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人尽可欺【CP完结+番外】──琴沐沐

时间:2021-06-10 01:45:34  作者:琴沐沐

 

内容简介
生如蝼蚁,心似鸿鹄。 主受 全员恶人 虐不虐不知道,受是真惨,99.99%浓度,纯纯的
不是所有以爱为名的伤害都配得到原谅。
 
提示
长得好看,痴情的是攻。
狗东西没有攻籍,做舔狗的机会都不会给他的。
白敛一定要虐的。
HE。
 
 
第1章 
  我是真的怕了他了。
  “师兄。”白敛又在叫我,他没发现旁边的人看我的眼神一个个简直是恨不得吃了我,兀自在那笑得风清月朗,语气温软亲昵,一个‘师兄叫的千回百转。’好似我们有什么特殊关系似的。
  但我是真的怕他。第一回,他叫我师兄,我喜滋滋的应了。回去的路上心情愉悦,走路带风,一入夜,我就被他的护花使者围着打,一边打一边骂。因为白敛客气客气叫我师兄,我居然敢真的应了,一点也不知道长幼有序,罔顾尊卑。第二回,白师弟又叫我师兄,我左右看了看,连忙说,‘别叫我师兄,我不是你师兄,我做不了你师兄。’然后我又被打了一顿,这一次更疼,上次的伤口还未痊愈,反抗的过程被伤口连累,手脚施展不开,被压在地上打,他们称打我是看不过眼,理由是白师弟喊我师兄是看得起我,我居然不接受,还拒绝了白师弟,让白师弟伤心。第三回,我远远的看见白师弟,不等白师弟开口,转头就跑,赶快躲了起来。还是被打了一顿,因为我居然看见白师弟就跑,无视了白师弟,落了白师弟面子。
  反正无论我怎么样做都是错。
  索性也不躲了,白师弟爱叫我师兄还是师弟都随他了。
  我倒是有试着把这个事跟白师弟委婉的提过,白师弟太过纯洁无邪,没听懂,于是我叫他不要再理我,就当我不存在,白师弟自是不肯,断然拒绝。最后我没有办法说,算是我求他了,求他,放我一条生路。白师弟马上急道:“为什么?怎么了?师兄是讨厌我了吗?”
  这话让我怎么回?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只能硬着头皮实话实说:“不是你的问题,是一些其他人要找我麻烦。”
  我那个白师弟果真是纯洁无瑕,人美心善,想来是从来没见过这种丑恶的事,听到我同他粗略一说,便十分的气愤,白玉似的脸笼罩了一层薄怒,居然也挺好看的。无怪乎他的护花使者跟雨后春笋一样一个接一个了。
  也是合该是我倒霉,那天狗东西正寻了新奇玩意来讨白师弟欢心,狗东西是白师弟的诸多追求者里最恶心人的一个,也是最喜欢处处找我麻烦的一个,当然,恶心是对于我来说,毕竟论谁也不会觉得处处针对自己的人可爱,我自然不免俗。
  狗东西见我也在,狗眉一竖,狗嘴一张,对我就是一通狂吠:“你还敢来纠缠白师弟?”
  我还没反应过来生气,白师弟已经冷了脸,小脸一板,道:“他是我的师兄,你平日也这样欺负我师兄的?”
  “我本是不信,却不料师兄说的确有其实,在我面前尚且如此,平日里师兄定是受了不少委屈。既然如此,你我也不必再有往来。”
  白敛一通话柔中带刚,绵里藏针,狗东西就跟被主人呵斥的狗,呜呜咽咽的摇着尾巴去讨好白师弟,“我、我,你不要生气。”
  白师弟不理他,牵着我的手,心疼道:“师兄,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居然这样对你。”
  我只觉得尴尬,一直试图把手抽回来,白师弟看着温温柔柔白白嫩嫩的,手劲倒是大得很,我抽了半天没抽出来,反而自己的手倒是红了一片,他手心藏了什么磨皮的器具不成?狗东西站在一边看了一会,不知心里转过几个弯弯道道,走过来,言辞恳切的开了口:“白师弟息怒。我先前不明情况,只以为他是那种利用师弟心善,借着师弟名声谋利的小人一时心急,就……却不知道他原来真是你的师兄,”然后狗东西拍着我肩,和我一副称兄道弟的模样,大方道:“既然你是白师弟的师兄,那你也就是我的师兄了,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
  呸。
  谁和你是一家人。
  然后余下那些个护花使者们像是得了什么启发,一个个都开始睁眼说瞎话,说着里面都是误会,还一个个的对我嘘寒问暖,一副师门一家亲的模样,前后两幅面孔相差之大,说是变脸也不为过了。我被恶心的不行,再看白敛,他俨然信了那些人的说辞,面色微霁,我再做纠缠只怕是我不识抬举了。我只能忍着怒气面上装做喜出望外,受宠若惊,连连符合“是是是,对对对,没有没有没有。”师弟见状欣慰的直点头。
  然而。我到底是低估了那些东西的恶心程度,也低估了狗东西的小肚鸡肠。
  白敛一走,狗东西就冷了脸,大手一挥,我就被绑到后山的小树林里。
  说是后山,其实是我们门派外门后山的一角,因为地理位置优越,一般到了夜里就没什么人,特别适合打架斗殴,欺凌弱小。自从一次差一点被白师弟无意撞见后,狗东西就开始注意挑白师弟不会出现的地方对我动手,这其中他最喜欢的地方是后山,安静又偏僻,我在那是真正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其实,就算不是无人的后山,也是无人救我。
  还真是难为他,专门找过地方折腾我。
  那狗东西抱着手臂,站在边上,得意洋洋的看我一次又一次挣扎出水面,又一次再一次的被人重新按在水里,周围他的走狗一个个幸灾乐祸地笑,对着我指指点点,评头论足,有说有笑。
  狗东西面露嘲讽:“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真像一条狗。”
  他的狗腿子纷纷附和:“像!太像了,何止像啊,他就是一条落水狗。”
  “哈哈哈。”
  “对对对。”
  “狗不是会狗刨吗?你们好好教教他。”
  “放心吧,戚少,我们一定尽心尽力教他。”
  潭中的水很冷,浸湿了我身上低廉的衣料,沉沉的坠着我往下沉,上压,下拉,我在水中挣扎。
  我无法施展避水术,潭水从我的鼻腔里倒灌,求生的本能让我剧烈挣扎,但他们人多势众,又早已熟识这套流程,见我挣扎得狠,轻车熟路的踹出一脚,狠狠将我踢倒,一人拽起痛倒伏地的我,将我的双手拉在身后反剪,按下我的脑袋,配合的天衣无缝,我想呼救,但一张嘴,冰凉的水便灌入喉管,呼与吸都是水,渐渐的,我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我开始感觉身体沉重,思维却无比清醒,耳边的声响也无比清晰,滤过水声,心跳声,我甚至能清楚的听清那些人对我的讥笑,一字字,一句句,如魔音入耳。
  我那时候是真的以为自己要活活溺死在哪里了。
  “把他拉上来。”
  狗东西欣赏了一会我的丑态,大发慈悲让他的狗腿子把我拉上来,踩着我的头,居高临下的看我进气多出气少的狼狈样。
  “哭什么。”
  狗东西嫌弃的开口,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条又脏又臭的野狗。
  我哭了?
  我怎么不知道。
  可能是被我的软弱取悦了,狗东西停了手,他们很快就走了,我躺在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听说人死后会变成星星,我死以后也会变成星星吗?像我这种人,变成星星应当是最黯淡无光的那颗罢。或许我会变成孤魂野鬼。
  我杂七杂八的乱想了一通,风吹在身上很凉,身上的衣服也冷冰冰的,我动了动,感觉身体没有那么疼了,便抹了抹脸上的灰,捂着阵阵作痛的肋下,跌跌撞撞的回去了。
 
 
第2章 
  从那以后,那狗东西像是上了瘾,处处针对我,手段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在这个山门我无处可躲。
  都到这个地步了,我要是还不摆正自己的位置,我就真不用活了。
  所以狗东西说我把师弟的东西弄掉了,就一定是我弄掉的,说是掉寒潭里就一定是掉寒潭里,要我下水,我就必须下水,我不自己下水,他就能让人压着我下水,反正他想我怎样,我就必须怎样。
  我在寒潭里泡了一天,那狗东西就在岸上看了我一天。说实话,他若是能在追求白师弟上面有这一半手段,现在也不至于白师弟待他还不如路边洒扫的弟子亲切了。
  宗门明令不许内斗,这个内斗指的是生死斗,所以他们不会真的弄死我,他们所享受是折磨我的乐趣,我不明白,宗门里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就是我被挑中。
  大概我长得比较让人讨厌?让人一看就忍不住厌烦。我心灰意冷的想。
  寒潭寒气逼人,纵是筑基修士也不好久泡,更遑论是我一个练气的小弟子,他们怕是想废了我。
  可我毫无反抗之力,就算逃过了今天,也逃不过明天,指不定明天是什么歹毒的招在等我。
  我只能寄希望于他们能够早日厌烦,早日放过我。
  我冷得厉害,寒气在骨缝里肆虐,牙关打颤,水面倒映出我青白的面孔和死气沉沉的眼,我搓了搓冻到失去知觉的手,麻木的在水里翻找并不存在的“东西”。
  “行了,找不到就不用找了。”
  狗东西一发话,底下狗腿子一个个应声附和。
  一个说:“戚师兄真是心胸宽广。”
  一个喊:“小子,还不赶快谢谢戚师兄。”
  一张张脸围着我张开血盆大口,浓浓的腥臭熏得我几欲落泪。
  “多谢,戚师兄。”
  我原先被欺,心中便是不平,纵是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还要逞强,从不肯低头,然而我越是不肯低头,他们越是要欺我辱我,到最后,我既无尊严也没落得什么好。
  我扯了扯发僵的嘴角,心里一片屈辱。
  狗东西楞了一下,像是没料到我这次居然这么识时务了,他像是十分宽容大度一般降尊纡贵的摆摆手,“应该的。”
  哈,苍天何其不公。
  狗东西见我仍在潭中,皱起眉,不耐烦道:“还不上来。”
  “师兄说的是,我这就上来。”我动了动僵硬的手脚,慢慢的往岸上移动,不是我不想快些离开这该死的寒潭,只是我的身体在寒气的侵蚀下早已不听使唤。
  再者……岸上于我无异于刀山火海。
  他脸一沉,快步走来,我还来不及避开他的手就被他一把拉上岸,上了岸我才发觉,不止我的手脚,我浸在寒潭的半截身子也全如死尸般冰冷僵硬,我又痛又麻,就像被数不清的蚂蚁撕咬我的血肉。
  然而我顾不上这些,我的心神被丹田的死寂全然摄住。
  “啊!!!!!”
  “你居然敢打我!?”
  我恨不能杀了你!
  我被他的帮凶擒住,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如果眼神能够杀人,他们早就死了千万次。他们这群人渣,怎么不去死,为什么!
  你怎么不去死!
  如果可以我就是同归于尽,也要弄死他们。
  “戚师兄,这小子疯了。”
  “拦住他——”
 
 
第3章 
  我死了?
  还是活着……
  昨夜我失去理智冲向那狗东西要和他同归于尽,然而我只打到他一拳就被拉开。他的狗腿子不愧狗腿子之名,跟他一个样,都是条狗,还真是忠心耿耿,我除了第一下趁狗东西不注意打到他,然后就再也没有打狗东西的机会,我抓,踹,咬,什么手段都用上,但还是输的彻底。混乱间我不知被谁踹倒在地,拳头像雨一样密集落下,我只能尽量蜷缩,保护柔软的腹部。
  毕竟他们都没死,我绝对不能死。
  我的嘴里充斥着铁锈的味道,我的耳朵开始充斥着嗡嗡的声响,我的视线渐渐模糊……
  “够了。 ”
  恍惚间有人开口说话。
  我的脸被抬起,我掀起青肿的眼皮,想看清那人是谁,但我只看见一团模糊的人影,那人沉默的看了我一会,就离开了。
  林子重归寂静。
  我一个人躺在地上,四肢百骸没有不疼的,肋骨好像也断了,但我没有起身的气力,我连动一下手指都是钻心的疼痛。
  我……难道要死在这里了吗?
  一个人,默默无闻的死去,尸体被野兽分食……
  我不甘心……
  我不想死……
  我想活!
  我不知从哪里冒出一股力量,撑起身爬了起来,我扶着树干,一点点站起来,然后离开。
  我跌跌撞撞的走,强撑着不倒下。
  最终还是倒在回去的路上。
  就在那里,我捡到了一本书。
  和我一样的破破烂烂。
  被人丢弃。
  书页上还沾了我滴上的血。
  我眨眨眼,却再无其他物什,不由自嘲的笑了。
  什么书,是我自己眼花了。
  我可能真的得了癔症。
  我闭上眼,却感觉丹田暖融融的,我一惊,连忙探查,一探又是一惊。
  我的丹田竟多了一粒碧绿圆珠,不知它是怎么跑到我体内,我拿神识一探便融了个彻底。在我陷入黑暗之前我听见一道声音,它说我白师弟是天选之子,爱慕者无数,仙路顺坦,这倒也有几分可信,白敛他确实是天之骄子,可书说了白敛不算又说我天生命贱,自视甚高,觊觎了不该觊觎的人,下场凄惨。
  我忍不住笑了,我自己都自顾不暇,又哪会有心事风花雪月。
  更何况,我这个人,烂命一条,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从来不会异想天开。
  真是无稽之谈。
  可笑至极。
  我哂笑,拍了拍身上的灰,慢吞吞的爬起来,只要我还有一丝气力,我便不会倒下,然而从身体深处涌来的倦意和冷意,拖拽着我陷入混沌。
  在陷入无边黑暗之前,我闻到一抹暗香,像是终年积雪化春的山,像是亘古冰封融水的海,我无法形容,也无心探究,我只知道,这是我唯一得到救赎的机会,我一定,不能,错过。
  “救、我……”
 
 
  我醒来时天已泛白,门外传来阵阵人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