻的天子不知为何,依旧日日坐在御书房,看奏折到天明。
  如果说这叫勤政爱民,那天子既不选秀女也不纳一嫔一妃,就叫人摸不着头脑了。
  文官武官日夜轮番进谏,谏到最后,已是殚精竭虑,只要皇上愿意,可以先收几个看着顺眼的入后宫,为皇家开枝散叶,男的女的都成。
 
 
第3章 宝贝心肝儿
  见皇上进了御书房,总管太监六福赶紧吩咐下人手炉暖炉炭盆姜汤一并送上。
  此时齐晏轻袍缓带,坐在塌上抱着手炉拢了拢羊毛毯,一身雪气渐渐消散。
  “你家主人若像你这般主动就好了。”齐晏对着书案上正认真地啄豆子吃的赤羽说道。
  赤羽夹了一颗豆子,“扑哧”一声展开翅膀飞了出去。
  齐晏怔怔地看着窗口的竹子出神。
  六福端上姜汤小心翼翼地说道:“皇上,先喝点姜汤去去寒吧。今日折子少,不如早些回去休息?!”
  “先放着吧。”齐晏声音清冷。
  片刻后,又听见他说道:“六年了,他是不是心里还赌着气?北疆王被先帝赐死,是不是就意味着我跟他之间有了永远无法弥合的裂缝?”
  六福深叹一口气,安抚道:“皇上放宽心,苏公子冰雪聪慧,终有一日他会想明白的。”
  终有一日,是几时?
  当年,人人都知道北疆王苏翎英雄盖世,北疆一族轻功了得,且通鸟语,北疆王指挥赤羽鸟作战,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大齐一半的江山都是北疆王打下的,因功劳甚大,先帝把西北十二州全部送给了北疆王。
  俗话说功高震主,渐渐地有人说北疆王变了,他野心更大了。传归传,北疆王却并没有什么动静。直到有一天,朝廷得到密报说北疆王与沙陀族密谋造反,满朝恐慌,先帝一怒之下抢先一步赐死了北疆王。
  苏翎的两个儿子,大儿子苏之雲早已下落不明,二儿子苏卿白被当年还是太子的齐晏找到偷偷送入皇都,那年苏卿白十六岁。
  由于苏卿白先天不足,一直半死不活地养在床上,苏之雲更是没人见过,打小就不在苏翎身旁,所以苏翎死后,也便无人再去追究他的两个儿子。
  北疆王死后,先帝也跟着驾崩了,很快,齐晏登基称帝。
  六福挑亮了蜜烛,低声说道:“皇上,再不喝姜汤要凉了。”
  齐晏闻声端过碗,一饮而尽。心下却更加郁然。
  林桑替苏卿白上好药立于一旁等着他下一步的吩咐,谁知苏卿白倚靠在锦榻上悠哉地剥着开心果吃,一颗接一颗,吃了老多。
  林桑扶额说道:“皇上已经走了,你吃多了肚子疼,没人怜惜你。”
  他又凑近了唏嘘地说道:“你刚刚醒的时机不对,太早了,应该等皇上帮你上好药然后抱着你心疼地说‘宝贝心肝儿’再悠悠转醒。”
  苏卿白指尖一弹,好几颗开心果带着凌冽锋芒之气射向林桑的面门,林桑立刻身子一闪,跳开老远,开心果嵌进了门框里。他刚想说话,觉得头皮一痛,紧接着他从头发间掏出一颗开心果。
  林桑直叹气:“唉,技不如人,技不如人。”
  暖阁内摆着好几个炭盆,里头用了皇上送来的最好的银骨碳。苏卿白觉得有些热,穿着一袭薄衫下了地,刚把门打开,就见管家黄芦惊慌失措地跑过来说:“染布坊的伙计马三不见了。”
 
 
第4章 残得差不多了
  “嗯?不见几天了?”苏卿白凝眉。
  “两天了。”黄芦答道,“马三好赌,先前虽有夜不归宿,但第二天一早还是照例会去染布坊做活。如今平白无故失踪了两天,瞧着是不是出事了?”
  林桑从里头出来,把外袍披到苏卿白身上,接话说道:“先派人四处找找,雪天路滑,也许是喝多了酒跌倒在哪个坑里了。”
  黄芦为难地看向苏卿白,苏卿白朝他点点头,他便退下去了。
  雪停了,墙角处“嘎吱”一声响,苏卿白闻声望去,地上许多雪杂夹着梅花花瓣,原来是雪太重,压断了梅花枝。
  “真是吃烤鸡的好时候。”苏卿白对林桑说道,“去买只鸡来,咱俩今晚一边赏雪景一边吃鸡。”
  林桑又是一阵头痛,如若不去买烤鸡过来,苏卿白今晚怕是不会睡。因为他是出了名的吃货。少时在北疆,能出走好几十里地为了吃一碗薄皮芹菜馅儿饺子。
  苏卿白穿好外袍,说道:“我在花厅耳房等你,那处离伙计们住的染布阁近,若是马三找到了,也不用黄芦特地老远跑来禀告。”
  林桑仰头长叹,皇上埋在府里的眼线肯定会把苏卿白大半夜吃鸡的事情传给皇上,明日府里又会莫名多出十来只鸡,还是活的。
  第二日,雪霁天晴。
  一早苏卿白就被一阵“梆梆梆”的声音吵醒,他把被子全部踢到床下,闭着眼坐起身,起床气稍大。
  前段时间因气温骤降,苏卿白病了一场,皇上就请了个道士替苏府看风水,道士说苏府西南隅地势低洼,导致苏公子病痛不断,如能填高,日后苏公子身体必能康健无恙。
  皇上听后立刻买下苏府西南处的弄巷,叫人动工了。
  府里人都摸不着头脑,平日里皇上这赏那赏的,也就罢了,还要扩建房子,再扩的话半条街都是苏府的了。只有苏卿白明白把西南处的弄巷改大,便能入驻更多的皇上手下的死士保护自己,毕竟在皇上眼里自己大概已经残得差不多了。
  “公子,马三找到了。”门外传来黄芦的声音。
  苏卿白揉揉眉心,随手拿起昨夜齐晏落下的锦团狐皮裘披在身上,开了门,问道:“哪找到的?”
  黄芦神色怪异,张了张口,说不出来。
  苏卿白摆摆手,道:“罢了罢了,带我去看看。”
  走过几个阁子,绕过拱门,来到染布阁,红红蓝蓝的布已高高架起,一旁摆着的缸里全是不同颜色的花浆汁。苏卿白远远地就看见马三,他穿戴齐整,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再走近一看,顿觉不对,只见马三紧闭双眼,脸上手上布满了红色丘斑疹。苏卿白往他鼻下一探,气息全无,马三已死。他又瞧了瞧,见他身上的衣服干燥整洁,应该是雪停后被人送过来的。
  苏卿白还想细看,被黄芦拦了下来,“没找出死因,公子切不可近身。沾染了不干净的尘屑,皇上怕是会怪罪。”
  “找个仵作过来,看看死因和死亡时间。”苏卿白顿了顿,又道,“我去趟宫里。”
  黄芦弯腰应承着,又瞬间回过神来,低声喃喃:“刚刚没听错吧,公子说去宫里?”
 
 
第5章 你认床
  齐晏下了早朝,有些疲乏,坐在暖心阁正想喝两口桂肉粥,就见六福一脸欣喜地进来了,他俯身说道:“皇上,苏公子来了,人在外头站着。”
  齐晏立马放下碗,来不及披狐裘匆匆跨出门,见苏卿白穿着一袭天蓝色宽棉袍,正仰头看着竹子,雪风和着竹香充盈着他的衣袖,齐晏从眸光到心境都明亮起来。
  “一大早过来就傻愣愣地看竹子,也不怕冷。”齐晏替苏卿白拉了拉衣领,又问道,“身上的红疹子可都退下去了?”
  “上回你说宫里敬事房端茶的小毛子突然暴毙,后来又听陆蝉说是中了水银而死,死后是什么样的?”
  齐晏挑了挑眉,道:“怎么一开口就是死啊死的。”他又凑上前问道,“可吃过早饭了?御膳房新出了几样点心,有玲珑蒸饺、骆驼蹄糕、酥油千层,你看看喜欢吃哪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