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大汉哀帝【强强】──高桥崆

时间:2021-06-28 11:55:19  作者:高桥崆

 

 
  ☆、花都(上)
 
  绥和元年(公元前8年)。春华烂漫。
  时值牡丹发蕊齐放的花季,花都雒阳(洛阳)沐浴在各色花瓣的熏风中,阵阵馨香沁人心脾。且说这西市人头攒动,除大汉百姓外,多有胡人商贾交织其中,吆喝叫卖着饱含本地特色和异国情调的商品,简直令人目不暇接。
  “孔雀你看,那边有位卖牡丹花环的小姑娘,你去买个颜色多的给我!”一位身着华衣眉宇间透着贵气的公子哥,遥指街边一处卖花姑娘的摊位,吩咐身旁姿态英武的从人说,“记住,她要价多少,你就给她多少钱,千万不要还价!”
  被叫做孔雀的从人本欲进言,但见主人正在兴头上,只好欲言又止,乖乖领命去卖花姑娘那里要花。
  “我家花色齐全,您的心上人喜欢什么颜色,告诉小女,小女给大爷挑个最好的?”小姑娘笑问。
  “他说他要颜色多的。”孔雀侧目递给公子哥一个眼神。
  那公子哥不知好歹地接过眼神,傻呵呵地点头隐语回应。
  “哦,原来您的心上人是个男的啊......您别说,长得真俊,跟您挺般配的!”小姑娘噗嗤一笑,捡了个杂色偏素的花环,轻轻放到孔雀手上,“就这个吧,这个不错,太花哨的话反倒会抢美人的风头!”
  “几个钱?”孔雀无语,哑巴吃黄连。
  “本来要五钱一个的,看大爷勇气可嘉,两位又都生得这么招女孩子喜欢,您就给小女三钱得了!”小姑娘大方地给出个折扣。
  孔雀掏出钱袋,从里面数出五钱,递给小姑娘。
  “说好了只要三钱的......”小姑娘瞧了瞧手上的钱,努努嘴,觉得对方不领情。
  “你选的花环我很喜欢,这钱你就都收下吧,不用找了!”公子哥突然走到摊前,不等孔雀反应,又伸手从钱袋里抓了一把钱给小姑娘,然后拍了拍从人的肩头,“子佩,还不赶路,去城隍庙看赶集要紧,听人说有好戏看呢!”
  “谢谢两位大爷!祝你们百年好合!”小姑娘在二人身后卯足了劲儿挥手。
  “她在胡说八道什么呢!”孔雀脸红,手足无措。
  “别扭捏了,赶紧走吧,大家都紧盯着你我瞧呢!再不走,会被路人的眼神杀死的!”公子哥附在孔雀耳根子旁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坏笑不止。
  孔雀环顾四周,瞬间感受到无数目光的注视,便甩下公子哥,劈开人群只顾低头往前冲。
  “原价五钱的东西,大王干嘛多给她那么多?”等到走出五百米开外,孔雀停下来,晃了晃手里的花环,突然问。
  “叫我公子!”公子哥跟着止步,怒怼,把花环抢到自己手上。
  “请公子给小的一个合理的解释。”孔雀坚持要个说法。
  “刚才我看到那小姑娘的娘来过花摊,脸色苍白,一直咳嗽。小姑娘取出卖花钱,让她娘去看郎中。可她娘却说,家里的面缸空了好些天,留着买粮食吧。”公子哥淡淡地说。
  “大王,不,公子真是好心肠,小的这个武夫自愧不如......”孔雀恍然大悟。
  “跟你父亲相比,我还差得远呢......”公子哥感叹。
  “公子有公子的好处,父亲有父亲的好处。”孔雀点点头。
 
  ☆、花都(下)
 
  “你也有你的好处。”公子哥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对方,“我在宫里常听见你手下的侍卫夸你,说你人品和武功一样出众,不愧是王莽王大人家的好男儿,家风淳厚。”
  “对了,刚才公子唤小的什么,子佩?小的明明叫王获,字公觉,公子向来总把‘公觉’念成‘孔雀’,这还不够,又赐给小的新的‘子佩’,是何道理?”王获仍有疑惑。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诵完这句,公子哥接着道,“这是诗经里的名句,其中的子衿和子佩,他们二人之间,就是刚才那位姑娘误会你我的那种关系,这下懂了吧,武夫大人?”
  “明,明白了......”王获晕。
  二人继续前行。
  “公子,这貌似不是回南宫的路。”王获抬头对了对太阳的方向。
  “这当然不是回南宫的路,我们现在是自西向东走。”公子哥鬼鬼地笑。
  “不回南宫,公子何往?”王获急,额头冒汗。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们去城隍庙!”公子哥答。
  “城隍庙?去城隍庙做什么?又不着急拜神......”王获心里隐隐不安,规劝说,“公子再不回南宫的话,太后和随行的大人们该起急了......”
  “从定陶王宫到济阳,再到脚下的雒阳,路上足足走了四天,住在南宫正好修整。昨晚我与众位随行大人商议的结果,不是已经定好后天再启程了吗?宰相大人也说,若是走得太急,赶在了王叔的前头,会让人觉得我刘欣想争这个太子之位,那反为不美了。我将这个决定报知祖母,祖母也没说什么。”扮作公子哥微服采风的定陶王刘欣缓缓道,“你跟我这些年,不是不知道,我无意于皇位,更乐于在定陶做个守成之主,上奉皇命,竭力安抚一方百姓。但这次既然是圣旨召我进京,又事关江山社稷,我当然无法拒绝,唯有奉旨而行。”
  想来身在皇家,也有诸多不得已之处。王获便不多言,跟随刘欣往东前赴城隍庙。
  城隍庙赶集的人与西市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还只是身处外围,往庙中心空地的道路就挤满了百姓,真可谓:晓去龙华三半两,归时香烬满炉装。
  刘欣久居定陶王宫,之前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虽然望而生畏,但听见场子南侧戏台响起锣鼓之声,以为好戏即将登场,便顾不得体面不体面,仗着初生牛犊的勇猛,把花环往自己头上一扣,拉着王获就往中间挤攘过去。不知是不是发力过猛,加之王获有功夫在身,两旁的百姓自然不是他俩的对手,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外乡人占据了戏台下最佳的位置。
  “小哥,待会儿要上什么戏?”刘欣问身旁的一个小伙子。
  “妲己进宫!”小伙子兴高采烈地答道,“今天登台的妲己号称雒阳城第一美人,正好开开眼,如果名副其实,大家都会多多投钱,我说这位公子,到时你可不能吝惜赏金哦!”
  “那是当然,当然!”刘欣诺诺,递给王获一个壮胆的眼神,像是说:咱有钱,咱相当有钱对吧!
  “快看,妲己,妲己上场了!”人群中忽然响起喊声。
  “仙女下凡,妖孽重生啊!”有人甚至吹起了口哨。
  刘欣赶紧把目光牢牢锁定戏台,立刻瞥到了那位身着牡丹花朝服的丽人儿。只见此人脸庞年轻白皙,眉眼间棱角帅气,三分英气,三分豪杰,霸气与温柔共存,妖娆的眼睑孑然散发着无可比拟的空灵和俊秀......
 
  ☆、雒阳花魁(上)
 
  身为定陶王,刘欣自幼身边不缺少美女环绕。管她浓妆艳抹还是清水芙蓉,管她卖弄风情还是真情流露,早就做到了习以为常,泰然处之。
  心想到此一游,第一不第一都无所谓,只为凑个热闹罢了。
  不过眼前这位连一句唱词都没有的苏妲己,扮相着实狐媚异常!
  不经意投给台下看客的魅惑眼神,回回都称得上惊鸿一瞥,不消片刻便把男看客们的心全融化成了软酥酥的咸蛋黄。不仅如此,甚至连扮演纣王的大身形男人,不知是演技过于精湛,还是站在戏台上万分投入,总之每每与苏妲己四目相对,脸上竟流露出垂涎欲滴的贪婪,真真把个亡国昏君演绎得活灵活现!
  刘欣此时虽也被迷得介乎入戏与出戏之间,但尚能自我把持,然而侧脸瞅了瞅王获,这小子果然缺乏定力,早跟其他雄性一样两眼发直,将所谓雒阳城第一美人惊为天人了......
  本来沸反盈天的戏台下,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男性看客们生怕因为说话的工夫害自己少看一眼台上的美人,集体陷入屏息凝神的魔障状态。
  “雒阳城第一美人我是见过的,那个狐媚子,跟台上扭来扭去这个貌似不是同一个人......”离刘欣最近的一位女看客打破沉寂,质疑苏妲己扮演者的真实身份。
  “就是就是,比骚比浪的话,从前那个狐媚子根本不是台上这娘们的个儿......”稍远一位女看客大声附和说。
  “怎么办,上回也是陪我相公来捧雒阳城第一美人的场,他那时还能说话还能动,这次真是看呆看傻了,你们瞧瞧,跟个木头桩子似的,魂儿都飞到戏台子上去了......”另一位女看客不满地用胳膊肘使劲捅了捅身旁的丈夫。正如她所言,那男人真像是被人使了定身法,呆若木鸡地盯着戏台上搔首弄姿的苏妲己,一脸的猥琐,早丢了魂儿了。
  “子曰:君子不失色于人,是故君子色足惮也。”刘欣在心里把论语这句箴言当做护身经文来念诵,拿它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世风时尚相抗衡。
  “喂喂喂喂,我说孔雀,能不能稍微注意一下形象,别摆出一副头回见美女的痴样......”刘欣拿指关节轻扣王获的脑门,五十步笑百步地拯救不幸被狐狸精勾住魂魄的铁哥们。
  “公子,拜托您能不能专心看戏?”王获咽了咽口水,不耐烦地动了动嘴唇。
  重色轻友的小子!
  等刘欣从王获那半痴呆的脸庞上收回视线时,才留意到眼前多了两个年纪约莫十三四岁、半大的小鬼头,心说这俩肯定是趁众人都在发呆的时候,偷偷钻到戏台子边缘来的!
  “好漂亮,简直像从画里走出来的。”女孩轻声感慨。
  “星辰哥的扮相的确很好!”同行的男孩赞同。
  星辰哥?这是台上扮演苏妲己的雒阳城第一美人的闺名吗?刘欣脑海中念头一闪。
  “其实星辰哥不化妆,更漂亮。”女孩又说。
 
  ☆、雒阳花魁(下)
 
  “那是,星辰哥天生一副令人心动的长相。不过我们管男人好看不叫漂亮,应该叫俊俏才对。”男孩纠正,手指鼻尖,“你看看我,像我这样的男人就可以叫做俊俏!”
  男人?怎么突然扯上男人了?刘欣隐约嗅到小鬼头们聊天中可疑的气息。
  “跟我的星辰哥比,你还不够格,一边儿去。小凉最喜欢星辰哥了,长大了我一定要当她的新娘子......”自称小凉的女孩憧憬。
  “倒是便宜了你。哎!星辰哥要真的是个女人该有多好,小果我一定等不及长大,现在就把他娶过门,金屋藏娇,免得被人捷足先登!只可惜,这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妄想......”自称小果的男孩叹息。
  等等,照这么说,他俩口中的星辰哥,哪里是雒阳城第一美人,应该是第一美......
  头嗡的一声过后,刘欣用目光死死锁定正冲戏台下莞尔一笑的苏妲己,希望从对方身上验证自己猜测之事的真伪。
  人群中发出久违的欢呼声,在场的男看客都觉得自己成了女为悦己者容的对象。
  王获也不例外,只知道扎在人堆里胡思乱想,跟着瞎起哄。
  “星辰哥一定是看到咱俩了,正笑着朝我们打招呼呢!”小凉忽然忘情地朝苏妲己挥手示意,刚从口中冒出个“星”字,立刻就被旁边的小果捂住了嘴。
  “嘘......傻不傻,你这么一喊,星辰哥的身份不就彻底露馅儿了?”小果警惕地环顾四周,低声埋怨,见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戏台上,这才缓缓松手,“想过后果吗?要是让人知道台上的苏妲己不是雒阳城第一美人,而是个男的,到时他们非但不会打赏,还会把整个戏台子掀个底儿朝天的!”
  偷听完小凉小果极富戏剧性的对白,刘欣直接傻了......
  戏台上的表演还在继续,在场的所有男人都沉浸在妲己的温柔乡中。
  得知主办方玩弄偷龙转凤的把戏后,带着批判的眼光,刘欣仔细关注那位名叫星辰的男青年的举手投足,果然发现了不少细微的可疑之处,所幸全被对方的高颜值给掩盖过去了。
  刘欣毫不犹豫选择的是包容。无论如何,能够对着两个看似并非属于富裕家庭的孩子微笑,博得孩子们的青睐,这样的人,必然是天性纯良之人。而且,这笑容,足以让旁人动容。
  正可谓:
  明明上天,烂然星尘。
  日月光华,弘于一人。
  不等这出戏演完,刘欣便从看得如痴如醉的王获那里要了足足五十钱,伸手轻轻拍了拍身前兴高采烈的小凉小果,取下自己头上的花环转戴在小凉头上,俯首低声对他们道:“劳烦两位小朋友,一定把花环送给妲己娘娘,转告他托他的福,欣赏了这么一场足以让人眼前一亮的演出。这是在下奉上的谢钱,谢意罢了,不是赏钱,请他务必笑纳。”
  “这么多......谢谢大哥哥!”小果望着天上掉馅饼似的那一大把铜钱发呆。
  “大哥哥怎么称呼?”头顶彩色牡丹花环的小凉惊喜着不忘回神问。
  “刘欣,‘旨酒欣欣,燔炙芬芬’的‘欣’。”刘欣全无顾忌,又担心两个孩子没有念过《诗经》,又补充道,“就是‘欣欣然’的‘欣’......”
  把钱放到小凉小果掌心后,刘欣最后揽过他俩的肩头,在三人几乎头碰头之际,悄悄耳语了一句:“替我问你们美若芙蕖的星辰哥好。”
  说完,转身强拉着恋恋不舍的王获,拼命挤出了戏台。
 
  ☆、红蛟会(上)
 
  “他说什么呢......难道我们说的话都被他听去了?”小果悄声问小凉。
  “被他知道也没关系,我觉得这个叫刘欣的大哥哥跟星辰哥一样,一看就是好人,而且十分俊俏。”小凉陶醉,“明明心知肚明也不动声色,还给谢钱和花环。”
  “长得俊俏、给钱送花就一定是好人吗?”小果皱了皱眉,但很快重新舒展,“不过看他虽然是富家公子装扮,却没有一点仗势欺人的臭架子,给钱的时候也说是谢钱而不是赏钱,真够爷们的,小果佩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