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渡我【情有独钟】──万里寻山

时间:2021-06-30 02:24:24  作者:万里寻山

 

  “我有一疑,想请和尚你为我解答。”
  尹无衣专注的看着眼前的人。
  “是何疑问?”
  和尚问道。
  “以前,我路过一个寺庙,一阵风刮来,寺内悬挂的旗幡随之飘动;我忽然想知道,这是风动,还是幡动?”
  “仁者心动。”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我心动。
  ps: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文笔不好,狗血满地!高举佛道大旗!
  小声逼逼:“非鱼这首歌简直妙极了!
 
 
第1章 雪拥寒山
  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寒冷,鹅毛大雪没日没夜地下着,山道都被松松软软的白雪给覆盖的看不清路了。
  在山脚下望去,是满目的白,与天融为一所。
  山道漫长,两侧松柏挂满了雪,一串串晶莹的冰柱被冷白的日光照耀的晶莹剔透,煞是好看。
  ——呼。
  从山下来了一人,穿着白衣外面套着宽袖青袍,左肩处用暗线绣了云纹,右下袍角处则是绣了一支细竹,头发被梧桐木簪高高束起,看上去清雅绝尘极了。
  只见他悠悠地呼了一口气,在空中化成一缕白雾漫漫飘散。
  身后深深浅浅的脚印覆盖上一层又一层新雪。
  行至半山腰,终于见着了一块被厚雪掩埋露出半个头的石碑来——寒山寺。
  一双桃花眼向上一抬,往上看去,一道古朴的山门映入眼帘,琉璃瓦上银雪堆积,白雪与古朴的土黄的墙与黑瓦交相辉映,显得这古刹竟有几分神圣起来。
  若不是师妹说这寒山寺最是灵验,让他帮忙来求个姻缘结,他定然不会来这寺庙的。
  求佛?
  不如求己!
  尹无衣嘴角一扬,那双桃花眼中闪过讥讽,随后整理衣袍踏入山门。
  一位穿着土黄色僧衣的小和尚正在清扫门前积雪,尹无衣走上前去双手合十,假模假样的行了个礼,面上一派温和有礼:“这位小师傅,请问求姻缘结该往哪处去?”
  小和尚在尹无衣进门时便注意到了,打了个稽首,抬头说道,一双圆眼亮晶晶的:“阿弥陀佛,施主要求姻缘可从此道过去,往前直走到尽头再左转,便可看见了。”
  尹无衣道了声谢,顺着那小和尚方才指的方向过去。
  “慧圆师弟,如是法师讲经快开始了,快点快
  点,晚了就来不及了。”
  “啊!师父让我扫雪还没扫完呢!”
  “扫不完的,扫了又下,听完经再来扫也不迟。”
  声音越来越远,尹无衣顺着路走下去,这条路上雪很浅,还能看到路面凹凸不平的鹅卵石,想来应该是刚清扫不久。
  小路两旁栽了无数翠竹,竹叶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风一吹便沙沙沙的往下掉落,小径幽而深。
  走到尽头再往右,忽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穿过半圆形拱门,眼前是宽阔的庭院,院中栽了一棵枝干呈打开的扇面形状的古树。
  仿佛又一层屏障护着,大雪竟然绕过了这棵树落到周边其他地方,天色两茫茫,唯剩这抹翠绿明艳动人。
  每根树枝上挂了许多个精致的红色三角小包,下面用红线系了块木牌。
  师妹说,越是最高处的姻缘结越灵验,尹无衣扫了一眼约莫有两丈高的古树。
  “资质平平”尹无衣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答应高淼淼这事了,最低都有一丈三尺高,简直是在为难他。
  若不是为了让自己在长白的日子好过点,鬼才低声下气装孙子,啥事都让他跑腿;尹无衣拍了拍手,只好认命的用土方法——爬树。
  想他以前小时候经常爬树掏鸟蛋,就不信这区区六米多高的树还能难倒他。
  尹无衣苦着一张脸,忽然伸手拍了拍树干,嘴里念念叨叨:“树兄啊树兄,咱们相逢即是有缘,您老就不能掉个结下来么?”
  只可惜无衣有意,古树无情,人家纹丝不动的立在那里。
  尹无衣只好捏捏腿,运转内力护住手掌,他好久没爬树了,手艺登时有些生疏,试着爬了一两米高时,逐渐得心应手起来。
  近了!快近了!
  眼前最近的那个姻缘结离自己的手约莫有两尺
  距离,尹无衣往上够了够,伸手触到木牌,握住猛的一扯。
  不好!
  方才太激动忘了抱紧树干,整个人往后一仰,重心不稳,直接从树上坠了下来。
  尹无衣连忙用内力护住自己,下坠的速度太快,就在尹无衣认命地闭上眼睛准备和雪地来个结结实实地拥抱时,一道月牙白的身影闪了过来。
  ——咦!
  这感觉怎么不对?
  似乎还隐隐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尹无衣愣了两秒,那人早已松开手站在一旁,宣了声佛号。
  桃花眼眨了眨,尹无衣眼皮一掀,看了过去,感觉呼吸都停了几秒,方才扯唇一笑:“多谢。”
  那僧人穿的是普通的僧袍,脖子上挂了一串佛珠,手上也执一串念珠,可却一眼看去便能感觉不沾烟火,那双狭长的眼睛微垂,透着温和。
  “阿弥陀佛,举手之劳。”
  尹无衣乐了,问:“你是这寺庙的和尚?”
  僧人摇摇头。
  尹无衣将手里的结缘结转了转,盯着僧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一遍,这目光可称不上礼貌,但那僧人却面色如常并未生气。
  “也是,你这样的和尚想来也是独一个。”
  似乎不理解尹无衣话中的含义,僧人抬眸看向他。
  尹无衣被那清澈如水的目光一扫,只觉得仿佛能看穿自己一般,将头一偏避开了视线,方道:“其他和尚定然没你好看。”
  那僧人嘴角的弧度一直不曾下去,闻言也不说话,似乎不否认。
  尹无衣捏着姻缘结挥挥手:“和尚,有缘再见。”
  僧人看着那道青色身影走远,抿唇,回身离开。
  “如是法师,多谢您大雪天还来给孩子们讲经,不如用过斋饭再下山吧。”定缘住持将人送至山门,试图挽留住如是。
  如是双手合十:“如是有事在身,不便停留,多谢住持好意,如是心领了,住持事忙,无须相送。”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我也想要好看的和尚!少林你看看我!我纯阳道长好生俊俏!
 
 
第2章 贼不走空
  从寒山寺回来已经将近半个月,雪也终于停了,夜里月光泻在雪地上,白晃晃的。
  尹无衣扛着锄头回到自己住的小破院子里,方才把园里的地给翻了翻,出了一身汗。
  本以为自己穿越过来可以像小说里那样逆天改命金手指大开,灵宝美女无数;结果才发现终究是他想多了。
  小说害人不浅啊!
  这里并非修□□,不过也非传统的江湖武林。
  这个世界分为佛魔道三大派,而佛门以净禅天为首,不过净禅天自三百年前便不参与纷争了,向来神秘。
  而道门则是分为上三派与中三派,以及下三派。
  长白便是上三派之末,浩气宗则是上三派之首。
  魔,则是那些修道者走火入魔行岔了路,他们各成一派,其中以幽冥地界为首,作恶多端令人闻风丧胆。
  尹无衣则是长白山中吊车尾的弟子,资质平平,被分配到外门一边干着打杂的活一边修行。
  身为处女座的尹无衣有着处女座独有的毛病——龟毛至极,方才出了一身汗,身上黏糊糊的,尹无衣推开院门直奔柴房,抱了一堆木柴开始烧水。
  岂是可以用内力将水升温,不过方才为了快速将地翻完,他的内力早用的差不多了,只能一根一根往灶台里添火。
  待水烧的叽里咕噜冒泡泡时,尹无衣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倏然,窗户发出“吱呀”一声,月光泻了进来,柴火一跳一跳,尹无衣拾起火钳握住,看向眼前浑身是血的人。
  尽管衣服被血浸的暗紫,尹无衣还是看出了来人身份。
  浩气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人一手提着剑,一手拿着个布卷。
  冷厉的剑刃上还滴着血,脸色惨白满布煞气。
  一瞬间,那把剑抵在尹无衣脖子上,快如闪电,尹无衣挥起火钳死死挡住,左手一掌直接拍在
  他皮肉翻开的伤口上。
  那人吃疼退开两步,尹无衣知道自己机会就这么几秒,趁人病要人命,当即眼疾手快一火钳扎进那深可见骨的伤口中。
  那人一怒,伸手便是蕴满内力的一掌,尹无衣不闪不躲硬生生接下一掌,将火钳又往里推进几分,随后吐了一口血。
  方才那一掌十分霸道,若不是这人受伤严重,只怕他会直接被拍的去见阎王。
  艹,尹无衣啐了口血沫子,见那人直接将火钳抽了出来,不由得骂了一声。
  这也太狠了,宁愿自损八百也要伤敌一千。
  那人屈指成爪,直接锁住尹无衣喉咙,渐渐收力。
  尹无衣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悬在空中,像一条濒死的鱼,张嘴用力呼吸,双手死死的想要将那卡在自己脖子上的铁手掰开。
  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
  ——呼!
  粗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待到吸足了气,尹无衣方才直起身子,清俊的脸因为缺氧而涨红,那双桃花眼里布满血丝。
  尹无衣走了过去,抬脚踢了踢,见那人没有任何反应,又伸手并指搭在那人脖子上。
  手下的脉搏并未跳动,尹无衣松了口气,正准备离开时看见那人手里紧攥的布卷,心思一动,伸手拿了过去。
  这里是外门柴房,这人死在这里估计也没能想到他身上吧,尹无衣将柴灰埋起来,又往这人身上摸了摸,贼不走空。
  待回到房里,尹无衣只好用内力将水加温,换了身衣服,方才躺到床上将那布卷翻出来打开。
  里面是一卷竹简,尹无衣将其缓缓摊平。
  眼眸一亮。
  这竟然是卷武学秘籍。
  ——心魔诀。
  待一字一字看下去,眼底的热意一寸一寸的凉了下去。
  修此诀者,一旦反噬,则七情六欲起,寒毒蚀骨;此诀大成,或将入魔。
  好坏参半,可以看出这秘籍若是修炼起来,自己要在这江湖横行估计也是可以的。
  只是代价太大了。
  算了算了,还是先留着以后再说吧,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能救自己一命。
  尹无衣将竹简一把火烧了,他的记忆力向来不错,竹简上的内容早就记在了心里,一字不落。
  将双手交叠在脑后,一双长腿搭在叠的规整的被子上,抬眼看着窗外明晃晃的圆月,开始沉思起来。
  那浩气宗之人莫非就是因为此卷才惹来杀身之祸。
  这功法一看便不是正门正派所习的,反倒更像魔道中人的功法。
  最近长白山也并无什么事,几大门派之间除了每三年派弟子到各派学习一个月,其余并无什么往来。
  而且离交换学习还有小半年时间,浩气宗的内门弟子怎会出现在长白山上,并且还拿着一卷诡异的秘籍。
  除非长白山上有内鬼,两人都对这秘籍起了心思,所以...
  尹无衣思来想去,脑海里疑云重重,实在是想不出所以然来。
  算了算了,想那么多干嘛,与他一个小人物也没什么干系,眼下活着最重要。
  作者有话要说:
  被掏空了~荷包也是~人也是~618简直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第3章 专业背锅
  浩气宗弟子死在长白山外门柴房里的消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长白。
  尹无衣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解决的,很快便被压了下去,但是他总觉得怪异,心里有隐隐有些不放心。
  死的那名弟子叫岚枫,据说是浩气宗某位长老的儿子,生性跋扈嚣张,在浩气宗几乎没有弟子敢招惹。
  这样一个人死在长白山,浩气宗不可能没动静,除非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
  就在这样的疑惑下,尹无衣等来了一道道令,让他与两名外门弟子并两个内门弟子一同去浩气宗参加交换学习。
  他瞬间明白了。
  敢情长白山是把他们三个外门弟子推出去背锅的,用来泻浩气宗的火。
  自打道令出来,连带着其他人看尹无衣的目光都像是看将死之人一般。
  淦!
  怎么自己就这么倒霉催!
  人又不是他杀的,虽然他捅了一钳子,但致命伤明明是毒好吗?
  人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缝,说的便是尹无衣了。
  好不容易捞到本秘籍,还不敢练,虽然贪生怕死但更怕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而且从岚枫那里拿的财物他也不敢用,生怕被认出来,结果这么快就把锅甩他脑袋上来了。
  果然人有尊卑贵贱之分,他们这些没家世没资质的注定是别人的踏脚石。
  尹无衣心想,就算是块踏脚石,我也要看你敢不敢踩上来!
  打定主意,尹无衣果断修炼起心魔诀来。
  心魔诀一共九重,下三重简单,中三重是一道门槛,练至第六重便已经可以在这个世界自保了,只要不遇上大能之辈,上三重则十分难领悟。
  小半年时间,资质平平的他靠着不懈努力终于将心魔诀练至第二重。
  好在没有积功冒进,不然适得其反易受反噬。
  体内经脉都宽阔了不少,尹无衣试着打了一掌,房内的木桌咔擦一声寸寸碎裂。
  啧啧!要是没有反噬就好了。
  不练那上三重就不怕入魔了。
  眼看离交换之日还剩三天,尹无衣努力领悟第二重的境界,待到习的稍微熟练时,已是出发之日。
  五个弟子被领到山门碑林内上香,上完香后,由其中一位长老给他们分发了一些装备,大概是知道他们的下场,那位长老叹了口气,拍了拍他们三个的肩膀:“可惜了....去吧!”
  待到了山脚下,那里停了辆马车,五人道别师门坐上马车,对于他们三个外门弟子来说,这是一场赴死之宴,他们脸上表情都不好看,两个内门弟子也一言不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