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心肝备孕日常【完结+番外】──雪崩的火山

时间:2021-06-29 02:07:34  作者:雪崩的火山

 

  我什么时候能怀上夫君的孩子呢?
 
  桑枕以为是自己的小计谋勾引到了刑部侍郎段景,自己才有机会住到段府去。为了消除会被赶走的危机感,桑枕每天都在努力让自己怀孕……
 
 
第1章 要挑一个做夫君
  桑枕在他的小房间里,每一天都能听到隔壁传来的轻柔黏腻的丝竹音乐,还能听到清哥儿猫叫似的声儿,有时候晚上起夜桑枕听着了,耳朵也跟着烫。
  嬷嬷告诉他,这是承恩惠,能寻着恩客的都是有福的。
  桑枕被嬷嬷带过来也就三月有余,不是给各屋的哥儿们扫地端茶,就是给他们洗衣服。嬷嬷说他要学的还有很多,先干点粗活罢。
  那什么时候我也能寻着恩客呢?桑枕暗暗地想。
  他不是没有撞见过那事,那天清哥儿吩咐他晌午自己要沐浴,当桑枕提着桶水进去的时候,就看见清哥儿被男人压在身下,双腿夹着那人,身子跟着半耷拉的床帐一起摇晃,脸色潮红,还断断续续地叫出甜腻的声来。
  桑枕的脸顿时红了,虽然不甚清楚两人在做什么,总感觉自己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于是赶忙退出去。
  一直到下午洗衣服的时候,自己的脸还是烫的。
  他忍不住去想晌午自己看到的那副场景,那么大的东西,抵在那处,还要吃进去……
  想着想着,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腿也有些软了,原本自己蹲着洗衣服,现在却觉得有什么东西黏黏的,粘在大腿根上,酥酥麻麻的。
  后来连衣服也洗不下去了,好歹晾上就去了隔壁。
  “清清,我那里好难受呀。”桑枕皱着脸看着在床上懒懒躺着的少年,急切地开口。
  清哥儿刚承了欢,身上酸疼得很,有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吩咐道:“给我拿个果子去。”
  桑枕点点头,在桌上掂了个梨子,跑出去洗了,跑回来削完皮递给他。
  清哥儿吃罢梨子,给他让了半边床,拍拍床铺道:“上来。”
  桑枕乖乖地上去,躺在他旁边。
  他高兴地想,清清虽然人有点懒,但对他还是很好的。
  他小心地绑了绑自己的头发,避免缠到清哥儿。
  “脱了裤子。”清哥儿吩咐。
  虽然不明所以,桑枕还是乖乖地脱掉了。一直脱到膝盖处,露出白嫩如藕的双腿和颜色浅淡的肉芽。
  “你没自己弄出来吗?”他的女穴小小的,两片肉唇合得紧,四周却湿的一塌糊涂。
  桑枕看着清哥儿,茫茫然摇了摇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合欢楼的小馆,都是双性,大邺对男风没什么禁忌,双性这种妙人,大都被收到了风尘之地,青楼又因美人小馆姿色被分成三六九等,他们所在的这家合欢楼,就是达官贵人常常光临之处。
  双性本就敏感,常常情动,可是又不能时时有恩客相伴,所以大多小馆都自备一支玉势,含着那物,据说还能美容。
  清哥儿翻身下床,去梳妆台上的匣子里给他取了一支玉势,教他含着。
  桑枕有点惊恐地拒绝,不知为什么清哥儿要他给他这东西。
  “你不接,那便只能难受了。”清哥儿叹了口气,“罢了,我何必和你这什么也不懂的雏儿计较。”
  他转身去床下拾了一本书,扔给桑枕。
  “回去好生看看吧。”
  清哥儿说完这句话,桑枕就听得外面大姑姑在叫骂,原来是自己洗的衣服不干净被发现了。
  桑枕赶忙把书藏到胸前衣服的夹层里,跑出去认错了。
  等他重新把衣服洗完一遍晾上,已经是傍晚了,他去伙房领了自己的晚饭,吃罢后就开始在床边点了盏灯,研究起那本书来。
  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图画里动作千奇百怪地叠在一起的两人,桑枕终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第二天,桑枕又跑去找清哥儿。
  “清清,这种事情是做什么用的?”他小声问道。
  “这是拴住男人的妙招。”清哥儿摇头晃脑地说,“你同他做了那事,他就会抱你亲你爱你,还能为你赎身,把你带回府中当夫人。”
  桑枕撑着脑袋听得一知半解,清哥儿话里的那些场景是桑枕想都没有想过的。桑家被抄,爹娘下狱皆被处死,他被管家偷送出来然后落入人伢子手中,最后来到这里被人使唤。早就忘了抱抱亲亲是什么滋味。
  清哥儿还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地说:“我听说过几日李大人会邀几个厉害人物来合欢楼,你可要抓住机会啊。”
  桑枕看着清哥儿殷切的眼神,努力地点了点头。
  我一定多多学习,等我见到几位大人,就挑一个心地好的,做他的夫人。
 
 
第2章 做我夫君好不好
  这几日,桑枕一直刻苦研究清哥儿送给他的画本,想着一定要找一个夫君,把他给赎出去。
  “你只要床上功夫了得,把人给伺候好了,他就会带你回家的。”清哥儿如是说道。
  “你这么确定么?”桑枕有点不信。
  “嗨呀,男人来这里,无非就是那档子事。”清哥儿嗤了一声,“你把人哄住了,正妻不敢想,妾还是当得的。”
  桑枕有点困,他晚上扫完地刷完碗,还要学习房术,但他还是竖着耳朵仔细听着清哥儿的话。
  “而且你不必有什么愧疚,嬷嬷说,李大人宴请的几位都是京中炙手可热的年轻公子,说不定连个通房都没有呢。”清哥儿咂咂嘴,很是艳羡。
  要不是他已经破了身,自是也想去争一争的。
  桑枕恍恍惚惚地回去后,又等了几日,却一直没有动静。嬷嬷还是每天算账本,姑姑也还是每天都在教训人。
  他甚至都以为这只是自己的一场臆想了。
  桑枕不好意思多去问清哥儿,清哥儿又忙起来了,他的房里重新响起了丝竹声,每日桑枕就只有晌午给他送水时能和他说一两句话。
  有时候他还看到清哥儿脖子上那些青青紫紫的各种痕迹,清哥儿只说是被摸出来的。
  可是也很疼吧。
  那天桑枕还在屋里睡着午觉,外面一个和他一同干活的小孩就急急拍着他的门,叫他出去干活。
  他懵懵懂懂地擦擦眼睛跑出去,那小孩已经塞给了他一筐桃子,叫他洗完再去后厨帮着择菜。
  这明显是在欺负他老实,把自己的活也塞给他了。
  桑枕接下筐,灵敏地觉出了今天的不同,好像帮工都在往南边送东西,大师傅还没做好菜,就被拿着食盒的婢女一个劲地催。
  该不会是恩客来了吧。他暗暗地想。
  可是自己去后厨帮忙,又怎么能见到大人呢。
  桑枕想逃工,可是又怕没走成,姑姑以后又要骂他。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什么法子来,难过地开始掉眼泪。
  最后还是红着眼睛去了后厨,想着见不到就见不到吧,心里仍然酸酸涨涨的。
  干完了活,他才想起自己洗的那筐桃子落在水池边还没有拿,桑枕惊了一下,着急忙慌地往回跑。
  要是姑姑发现宴上少上了桃子,自己明天扫的地就不会是五间那么少了。
  等他赶到水池那边,桃子还在那里。他小小地吁了一口气,搬着桃子送过去,等他气喘吁吁上到二楼的时候,就把桃子往转角处一送,结果脚下一软,眼见着就要跌下去。
  谁知一条温热坚硬的胳膊揽住了他的腰,桑枕惊恐地一抬头,对上了一双蕴着笑意的眼睛。
  段景推托了老狐狸李庆塞给他的美人,余下的几位官员倒乐得享受了。他从雅间出来散散,没想到就碰上了这么个小东西。
  桑枕眼泪汪汪地看着他,眼瞳里还有没散去的惊恐。
  一张脸倒是挺可爱的,没有那股子媚气。
  这是没资格去前面侍奉,特地来了这么一出,还是合欢楼非要往他跟前塞人?
  段景面上不显,见桑枕站稳了,便松了手后退一步,勾着唇淡笑道:“你没事吧?”
  桑枕经他这么一抱,脑子里已然晕晕陶陶了,他低下头,呐呐地谢过公子。
  桑枕掀起眼帘偷偷看他,只看见段景穿一身白,身量很高,肩宽腿长的。腰间还系着块花纹繁复的玉佩,看起来倒有那么几分翩翩浊世佳公子的味道。
  桑枕暗想,这便是恩客了。
  段景饶有兴味地站了半天,这小孩却只是低着头发愣。他自觉无趣,便要下楼去。
  谁料这小孩在身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腰,颤着嗓子问他。
  “大…大人,你做我夫君好不好?”
 
 
第3章 谢谢你呀
  段景好笑地转过身去,一指抵住了桑枕凑过来的小脑袋,正色问他道。
  “你可知道夫君是什么意思?”
  这合欢楼送上来的人,现在走这般路数了?
  桑枕被迫往后仰了仰头,梗着嗓子倔强地说:“我当然知道。”
  “我做你的娘子,能给你烧饭,能给你暖被窝,还能给你……”他似是有点害羞,声音低了下去,诺诺道。
  “我,我还能给你生孩子……”
  段景:“……”
  嬷嬷就是这么教的他?
  段景阖了阖眼,轻轻甩开他的手,往下走去。
  身后却传来小孩压抑的呜咽,听得人心里抓的慌。
  他叹了口气,往后看了一眼,只见桑枕坐在地上,低头看着桃筐,眼泪一滴滴都砸到筐里,见段景看他,又慌忙别过脸去。
  桑枕撑着手站起来,正欲把桃筐搬到雅间,但是一路上他傻得没休息过,胳膊现下已经酸了。他咬牙搬起筐子,刚要走,怀里突然一空。
  只见那个人又转回来,接过桃筐放到一边,而后走到他面前。
  桑枕愣愣地看着段景,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段景用指头给他抹了抹泪,不甚在意道:“走罢,看看你的本事如何。”
  听到段景答应他,桑枕又惊又喜,弯着眼笑出了声,拉着他往东边院子跑。
  段景任由他拉着跑了一会儿,这小孩却自己停下了。
  这时候桑枕才意识到,自己住的屋子,不过是哥儿们旁边搭上的一个小间,那么小的一张床,怎么够两个人呢?
  段景见他扁着嘴一副为难相,就问他怎么了。
  桑枕有点不好意思,抬头看了段景一眼,又飞快地垂下眼去,越说越低。
  “我,我的屋子太小了。”
  段景越发觉得这小孩有意思,他拍拍桑枕的肩膀,领着他回了三楼,那里的房间,都是给官员商人留好的寝间。
  段景的几个属下还站在给他留着的房间门口,这寝间是预备着段景喝高了,午间小憩时用的。谁料侍郎他干脆带了人回来。
  属下们面面相觑,眼光忍不住往侍郎大人身后瞟,个子不高,身形看着是个少年。
  没想到清心寡欲的段大人也有过不了美人关的一天啊。
  几人正互相递着眼神,一转头却对上了段景皮笑肉不笑的那张脸,赶忙低下头不看了。
  “既然你们这么闲,不如就回去溜溜我的永德。”段景轻飘飘地扔下这句话,拉着桑枕进了屋。剩下几个属下只好领命,耷拉着眉毛离开了。
  段大人这脾气这么阴晴不定,真不愧是笑面虎啊。
  还是笑起来瘆人的那种。
  两人进了屋,桑枕就急忙忙地关了门,指挥他道:“你,你把衣裳脱了。”
  段景见他这幅装模作样的姿态,心道这小倌,看来是个有经验的。又存了几分逗弄他的心思,索性自顾自躺在床上不动了。
  桑枕看这个人竟然躺下要睡觉,惊讶地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难道他空有一副皮相,实则是个傻的?
  他急忙到他床边道:“你不要睡呀。”
  段景睨了一眼桑枕,慢吞吞地说:“你要做什么,就赶紧做吧。”
  桑枕怕他睡着,于是四下五除二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只穿着白袜,跪到床边,抬起一条腿迈过他身上,坐在他的大腿上。
  段景只觉得两团软乎乎的肉贴在自己腿上,还不安分的动来动去,感觉自己下腹也倏地热起来。他睁开眼,对上了脱的精光的桑枕。
  小孩正趴在他身上,给他解衣服,外面脱的差不多了,上身只剩下里衣。桑枕撅起屁股,凑到他身前,软软的声音,叫他抬胳膊。
  少年的那对小胸白兔儿似的,在他眼前晃,粉嫩的乳尖几乎要贴到他脸上了。
  段景心想这么明显的勾引,是想让自己压他吧。心下嗤笑一声,身体却很诚实地硬了。
  桑枕脱到裤子的时候,怎么也解不开段景的玉带,弯着手指弄了半天,额头也冒出了汗。
  实际上,段景也不好受,那双柔软的手在他腹间拂过来拂过去,身下起反应的那处越来越明显,他觉得自己再忍就成圣人了。
  于是他自己把带钩一拿,迅速地抽出了腰带。
  桑枕终于顺利地脱下了他的裤子,高兴地冲他道:“谢谢你呀。”
  段景虚伪道:“不必客气。”
  等到桑枕终于把段景扒得一干二净,他才有心思认真端详一下这位他未来的夫君。
  他的身上硬硬的,胸前还有几道刀伤和留下印迹的疤,腹肌一块一块分明极了,看起来真的很有男人味。
  桑枕看向他的眼睛,才发现男人深邃的眼眸也在看着他,顿时羞红了脸。
  夫君他,他好俊呀。
  桑枕只觉得和他裸诚相对,真让人不好意思,自己都被他看光了。想着想着,身上就泛起薄红。
  段景看着他身上这个红的像个小虾米的少年,挑着眉毛问道。
  “愣着干什么。”
  桑枕被段景这么一看,身子都软了,差点倒到他身上,自己股间已是黏黏糊糊一片了。低头一看,男人粗长勃发的那处抵在自己女穴处,都能感受到他跳动的血管。
  桑枕一不做二不休,他抬起屁股,女穴对准那根形状可怖的东西,一点点坐下去。
  他一开始是抖擞了精神,可是才吞了一个头,他的后腰便软了,腿也开始打哆嗦,一个无力就往下沉了些,他未开过苞,那处又天生狭小,一时间疼得呻吟出声,眼圈一红,娇的几乎又要哭出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