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中也和中也【少年漫】──蔗糖

时间:2021-06-10 01:46:49  作者:蔗糖
  齐木中也,上有智商高达218的哥哥,下有无所不能的弟弟,在齐木家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
  这一天,他忽然来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哥哥也没有弟弟,不过自己被捡回去的镭钵街倒是存在。
  然后,他在镭钵街见到了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齐木中也:“我无所不能的弟弟呀,你赶紧把我从梦中叫醒吧,我竟然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这也太可怕了!!!”
  脑洞大开的中也自攻自受,对又是chuuya!
  综了小野犬、咒术、境界和一点点的齐木(背景板)
  【不明确攻受,主视角为齐木中也】
  【齐木涉及的不多,可能不会回到齐木世界】
  【主角不会加入Mafia,也不会成为咒术师,也不会加入边境】
  【主角有毒舌属性,被宠坏的大男孩,也会装可爱】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第一章 
  今天的横滨挂着清冷的蓝色月亮,在这月亮之下,这并不怎么寒冷的季节却让穿着印了卡通绵羊睡衣的齐木也打了个寒颤。
  他仰着头,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啊~’。
  这一声似乎是在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也许也只是感叹这个大而圆的月亮,更有可能的是这只是一个发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齐木也知道他没有懵逼,他只是不知所措。任谁前一秒好好的躺在床上睡觉,下一秒忽然出现在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坑里,抬头看到的是大而圆就如同伸就能触碰到的蓝色月亮都会不知所措吧?
  说起来,能碰到吗?
  他举起自己的,张开的掌挡在了自己的眼前,也挡住了些许视线。
  碰不到。在实验过后他知道了这点。
  能碰到才奇怪,这看起来近在咫尺的月亮实际上就跟沙漠里的海市蜃楼一样,就算他操控重力升空飞几个小时也触摸不到。
  那么,问题来了,这里是哪里?
  齐木也操控自己的重力飞了起来,出了那个比自己高的坑。
  这时候他发现了不对,他所在的地方有点不妙。
  错落而高低不齐,用铁皮甚至纸板搭建起来的房子,杂乱无章的电线,房子下一袋袋的垃圾,偶尔响起的因为有了回音而不能分辨从哪个方向传来的叫骂声,这些无一不表明了他现在所处的位置的不妙。
  这里应该是一个治安混乱的地方,可能是那种他知道但几乎没有去过的贫民窟。这里有很多的罪犯,也有很多人因为生活所迫不得不成为罪犯。有些人可能偷鸡摸狗,有些人可能拦路打劫,有些人可能出卖**,甚至有些人会做一些严重犯法的事。
  “要早点离开。”有点冷的齐木也搓了搓臂。
  曾经回过镭钵街一次的他知道那个地方的混乱,更记得楠雄和空助的话,‘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不是他应该去的地方’。
  “要是让楠雄知道我在外边惹出了什么事会被嫌弃的,以后想要让那家伙出摆平一些事大概真的非咖啡果冻不可了。还是早点回去吧。”
  他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被这里的人拦住他肯定会用自己的异能力打架,打架之后得到的肯定是来之哥哥和弟弟的死亡凝视。
  这可不妙,相当不妙!
  “说起来,忽然出现在这里真的不是因为楠雄的异能力暴动吗?把人从被窝里转移到了奇奇怪怪的地方,那家伙要负责的吧!”齐木也落在了地上气哄哄的想。
  他抬头注意到远处高大的建筑物,确定了自己的所在地,松了一口气。
  镭钵街是一条凹下去的镭钵状地形的街道,大爆炸让这里成为了直径有两千米的灾难遗留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人们开始聚集,擅自建立街道,筑起简陋的房子,拉起了电线,形成了现在这样规模的镭钵街。
  齐木也是看到了外边的骸塞才确定自己的所在地。
  “横滨吗?虽然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这里,但飞回去也不用很久。”
  他嘟囔“如果有楠雄的瞬移就快多了。”
  他的弟弟齐木楠雄是个无所不能的异能力者,比起自己的操纵重力,楠雄那家伙的异能力简直就是犯规。再加上上边有一个智商高达218能发明抑制楠雄超能力增长和自己暴走的抑制器的哥哥,齐木也经常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站在了食物链底端。
  好在,最后他发现比起其他人来说他还是很强的。
  往近里说的有他的父母,远一点说的是他的朋友和同学们。所以不是他不行,是哥哥和弟弟太变态了。
  不过,如果不是弟弟强的过分,当年也不会把穿着军装瘦弱得如同纸片人一般的自己从镭钵街捡回去吧。齐木也是这么想的。
  齐木也操控着自身的重力再次升空了,准备找标志性建筑确定方位。
  然而,在看到那个和自己一样凌空而立的人的时候他真的懵逼了。
  赭色的头发,黑色的西装,脖子上戴着的项圈显得他的脖子更为纤细。那黑色的帽子似乎挺旧的,不过帽子应该深得主人的爱惜,很干净。
  不对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家伙的五官!穿戴什么的都可以模仿,但那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睛鼻子嘴巴难道是去整回来的吗?这根本就是在照镜子呀!
  不仅仅是齐木也呆住了,他对面的人也呆滞在了空。
  诡异的沉默之后齐木也出声了“我无所不能的弟弟呀,你赶紧把我从梦叫醒吧,我竟然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这也太可怕了!!!”
  所以不是去到了什么地方,而是现在的他在一个可怕的梦里。
  虽然一直不满空助那家伙叫自己毒舌小鬼,但如果毒舌小鬼x2的状态还是让齐木也打了个寒颤。
  太可怕了!
  ————
  齐木也见到了另外一个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比自己高了5身高有160,忽略穿着他们两个就是面对面照镜子了。
  已经回到地面
  的两人面面相觑,最后齐木也的视线落在了眼前的人的头发上,看着那一缕比较长的赭色头发的他因为找到不同之处扬起了笑容。
  “你头发比我长!”他说。
  原也视线落在了眼前的人的头发上,确实,比他的长了不少。不过,眼前的人的样子他难道陌生吗?当然不,他清楚的很,记忆深刻。
  这是比现在的他年幼的自己。
  原也没有怀疑是敌人设下的陷阱,因为他能感知到对方的异能力。虽然弱小,但跟他的一模一样。
  那是神明心脏的脉动,呼吸便能成为天灾的荒霸吐。
  用自然界的话来说,眼前的人是个幼崽。
  齐木也也感觉到了,他有些奇怪的捏着下巴,睡衣的袖子微微滑下,露出了蓝色的皮链。
  “为什么我感觉眼前站着的是另外一个自己?”
  在那条蓝色链露出来的那一瞬间原也就愣住了,他有些呆滞的看着那链,自然也注意到了链上的绵羊图案。
  蓝色的链是羊的标志,而羊的人身上都会有一些山羊图案,只有他的是绵羊。虽然眼前的人链上是卡通绵羊,相当幼稚,但跟蓝色的皮链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对他也是一种冲击。
  他已经许久没有想起当年。
  却因为见到少年时期的自己记忆翻涌。
  “喂,你发什么呆?我问你话呢,喂!”
  齐木也有些不耐的皱起了脸“你耳聋了吗?别以为我知道你比我厉害我就不敢打你!”
  原也回过神来,压着帽子咧嘴一笑“知道打不过我还敢打?有点胆量嘛!”
  “哼!有什么关系?反正我打不过你楠雄肯定有办法!”齐木也傲娇的把脸撇到一边,小声,“而且揍你一顿和能不能打赢你有什么直接关系吗?”在他看来没有。
  原也眨眨眼,失笑出声。
  还真是个单纯的家伙呀!
  生盎然骄傲轻狂,曾经的他也是一样的。
  只不过,眼前的人多了干净的气息。他没有染血,也没有步入黑暗,更没有深陷泥沼。
  对于他的笑齐木也相当不满,这不满是打心底的抵触“我说你,笑什么?就算最后可能会输给你但打你一拳的会还是有的。”
  原也的笑容带着些许的恶劣“要试试吗?”
  齐木也眼前一亮“好呀!”他是真的想看看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的人到底多强,能不能打得过楠雄!
  把他的兴吊起来了的原也“现在不行,已经很晚了,会打扰别人睡觉的。”
  齐木也炸了“你耍我是吗?!”在原也出声之前他就冲了上去,那全身溢出的暗红色光芒也是原也熟悉的。
  如果是同种异能力,该怎么分出胜负?
  这就像是一把刀和一把刀没有任何技术性的对砍,哪把刀比较锋利比较坚韧就能胜出。
  污浊的忧伤之的比拼也是一样的道理。
  先不提原也运用得更为纯熟,单单是异能力的浑厚程度上齐木也就输了。在异能力的强大上他和原也有一道鸿沟。
  简单就把人制伏的原也却高兴不起来,他抓着齐木也的腕,只是稍微技巧上的控制重力方向就让他无法反抗。
  这家伙,太弱了吧?
  眉头紧皱,原也问“你这家伙,是怎么在镭钵街活到这么大的?”
  就算异能力再好用,再让人防不胜防,这样的战斗技巧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他这混乱之地活得这么滋润。
  关枪之类的子弹还好说,炸药本身的冲击力就不是能轻易躲过的,但是这家伙竟然穿着干净的睡衣面色红润看起来就如同哪家迷路的小公子?
  这家伙,难道不是镭钵街长大的?
  齐木也的回答让他证实了的自己的猜想。
  那张略显稚嫩没有任何阴霾的脸上有了疑惑“在镭钵街活到这么大?”他听到他说,“我家在s县左胁腹汀。”
  原也一怔“s县?那是哪里?”
  齐木也一脸的嫌弃“喂喂喂,虽然不如东京和横滨这样繁华,但距离可不远,飞过去很快的。你是方向感弱吗?还是说很蠢记不住地图?”
  第一次见面,16岁的齐木也对18岁的原也说‘他很蠢’。
  作者有话要说蓝色的皮链是空助做的异能力抑制器,跟齐神脑袋上的神秘触角差不多,卡通绵羊图案是他的恶味,包括绵羊图案睡衣也是。
  :」∠
  开新了,撒花撒花!
  脑洞大开的也自攻自受,不过是两个不一样的也,成长经历和性格有很大的不同。
  至于谁攻谁受我也不知道,相差两岁的同一个人就让他们自己决定吧。
  我是以齐木也为主视角写这篇的,他遇到原著也后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应对,又有什么样的反应等等等等。
  综了小野犬、咒回、境界触x者还有背景板齐神
  然后,慢热慢热慢热!
  预收《咒术师白赖》
  案
  白赖在小伙伴也的目送下上了去伦敦的客轮,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一闭眼一睁眼就出现在了东京街头。
  敌人的异能力?虽然他自誉未来之王却也有‘自己不值得异能力者出’的自知之明,这么强大的把人从船上弄到东京的异能力值得对他使用?
  白赖迷茫了,在用折叠刀杀死游戏才会出现的丑陋怪物后被一个白头发蓝眼睛的家伙捡了回去,开始了忙碌的咒术师生涯。
  原本是神之塔预收,收藏不足,开不起来,就改了。
  还未定,在也和5t5之间犹豫不决。
  这个白赖也是个小坏蛋。
 
 
第二章 
  原也扬起了下巴,原本因为被帽檐挡住光线而不甚清晰的蓝色眼睛被蓝色的月光镀上了冰冷的气息。
  “小鬼,你在找死吗?”
  齐木也一个激灵,那一瞬间他感觉到杀气。
  不过,在眼前这个只比自己高了5的另一个自己面前认输?
  不可能!
  完全不可能!
  齐木也“我又没有撒谎!我就是在s县左胁腹汀长大,从8岁到16岁。所以呀,在地图上没有找到的你就是笨蛋!”
  他没有撒谎!原也一瞬间明白了这件事,也明白了眼前的人傲娇的性子。
  他应该是被人收养,并且在收养家庭里备受宠爱,这才有了现在这般的骄纵的性子。
  平行时空。
  原也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可能了。
  他收敛了身上的锐利,双插兜就那么站在原地,那放松的姿态让齐木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原也“说说吧,你从实验室出来之后的情况。”
  听到这话,齐木也瞳孔微缩。
  那是他8岁不,应该是他这具身体8岁的事了。他对于那之前的记忆完全没有,只知道自己穿着军装站在了大坑里,空荡荡的肚子和空虚的身体都叫嚣着即将到达极限,就算下一秒晕过去也不会奇怪。
  更糟糕的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那里,又要去哪里。
  他就是在那里遇到的楠雄。
  齐木楠雄是忽然出现在齐木也面前的,看着眼前这穿着军装瘦弱的小孩,他只想到了一个词,麻烦。不过是感觉到了这边有巨大的能量产生了爆炸,那力量强大得让他觉得整个横滨都会被毁灭。只不过赶来之后情况有些出乎意料,竟然是被一个小孩制约了吗?
  想想自己的成长经历,再看看这已经被炸飞军区用地遗留下来的大坑,在以为那对笨蛋父母第一次察觉不对劲会把自己送来这里却幸运的没有遭遇这里的一切的齐木楠雄决定把这个瘦弱不堪似乎下一秒就会死去的家伙带回去。
  一切的发展都随了齐木楠雄的意,除了没想到自己捡回来的家伙身体年龄竟然会比自己大个多月以至于自己再次成为弟弟这一点。
  “所以,我就在齐木家生活,一直到现在。”齐木也摊,“你还是坚持左胁腹汀不存在吗?”
  原也压了压帽子,把自己有些复杂的表情藏了藏“原来如此,也挺好的。”
  那场爆炸之后见到的不是羊,没有经历羊的一切而是做为了一个普通人长大,不是很好吗?原也觉得很好,就算他没有后悔经历羊的一切却也明白那些经历没多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