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听说我渣了战神Alpha【未来架空】──肚皮三层肉

时间:2021-06-11 01:35:01  作者:肚皮三层肉
  1.
  庄晏刚分化成Omega,就被一个冒牌货夺舍四年。
  冒牌货上辈子是狗,见谁都咬,闯出一大波祸。最终玩脱撒手,将身体和满地鸡毛烂摊子全还给庄晏——
  一位被吾儿叛逆伤透心的老母亲
  一个发誓再也不理叉烧弟弟的冷漠哥哥
  岌岌可危的学业
  心怀鬼胎的塑料假男朋友
  以及刚从边境回来,阴郁凶戾,从泥沼和血污中白手起家,能吓哭全星际小孩的最强Alpha未婚夫,陈厄。
  庄晏:……
  那个夺舍的冒牌货,刚给人家戴完一顶薛定谔的绿帽子。
  2.
  Alpha都有半兽形态,陈厄是鹄鸟。他身怀残疾,右边大半截翅膀全是金属骨架和羽翼。
  全星网都觉得陈厄迟早会跟庄晏解除婚约。
  庄晏两年前还吊儿郎当地说,陈厄这Alpha,就算爬得再高,也无非是个残废。
  后来,警卫森严的少将家里,流传出一张照片:
  白皙漂亮的Omega赖在陈厄怀里,又乖又甜地,亲吻他受过伤的翅膀。
  【美强惨 x 乖又甜】
  好好谈恋爱的小甜文
 
 
第1章 易感期
  深夜。
  陈厄来的很迟,而且比以往显露出更强的攻击性。
  Alpha不知道控制轻重。庄宴迷迷糊糊地发着烧,只觉得自己后颈几乎要被咬破了。
  后来实在难受,庄宴忍不住挣扎起来,喊了声疼。陈厄顿了顿,充满侵略性的烈酒气息终于稍微远了一点。
  屋里一片漆黑。
  “庄宴。”
  陈厄指尖碰着庄宴的后颈,一点点地慢慢向下画,最后停在牙印上。
  “我等下就要走,”他的声音带着点哑,质地偏冷,跟咬脖子时的凶狠倒不一样,“你最好配合点,别浪费太多时间。”
  其实也没做什么,无非易感期的Alpha,需要获得Omega的信息素。庄宴颤了一下,感觉自己后颈又被咬住。
  热度覆下来。陈厄身上酒味很浓,庄宴忍耐了一会儿,整个人都被熏得晕乎乎的。
  可是也没办法,现在这种情况,说来话长——
  庄宴的身体里曾经住过另一个来路不明的灵魂。
  那个灵魂就像一个强盗,堂而皇之地把庄宴赶出去,夺取了身体的使用权。庄宴不管怎么反抗都没用,只能眼看着自己人生被它窃取。
  他把那个灵魂称为冒牌货。
  十四岁的庄宴刚分化成Omega,是个乖巧漂亮的小少年。而冒牌货主导身体之后,就成了一条疯狗,见人就咬,把所有事情都弄得一团糟。
  四年下来,冒牌货小小的灵魂,折腾出了大大大破坏力。庄宴学业一塌糊涂,家也几乎被搅散。
  他简直恨透冒牌货了。
  在所有被辜负的人中,哥哥庄晋是最惨的一个,连命都差点没了。母亲也被气得大病一场,病好之后从此不再跟庄宴说一句话。
  接下来就要数陈厄。
  之前陈厄已经从军多年,战功累累。听说再过段时间,就有机会调回中央星,评少将。
  他长得高,军装笔挺,肩背板得很直。又因为手上沾过血,在边境杀了太多反叛军,英俊的眉眼间总有一抹挥之不去的煞气。
  然而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Alpha,偏偏半兽形态残疾,腺体也有缺陷。
  他一旦亲密接触过一个Omega的信息素,这辈子都得靠同一个人的度过易感期。
  这个Omega恰好是庄宴。
  换句话说,冒牌货不怀好心,用庄宴的信息素撩了陈厄一下。
  本意只是随便玩玩,让全星际年轻一代战神似的的最强Alpha吃点瘪,结果不小心在人家身上形成了一个终生标记。
  冒牌货完全没想负责,看到事情不对劲,立刻转头要跑。但跑也跑不到哪儿去——学校不能缺勤太久,光脑的网络也控制在母亲手中。
  而且陈厄总监控着冒牌货的行踪。易感期到了的时候,不论白天黑夜,风雨无阻,都要把冒牌货强行带回来。
  就算意识到自己招惹了错误的人,指望冒牌货道歉服软,是不可能的。
  他把欠揍和惹事的本能发挥到了极致,不情不愿地为陈厄提供Omega信息素。等陈厄一走,又跳起来对媒体口出狂言——
  “陈厄?他算什么东西。”
  “就他那翅膀,这辈子都离不开金属义肢。以后爬得再高,也无非是个残废。”
  在脑海深处不为人知的一个角落,风评被害的原主庄宴:绝望。
  也许是前十几年的人生过得太一帆风顺,所以半路才会碰到一个惊天巨坎。庄宴把冒牌货赶走,夺回自己身体之后,眼看这满地疮痍,整个人都是懵的。
  昏暗的房间里。
  也许是终于咬够了,庄宴感觉陈厄推了自己一下,桎梏也稍微放缓。
  Alpha的酒味信息素浓得呛人,他还晕着,抓着被子茫然回过头。后颈的位置残留着刺痛,庄宴不太敢碰。
  陈厄唇角抿得很平,像是餍足,又带着点不高兴的意味。他垂下眼眸,半晌,又向庄宴的颈部伸手。
  庄宴颤了一下。他实在是怕了,再折腾下去,腺体都要被咬出一个洞。
  陈厄没再欺负他。Alpha手指温度偏低,碰到悬在庄宴腺体旁的项链扣,两下把它解开。金属链子一下子被抽走,他没吭声。
  额头滚烫,庄宴艰难地想了想。
  Alpha易感期好像是可以这样,只要过了最难熬的前几天,随身沾有Omega气息的物品,也能扛过去。
  可是之前冒牌货还在的时候,陈厄从没这样做过。
  陈厄将项链放进胸前的口袋,扣好松开的袖口,整理衣领。联邦的军装是深蓝色的,线条笔挺,偏偏有几个地方被压出了褶皱。
  Alpha神色冷淡,也没打算处理好。
  气氛沉默下来。
  陈厄视线扫过去。庄宴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灯光落在脸上,脸颊和嘴唇都没什么血色。
  唯独瓷白的后颈上,落着一片暧昧的红痕。明显是被人吮出来的,可是庄宴自己却看不见。
  陈厄说:“走了。”
  庄宴轻轻地嗯了声。
  陈厄踏着军靴,大步走出去,把门给关上。庄宴松了一口气,疲惫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Alpha信息素侵略性太强,近距离接触的时候,简直让人喘不过气。庄宴觉得自己仿佛一直被枪口指着,神经也紧绷着。
  他累极了,直接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醒来时间还早,天蒙蒙亮着。信息素交换造成的热度终于褪去,但身上酒味依旧很浓。
  庄宴仔细地洗了个澡,还是没能把陈厄信息素的气息洗淡多少。
  Alpha的味道霸道又顽固,仿佛是在向所有人炫耀,这个Omega已经被标记了。
  ……这还能怎么办?凑合过吧。
  去学校的路上,庄宴被拦住。交警一脸严肃地教训道:“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庄宴:“……”
  觉得自己特冤。
  他配合地完成全套检测,酒精浓度是0。Beta交警对信息素不敏感,皱拧着眉狐疑地看了半天,又用力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
  “标记我的那个Alpha,”庄宴指指自己的后颈,好脾气地解释,“他的信息素恰好是酒味的,我真的没醉驾。”
  庄宴长得很漂亮,比一般的Omega还要精致几分。说话时眼睛微弯,看起来没有半点攻击性。
  语气真诚得不行。
  交警挥挥手,让庄宴过了。
  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到学校停好车,人也多了起来。庄宴不喜欢人多,因为冒牌货虽然已经没了,但他留下的麻烦还在。
  “庄宴,下周末去迟天逸的生日宴吗?”
  “听说有几个对迟哥有意思的Omega也要去,小宴,你可千万别让他们有半点机会。”
  “就是,送点最贵的礼物,狠狠打他们的脸。也不看看谁才是迟哥的正牌男朋友。”
  就像这种情况。
  庄宴在校园里走了一会儿,就有冒牌货的塑料朋友跟牛皮糖似的跟上来,没完没了地说一些奇怪的话。
  迟天逸,是冒牌货前段时间交的新男朋友。
  落魄贵族出身,迟家也曾出过几个议员,显赫过一段时间。但随着老一代逐渐退出政坛,年轻一代青黄不接,迟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路衰败了下去。
  衰败就意味着,他得找一个有钱有家底的Omega谈恋爱,来提高自己的身价。
  庄家钱够多。
  迟天逸嘴够甜。
  只想找乐子的冒牌货和没有心的迟天逸,王八绿豆看对眼,立刻快乐地勾搭在一起。
  庄宴懒得理他们,自顾自地往前走。风将后颈的头发往前吹,露出昨晚残留的红痕。
  塑料朋友们对视一眼,都觉得这肯定是跟迟天逸有了不可言说的暧昧关系,于是更用力地找话题——
  “小宴,你脖子红了,怎么不拿药膏贴一下?”
  “也怪迟哥不体贴,事后没好好帮你遮掩。”
  庄宴呆了一下,想起昨夜陈厄的吮咬的力度,忍不住伸手碰了碰。腺体处的皮肤薄软,他茫然地摸到了两枚浅浅的凹痕。
  像牙印。
  “……”
  一定要去买膏药贴!
  不远处,树荫下,站着一个人。庄宴一开始没仔细看,后来注意到那个人的视线,才意识到他应该认识自己。
  跟在身后的塑料朋友们反应更快。
  “迟哥。”
  “天逸。”
  庄宴顿时想换条路。
  但太迟了,迟天逸已经挂起笑脸,迎风向庄宴走来。
  今天风很大,道旁的小树也被吹弯了腰。
  迟天逸走得越近,表情逐渐不对劲。
  “小宴,今天你身上……”他迟疑着开口。
  庄宴停住脚步,仔细回忆了一下。就算是被冒牌货夺舍的这几年,他其实根本不欠迟天逸什么。
  也不欠这群塑料朋友什么。
  狂风忽然转向,跟在庄宴身后的塑料朋友们,齐齐被酒味信息素糊了一脸。
  看看庄宴后颈上的痕迹,再感受一下来自陌生Alpha的霸道气息,场面顿时非常尴尬。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迟天逸不是这个味。
  站在风暴的正中央,庄宴对着努力管理表情的迟天逸,微微笑了一下。
  冒牌货很少流露出这样,几乎是柔软无辜的神态。
  庄宴声音温吞:“我想了一下,下周你马上就要过生日了。有些话再不说,可能会来不及。”
  迟天逸:“……?”
  是过生日又不是投胎,哪有什么来不及。
  “我懒得准备礼物,分手吧。”
  “……”
  迟天脸脸顿时绿了。
  塑料朋友们纷纷裂开,连一句台词也说不出来。
 
 
第2章 受害者
  庄宴就像摩西穿过红海一样穿过裂开的人群,心情舒畅地走了。
  世界顿时清净下来。
  冒牌货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因为真心想对他好的,全都被气跑了。
  现在围在庄宴身边,吊儿郎当地笑着跟他打招呼的,全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要么想从庄宴身上占点便宜,要么跟迟天逸之类的感情骗子是一伙的。
  到了教室,离上课还有段时间。庄宴找了个前排座位,立刻迎来身边的好学生们的侧目。
  冒牌货从不坐这么前。
  他就算来听课,也至少要迟到五分钟,并且只坐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角落。
  好学生们都在冷落自己,没有一个来打招呼的,庄宴也不怎么在意。毕竟在被夺舍的那几年里,已经习惯了孤独与安静。
  他翻出资料,心里忽然触动了一下,注意到接下来这门课,要讲的是建筑设计理念与概论。
  星际年代的建筑设计,是科技与艺术的结合。庄宴的Omega母亲宁华璧,就是一个不世出的优秀建筑师。
  依稀还记得小时候,宁华璧工作不太忙,喜欢耐心地给孩子们展示与讲解粗浅的建筑知识,和自己的作品。
  哥哥庄晋好动,静不下来听,没几分钟就要跑。
  但庄宴小小的乖乖的,像一个白糯米团子,睁大眼睛着迷地看着宁华璧光脑里的设计。
  飞行基地,空间站,卫星。
  从图纸到模型,再到钢筋建材拼接出的庞然大物。
  原来在无数个灯光不曾熄灭的夜晚,建筑师一遍遍完善出来的构思,真的能点亮许多光年外的星辰大海。
  十四岁那年,庄宴分化成Omega。他聪明又努力,基因潜力也是A级。
  于是在提交升学志愿的时候,他认认真真地填写道——
  我想成为一个建筑师。
  跟宁华璧一样,联邦里罕有而优秀的Omega建筑师。
  后来庄宴被冒牌货占用了身体,高中成绩一塌糊涂,建筑系的门槛靠自己是不可能摸到了。
  冒牌货对学习没半点兴趣,他巴不得第二天就离开学校,快乐人生。
  宁华璧那几年忙得疲惫而憔悴,挤出时间回家,又要被小儿子气得半死。他不知道庄宴已经换了个芯子,还以为这是过分叛逆的青春期。
  他到处找关系,好说歹说,把庄宴塞进了他从小就想读的学校和专业。
  “庄宴,”宁华璧说,“这是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负责。我只帮你最后一次,从此以后,你是毕业了,还是被退学,都跟我没关系。”
  冒牌货吊儿郎当地摔门走了。
  庄宴被挤在自己身体的一个小角落里,认认真真地学习,从来没有放弃过。
  冒牌货左耳进右耳出的知识,庄宴默默地背下来。
  冒牌货瞟了一眼就懒得做的题目,庄宴把它记住,耐心地分析和解答。
  也许是倒霉人生中命运赠予的补偿,庄宴记忆力和理解能力都很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