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种田之小夫郎发家记【温馨】── 邓糖那

时间:2021-06-11 01:27:28  作者:邓糖那

 

【甜宠、双洁】
十八岁的何君在山崖被人谋财害命而推下悬崖。
何君生命垂危弥留之际,一个飞升失败又被魔头暗算而重伤的道长掉在他旁边,何君把身上能起死回生的灵水喂给道长喝。
道长醒来二话不说施法术赐给了何君一根大大的“金手指”,并附赠给何君一脑袋五花八门的“百科知识”,大手一挥直接将他送回一年前。
重生后的何君发誓要摆脱贫穷,靠智慧和双手创造美好的生活,于是他买山、买地、种菜、种树建农家乐园,
期间他偶遇了前世的夫君,开启了一段新缘分。
从此以后,何君带着夫家乃至全村走上了艰苦创业、发家致富的道路……
 
 
 
第1章 遇险
  在一个历史上都没有记载的南岳朝有个阳岗县,在阳岗县以南有一个小村庄叫鹅湾村。此时在鹅湾村的一处山崖边有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正在摘一种象鸡爪子似的拐枣。
  少年叫何君现在是张景文的男妻。他从小到大最喜欢吃这种野果,他摘下一大把拐枣塞进嘴里嚼起,别说这拐枣味道甜甜的还挺好吃。
  但何君此时并没意识到危险正在向他靠近。他身后有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跟着他上了山。这个男人是流浪汉,当时他正躺在路边,无意中看见经过的何君身上挂着的一块精美玉佩便心生歹意尾随而至。
  这玉佩是何君已过世的公公送给他妻子徐慧芝的定情信物。
  公公生前好赌,本来家产就败得差不多了,后来又患了重病。
  徐慧芝在老爷生病期间花了大量的银子请过很多大夫为他医治,可公公还是因为病情太重医治无效过世了。
  张家家底已掏空生活变得拮据,已拿不出其他有体面的东西,无奈之下徐慧芝才把玉佩作为见面礼送给了何君。
  何君吃完手中的拐枣一转身却看见一个穿着邋遢的流浪汉,狞笑着向自己靠近。何君莫名觉得有些恐慌:“你,你想干什么?”
  流浪汉朝前一步伸出手:“把你身上的玉佩解下来给我。”
  何君手捂上挂在腰间的玉佩,这可是婆婆给的见面礼怎么能随便给人呢,何君意识到现在情形危急遇到拦路抢劫的了。
  他连连摇头表示拒绝,流浪汉凶狠地说:“乖乖地交出来,不然我弄死你。”
  何君撒开腿就跑,流浪汉冲上来不由分说就抱往了何君威胁说:“告诉你,今天玉佩我要定了。”
  何君大惊失色顿时手忙脚乱起来,一只手紧紧地捂住玉佩,另外一只手想把流浪汉推开。
  流浪汉力气很大,他伸出手就想扯去他身上的玉佩。何君气得浑身发抖,对准流浪汉的脖子用指甲使劲地挖了下去。
  流浪汉痛得大叫一声推开何君,手一摸脖子全是鲜血。
  “去死吧你。”
  流浪汉怒气冲冲一脚踢上何君的肚子,这一脚力气之大将何君硬生生地踢下了山崖。流浪汉也没想到竟然把何君踢下了山,他随即冲到山崖边往下一看哪还见人影。
  “算了,死就死吧,只是可惜了那块玉佩。”
  流浪汉在山崖边站了片刻,然后拍拍屁股一摇一摆地走了。
  这何君飞快从山崖上坠下,在半山腰时被一株斜生的松树挡了一下缓冲了点下坠的速度,最后摔在崖底。
  何君的全身像散了架子似地疼,估计骨头都摔断了,这样摔下来却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何君凄惨地想,要死就让我死得痛快点,为何要这么折磨我?
  其实何君的脖子上戴着根红绳穿着的很小的银瓶,这里面装得是种液体,到底是什么何君也说不清楚。
  这还是在他十四岁那年碰到过一个疯疯癫癫的道长,那道长看到何君就满脸严肃:“你过几年会有一次大劫,碰到我算你有缘,我给你一宝物你挂于脖上不能拿开,等你有危险时你再把它打开喝下。”
  十四岁的何君听得模模煳煳不太懂,就见道长取出红绳圈着的银瓶套在了何君脖上,拍拍何君的肩膀就在他面前凭空消失了。
  何君被惊得半日不敢动,末了摸摸脖上的银瓶,才发现这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
  不过何君生性善良纯朴,既然是别人诚心诚意送自己的礼物那就好好保存吧。
 
 
第2章 重回一年前
  现在何君出事了有生命危险,他不是没想到这能救人的银瓶,只是想起自己的遭遇有点心灰意冷,没有再生存下去的意志,想到自己父母早亡,舅舅、舅妈、表哥、表嫂的冷眼谩骂……
  被舅妈像丢破烂似的硬让他嫁给张景文,而张景文似乎嫌恶自己而从不碰自己……
  何君模模煳煳地想着悲惨往事意识开始涣散。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何君身边落下一个人,何君被声响又拉回到现实,他看到身边躺着刚刚掉下来的竟是十四岁那年遇到的道长。
  道长似乎受了重伤此刻昏迷不醒。何君心忽然一动,自己就算不死肯定也是残疾成了个废人,况且已失去了生存下去的意志,倒不如将这灵药给这个道长,这也算物归原主、物尽其用了。
  何君用尽全身力气将脖子上的小银瓶取下打开,从道长嘴里倒了进去,等把银瓶液体倒完,何君就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这受重伤的道长原本是天上的神官,因犯了错被贬下凡,好不容易历经千辛万苦等到今天再次飞升上天,却不料被一魔头伺机施法破坏了他的飞升,他也因此受了重伤。
  片刻之后道长醒来,看到了已经昏死过去的何君还有他手上捏着的小银瓶,便已知事情经过。没想到最后救了自己的还是这个有两面之缘的少年。
  他把何君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便微微叹息摇了摇头,这少年终是难逃这一劫,既然跟他有缘道长也不会袖手旁观。
  道长念动口决并拉起何君的双手,就见何君的双手忽然金光闪闪但在一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这是道长不忍何君再受人欺压,而赐予了他一根大大的“金手指”。
  接着道长伸出手掌覆盖在何君的头上,不断从手心中传入一股力量进去。这次道长大发善心另外附赠了内容涵盖五花八门的“百科知识。”
  然后道长对着何君从头到脚施了一遍法术,最后大手一挥地上的何君就消失了。
  道长喃喃自语:“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以后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靠自己努力吧。”
  ……
  何君慢悠悠地醒来了,感觉之前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明明记得自己被浪浪汉推下了山崖已经奄奄一息,然后又遇到那个道长掉在自己身边,好像把小银瓶里的水都给道长喝了,后来自己就死了,现在怎么会在这个地方醒来?
  何君打量四周,自己睡在一张破旧的床上,屋里极其简陋,中间放着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在靠门的旁边有一个小灶,灶台上有几副碗筷。
  何君惊讶异常,现在他住的地方不是张家,而是未嫁入张家之前的舅舅家里。
  何君又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与原来的样子相差无几。
  ……这应该是回到了一年前十七岁的时候。
  何君被这一发现感到又震惊又欣慰。既然上天让他重生了一次,他再也不想活回以前那种炮灰状态。他要改变自己并积极地面对人生。
  而且这次重生他感觉自己变得自信勇敢了很多,还有脑子里忽然涌上无数的知识量,让他怀疑是因为重生让自己变得格外聪明起来。
  他小时候被舅舅郑辉送到村头私塾念过几年,后来舅妈苏红嫌贵,就说家里开支不起没让他再继续读下去。
  何君七岁的时候母亲就病故了,在他十岁时父亲有次上山砍柴不慎踩空摔死了,舅舅、舅妈赶紧来认领他说要抚养他。
  其实他俩可打着如意算盘呢,他们堂而皇之的把何君家里的细软首饰搜刮一空,再把他家几亩薄田给占了,最后还把他家的房子给卖了银子却收为己用。
  把何君家里的财产都清吞完之后,他们就露出了本来面目对何君就再无好脸色,动不动就喝斥辱骂他。
 
 
第3章 势利的舅舅一家人
  舅舅、舅妈在衣食住行上对何君非常的吝啬苛刻,何君就是在这样艰苦的寄人篱下的环境中长大。
  后来他表哥郑智晖娶了老婆周映秋,二人结婚多年未出,这可急坏了一家人。
  鹅湾村村民们最重视传宗接代人丁兴旺。这郑辉一家为人吝啬刻薄,特别是村民,见他们对何君的所作所为都颇有微词,因而对他们一家的印象就非常不好。
  这村民嘴巴可都够厉害的,说得难听的就是嘲笑他家里娶得“老母鸡”下不了蛋,生不了儿子要断子绝孙了。
  这日被周映秋无意中听到了,当即就哭哭啼啼地想回娘家,郑智晖心情虽也烦躁,可眼下还是忍下性子轻言细语地哄着。
  这苏红最是诡计多端的悍妇,她刚把饭菜烧好,听到儿媳妇哭泣的声音心里一烦,把菜往桌上重重一放:“号丧哪,有本事给我生个小崽子出来。哭有个屁用,他爹快过来吃饭。”
  周映秋听了婆婆一顿数落便不敢吱声,端起饭碗就低头吃起来。
  郑辉从菜地刚回走过来说:“何君今可睡了大半天了,也喊他出来吃饭。”
  苏红一听到何君的名字心里就膈应地很,便把儿媳不能生育的气都出在了何君头上,放下脸说:“把他养这么大,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天天就是吃白食,自从他来了,我们家都走霉运,他就是一个不吉利的人,怪不得那么小就把爹娘给克死了,这样的人早点打发出去,省得我看到心烦。”
  郑辉不言不语慢慢喝着口老酒,反正他家里一切事情都是苏红说了算,他只负责干活和点头就行。
  郑智晖一听没准老婆不能生,真是这不祥之人带的霉运便插嘴:“是啊,留着这一个软包有什么用,是早点打发出去好。”
  “我会安排好的。”苏红眼珠咕噜噜地转着,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把这小子顺理成章地送出去,而且能让别人不会闲言碎语,自己又不会吃亏。
  何君呆在房里半天,好不容易把发生的一切慢慢地消化掉,肚子却不其然的“咕咕”叫了起来,真是感到饿了。
  何君打开了门来到堂厅,看到舅舅一家享用着午餐,他硬着头皮,忍受着几人的冷眼坐在了桌上,轻轻喊了声:“舅舅、舅妈。”
  郑辉点点头:“君儿来了,以为你睡觉呢,就没叫你,吃饭吧。”
  郑辉毕竟是何君的亲娘舅,所以在明面上他对何君不冷也不热,在外人看来还过得去。
  何君拿起饭碗刚扒了一口饭,周映秋就说饱了,她受苏红影响,总认为这个何君克死父母现在又来克她了,对他心生厌恶便不愿与他同桌吃饭。
  苏红把筷子重重往桌上一放,借题发挥:“映秋你是我家的儿媳妇,是我们郑家正宗的家里人,你吃饭是天经地义的,倒是有些不知好歹的总赖在这里吃白食。”
  何君心里冒出了怒火,这苏红真不是东西,把何家的家产全部霸占之后,现在又想方设法地想把自己赶走,也罢,这屈辱的饭也吃不下去了。
  何君勐地站起:“我以后不会来吃了,我会自立,但是你把我家的房子田地都拿去了,你们把那个卖房子的钱归还给我。”
  苏红一听恼了,平时这闷不吭声的小子竟敢跟她算旧帐来了,声音顿时拔高了几度:“好个何君,敢情你是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了,我跟你舅舅好心好意把你接回家养着,这么多年吃喝拉撒伺候着你,哪样不花钱?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就张口向我们要钱,你有没有良心啊?”
 
 
第4章 巧遇
  何君没想到这苏红这么不要脸,再跟这么毫无底线的人胡搅蛮缠下去也没意思,何君不愿再做无为之争当即出了门,而郑辉始终沉默不语,没为何君说上半句话。
  何君心彻底地失望了,怎就有这样尖酸刻薄的亲戚,求人不如求己,我就不相信靠我何君一双手还不能够养活自己。
  何君朝村边的山林走去,现在自己身无分文,肚子还饿着,得去找一些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
  鹅湾村四面环山很封闭又偏,但山清水秀风景很美,又因这里靠南,气候非常宜人。
  何君来到了月鸣岭,现在正值九月,山上有几株金桂树,桂花挂满了枝头,整个山岭都弥漫着一股股沁人心脾的香气。
  何君脑子忽然涌出关于桂花的知识,桂花不光观赏价值高,还可以拿来制作桂花酒、桂花茶、桂花糕。
  每年这山上的桂花就这么白白地浪费了太可惜了。
  何君开始规划:等自己手上有钱了,再去置办些做糕的糯米粉、面粉、糖等就可以制作桂花糕了。
  原来的何君哪里知道有这么多的方法,反正眼睛一看到桂花,脑子里就会自动浮现桂花的知识,糕点地制作工艺等等。
  何君觉得自己似乎变聪明了,而且知识也变得渊博起来,他全然不知是道长施了法术,还以为死后重生人也随之脱胎换骨了。
  不过可以采一些回家制作桂花茶,现在自己连买茶叶的钱都没有,况且桂花茶也不需要放什么直接晾晒就可以了。
  何君把外衣一脱做成个布兜挺费力地爬上了桂花树,没一会儿就摘了鼓鼓囊囊的一大包桂花。
  何君一只手拎着大兜,另一只小心地攀着树杆慢慢往下滑,哪知前不久刚下了一场雨,树杆有些打滑,何君脚一下没踩稳整个人从树上栽了下来。
  “哎呀。”何君大叫一声心思这下惨了,却没想到一个人刚好经过树下,看见有人从树上掉下来,飞快地跑过去接住了何君。
  何君本以为会屁股摔开花,却不曾想被一个人接到了怀里。
  何君惊魂不定,抬头看到救他的人时却呆住了,这救他的人正是他重生前的夫君张景文。
  何君懊恼死了,怎么会在他这么尴尬的状态下第一次见面。枉他还幻想过很多浪漫的见面方式。
  “喂,你没事吧。”
  张景文看何君傻愣愣的以为他吓蒙了。
  “啊,没事,谢谢你救了我。”
  何君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从张景文的身上下来,脸色红红的。
  “下次别爬这么高,要不是我赶着去煤窑挖煤要经过这条道,不然你这么高摔下来会很危险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