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来路不明的弟子不要乱捡【CP完结】──Dilemma

时间:2021-06-10 14:10:31  作者:Dilemma

   

第1章 新收的弟子他家务全能
  “大长老,大事不好啦,小魔王他又把自己放倒了!”
  魔界大长老一个激灵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下楼梯的时候步子都走不顺了,好在还没到前厅就看见他的祖宗捂着脸冲了进来。
  “大长老,我是不是要破相了。”
  “你手挪开我看看。”
  “我怕吓着你。”
  “你看看旁边这些牛鬼蛇神,你破成啥样我能被吓着?”
  旁边的一众牛鬼蛇神默默低下了头。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牛鬼蛇神里长得好看的那一批了,也就只能被大长老这么说了。
  少年还是迟疑了一下,才挪开了手。
  大长老人都看傻了。
  这哪叫破相啊,这连脸的形状都看不出来了,他刚才还有鼻子有眼的小魔王呢?
  “你干啥去了啊?”
  “想下个厨,”小魔王捏了捏手,血肉模糊的脸上光看得见一双漠然的眼睛,“用力太猛,把厨房给炸了。”
  大长老只觉得额头上青筋直跳,但仍旧从袖子里掏出了那常年备着的药粉,洒在少年脸上。
  只见伤口以肉眼看见的速度愈合了,一张清秀的脸便露了出来,高鼻梁薄嘴唇,脸上还带了点未消的婴儿肥。
  只可惜眼睛里无光,眼大无神。
  小魔王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脸,依旧是面无表情:“谢了,大长老,那我再去试试。”
  “你给我回来!”
  大长老一身怒吼,用了三分真气,才算是吼住了小魔王再拆一栋楼的脚步。
  他看着眼前矮不伶仃的面瘫小屁孩,一阵悲伤打心底而起。
  想当初他和大魔王年少有志一统魔界,茹毛饮血,血染沙场,最后终于稳定了魔界的疆域和地位,本以为他们俩的热血传奇会继续下去,结果没想到,在一个普通的清晨,大魔王在他门口放了个奶娃娃,拍拍屁股就和自己老婆共度余生去了。
  放着这偌大的魔界不管就罢了。
  还要他做男妈妈。
  妈的。
  但好歹他也把小魔王拉扯到了这把年岁,眼看着少年继承了他父亲的翩翩风度,却是个面瘫愣头青,每天的乐趣不是斩杀四方,而是做家务,成天不是装饰大殿,就是清理内堂,最近迷恋上了烧菜做饭,对于不吃熟肉的魔界居民来说,身边的虾兵蟹将他们尝不出好吃,唯独他这种高阶魔物才能大概了解,但他也只能觉出个还可以。
  反正好不好吃他不管,他只心痛小魔王控制不住自己继承下来的魔力,把魔界本就不多的厨房统统炸成了平地。
  痛心疾首,痛心疾首啊!十八岁的他都已经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了,十八岁他养的娃居然还不能控制住自己体内的力量!
  但大长老看着桌上一沓沓的卷宗也很是心累,魔界的重担全压在了他身上,哪里有时间去教小屁孩怎么使用魔力?
  “大长老,来点清热去火汁,我看你又上火了。”
  大长老看着小魔王手里那杯绿到发光的果汁,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抱着男妈妈的慈母心,微笑着喝下了。
  差一点卒于不惑之年。
  “大长老,你能听见我说话么?”小魔王摁着大长老的人中,掏出一本本子来,“你觉得这个汁哪里需要改进的吗?”
  “你给我——”
  “滚”字还没出口,大长老朦胧中又看见了小魔王那张纯良的脸,分明生于魔界的人都长得凶神恶煞,偏偏这家流传面善的基因,到小魔王头上更是修饰得彻底,一张无辜的脸看得大长老又是母爱泛滥,怕打击到孩子那颗探索的心。
  “——少放点苦瓜,听见了吗!”
  “好的,少放苦瓜,里面还有一点青蛙皮,你尝出来了吗,感觉怎样?青蛙说去火一级棒。”
  大长老扭头一看小魔王的那贴身青蛙侍卫头上秃了一块,见他看来还傻憨憨地回报以一笑,长舌头顺势挂了下来,顿时觉得自己胃中一阵翻滚,饶是这么多年的修为也抵不住这样的打击。
  他不想再当男妈妈了。
  “你过来,为娘……为父的交代你两句。”
  为了让小魔王不承受年少遭父母丢弃的打击,大长老始终以父亲自居,只是不让小魔王开口喊他爹,“你也成年了,我这个位置终究是你的,可魔界虎视眈眈的人很多,我也腾不出手来教你,这么多年都荒废了,不如你去修仙界走一遭,反正他们修炼的方法和我们没什么差别,就你这样的他们还觉得你根骨奇佳。”
  小魔王手里腾出一团黑火来,大长老习惯性给他扑灭了:“待你游历了人间,知晓了人的七情六欲,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记住,不想一统三界的魔王不是好魔王。”
  旁边一众魔物心想,这不是没时间,这是过度溺爱。
  小魔王没反应,就是静静地望着大长老,看得大长老心里一抽一抽的,刚严肃起来的脸差点又软了下去。
  但他必须狠下心来了!
  “总之,”大长老掏出了早就为小魔王准备好的行李,背在了他肩上,“你不能一辈子生活在这里,生活在我的保护下,出去闯荡是男人的必经之路,但必须记住,男人要管得住自己,要清心寡欲。”
  不能像你真的爹那样不靠谱。
  更何况你是你爹和狐狸精生的,万一太放纵了怕控制不住你自己。
  大长老替小魔王最后理了一次头发,展开来,梳顺了,再用红绳系起来,打个漂亮的结。
  再左看看右看看,好一个意气风发少年郎。
  “谢谢大长老,”小魔王后退了两步,脱离了大长老的手,再深深得鞠了一躬,“我走了,大长老,以后让青蛙给你做吃的,他学了一点。”
  “呱。”
  大长老愣在了原地,刚才指尖还温暖的触感,一下子又被魔界阴冷的空气代替了。
  小魔王刚转过身,又回过头来,大长老以为他后悔了,横着心露出个凶神恶煞的表情。
  却只见小魔王拿两只手把嘴角往上提,给他做了个鬼脸一样的笑容。
  “再见。”
  据说那天,大长老独自坐在小魔王睡的那间屋里,哭到了日落才出来,出来以后喝了青蛙煮的一大碗十全大补汤,竟是卧床三天不能起来。
  “嗯……?”
  小魔王抬头看着高悬的烈日,一刻钟前他找路过的樵夫问了路,手里还拿了张临时画的地图。
  地图上分明写着这边有好几个修仙门派,小魔王还准备货比三家再选一个进去,可这荒郊野岭的,看去树都只剩枝桠了,哪来什么门派?
  而且他不喜欢晒太阳。
  小魔王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拿袖子擦了擦汗,心想着等到了门派拜了师尊,他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
  一旁草堆里穿出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小魔王敏锐地一转身,捕捉到了一道棕色的影子。
  是鹿。
  小魔王眼睛睁大了一点。
  ——是上好的食材。
  鹿这种生物在魔界不常见着,它身上自带的纯洁气息和魔界的浊气格格不入,于是小魔王也没怎么拿鹿下过手。
  所以这次有这个机会,他也不能轻易放过。
  小魔王屏息凝神,一个箭步追了上去,却不知那鹿机灵得很,他没扑到,反倒摔了个狗啃泥。
  不错,健壮的食材。
  小魔王反应很快,爬起来以后便跟着那只鹿上山去,结果那鹿跳了两跳,跳进一处茅草屋里去,小魔王再往里一走,就没影了。
  可惜了,他的食材。
  小魔王打量着这茅草屋,一副年久失修的样子,上面似乎挂了个牌匾,但因为常年积灰已经看不清字了,几件衣服随意得挂在外面的竹竿上,还在滴水。
  总之,到处都是小魔王无法忍受的样子。
  看不下去。
  小魔王清出个他能放行李的地方,从包里拿出了头巾包在脑袋上,左手抹布右手喷壶,喷壶里面装的是魔界一种花,磨开来泡水有清洁的作用。
  撸起袖子说干就干。
  先是把地给打扫干净了,有一处还扔了不少沾血的布条,都已经出味了,再来就是把所有零碎的物件都归位,好在这户主人的所有物不多,一会儿就按照大小颜色摆齐了。
  再来就是把地上的晾着的衣服全都重新洗一遍,有些衣服上还破了个大口子,得补补。
  小魔王注意到这些衣服用的都是上好的料子,轻轻薄薄的,摸起来很舒服。
  大概是个富贵人家娇生惯养出来的小公子。
  只是这样的人住在这种地方,着实有些怪异。
  但小魔王无所谓,他的一颗家务心在熊熊燃烧着,挥洒着满足的。
  小魔王在茅草屋里忙活来忙活去,忙活到了黄昏,才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只是这叽里咕噜的叫声,好像不是从他肚子里穿出来的?
  小魔王抬头一看,看见梁上睡了个人,正撑着脑袋打量着他。
  “小兄弟,我看你根骨绝佳,又会扫地又会洗衣服的,做饭会么?”
  “会。”
  小魔王点点头,但又加了一句,“但还需要改进。”
  “没事儿,”那人从梁上翻下来,小魔王注意到他腰上还有伤,“我要求也不高,混口饭吃就行,不如你来我门下做弟子吧?”
  小魔王斟酌了一下,问到:“你是什么门派?”
  那人左右看了看,指了指小魔王刚擦出来的牌匾:“喏,寡欲观,这名字好。”
  小魔王想到了大长老对他的嘱咐。
  要清心寡欲。
  这门派不错。
  “好。”
  “乖弟子,叫什么名字啊?”
  “小魔……”小魔王噎了一下,好像来人间,不能用这样的叫法,“肖,肖默。”
  “哟,还是个小结巴。”
  面前人潇潇洒洒地坐在肖默刚擦得干干净净的椅子上,“为师叫陆饮溪,别忘了。”
  肖默应了一声,只觉得那名字挺好听的。
  夕阳西斜,黄昏的日光照进来,陡然升起一股暧昧的气氛,陆饮溪意味不明地笑着看他,在肖默那双死水般的眼里划下一道波澜。
  作者有话说:
  第一个切片攻闪亮登场!求收藏求海星~wb还有卷花抽奖~
 
 
第2章 谈恋爱就能拯救世界
  陆饮溪表面上笑着,内心实则慌得一批。
  天知道他还在处理这副新身体上的伤口,系统甩手就给他来一个高危警告,害他两步上房梁,瑟瑟发抖地看着来人进来转了两圈,最后屁事没有,就田螺姑娘一样又是收拾又是清理的。
  好像现场实时观看那种打扫vlog,解压得很,陆饮溪挂在房梁上,看得都饿了。
  结果肚子叫的声音被人家抓个正着。
  但那人对他似乎也没有恶意,也不像系统说的那样有多危险,他刚好还缺个保姆,眼前这奶娃娃根骨不错却连筑基都没达成,不如顺势收个徒弟。
  ——毕竟他这副身体原主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将来真有什么人打过来了,他还能把徒弟扔出去当个挡箭牌。
  计划通。
  【这种来路不明的弟子你不要乱捡,】惜字如金的系统终于发话了,【万一到时候出什么岔子了,都是师尊最惨。
  “人家把我房间收拾得这么干净,实在不好意思赶人家走啊。”
  【……哦,】系统冷冰冰地答着,【希望宿主专注于早日完成任务,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无用的事情上。
  “怎么就无用了,我一个人怎么拯救苍生啊,这种事情,肯定是人越多越好。”
  陆饮溪扭扭屁股,这古代的木头椅子坐着真是难受,结果腰上的伤口又是一阵疼,“嘶——你刚才掉的那种药,还能再给一瓶么?”
  【宿主当前积分,15,基础金创药需要积分,20,当前余额不足。
  “啊?我把高危警告放我自己身边不算拯救苍生的一部分吗?不给加分吗?”陆饮溪不满地撇撇嘴,“算了算了,你退下吧,我自己想办法。”
  系统什么话也没说,便隐身了。
  ——机器人好冷漠哦。
  陆饮溪看着面前忙里忙外的肖默,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还是活人好。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活人了。
  重生绑定系统前的陆饮溪天生是个药罐子,心脏上那个大窟窿切断了他和花花世界的大部分联系,但他比别人好就好在,他有对成天飞来飞去的精英父母,能让他不愁吃不愁穿不愁玩乐,不愁有全世界一流的医生给他做方案动手术,把原本应该活不过成年的他一路被续命续到了21岁。
  可他坏也就坏在,他有对成天飞来飞去的父母。
  最开始的时候,周末是他最幸福的时光,因为爸爸妈妈都会来陪他,聊天说话讲故事,享受正常家庭的温暖。
  但随着他病情不断恶化,能受到的情绪刺激很少,父母也逐渐变忙了起来,周末两天的时间被压缩到了一天,再是半天,最后只剩下了电话,后来技术革新了,有了视频通话,再有了全息投影。
  全息投影是个怪东西,他让人无限接近于你,但你却只能抓到虚空。
  所以当他看着父母一边忙着手上的工作,一边依旧拿机器人游戏机这样的东西敷衍他的时候,就已经丧失了所有求生的意志了。
  岁的陆饮溪,最后死于心动,因为他突发奇想地渴望爱,想要被爱,想要爱一个人。
  陆饮溪还记得他死前那一瞬间的感觉。
  痛,但是开心得不得了。
  好想再来一次。
  ——结果老天爷真就给了他再来一次的机会。
  最开始传来机械声的时候,他习惯性以为自己又被救活了,难过得差点哭出来。
  结果脑海里出现一行字。
  【恭喜激活‘拯救苍生’系统,资料解压成功,正在加载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