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回家当了首领之后【综漫】──观浅

时间:2021-06-11 01:25:31  作者:观浅

 

  五十岚凛,一名咒术高专的普通学生,有一天被来自横滨的黑心大夫找上门,说他是港口Mafia的首领继承人。
  五十岚凛:“你把我从购买限量发售的游戏队伍中拉出来,就为了说这个?我绝对不会去当什么首领的!”
  一天后,面对来自白毛咒术师老师和丸子头袈裟男的猛烈追求,甚至还有位天与暴君自荐被养。
  五十岚凛果断退学,拨通黑心大夫的电话:“我回来继承家业来得及吗?”
  以为自己首领之位稳当当的某医生:“……”
  一年后。
  五十岚凛左绷带精右帽子君,当年的黑心医生站在后面当秘书,还附赠一个小萝莉。
  秘书一本正经地汇报:“BOSS,现在的港口Mafia势力地位已经覆盖完整个关东地区,正在向关西地区延伸,尾崎干部刚刚开拓完意大利的分部……”
  五十岚凛长长叹了口气,将文件丢回给秘书:“怎么发展得这么快?”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当了首领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冒出来说喜欢他,甚至身边的左膀右臂最近也开始明里暗里对他献殷勤……
  五十岚凛:“真的,一开始其实我不想当首领的。”
  至今没能取而代之的秘书:“…………”
  隔壁秃头四年社畜首领宰:“人话?”
  阅前提示:
  1.突然的脑洞摸鱼,封面是主角;
  2.试着自己能有多沙雕x如果引起不适请及时退出,正文无cp,番外也不一定有;
  3.ooc肯定有,荣耀属于原作;
  4.祝阅读愉快w!
 
 
第一章 
  五十岚凛永远忘不了那一天。
  从那一天起,他平静的咒术师生活被一颗陨石砸中,生活的河流被迫改道而行。
  “您把我叫出来是为了这件事吗?”
  五十岚凛摘下一只耳机,抬头看向面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双眼划过一丝不耐烦。
  五十岚凛对于这位先生刚刚的自我介绍记得清清楚楚,可后面的那句话,让他忍不住挑了挑眉。
  “这位森鸥外先生,如果您没有遇到什么其他的麻烦,我还有事。”
  森鸥外熟练地勾起能让人轻易放下心防的笑容。
  他将手攥成拳抵在下巴上,还郑重地咳了咳。
  “正是为了此事,五十岚君。你是横滨的港口Mafia现任首领的唯一血脉,从血缘关系上来说,你是首领姐姐的外孙。”
  “因此,你是下任的首领继承人。”
  他皱了下眉,并不相信森鸥外说的话。
  五十岚凛草草捋了把头发,重新将耳机戴了回去:“这位大叔,你知道购买限量发售的游戏队伍中每一个前排位置有多宝贵吗?”
  他指了指已经排成一眼看不见长龙的队伍,气得声音都拔高了些:“等我重新排到,游戏早就卖完了好吗?那可是限量发售的格斗游戏《漆黑的神明在俯视你》啊!”
  森鸥外:“……”
  这个名字真的是格斗游戏吗?确定不是中二病集合拯救世界的故事吗?
  仿佛看出来森鸥外在想什么,五十岚凛更炸了:“这可是今年最流行的游戏!”
  森鸥外的嘴角抽了抽。
  他觉得自己不太懂现在年轻人流行的东西了……但这并不妨碍森鸥外试探五十岚凛。
  森鸥外叹了口气,说:“五十岚君是自愿跟着我出来的,我还以为是因为对我有一点信任。”
  五十岚凛瞥了一眼森鸥外,像是在看神经病:“你是哪位啊?我只是以为你需要我帮忙。”
  “就算我真的是什么首领继承人好了,我也不想当。”
  五十岚凛挥了挥手,就要从森鸥外身边走过去。森鸥外站在阴影里,看似无意地收回手,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五十岚凛,十八岁,目前在咒术高专就读三年级,是一名一级咒术师。祓除咒灵从未失败,甚至曾亲手祓除过一只特级咒灵。”
  五十岚凛脚步一滞,有些惊讶地回头。
  “你知道我是咒术师?”
  可是留着青色胡茬、穿着发旧白大褂的森鸥外看起来还是很像招摇撞骗的人。
  他盯着森鸥外:“……你真的是Mafia?”
  “并不是所有的Mafia都要长得凶神恶煞的,”森鸥外从提着的公文包中取出一沓资料,递给五十岚凛,“不如翻开看看?”
  五十岚凛狐疑地看他一眼,还是接了过来,翻开资料。
  所有这些资料上都在想方设法证明一件事——五十岚凛和那个港口Mafia的首领确实有血缘关系。
  五十岚凛虽只是一级咒术师,但有着特级的实力,想要获得他的血液并不简单。可就在前两天出任务的时候,一个特级咒灵突然出现,五十岚凛见了点血。
  原来,在那个时候就盯上自己了。
  他歪了歪头:“就算他是我的亲人又怎么样?”
  “你不是骗子,刚刚我误会你了。”
  五十岚凛接着说:“但是我绝对不会去当什么首领的,再见。”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什么Mafia扯上关系,身边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五十岚君真的要拒绝的话,”森鸥外含笑向他发出邀请,“最起码回横滨和我一起去看一下首领吧?”
  为了达成上位的目的,森鸥外不会放过任何有资格继承首领之位的人。
  五十岚凛慢吞吞地掀起自己的眼皮,从喉咙中发出一声:“嗯?”
  森鸥外特地补了一句:
  “这真是遗憾,首领毕竟是五十岚君现在唯一的亲人了。”
  不过这样也好,五十岚凛对当首领没有兴趣。接下来他只需要将五十岚凛骗到横滨去……
  五十岚凛听到这句话后,那双黑色的眼睛就这么望了过来。
  他漫不经心地说:“你知道我是咒术师吧。”
  森鸥外当然知道,他点点头。
  随即他的瞳孔瞬间紧缩,因为——
  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了一把长刀,刀尖冒着寒光,离他的眼珠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如果那长刀再往前一寸,毫无疑问的是,森鸥外的双眼会被刺瞎。
  握着长刀的五十岚凛悠闲地站在不远处。
  可在此之前,五十岚凛明明还站在巷口,离森鸥外至少有六七米。
  也就是说,他刚刚在一秒之内移动了最起码五米,并且在森鸥外未察觉的情况下,行云流水地完成了出刀拔刀?他的刀又是从哪里来的?而且森鸥外曾经经历过战场,对这类气息分外敏感。
  森鸥外听见少年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小巷响起,清澈又凛冽。
  “别试图用这个来要挟我。”
  -
  “十八岁生日快乐,凛。”
  五十岚凛闻声抬头,夏油杰正靠在门口。
  今天他还是穿着那身袈裟,风尘仆仆的样子,不知道刚从哪个地方赶回来。
  夏油杰是他的游戏发烧友,两人一起熬夜通关的游戏数不胜数。
  五十岚凛懒懒地靠在沙发上:“我生日已经过去好多天了,不过还是谢谢。”
  他的生日是在高专过的,五十岚凛那天差点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兴奋起来的五条悟给闹腾死。
  夏油杰轻笑:“你过两天就又要出差了吧?”
  提到这个,五十岚凛有点丧气:“后天就走了。”
  今天本来要买的游戏也是打算拿来和夏油杰一起好好研究的,结果天不遂人愿,冒出个碍事的白大褂。
  在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左边的口袋取出钥匙,将其放在桌上,往夏油杰的方向推了一下。
  夏油杰一脸疑惑。
  五十岚凛侧过脸去,解释:“你上次给了我你家的钥匙,这是交换,反正你去过那里知道地址。”
  五十岚凛在东京总共只有两处房产,一处给了别人住,一处拿来当自己打游戏的地盘。没办法,咒术高专的网速实在是太慢了。这次他给夏油杰的,便是他平时会去打游戏的那间房子。
  最近他似乎听到一点风声。夏油杰在计划着什么,引起了那群咒术界老头的注意。接下来估计就要派出五条老师,五条老师一来,夏油杰不管什么行动都会变得艰难。
  ……他只是在给夏油杰准备一条退路而已,最起码咒术界没人会知道五十岚凛和夏油杰暗中来往。
  五十岚凛伸出一根手指,偷偷地又推了一下钥匙。
  夏油杰嘴角的弧度往上提了些。
  “要是被那些人知道你和我这个诅咒师扯上关系,你会被当做叛徒抓起来吧?”
  五十岚凛切了一声:“他们抓不住我的。”
  如果五十岚凛真的在意这些,就不会在夏油杰十年前已经叛逃高专后,还继续与他来往。
  夏油杰过了半晌才撇开了眼。
  夏油杰有些遗憾五十岚凛没有站在自己这边,不过幸好,五十岚凛从来也没有动过说服夏油杰的心思。
  这样也好,夏油杰想。
  思绪被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打断,夏油杰收起笑容。
  “受伤了?硝子没给你治疗吗?”
  五十岚凛啊了一声,才注意到自己卫衣下方隐隐透出点红。
  他揉揉太阳穴,和夏油杰说:“我前两天回来的时候,家入小姐刚好在忙,我想想也不严重,等它自己愈合就好了。”
  伤口大概是在刚刚他动手的时候裂开了。
  夏油杰走了出去,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医药箱,放在五十岚凛眼前。
  夏油杰相当自然地说出接下来的话:
  “还不脱衣服吗?”
  ……
  ……?!
  五十岚凛瞪大眼睛,下意识地重复一遍:“脱衣服?”
  夏油杰乐了:“不然还要我帮你吗?”
  他的手指灵巧地打开医药箱的开关。
  现在他的伤口确实需要重新包扎,可是五十岚凛能自己来。
  他说:“我——”
  夏油杰慢条斯理地取出绷带和纱布。
  “看来真的是要我帮你脱了。”他叹息般地说道。
  ……反正都是男生,也没关系。五十岚凛勉强忽视心中的怪异感。
  他硬着头皮,双手慢慢地卷起卫衣下摆,露出自己的腹部。常年的战斗让他保持着相当好的身材,小腹线条流畅结实。
  夏油杰解下染了鲜血的绷带,凑近看了眼,那道伤口横陈在五十岚凛的整个腹部,狰狞得像一道山谷。。
  五十岚凛知道他在看什么,有些僵硬:“没那么严重。”
  不然他还是会让家入硝子给自己治疗的。
  夏油杰没说话。
  他帮五十岚凛的伤口消毒,重新上药,固定好纱布和绷带。手指时不时地拂过五十岚凛腹部的肌肤,轻得像是柔软的羽毛蹭了一下。
  五十岚凛不知道看哪里才好,又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别扭。想到这里,他索性挺直身体,低头看夏油杰,可只看得到他的眼睫毛,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夏油杰就在此时抬起头,想对他说些什么,却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五十岚凛漆黑的眼。
  沉默在空气之中弥漫开来。
  打破凝滞氛围的,是五十岚凛放在裤袋里的手机。
  五十岚凛猛地回神。
  手机还在震动,停了一下后又继续。
  “啊,”五十岚凛掏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名字,没有马上接通,“可……可能上面临时……有任务。”
  夏油杰笑着点点头:“那就下次再见。”
  他顿了顿,只是这么一瞬,五十岚凛就匆匆跑了出去,没听到夏油杰的下一句话。
  “下次试试看吧?”
  五十岚凛脑子一片空白。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至少跑出了两条街。
  ……太逊了,这样跑掉。就好像是夏油杰会对他做什么事一样。
  五十岚凛摇摇头,试图将刚刚的一幕甩出脑子里。
  这个时候,他才打开手机,手机仍在震动,屏幕上写着四个字。
  五条老师。
  五十岚凛按下了接通。
  还没等他说什么,五条悟的声音就传来:“怎么凛过了这么久才接电话!难道刚刚又在打游戏吗?下次就算打游戏也要记得接五条老师的电话——”
  五十岚凛打断了五条悟的唠叨。五条悟不提还好,一提他便想到自己的限量版游戏。
  他垂下眼,低低地说:
  “老师,我今天没买到。”
  电话那头,五条悟立即开口:“今天没买到吗?没关系哦凛,叫什么名字,我去给你买一百个!交给五条老师就行啦!”
  五十岚凛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他一把抓住耳机线:“《漆黑的神明俯视你!》”
  五条悟:“…………”
  作者有话要说:开文啦!有一些事情要说一下orz
  更新动力是评论w评论和灌溉有助于帮作者提高写作速度!
  下面的是预收QAQ
  《白月光皆是我马甲》→指路作者专栏收藏w!
  五十岚枫曾经玩过一款角色扮演游戏。
  在当过津岛家体弱多病的继承人、咒术界最强的竹马、爱因兹贝伦唯一的男性人造人、诅咒之王的挚友后,面临期末考试的五十岚枫,为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决定卸载游戏。
  然而就在期末考试结束的那天,五十岚枫发现,他曾经扮演过的那些马甲都在现实世界中存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