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十点半熄灯【完结】──狭骨

时间:2021-06-10 14:11:49  作者:狭骨

   

第1章 
  (一)
  晚上九点半,宿管敲响了307的房门,进行查寝。
  门缝亮着,门却锁着。不耐烦的敲门声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宿管清了清嗓子,正习惯性准备往里面喊几声,门开了。
  开门的男高中生很高,接近一米九,肩也很宽,是骨骼长得很好,发育得很健壮的样貌。
  他不戴眼镜的脸显得更加白净,除了耳朵。应该是刚洗完澡,或是洗到一半出来的,周身带着水汽,黑发和露出来的皮肤都挂着水珠,都还是湿的。身上随便套了一件宽松的深色短袖,隐隐约约贴着下腹的腹肌。就这么坦然地看着站在门口早就失去耐心的宿管。
  宿管对他很是眼熟,不仅是相貌出众。
  每年情人节,总有对面楼的女同学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各种包装精美的小礼品袋放在男生宿舍楼下的宿管室门口,等着这栋楼里的男生接收,写着他名字的最多。
  但毕竟已经在复兴一中当了快二十年的宿管了,宿管见过的血气方刚的男高中生比吃过的盐还多。无论多帅,多受年轻女生们的推崇,在她面前都是需要严格遵守宿舍规定,保持卫生,每晚九点半准时出现在宿舍报道的乳臭未干学生。
  “307都在。”
  宿管瞥了他一眼,置若罔闻地低头在表格上,写着眼前男生名字的空格下打了个勾,继而,铅笔笔尖转向了旁边的另外一个名字。
  “程野呢。”宿管抬头,往里面空空荡荡的宿舍看了一眼,质疑道:“人呢,在不在宿舍。”
  “在浴室。”男生回答她。
  如果有比每晚查寝,307基本都要在敲门后过半分钟才开门更让宿管费解的,大概是每周五天,307至少有一天,两人都准时呆在了宿舍,但这个叫程野的男生,不是在浴室,就是窝在下铺被子里早早睡了,露出半个脑袋,闷闷地唔一声,算是报道了。
  确实听得到淅沥水声,宿管不便往里看,习以为常地提高音量:“307下铺,出个声。”
  她没注意到说完这句眼前的男生眼色变了变,随即转头看向了浴室的方向,似乎在担心什么。
  幸好没过几秒,浴室里悠悠飘出一个声音,像没睡醒一样,尾音拖得老长,“诶,在呢——”
  宿管应了一声,终于也在写着程野名字的地方打了个勾。
  “你叮嘱他一声,天热,洗澡也别洗太久了。”宿管嘀咕着,“这声音听着,和缺氧了似的。”
  站在门口的男生勉力忍着笑,正色点了点头,“嗯,我转告他。”
  宿管转身正要走,又想起什么,一句“欸对了,周末记得搞卫生,周一上来要检查的”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男生像是等不及了似的,已经礼貌地和她道了再见,关上了房间的门。
  (二)
  门一关,顾昭立刻变了一张脸。
  他深吸一口气,抬手脱了上衣和睡裤,顺手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开了冷风,调了一个适宜的温度,随后拧开浴室把手,走进了尚未散去的浓浓雾气里。
  程野身上一丝不挂,还坐在马桶盖上,仰口靠着些许褪色的白色瓷砖大口喘着气,胸口剧烈起伏着,颊上是浓重的属于高潮余韵的红。
  顾昭的眼神在水雾中显得暧昧不清,他始终盯着程野,一步一步走过去,停在他身边。忽而俯身,伸手轻轻扣住他的后脑,和他接了一个绵长的湿吻,加深了程野的轻微缺氧。
  “到我了。”他温柔地拉着程野的手去触碰自己腿间粗大的性器,贴着他的嘴唇,低沉地哄骗,“乖,帮我弄出来。”
  要在平时程野肯定得骂他,但他前不久刚射完,被顾昭亲得弄得骨头都麻了,说句话都费劲。
  程野是很硬朗的长相,眉目俊朗,他抬眼狠狠瞪了顾昭一眼,看在顾昭眼里却像是一种有气无力的娇嗔,逗得顾昭笑了笑,又让程野觉得神魂颠倒。
  他握着顾昭那根他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双手没什么力气地上下套弄着,他已经使劲了,对顾昭而言却像种隔靴搔痒的撩拨。顾昭克制着舔了一会儿他嘴唇的轮廓,索性一把把他抱了起来,抵在了冰冷的墙面上。
  程野喉咙里唔了声,不知是因为接触到瓷砖的凉意,还是和顾昭肉体相贴的火热,总之脑袋迷迷糊糊地,只会被顾昭教唆着按着手帮他听话地撸。
  他们其实不常这么做,学校的课业很多,尤其顾昭还是高三。一般只在两人作业都早早写完的情况下,才会一起心照不宣地滚进被子或浴室里。
  然而明天是周五,放学后顾昭要做学校大巴和集训的团队一起参加推优生夏令营。
  程野原本今天刚测完一千,本来就没什么力气,但见他写完作业,顾昭还是不管不顾就把他拎了起来,推进浴室里脱了衣服,说什么都要和他最后来一次。程野下午一千米刚跑了第一,在学校校队也是当仁不让的大前锋,但在逼仄窄小的浴室被顾昭浓烈且强势地吻着嘴唇和脖子,很快就变得任人摆布,像一朵软绵绵的云,用力一掐就变成一滩水,只能死死抱着顾昭才不至于虚脱倒地。
  最后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已经射过一次了,又被顾昭摸出了反应。
  第二次射完他都有点失神了,潜意识警醒着自己闭嘴,这里是宿舍,隔壁很可能会听见,开口却忍不住呻吟出声。程野觉得自己叫得好难听,真的像在抑制不住地发情,羞耻地想死。顾昭却始终把他用力圈抱在怀里,兜着他的腰,不让他掉下,像是一个耐心的家长,用温和的力道帮他撸动茎身,亲着他早就闭不上,只能像狼狈的小狗一样张口喘气的嘴唇,一遍遍地问他舒服吗,比平时给他讲题的时候还要温柔。
  程野不记得顾昭是怎么帮他清洗身体的,只感觉到离开浴室的时候自己连头发都是干爽的,房间里早就开好了空调,等待他们的是一片舒适的清凉。
  程野舒服得只想倒头就睡,也没力气去思考自己是怎么躺到床上,被人细心地盖好被子的了。
  睡着前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是顾昭抱着他的腰,从后面亲他的耳朵,说宝,明天要走了,会不会想我。
  程野说不出想你干嘛,你也不会想我啊,太长了,他没力气。但顾昭似乎是不得到答案不罢休了,两只抱在他腰间的手又开始不老实。
  明天还得早起上课呢,程野立马投降了,含糊地嗯了几声,蹭着顾昭的脑袋点了点头。
  他似乎听见顾昭满意地轻轻笑了,然后又叫他宝,说了好多程野困到听不清的话。
  程野没去多想,放任自己彻底睡了过去。他好像一下子掉进了一个很深很黑的洞穴,耳边顾昭好听的声音瞬间断了线。
  应该是累出幻听了,顾昭不会这么叫我,也不会要求我一定要想他。
  睡着的前一刻,程野这样想。毕竟我们只是住在一间宿舍的炮友,又不是真的情侣。
 
 
第2章 
  (三)
  程野和顾昭成为炮友——准确来说算不上炮友,他们一直没有真正做到最后一步。
  总之,他们开始这段并不光明磊落的关系,是在去年,程野转学来到复兴一中的那个夏天。
  他性格一向随性开朗,开学前一天,去教导处领完材料,顺道拐去操场和一帮男生打了一下午篮球,就已经结识了一帮勾肩搭背的哥们。
  傍晚时分,远处的天空正烧得浓郁,蓝色与橘色两种颜色交汇在一起。
  程野满身满头的汗,嘴里叼着根牛奶棒冰,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往男生宿舍走。
  宿管打电话确认完情况,翻出一把307的钥匙给他,问他需不需要找人帮忙来搬行李。程野豪迈地挥挥手,含着棒冰含糊地说不用,他一个一米八的大小伙子还搞不定区区一个行李箱吗。
  程野正和宿管有一搭没一搭地唠着,宿管瞥见他身后走过一个身影,“诶——顾昭。”
  程野扭头看去,身后的男生正好停住脚步。
  那人戴一副眼镜,整个人看起来斯文干净,比自己高起码半个头,单肩背着一个书包,应该也是今天开学前返校的住宿生。
  程野听见宿管说,“巧了,上回和你说的新来的同学。”
  又对程野说,“你室友,307上铺。”
  程野见这个名叫顾昭的男生一动不动看着自己,眼神隐在夕阳和镜片下摸不清,以为是他认生,便主动过去搂住了他。“这么巧啊,兄弟。”
  他感觉到手臂下的身体明显的一僵,便迅速放开,不尴不尬笑了两声,转移注意力地对宿管道了声谢。
  他虽然外向,总也不至于用过度的热情让别人为难。
  只是想着要和这样一个闷葫芦相处一年,程野心里不免烦闷了起来。
  两人沉默地一前一后走到宿舍楼门口,那人忽然上前了一步,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伸出一只手臂,“我来吧。”
  那是程野第一次听他的声音,比气场柔和。
  程野呆了呆,咬着棒冰吐字不清,“来——嘶——来什么啊。”
  顾昭看了看他,直接走了下来。程野莫名下意识向往后退半步,谁知顾昭直接拉过了他的行李箱拉杆,收好,打横提了起来。
  程野看傻了,这是什么心口不一的霸道总裁行径。直到顾昭停在门口,对他说“刷卡”,才想起赶紧过去刷学生卡开门。
  程野对新室友的第一印象是固执得很,任他如何劝说“还是我来吧”,“好多课本呢”,顾昭都只一句“没事”,像是不会累,面不改色地一口气帮他把行李箱搬到了三楼。
  进了宿舍,程野的小半截棒冰也终于吃完了。他先是环顾了一圈,挺满意的,双人间,说不上高级,但足够敞亮。
  关了门,程野一屁股坐在行李箱上仔细看着,一个人叽叽咕咕地夸说不错啊。顾昭默默走到自己书桌边,拿了两杯水,一杯给一路上来完全没累着的程野,随后背对着他,仰头咕咚咕咚喝着。程野看见他耳廓似乎有些红,心说大概还是累的,迅速跳下行李箱,等他喝完,拍了拍顾昭的肩膀,“谢啦,没想到你看着这么瘦,力气还挺大。”
  程野懒散得很,没有立刻理东西,坐在书桌上和一旁放置课本的顾昭聊天,很快知道了顾昭是高三。
  “那你前两年一直一个人住啊,这也太爽了吧。”
  “不是。”顾昭说,“原本也有室友,上学期期末出国了。”
  程野惊道,“我去,这么巧,我也高三出国。”
  说完,他看到始终神情淡然整理东西的顾昭动作停了一下,带这种像是不解的神情看向了他。程野无所谓地笑起来,“没事,还能做一年室友呢,珍惜这段缘。”
  顾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轻声却清楚地嗯了一声,郑重地说了一个好。
  时间过得飞快,聊着聊着,转眼就到八点了,程野发现顾昭也不是那么冷漠,和他说了好多学校里的事,甚至连体院馆后面第二个自动售货机是坏的,只会吃钱,投硬币从不找零都告诉他了。
  程野起身伸了个懒腰,打算去洗澡,谁料平坦的肚皮叫了一声,他才想起自己打完球还没吃晚饭。忽又想到宿管刚才和他说的九点半查寝,十点半熄灯,程野就懒得下楼了,打算吃几包带来的辣条了事,没想到顾昭二话不说站了起来,留下一句“我去买吧,二食堂应该还没关”,拿着学生卡就要出门。
  程野吓了一跳,实在不好意思再麻烦他了,但顾昭反复强调没关系,正好他要下楼买纸巾,程野就说行,受宠若惊地拿着衣服进浴室了。
  重点高中的高材生也没那么难相处嘛,这是一整天下来,程野得出的第一个结论。
  程野原本成绩也还过得去,考了一个中不溜秋的高中,念大学是没问题的。但他爸妈后来商量着让他出国,转学去一个好点的学校,对于申请国外大学总也是有用的。
  他爸妈原本还有点担心了,程野从小就皮实,现在花钱托关系进去孩子会不会受到差别待遇。但事实是这所市里数一数二的高中从老师宿管到同学都亲切极了,程野的理解为高材生没心思节外生枝,但显然他的新同学,新室友顾昭,比他想象中的更加无微不至。
  想到这里,程野又想到顾昭给他的感觉,还有看他的眼神。
  后来进了宿舍,看了灯,他总觉得顾昭很是眼熟。顾昭和他说话很少面对面,但偶然的视线碰撞,也总带着一种欲说还休的意味,像是和他有种心照不宣的感觉。
  程野开始后知后觉地怀疑他们见过,也许以前就认识。
  都在同一座城市长大的,S市也并不大,哪怕以前是同学也不足为奇。
  这么想着,程野已经打开了浴室的门,和站在门口,抬手正要敲门的顾昭差点撞上。
  很奇怪,屋子里开着空调,程野却像是吹到了傍晚校园里燥热的风,身上的衣服吸饱了汗水,皮肤外面像是黏了一层密不透风的膜。
  他几乎能感受到顾昭同样热烈的呼吸了,程野有些狼狈地往后退了两步,低下头,抬手挠了挠脖子。
  余光里,顾昭没动,程野瞥见他结实的喉结上下滑了一下,语气没什么起伏地提醒他:“热水往左,要等大概十二秒才会有。”
  程野差点晕过去。他还以为是什么事,让他脸红心跳成这样。
  他没去看顾昭的脸,愣愣地点点头,说哦。
  顾昭却不走,站了一会儿,问他,“你是要拿东西吗?”
  程野才想起自己是想去问顾昭什么。
  他张了张嘴,没头没脑地说了今晚最蠢的一句话:“我,我不吃香菜。”
  听着门外顾昭关门,疾步走路离开的声音,程野靠在浴室门上,后悔得想撞墙。
  就晚上的相处来看,顾昭是礼貌的,但无论是第一次搂他的僵硬,还是闲聊时眼神的躲避,都证明了这些应该都是处于他的好教养,程野应该自觉地保持距离。
  而且那句被他用力咽了回去,没说出口的“我们是不是见过啊”,听上去太像某种不正经的搭讪。
  毕竟他是同性恋,而凭借程野多年的直觉,顾昭显然不是。
  (四)
  上了一周的课以后,程野已然和班里的同学混熟了。
  周一早上出操,顾昭作为高三年级代表上台讲话,程野站在高二年级的队伍里,和操场上所有人一样,抬头看向他。
  顾昭讲得很流畅,很自如,他一上台下面就开始阵阵小声骚动,只有程野知道他是昨晚在宿舍抽了四十分钟写的,早上起来默读了两边就能脱稿了。这么看着看着,竟莫名生出一种为室友骄傲的心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