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陛下偷偷暗恋我好多年【生子】──满云间

时间:2021-06-28 16:16:03  作者:满云间

   

第1章 我不恨嫁
  朝堂之上,文武百官分列在两侧。
  罗太尉手执玉板,站在了中间,正声请奏。
  “接连五年,国朝大量女子和双儿开始推崇独身,往外阁发展,新生儿的数量越来越少。再这样下去,十五年后青壮力会出现空缺,国朝迟早要出问题。呵,真不知道这股追求婚姻自由的风气哪里来的。”
  “或许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罢……仔细一想,丞相大人今年二十五岁了罢……”
  罗太尉说一席,御史大夫马上接嘴,一言一语地打起了配合,很快把烫手的话题一下就抛到了林丞相,这位大龄剩男,的身上。
  林丞相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不少,又开始了,又开始了,他这位大龄剩男被催婚的噩梦又开始了……
  罗太尉说道:“臣以为,要解决这问题,要么下旨令国朝年纪过二十岁的高龄未婚人士,在三月内必须结亲,要么让丞相在月底,寻一门亲事,做个表率……”
  话说得真好听,什么叫‘做个表率’,分明就是‘杀鸡给猴看’。
  “是啊,是啊,林大人若是不起带头作用。也太说不过去了……”
  “林大人这些年一心为社稷付出、劳苦功高。但做为一个双儿,这样一年年地,贻误了结亲的时机,影响不好……”
  听着朝堂上不断跟风的议论声,林怀恩往后瞧向罗太尉。只见罗太尉奸计得逞后还暗笑了一下,对上林怀恩的眼睛后,还嚣张地斜了一眼。
  林怀恩瞬间咬住牙根。
  呵,这老家伙还敢斜我一眼,有什么好斜的,有什么话就直说啊!?还搁这儿拐弯抹角、七绕八拐的!
  三番两次去暗示我的婚事?是不是打算等我结亲了怀孕了就立刻上位啊?
  呵呵,真把我惹急了,我边孕吐边上朝我告诉你!
  高高的金阶上,一道带着帝王之威的声音沉沉落下,震开了围着林怀恩的非议声——
  “不急,朕会替他解决。”
  一听这句话,林怀恩的眼睛一下就锃亮了十倍,火速朝龙椅上的帝少泽投了个感激的眼神——可算是没白拉扯帝少泽这么多年,总算是知道动用内部力量,给他解决单身问题了。
  讲真,他都馋军营里的帅哥们好多年了呢……
  龙椅之上,面无表情的帝少泽注意到了林怀恩的眼神,薄唇一勾,竟也狡黠地回眨了一下,给了林怀恩一个小小的回应。
  只需一个眼神,不与外人言说的亲昵感便无声流淌。
  “诺。”文武百官战战兢兢地附和道,连罗太尉也赶紧灰溜溜地回了行列里。既然陛下开口了,便没人敢插手丞相的婚事了。再插手,那便是在质疑天子行事了。
  安然无恙地下了朝以后,林怀恩坐上了自己的五乘马车,先去了一趟茶楼,包了个宽敞的厢房,几盏清茶,几盘糕点,几本书,从午间开始慢慢磨着时间。
  随着他一年一年没嫁出去,母上大人在家里对他的嫌弃程度直线飙升。尤其今天传来消息,母上大人的死对头,王夫人,她家刚及笄的16岁小女儿结了亲,结了一位品貌上佳的三品官员,还红光满面地“顺便”来他家府里唠嗑。
  这还得了。一回家肯定是刀风血雨,他可得在外边躲躲。
  在茶楼挨到了晚间,林怀恩打了个呵欠有些困了,才领着小厮偷偷往家回,一回家先钻回了卧房,刚想大被蒙过头、一觉到天亮。只听,房门啪地一声开了,林夫人满脸焦急地冲了进来,不由分说地点开灯,把林怀恩往外边扯。
  “还睡!还睡!你娘都睡不着了,你倒是自在,在外头喝茶嗑瓜子,一回家就睡觉!”
  林怀恩被强行往外拖,只能披了件长袍,坐到书桌边,睡眼惺忪地听娘亲唠叨。听着话头,娘亲今天是真被打击到了,一肚子的苦水要倒出来,嘴上说个不停,从林怀恩十六岁放弃养猪、跑来大都城赶考,一直絮絮叨叨说到了,他二十五岁当着丞相。
  “娘啊,我这不是很励志吗?乡下娃子逆势大都城!”
  “励志个屁!你瞧瞧你当丞相后每天都在做什么,就知道看书、写诗、学习,好不容易出趟门,就给我在隔街买本诗选就回来了。连我们从小养大的猪仔仔昨天都拱了颗白菜回来,你还没拱回来个男人!”
  林夫人悲愤地拍了拍桌子,拍完后又擦起了泪花,越说越苦,嘴上的抱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了。林怀恩在心里一声叹,把手偷偷往桌上的书伸去,却发现手感不对,很不对劲。
  林怀恩赶紧翻了翻桌案上的那摞书本,抬起眼眸,敢怒不敢言地小声说道:“娘,你怎么把我的书都给偷换了啊,这些不都是我的同人话本吗?上面都是杜撰的我的各种风流史。就算是我没有男人要,你也不能让我靠文字欺骗和麻痹自己吧……”
  林夫人眼神一瞪,瞪得林怀恩瑟瑟缩缩,“你懂个屁!这叫以毒攻毒!你不是爱看书嘛,那就把这些书给我看喽!每日瞧一本,每天背一段,没吃到猪肉之前,先给我瞧明白猪都是怎么跑的!”
  “嗯嗯。娘亲说的都对……”见母上大人的怒气已经上涌到了脑袋,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林怀恩赶紧卑微地缩着脑袋,答应了下来。
  见林怀恩答应,林夫人又嘱咐了一串,才肯依依不舍地回房。她一走,林怀恩把话本子抱到了床头,窝在温暖的床里,按着她留下的要求开始阅读……同人话本。
  把一摞话本翻开。林怀恩开始挑选题材。
  书名——《霸道太尉爱上我》、《将军夫人太诱人》、《我养陛下当崽崽》……
  嗯?陛下?崽崽?
  顺着标题,想起了帝少泽那张白皙年轻的脸蛋,林怀恩会心一笑,不禁觉得挺可爱的,于是翻开了这篇养崽话本。
  内容——
  [“崽崽啊,小娘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在小娘心里,是最可爱的。”林怀恩这一句话刚落,帝少泽一把翻过精壮的身体,直接将林怀恩按在了床上,抵在他耳畔,“小娘,我十八了,不再是被你养着的小孩子了。而且,我爹过世了,我继承了他所有的私有物,其中也包括你……”]
  嗯?!?!?!?!?
  啪地一声,林怀恩一把合上了话本,一脸懵,不禁怀疑刚刚看见了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再次翻开了书,再次定睛一看。
  他居然一个字都没看错!?
  喂喂喂,这题文可完全不符啊!写禁忌小黄文还要标题卖萌?把人骗进来搞!虽然也没规定不允许吧……
  [林怀恩不禁哆嗦了起来,偏过脸颊,不敢直视男人的脸。但帝少泽那双眼睛太过火热,几乎到了无法忽视的程度——“怀恩,我喜欢你,喜欢了十年,从第一次见你就开始了。你一直都没发现罢……我一直藏得很好……”]
  君臣十年。要问林怀恩熟悉帝少泽到什么程度,那就是他见过帝少泽的每一个表情。几乎是作者一写,他便能真实想象出来的程度。
  看着这一段文字,林怀恩眼前立马跟着浮现出帝少泽那对上挑的俊美凤眸,带着侵略性地,带着攻击性地,灼灼盯着自己……
  [“崽崽……不要再说了……我可是你的……唔……”那个充满禁忌的词汇被糅杂进了男人温热的吻中。帝少泽用行动向林怀恩证明了,他不再是当初那个稚嫩的男孩,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大手往上摸索着,扯开了林怀恩的衣襟……]
  林怀恩嘴唇哆嗦了起来,不禁抓上了衣襟,同时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喉咙,要要要要要要……要干嘛?
  [单衣落在地上。林怀恩拼命护着自己,嘴唇颤抖了起来。帝少泽用手心掩住了他的双目,几番语言上的抚慰,行动上却毫不客气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都看了些什么!我不干净了啊啊啊啊啊!
  林怀恩一阵惨叫,惊得把书都丢了开来,一把往床铺里钻去,缩得紧紧实实的。
  外面的世界真是色.欲横流,只剩下他的被窝,还有点点温度……
 
 
第2章 吸引力
  清晨。到了收拾收拾上早朝的时间。林夫人领着一只粉嫩嫩的小胖猪仔,来喊林怀恩起床,顺便验收昨晚的成果。
  只见,床头的那摞同人话本一本都没动,唯有一本话本,摊开在林怀恩的身上,显然被细细翻阅过……甚至,林怀恩枕头上还带着大片湿润的痕迹,像是“泪水”……
  林夫人心头一紧,赶紧翻开那本话本,虽然看不懂字,但却看得懂那页配图——画了一个坐在龙椅上的水墨色男人,神色矜贵,眉色浅淡,身上还穿着一身尊贵的龙袍。
  “哈……”因为看话本而睡晚了的林怀恩,醒了过来,撑起上身,边打着呵欠,边睁开一半眼帘,很自然地往娘亲的方向瞧去。
  只见娘亲捧着昨晚的话本,面上像结了霜似地万分沉重,双目隐忍,“原来恩儿你这些年不结亲,是为了……帝……”林夫人提到那个高高在上的男子的名讳,嘴角都一阵哆嗦,不敢说下去。
  林怀恩:“???”
  林夫人双目失了焦距,不住喃喃道,“难怪……”难怪恩儿这些年都没嫁出去,原来早已心有所属,爱上了一个不能爱的男人。
  真是苦了她的宝贝了,这些年守着臣下的身份,只能在金阶下遥遥瞧一眼他心上人,默默守护在心上人身边,却因为出身卑微,不敢踏进一步……
  林怀恩:“……”
  额……虽然不知道母上大人脑补了啥,但是看她这眼圈通红的程度,想必是一段精彩的虐恋情深吧……
  林夫人一阵哀叹,抚上林怀恩的发丝,“都怪娘没有早些发现,让我们恩儿受苦了,这些年一个人独自坚持着,单恋着一个不可能的男人。”
  “……”林怀恩陷入了一道选择题中。
  要么否认,感受母亲对废柴儿子的暴击,
  要么承认,感受母亲对苦情儿子的垂爱。
  这种选择真是太简单了吧。林怀恩捂住了嘴巴,火速从眼睛挤出些泪花来,“没错,没想到还是被娘你发现了……我真的……没有办法不喜欢他……”
  林夫人再也不忍心听下去了,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宝贝儿子,痛心道:“恩儿!娘都没有关心过你的心意,只知道逼着你找男人,就让你一个人承受这段沉重的感情!娘对不起你……娘再也不逼你嫁人了……”
  在上早朝去面见帝少泽的路上,林怀恩感受到了母上大人的阵阵关爱,甚至,还不放心地送到了门口。林怀恩不时回头,朝她挥挥手,都得到了她一次次温柔的回应……
  回过头后,林怀恩故意走得很慢,走出一股三分倔强、三分苦情、四分爱而不得的娇小背影。
  讲真,早知道爱而不得的小处男人设,能唤醒母上大人难得的母爱,他早就该试一次了。
  午门前,罗太尉早就到了,跟其他大臣散聊着,但还是立刻注意到了讨人厌的宿敌,从胡子哼出了阴阳怪气的一声。林怀恩路过他身畔,高高地仰着头顶,还傲娇地回哼了一声。
  每一天的早朝,基本都是他们俩人的瞧不见硝烟的战场。每一次,帝少泽越是站在林怀恩这边,罗太尉就越是生暗气。
  待众臣到齐,列队入了金銮殿,一片寂静地等候帝少泽。帝少泽来得很准时,在宫人的簇拥下,一步步地从侧边金阶上了高台。林怀恩瞧见他的身影后,就跟烫着了似地垂下了眼,无法再继续去瞧。
  “跪!”大太监高喊了一声。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众臣叩首。
  因着昨晚看了太劲爆的文字,林怀恩实在有些不能直视帝少泽,更无法对上帝少泽的眼睛。只要瞧久了,就总能想起话本上那些暧昧横生的画面,有腹黑一笑的帝少泽,有灼然吻来的帝少泽,还有强势地覆压在身上的帝少泽……
  哎呦,他真是单太久了,竟这么饥渴兼心理变态,居然胆敢肖想陛下……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大太监宣布退朝。
  听到这一声,林怀恩轻轻呼出一口气,心想着可算是结束了。可以说,今天这番早朝,是他有生以来最拘谨最别扭的一次,全程垂着脑袋,基本上没敢抬起头一次。
  “林爱卿留下。”帝少泽倏然开口道。
  林怀恩刚想灰溜溜离开,没想到会被叫住,脖子本能地缩一下。
  身旁,郎中令扯了扯林怀恩的袖子,朝他拼命挤眼睛,“肯定是给你说亲的事情……陛下亲自赐婚,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怀恩你可要把握住!不管是状元郎还是少年官,只管大了胆子跟陛下要吧!”
  其他官员一一散去,只剩下林怀恩孤零零一个人。
  林怀恩眼睛放空地盯着地板,不住思索着一个艰难的问题——到底是开口要个绝色天仙好,还是要个无敌猛男好。如果绝色天仙再加无敌猛男,会不会太过分。
  帝少泽问道:“爱卿在想什么?”
  林怀恩顺嘴接道:“在想男人。”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林怀恩猛地抬起头,对上帝少泽。
  帝少泽:“……”
  林怀恩:“……”
  两人之中,还是帝少泽率先打破了谜之寂静,问道:“爱卿想要什么样的男人?”
  林怀恩仔细想了一想,开口道:“其实我这个人不挑。对外貌什么的,也没什么要求,貌比潘安也就可以了。财富什么的,也没什么要求,富可敌国也就可以了。权位什么的,也没什么要求,权势滔天也就可以了。”
  陛下亲自赐婚,这机会确实很诱人,但林怀恩思索了一下,还是打算推掉。所以,以这样狮子大开口的方式,打算委婉地拒绝掉陛下的赐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