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一去渡沧海【完结】──穆衍

时间:2021-06-10 14:13:02  作者:穆衍

   

第1章 
  1
  周养素挨艹之前去洗澡,顺便给自己做了润滑,上床后秦统伸手一捅,摸到一手潮湿,当场挑眉冷笑:“还挺有经验?”
  周养素懒洋洋地说:“我操过人,男的女的都有,没挨过操,后头这是第一次。您阅人无数,操进来不就知道了?”
  2
  周养素打秦统肩头那枪是在床上开的
  因为秦统艹得他不爽
  3
  周养素挨了一顿鞭子后没法挨操,秦统又不想憋着,回后院找戏子,正要提枪上阵,窗外飞来一柄小刀,钉在戏子腿边。
  周养素翻进来笑着问他:“将军不想试试我的口活?”
  秦统:“你会?”
  周养素:“这倒没学过。”
  他走过去脱了上衣往床边一跪,满身鞭痕又野又漂亮,眼睛也亮,像头狩猎的狼,指着自己喉咙对秦统说:“将军只管往里捅,含不住我自己去刑堂找罚。就讨将军一句话,您喜欢操条狗,还是喜欢把春帮的掌权人当狗操?”
  秦统看了他一会儿,拔枪上膛,抵在他唇边,淡淡道:“舔。”
  4
  秦统从外国佬手里买了一船消炎药,停在自家的暗港中,准备留下一半,剩下一半待价而沽。
  这船药在三天后不翼而飞,秦统勃然大怒,下令把接触过此事的人关进地牢审讯,周养素也在其中。
  宪兵队逮捕周养素时他刚挨完一顿操,裹着秦统的军装外套坐在床边,听了宪兵队的来意,转头问秦统:“是之前我在将军房中放窃听器,想要窃听位置的那艘船?”
  秦统“嗯”了一声,伸手捏了捏周养素湿漉漉的后颈,漫不经心地吩咐宪兵队:“这狗崽子养不熟,先给他上一套规矩认认主。”
  周养素后颈上有一排还在渗血的齿痕,被秦统一揉舌尖抵着牙关倒吸了一口凉气,还带着笑:“行,我去地牢走一遭,给自己洗个嫌疑。这两天劳烦将军忍一忍,别乱操,摸到您后院杀人还挺麻烦的。”
  5
  一套规矩上完周养素被吊在水牢中,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皮,肋骨断了两根,腋下和脚心被棍棒抽得青紫肿胀,秦统到地牢里来看他,兜头一瓢冰水浇到周养素脸上。
  秦统:“周养素。”
  周养素咳了两声,睁眼见是秦统,又笑了开:“将军赏了我一顿鞭子,现在是不是该喂根肉骨头了?”
  秦统:“宪兵队查出失踪的药在春帮,船在你名下的港口。我给你两个选择,招供,或者再走一遍规矩。养好伤把东西给我拿回来,这件事就算过了。”
  周养素有些为难:“没做过,编不出来。您看我这模样,再受一遍宪兵队的规矩怕是熬不过去,换您房中的规矩行吗?”
  6
  秦统房中的规矩:屁股里外都捣烂了抽肿了,灌一肚子姜汁,用两寸粗的角先生堵了,含着口枷在木马上晾两天。
  7
  周养素借了秦统的势从春帮挖走一批人,在秦统地盘上开了一家夜总会,名唤小碧天,黄赌毒一应俱全,短短数月就吞下了周遭同行,一跃成为江盈城中最红火的销金窟。
  被周养素夺了场子的人找上他讨说法,受了一顿奚落,灰头土脸地落荒而逃,尤不服气,干脆联袂登了秦统的门,请秦大帅为他们讨个公道。
  秦统送走这些人,把躲在窗外听了全程的周养素拉进来,周养素看了看他面上的笑意,痛快道:“您看上什么尽管开口,只要我有,必双手奉上。”
  “我看上一个小碧天的歌女……”秦统贴在周养素耳边说,“表演的台子,今晚十点半,我要在那上面操你。”
  秦统说:“把灯都开亮了,至于底下有没有客人看着,就靠宝贝儿本事了,能劝走的我不拦,劝不走的……”
  周养素眉眼一弯:“全凭您做主。”
  他凑上去抓起秦统的手塞进自己衣领,不动声色地顺走了秦统的枪,脸上是笑意吟吟的模样:“我是您的狗嘛。”
  8
  “春帮和秦大帅起了争执,周养素做个掮客,请两家人在小碧天中谈一谈,需得清场,今夜免单。因是临时决定,打扰诸位雅兴,请多担待,改日周养素登门赔礼道歉。”
  9
  到晚上十点半时,小碧天中只剩秦统的安保卫队。
  秦统坐在舞台前排,抬手招周养素过来,在他脸上轻轻一抽,骂道:“狗仗人势的玩意。”
  周养素:“是将军疼我。”
  他把枪还给秦统,坐在他腿上就要解秦统的腰带:“您要教训我吗?我给您留了卫队,不累您动手。”
  秦统按住周养素乱摸的手,对卫队说:“门外守着。”
  秦统:“你想让我和春帮谈什么?”
  周养素:“我剁了周养朴两条腿,我爹就剩我这么一个成器的儿子了,您帮我说和说和,给我爹个台阶下,让他把我认回家门。”
  周养素:“从此我握了枪,有了势,就是将军在人前操我,他们也得蒙了眼睛捂了耳朵,不敢看也不敢听。”
  10
  舞台上的灯全开了,照得人浑身发热。
  秦统应了周养素的请求,叫他赤裸着在灯光下跪了两个多小时,才衣冠楚楚地去而复返。
  秦统:“周见深让你三日后在家门口负荆请罪,我做见证人。”
  有秦统说和,周见深不可能不同意,但让秦大帅做见证人可不一般,有他出面,从此周养素接手春帮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周养素:“将军是真疼我。”
  他大大方方地爬到秦统脚边,他被灯光烤出了一身汗,一动汗珠就顺着漂亮结实的皮肉滚入两瓣臀肉间。
  秦统:“宝贝儿记得信守承诺。”
  周养素咬开秦统的腰带,齿间含着腰带上的铆钉,请求他:“干死我,求您今晚干死我,把我操成您的狗,您的婊子,叫我一想到背叛将军,就畏惧得浑身发抖。”
  他问道:“您喜欢电影吗?那有一台摄像机。”
  11
  周养素哆哆嗦嗦地伏在秦统身下,秦统把他的脸按在摄像机镜头上,周养素被操得眼角泛红,泪珠一颗颗往下滚,可惜黑白胶卷洗不出这点旖旎艳色。
 
 
第2章 
  12
  周养素成为春帮掌权人后,整整一个月没踏入过秦统家门,秦统派人一打听,发现他正忙着给春帮发展新生意:
  走私鸦片,买卖人口,侵吞为饥民募捐的善款,到手的现银全都挥霍出去筹建公馆。
  13
  秦统登门,拔枪指着周养素,怒道:“你知不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你还有没有做人的底线?”
  周养素慢条斯理地问:“您生气了?可我就是个坏透了的渣滓啊,您不知道吗?”
  他看着秦统笑:“您登门来训狗,可是如果狗不愿意再被您训呢?”
  周养素毫无征兆地一脚踹在秦统脚踝上,将他踝关节踹得脱了臼,上前薅起秦统的头往墙上磕去。
  只是忌惮秦统的势力,劲道先卸下去一半。
  秦统猝不及防中了一击,定下神来,屈肘撞在周养素小腹上,趁他吃痛力道又卸去三分的时候用胳膊架住他,与他角力片刻,强行回过身,提膝往周养素下身重重一顶。
  周养素不由放开了手,跌倒在地,蜷缩起来,急促地喘息着,却听到秦统那边传来子弹上膛的声响。
  秦统坐下去,单手把脱臼的脚踝掰回来,眉心显出折痕,半晌后哑然失笑:“你说你这回是欠打?还是欠操?”
  周养素把护住脑袋的胳膊拿开,睫上挂着汗珠,说:“您教我怎么把春帮发展成大帅的卫军这样的庞然大物,周养素任打任骂任操。”
  14
  秦统:“第一条,握不在手中的,毁了也不可惜。”
  他弯腰用枪拍了拍周养素的脸颊:“我能把你扶上春帮掌权人的位置,也能把你换下来。”
  周养素眼睛里闪着与平常不一样的光:“您是要我的命。”
  秦统觉得周养素漂亮极了,他原本准备打断周养素的两条腿,往脖子上套个项圈牵出去见人,再锁在床上操他两个月,板一板他这一身臭毛病,但现在他改了主意。
  秦统说:“我给你两个月时间,白天整顿春帮,晚上到我这里来受罚。我满意了,不动你。”
  他枪口下移,拨弄了一下周养素的性器,那玩意刚受了一记膝撞,正在剧痛中,尤为敏感,周养素咬着牙,没发出什么不堪的声音。
  秦统:“我会给你戴上贞操带,把前后两个眼儿都堵死了,叫你做事时记着你是谁的狗。是我太放纵你了,居然让你生出违背我的勇气。”
  秦统:“你有需求,滚过来跪下求我。”
  周养素:“谢谢将军还愿意训我。”
  他强撑着起身,脱了衣服,伏在桌上,捏着两瓣臀肉左右分开,露出肉穴,有一段时间没挨过操,颜色又浅了。
  秦统随手把枪捅了进去,没有润滑,周养素的腿根痛得痉挛。
  秦统笑道:“宝贝儿忍住了,别出声。”
  15
  枪口抵在周养素的前列腺上,他眼神朦胧,性器胀得猩红,马眼成股地淌着水,桌上地上都有凝固的精斑,不知已经射了几次,呻吟声被捅得稀碎,带着一点哭腔,整个人向前方爬去,试图避开秦统的掌控,唯独双手还牢牢地捏着臀瓣分开。几分钟后又无力地瘫软在桌上,性器前端颤颤巍巍地流出了淡黄色的尿液。
  秦统仍旧在不紧不慢地蹂躏枪口下那块嫩肉,直到周养素回过神来,重新伸手掰开臀缝,才抽出枪操进已经被捅松了的肉穴,赞许地抽了他一巴掌:“好狗。”
 
 
第3章 
  16
  春帮起家依靠的是走私生意,枪械、鸦片、洋药和人丁,凡是能赚快钱的、一本万利的生意都做,瘾头上来,家中老娘照卖不误,周见深能把持春帮三十余年,自然是其中的佼佼者。
  周养素生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得竟还不算太歪:他认认真真地上过学堂,读过军校,学的是政治与医学,临毕业前还到日本做了一年交换生,精通英法德日俄五门语言,能带兵会做生意,除了道德实在浅薄,也算是个难得的人才。
  秦统当初把这条落魄的丧家之犬捡回去的时候还考虑过是否把他培养做自己的副手,可惜周养素一心想夺得春帮,志不在此,只能作罢。
  17
  驯恶犬不能吝惜棍棒,把他揍得怕了,就知道摇尾乞怜,这时候再抛给他肉骨头,就知道应该讨好主人,把柔软的肚皮露出了请求抚摸,但要时刻提防着被反咬一口。
  因为恶犬咬人是本能。
  18
  除夕前两天,周养素去给秦统拜年,偷偷钻到他怀里求饶:“难得一年岁尽,四处都锣鼓喧天的热闹,就我一个酒不敢喝,肉也不敢吃,您怜惜怜惜我,准我解开贞操带两天好吗?”
  周养素是什么人?小周爷三个字抛出去,能把剁了兄弟家老娘剁了做下酒菜的恶徒吓得尿裤裆,在别人怀里示弱撒娇还是头一遭,秦统当场就松了口。
  他给周养素打开贞操带上的锁,抽出被体温捂热的器具,钥匙丢到桌上时当啷一声,周养素腿一软,下意识地跪了下去。
  秦统低头看他,捕捉到了周养素脸上闪过的惊愕和愤怒,但转眼又笑了开:“您驯了条好狗。”
  周养素:“请问我能去解手吗?”
  19
  周见深虽然从春帮掌权人的位置退了下来,但按辈分算仍是秦统长辈,他理当登门拜访,然而周见深退得并不体面,又受了重伤,不愿见客,只叫周养素代为招待。
  周养素送秦统离开的路上碰到了周养朴,周养朴坐在轮椅上,一身阴狠气,见到周养素,前仇旧恨涌上心头,扑上来口不择言地骂道:“你这贱种!和你那下三滥母亲一样有个女人的逼,怎么还没被人操大肚子?”
  秦统避开周养朴,叫他扑到了地上,闻言微怔,周养素不耐烦地捏了捏鼻梁,掏枪上膛,扬手一击,子弹贯穿周养朴脸颊,从左腮穿到右腮,打烂了半截舌头,烫得他像三伏天的家犬一样张口哈气,涎液胃液一道吐出来,满地狼藉,气味可观。
  秦统微微皱眉,听周养素笑道:“我在咱爹面前发过毒誓,杀你要受天打雷劈,除夕夜见点血,喜庆,祝哥哥红红火火,长命百岁。”
  20
  年初一周养素受邀来秦统府上赴宴,宴后秦统留下他,问道:“周养朴说的是真是假?”
  周养素不露声色:“我这浑身上下也就两个能捅的穴,您操我也有个几十次了,真有个女人的逼,您能看不见?”
  秦统坐在主位上,抬手把周养素招过来,叫他坐到自己身边,若有若无地摩挲他的腰:“年前他把你送来做卧底,抓的是什么把柄?”
  周养素迟疑片刻,说:“我母亲是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做过一阵妓子,被父亲买下。”
  秦统不置可否地唤了他一声:“小周爷。”
  周养素道:“您抬举我,可不敢当,周养素在大帅面前就是个陪睡的小玩意罢了。”
  秦统捏了捏周养素腰上的肉,嫌硬得硌手,推了他一下叫他起身:“过年呢,我不作弄你,等年后好好查一查,就算抵了上次受罚的事。改日你上门来,把贞操带锁到柜里去。小周爷看这处置怎么样?”
  周养素自知避不开,痛快应道:“您说了算。”
  21
  金属制的扩阴器带着一股寒意,捅进肉穴时生出黏腻水声,周养素被冰得打了个哆嗦,身上手铐脚镣哗啦啦地响,小声抱怨说:“凉。”
  秦统皱着眉把扩阴器抽出来,放在火上烤了烤,用指腹试了下温度,重新消过毒,抹上香膏,插入一指深便停下,转动螺丝张开“鸭嘴”,拿了电筒向里照看。
  周养素双手被拷在床头,脚踝上拴着两根铁链,另一头吊在高处,叫膝盖屈起向左右打开,腰下垫着床被,身上毫无遮拦,是任凭玩弄无力反抗的模样,被撑开时低声呻吟着,连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