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只要你还爱我np,结局HE【CP完结+番外】──茶叶微微凉

时间:2021-06-11 01:36:37  作者:茶叶微微凉

 

  内容简介: 好汉不吃回头草,你们怎么都回头了??
  我是个赘婿。
  不过那是很久以前了;
  我本来喜欢女的,
  可那也是很久以前了;
  我以为跟女的谈恋爱谈感情,已经很难了,
  结果跟男的谈恋爱,就更难了。
  我跟女的谈恋爱,谈了七年甜得发腻的生活,一朝清醒,愉快抽身;
  我跟男的谈恋爱,从这个人这里抽身又跑到了别的男人那里,最后还被别的男人送上了别的男人的床上,我很愉悦的反抗了,揍得他们连亲妈都不认。
  我跟他们说,我揍你的时候别反抗,反抗今天晚上别爬床!
  后来我才明白,生活就是从这个糟糕的地方换到别的地方继续糟糕;
  我们以为的颠沛流离,从来比不上心灵的流浪。
  我一直等在原地,只要你还爱我,一切就还不晚;
 
 
第1章 
  让我发现自己错的离谱的时候,我们已经结婚七年了,并且我们之间还有一双儿女,女儿五岁,随我姓尤,名字很可爱,叫尤贝,从小白到大,粉粉嫩嫩的,谁见都要夸一句长的漂亮,像我!废话,我的小宝贝自然像我啊!
  我很自豪。
  儿子随她妈妈姓,姓白,叫白筇远;三岁。
  小伙子从小就长得粉雕玉琢的,特别像她母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已经当过了一次父亲,所以我对这个儿子并不怎么上心,索性白音也并没有要求我不能偏心什么的,她只是温柔的跟我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情人,跟爸爸亲点是应该的。
  所以我更加宠女儿了,女儿才五岁,我就在圈子里以女儿奴的名声出了圈。
  某次我在一次饭局结束后回去取忘带了的东西,听到别人议论我,说什么我长着一张小白脸的脸,靠着媳妇儿发家致富,不过就是个软饭男而已,还说什么我宠女儿不爱儿子,就是嫌弃我儿子上了别人家的户口本,这话我听了自然忍不了,上去就跟碎嘴的那人干了起来!
  这种事坚决不能忍,他们说我可以,连累我的家人就没必要跟他们客气了!
  我很无语的是那些多嘴的人顾及着我身后的白家不敢还手就报了警,以我先动手的理由将我带去了最近的派出所,我的大舅子来接我的时候,
  神情很冷,语气也没什么起伏,
  “出息了?你都二十六了还跟人打架?还把自己打进了局子不嫌丢人?”
  丢人?怎么可能会丢人?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硬气过好吧!
  我头一抬正准备将这话说给我大舅子听,可我头一抬就看到大舅子眼底的寒意,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怂了。
  大舅子是白家除我丈人以外权利最高的公司董事,当惯了上位者的人,气势逼人非寻常人可比,再说我这大舅子一向严肃,他的不悦和怒火岂是我这个小小的总监能顶的住的……
  我怂,但我不以这为耻!
  “我也没想到都是一群当老总的人还学那些老百姓报警,也不嫌丢人”这句话我说的很小声,咕咕哝哝的,还是怂的,怕说的太大声会挨骂,可即便这样,大舅子还是听懂了,
  我就听到他冷哼了一声,也不知是恨铁不成钢还是觉得我太傻了,
  “他们丢脸算什么,一些小企业刷刷知名度而已,倒是你,你以为你丢脸是丢你自己的脸吗?”
  我又不是笨蛋!
  我是怕他,但不代表我没脑子。我就是热血上涌时会把理智抛在脑后而已,大舅子一提点我就明白了,那些人分明是借着我在打白家的脸!
  这一群兔崽子,玩的真阴!嘴碎的小人!
  还是我先前打的轻了!让我逮着下次我非把他们头都打歪了!
  “头都打歪你就不是进派出所这么简单了。”
  大舅子声音一响我连忙捂住自己的嘴,特怂特傻的冲着大舅子嘿嘿直笑,
  “没有没有,我就是想想……”
  对着那张黑脸我吓得都快打哆嗦了。我为自己把不住嘴而恼火,怎么可以当着煞神的面把自己心里想的事情就说出来了……
  真是失策……失策。
  不过从大舅子亲自来派出所接我的态度上我明白了一件事,
  哪怕我只是个赘婿,我与白家共荣辱。
 
 
第2章 
  好在我并不是第一次被人家叫做软饭男了,所以这件事在我心里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心理压力,我依然宠着我的女儿,逗着我的儿子,爱着我的老婆。
  事情发生在儿子过生日那几天。我因为出差留在了外地,并没有及时赶回参加儿子三岁的生日,等我到家时,儿子的生日已经过了两天。
  我觉得很对不起他,虽然我心底并不以为意。
  我回到家得时候拎了两大包礼物,儿子先过来的,但是我并没有注意到他,而是叫了一声女儿的小名,然后就拎着礼物过去了;
  因为我儿子从不叫我,每次看我回来也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我;不像我女儿,一听到我的声音会立马兴奋的跑过来跳到我身上。
  所以从他的角度看就是我忽视了他,眼里只有女儿,父女俩情深似海,唯独他就像个外人一样。
  我也不知道三岁的小孩子想法会那么深,所以当我注意到他,拿着礼物走过去时,忽视他的生日的歉意让我面对他时都有种小小的虚心,又夹着莫名的小期待,私心里还是希望他能喜欢我带给他的礼物;
  所以当我看到他把我的礼物扔开,并且说,
  “我不要你的礼物”时,我有点懵,
  “小远是不是生气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爸爸不是故意忘记你的生日的,爸爸给你带了你以前最想要的大金刚,你快拆开看”看,还没有说完,
  我精心挑选的礼物再一次被扔出去,我听见他说,
  “我不要你的礼物,你也不是我的爸爸!”
  出差的工作量和坐车的疲惫让我的情绪也变得暴躁,我直接冷着声让他再重复一遍,白音说过她不喜欢看我发火,说我发火时六亲不认的样子让她觉得不舒服,所以我很少会因为一些问题而生气,
  可我想我当时的状态你们应该都能理解,
  虽然老婆白音比我有钱,可我并不想靠着她,所以我的工资足以支持一家人的日常用费和开销;
  我因为工作原因在外奔波,回家却还要被不懂事不会体谅自己的孩子冷声质疑的时候,心里的火气蹭蹭往上直冒,
  这相当于养了一个白养狼吧!记坏不记好!
  “你不是我爸爸,我要去找我爸爸给我买礼物,我爸爸会给我买很多礼物,不止有金刚,他还会给我大熊,大白,还会买熊大熊二,我不要你买,我不要你的!我不要!!”
  白筇远开始说的时候还很冷静,可说着说着就开始歇斯底里起来,小孩子的情绪和烦躁来的快,去的慢,
  在我烦躁的犹豫要不要动手的时候白音出来了,
  她的脚步显得很酿跄,跌跌撞撞的跑出来,面色都有些白,我没有见过她情绪紧张的时候,我以为她是怕我动手打孩子吓的,我也只当她是心疼孩子;
  我神经一向很粗,所以当时我并没有多想,可我说过了,我并不笨。
  我虽出身不好,可我努力勤奋,我的资质差点,但是我坚信我爷爷告诉我的至理名言,只要我不放弃,笨鸟会先飞。
  事实也证明,爷爷说的是对的,所以当我就读于名牌大学时,会被大我一届的学姐看中;
  晚上我坐在书房处理事情,白音进来时少有的忐忑不安,
  她告诉我,孩子只是怨我对他过于忽视了些,我从她的态度中发现,似乎现在的白音可能也在责怪我过于宠爱女儿从而忽视了儿子。
  我叹了口气,伸出手将她拉进了怀里,
  白音一米七五,可在我怀里,仍是一个柔软的小女人,我拍拍她有些僵硬的身体,明了般的安抚她,
  “是我不好,我等会去安慰一下小远,好不好?”
  白音过了一会儿才回我,
  “他睡着了,你等明天吧”
  可是当到了明天时,我又因为别的事情耽误了对儿子的致歉。
 
 
第3章 
  这几天公司很忙,我不得不周转在公司和工地之间,等我挪出时间见到儿子的时候,还是我在女儿幼儿园的校门口;
  这小子跟他姐姐感情还挺好,听保姆说,每回她姐姐放学他都要亲自去接,不给接就跟他妈闹,时间一长,接女儿的重任就担在了她弟弟身上。
  有时我也会想,白音会不会太宠儿子了,可转念一想自己宠女儿更过分,那么让儿子与他母亲更亲一点其实也没什么。
  只是没想到,一念之差,日后会让我后悔不已。
  回家的路上保姆要去买菜,我就带着孩子先回去,路上我放着音乐,俩小孩在后头聊着天,音乐声并不大,刚好能听清小孩聊天的内容;我还在找机会跟儿子道歉,虽然他还小,但是小孩子有收到道歉的权利,这方面我并不吝啬;
  只是我没想到,俩孩子接下来的一番话,会把我打进深渊;
  “姐姐,刚才阿姨带我在你学校周边逛,我看到了一家很好吃的甜点,你要不要去吃啊?”
  “真的吗?那我叫爸爸带我们去啊”我能感觉到女儿的眼神已经非常渴望的挪到我这边了,却被她弟弟拉住了,
  “不,我才不要他带我们去。”
  女儿就问他为什么,我能听出来我儿子还是在赌气。
  “为什么啊,让爸爸带我们去嘛,我现在就想吃!”
  听到女儿想吃,女儿奴的我自然就忍不住了,正准备问儿子那家店在哪儿就听到儿子说,
  “我才不要你爸爸带我去,我要我爸爸带我去!”
  我心想我儿子气性还挺大!
  到这里我还没听出来,只觉得俩孩子一问一答的挺可爱。
  可我没想到俩孩子聊天的内容越来越离谱。
  “可我也没见过你爸爸啊,妈妈每次带你出去都是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我上次问她,她还说我瞎说,搞得后来我都不敢问她呢”
  ???
  我的头顶突然冒出一排问号,准备导航的动作都停顿了下来,后面压低了声音,像是害怕我听到一样,可他们没发现自己的声音仍在我能听到的范围之内。
  “可我爸爸就在姨奶奶那边啊,要不下次我叫妈妈带上你,我们一起去找我爸爸,然后叫我爸爸带我们去买蛋糕吃啊!”
  如果说听到前面我还怀疑自己听到幻听了,可听到后面之后我直接就懵了。
  一连串的问号在我头顶盘旋而起,
  什么姨奶奶?什么爸爸?明明都很熟悉的称呼突然就变得陌生起来。
  我多想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误会,是我自己误会了!什么爸爸,可能只是一个对儿子比较好的长辈,因为儿子特别喜欢他所以才叫的人爸爸;
  晚上家里吃完饭后,白音在收拾厨房,我走过去揽住她的腰,将头搭在她的肩膀上,她可能以为我在亲近她,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抚慰自己。
  “今天听儿子说想要去什么姨奶奶家玩,看他特别想去,我就答应他了,过两天周末我们一起去啊”
  白音的身体一僵,就跟那天我回来时一样。
  不过那天晚上我满心歉疚和心疼,今天晚上,我却心底一凉。
 
 
第4章 
  她说好。
  却没有告诉我姨奶奶那边是不是有跟儿子处的关系特别好的人;
  她没有阻拦和拒绝,在我说完后她明显有了僵硬的身体反应,可持续了不过数秒她就坦然自若的跟我说,
  “大后天周日我们一起去看看,姨妈也早就想见你了,只是这几年一直很忙都没时间去,那我回头去看一下准备点礼品带过去。”
  我点了下头。
  她没有拒绝提议,我本该松口气,可她的坦然自若反倒让我更敏感了一些。
  我不敢思考我敏感的原因,就像我在回来的路上一直无法平静的心绪。
  我该相信我深爱的白音。但我始终忘不了儿子提起那位从未谋面的爸爸时的眼神,坚韧而又满足。
  那是我从没有从他身上感受过的父子之情。
  白音的完美在我面前无懈可击,我从没有想过她会离开我,会出轨,因为我从没有感觉过被她忽视;
  我不想怀疑她。不管是因为我个人私心还是因为其他;可就像我所想的这样,我若是足够爱她,从儿子的口中听闻这一切的时候我应该当面去问白音,而不是旁敲侧击的试探她。
  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坦诚,可现在的我真的无心去纠结我跟她之间谁更坦诚。
  可若是我不够爱她,我当下应该是拿着儿女的血液去做DNA检测,而不是在这里像个娘们一样犹犹豫豫,优柔寡断。
  矛盾,在我心底很快占据。
  所以接到隔壁经理要求协助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说,
  “我马上过来。”
  我像个失败者一样落荒而逃,甚至都没有心情去管身后的白音是否松了口气。
  “怎么了?今天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隔壁的经理姓文,我叫他阿珂,对,阿珂,不仅是因为他的阿珂玩的溜,还因为他的名字,文珂。
  文珂是我学长,先我一步进入白氏企业工作,我晚他一年,却同时升级,他管销售,我管策划。
  也是在公司我们才相认的,以前并不相识。
  由于我们二人的工作性质,所以工作中我们就像搭档一样,融合的异常融洽,若不是我早婚,只怕我跟他的cp粉早已遍布全公司。
  我们很默契,高山流水的那种,所以cp粉大军虽然没有遍布全公司,却也占据了半壁江山;
  但是这种默契到了某种时候,也会变成一种负担。
  比如现在。
  “阿珂,人有的时候不要过于善解人意,并不讨喜。”
  我翻阅着他拿给我需要修改的单子一阵恍惚;
  “不是我精明,是你今天不对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