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我就是大佬们死了的白月光【CP完结】── 我好勤奋哦

时间:2021-06-10 01:38:26  作者:我好勤奋哦
 
内容简介
原来所有人都在缅怀他,并且深深爱慕着他。
 
1·有些事,是苏剜死了以后才明白的。
原来,他一直生活在一本狗血替身流np小说里。
是主角受与众攻的开端,是活在所有人回忆里的人。
直到拥有与他几分相似容貌的主角受彻底俘获了那些人的心,成为享受齐人之福的人生赢家。
然而,苏剜重生了。
他重生为一个负债累累,籍籍无名的娱乐圈打工人,还面临着被黑心经纪人拉皮条的危险。
而他的前未婚夫,前爱慕者,前发小等却都是权贵或者各个领域的大佬,身份显赫。
并且,他们一直缅怀着他。
同时深深爱慕着他。
 
场景2·
上弦月高挂在夜空中,幽幽的银光斜斜地照在冰凉的石碑上。
凄凉的风寂寞地低语,染着丝丝寒意。
大理石制成的墓碑上用金子刻着逝者的姓名,墓前摆放着昂贵的鲜花。
馥郁的花香与夜风的寒凉交织着,逐渐融合。
苏剜沉默的望着自己奢华的坟墓,想着自己住着的黑心公司提供的那小破公寓,心里的惆怅逐渐如同波纹般扩散开来。
思绪翻飞间,白皙的指尖无意识的轻轻触上冰凉的石碑。
“谁在那里?”
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夜的静谧。
苏剜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顿时僵直的如同一块木头。
他的手指停在半空中,一动也不敢动。
“剜剜喜欢安静,他最讨厌别人吵他了。”
傅廷的话语被寒凉的晚风一字一句的刮入苏剜的耳朵。
那平静的声音在提到“剜剜”两个字时,染了显而易见的缱绻与柔和。
苏剜不由抬眸,目光穿过水银般的幽暗月光,投向自己的前未婚夫。
浓稠的夜色勾勒出他熟悉的脸庞。
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而他的眉目间,却尽显落寞。
见到故人的感慨之情还未在苏剜心头扩散开来,傅廷冰凉的不带一丝温度的话语却在夜幕里响起,“清理出去。”
“是。”
苏剜手指一紧,下意识要说些什么,却无从开口。
就在那片刻的犹豫间,他的手臂猝不及防被保镖重重架住,不由分说地往外拖。
力度大的仿佛要把他的骨头捏碎。
他被弄得几个踉跄,狠狠推到地上,衣服上沾满了泥土,狼狈不堪。
随即,雕花黑漆铁门在他眼前“砰”地被关上,毫不留情。
苏剜,“……”
有谁相信,他就是想给自己上个坟罢了。
 
(受有点佛系,并且没心没肺)
ps:这里面有少部分梗我在以前的一本言情里有写过一点点。(因为某些原因已经删文了
虽然我觉得这不重要,也没人在意,但是为了出现上一本书的情况还是说一下。(互联网生存太难
 
 
 
第1章 
  浓稠的夜色渐渐吞噬了最后一丝淡淡天光。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
  庆功宴。
  “剜剜,来,敬你一杯。”经纪人举着一杯红酒走到苏剜面前,浅笑嫣然。
  这不过是一部小投资的剧,财务表上的盈利额也不过八位数。
  如果是放在以往,苏少爷恐怕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然而现在的苏剜却只能默不作声的接过酒,面无表情的跟她碰了下杯:“谢谢。”
  才重生几天的他思绪仍然杂乱不堪,如同胡乱缠绕的藤蔓,绞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以至于经纪人眼里极快闪过一丝异样情绪被他忽略。
  ———
  他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苏剜。
  长相出挑,科班出身,专业素养过硬。并且对演员这个职业抱着一种虔诚的信仰般的态度。
  然而他在娱乐圈的道路却不顺利。
  普通家庭再加上时运不济,走了几个剧组,遇到的都是不靠谱的三流导演。看上他的美貌,甚至想诱骗他,说是陪睡才给角色演。
  但原主在这方面却很拎得清,坚决不去潜规则。
  后来,最近的几个月,他终于签了个像样点儿的公司,接了部拿得出手的剧。然而在经历了高强度接连几天的拍摄,身体接近崩溃边缘的他在一次吊威亚的打戏中脑部受到重创,便再也没有醒来。
  然后前脚刚死了的苏剜便来了。
  苏剜作为小说里众攻念念不忘的白月光,外表出众,家世显赫。
  仿佛上天眷顾的幸运儿,他是在千娇万宠里长大的。除了无比脆弱的身体,他似乎拥有令人艳羡的一切。
  然而一夜之间,变故徒生。
  父亲被查出贪污受贿,为了不连累家人,在狱里自杀身亡。而母亲随后也随着父亲去了。
  公司人心惶惶,所有的重担落在他哥哥苏昀肩膀上。
  后来,心脏衰竭的他终于结束了那些痛苦。
  除了有些担心苏昀,他倒也没什么留恋与遗憾的。
  他知道,苏昀很厉害,会把一切都处理的很好。
  只是自己不在了,他一定会很难过。
  其实苏剜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或许是淋的那场雨触及到根本,让他脆弱的不堪一击的身体超出负荷。
  又或者有其他的什么原因。
  谁知道呢。
  ————
  盛夏夜里暴雨如注,闪电撕扯开层层乌云,闷雷紧随其后,轰隆作响。
  夜里到处都是暗色的一片,唯有刺目的闪电和昏暗的路灯隐隐绰绰,大雨倾盆像是要淹没整座城市。
  车灯越过雨帘直直的照来,宝蓝色兰博徐徐的靠近,黑色的雕花大门也随之打开。
  尖锐的刹车声,车子险险的停在他身前。
  雨水打湿他的眼睛,朦胧的视线看着推开车门撑着黑色的大伞朝他走近的左寻,他的目光不由投向副驾驶座上的身影。
  那张脸,与他七分相似。
  那便是主角受,安淋。
  只不过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也并不关心这个。
  左寻有些慌忙的挡住他的视线,将伞撑在他头上,俊美的面庞上染了心疼之意,“剜剜,你怎么能够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
  伞很大,遮挡两个人绰绰有余,然而左寻却本能的把大半个伞都往苏剜的身边倾,以至于自己半边肩膀皆被雨淋湿了。
  “我是来找傅廷的。”苏剜的声音很轻,一出口即被接连不断的雨声覆盖。
  左寻的眸光瞬时暗了些许,面上却神色不改,“我送你进去吧。”
  “先赶紧把湿衣服换掉,怎么伞都不打就跑出来……”
  “很重要的事。”明亮的白炽车灯显得苏剜的面庞更加苍白,仿佛一丝血色都没有。
  “我想问他,和那件事的关系。”
  “剜剜。”左寻微凉的指腹轻轻拭去他面上的点点水痕,“有些事情,知道多了,也不过是自己徒增痛苦。”
  “无论怎样,你的生活都不会变的。”
  “会的。”苏剜似乎是笑了笑,“再怎么样,我至少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吧。”
  左寻沉默了片刻,最终道,“我陪你。”
  安淋的目光透过雨幕,投向他们,心脏却像是被什么拧了一下。
  原来,左寻在喜欢的人面前,是不一样的。
  “左寻……”神差鬼使间,安淋唤住了他,声音有些拘谨,“可是话剧要开始了……”
  “那你快去吧,别错过了时间。”苏剜望向他,神色了然。
  “我……”左寻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难受极了。
  剜剜似乎是注意到安淋了。
  好像也看见他的脸了。
  他会不会察觉到什么。
  左寻心里正七拐八绕兜着圈子,却见苏剜丝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那我先走了,祝你们玩得愉快。”
  随即,他便毫无留恋的转身而去,背影在连绵不断的雨幕里渐渐模糊。
  左寻伫立在原地半晌才回到车上。
  他一言未发的将车钥匙插进去,面上无丝毫温度。
  “别在我面前卖弄那些花招。”左寻的语气早已没了对着苏剜的温柔,冷的仿佛不带丝毫温度。
  “我很烦这一套。”
  安淋一言未发,只是盯着车窗外连绵不断的雨丝,指关节攒的发白。
  他不过是一个替身罢了。
  既然是替身,做好自己的本职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他的心里酸涩无比,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
  那时候的苏剜还不知道有所谓的剧情,他还是那个身份尊贵而身体羸弱的小少爷。
  而那时候的安淋初入娱乐圈,是个唯唯诺诺的小艺人,并且靠着那张脸,刚刚和左寻建立了不胜光彩的关系。
  苏剜与傅廷有婚约关系。
  左寻是傅廷最好的兄弟。
  他是通过傅廷才认识苏剜的。
  然而,他无可遏制的,深深爱上了苏剜。
  在强烈道德感的压制下,却只能将这份诉诸不尽的爱意埋葬在内心深处。
  或许直到苏剜逝世,剧情的绳索才将主角受和众攻们一点点串联起来。
  毕竟,他是活在他们记忆里的白月光。更是点燃主角受情绪,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导火索。
  安淋单知道左寻对他的喜欢是因为那张脸。
  然而他并不知道,他动过心的其他人,对他的爱慕与另眼相待也不过是因为那张脸。
  知道真相的他心灰意冷,打算彻底离开他们。
  主角受离开后,众攻才明白了自己对他的心意。
  原来主角受在他们心里的位置,已经超过白月光了。
  随即剧情开启了喜闻乐见的火葬场模式。
  哪怕最后是大团圆结局,而苏剜那抹早逝的白月光,却永远是安淋心里的一根鲜血淋漓的刺。
  一杯酒下肚,没一会儿,苏剜就觉得微微头晕。
  仿佛眼前的人和物都变成了重影。
  原主的酒量怎么会这么差,才半杯红酒,就晕成这样。
  他起身,朝前走了两步,脚下却一个踉跄。
  身后,经纪人跟上来,忙扶住了他,貌似十分关切的问道:“还好吧?”
  “头晕。”苏剜微微蹙眉,轻轻揉着太阳穴,觉得胸口很闷。
  然而他的身体似乎也变得越来越热了。
  纵使他此时微微有点神智不清,心里也隐隐约约察觉到些许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到底为什么。
  经纪人扶着他朝酒店电梯口走去:“你这恐怕是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好好睡一觉就行了。”
 
 
第2章 
  电梯直达34楼。
  走廊尽头,一间套房的房门开着。
  “好好休息吧。”
  经纪人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并且带上了门。
  苏剜只觉得身体里仿佛燃起了一团火,热的他连呼吸都是滚烫的。
  他的眼底氤氲起了一层薄薄水汽,白皙脸颊染了丝丝绯色。
  因为灼烧般的燥热感,手指正本能的将衣服胡乱解开。
  直到他的腰被人禁锢住,随即唇被人狠狠吻住,那混沌不堪的大脑才被唤醒了些许意识。
  对方的温度亦十分滚烫,他们唇舌交缠,犹如纠葛的熊熊火焰。
  待身下的凉意袭来,他才终于意识到了现在在发生什么,无力的推拒开身上的人,“别……”
  那人没理会他的推拒,而是将他搂的更紧,唇舌间的掠夺越发凶狠,吮的他舌根发痛。
  随即,对方的沾了些许冰凉液体的手指突兀的伸入了他的后穴,突如其来的异物感弄得他微微难受。
  未经人事的后穴处被对方一点点扩弄着,按压到某处时,苏剜喉咙里无法克制的溢出点点呻吟。
  那声音是无意识的,绵软而无力,却又带着微不可查的小勾子。
  对方扩弄的动作短暂的停滞了一瞬间,随即又按了一下那个地方。
  未曾领略过的快感随着穴壁一点点扩散开来,弄的他浑身发软,身上的燥热却越发明显,一寸一寸侵略着他裸露的肌肤。
  苏剜从小被保护的太好了,被身边人捧着长大,压根就没经历过什么事。
  傅廷的确很爱他。
  然而因为他的身体原因,除了情动时与他接吻,也再没有过其他更进一步的动作。
  或许这个设定,也是为了迎合小说受众,确保将众攻身体上的纯洁留给主角受。
  总之苏剜长这么大,身边的人都把他当作易碎的精美琉璃,呵护备至。
  所以这种突发的状况让他一时间除了本能的挣扎,脑子里根本就只有一片空白。
  倏然,他被身上人狠狠压在身下。神思模糊间,只感觉到自己的腿被分开,并且被对方抓着脚踝,架到肩上。
  接着,撕裂般的疼痛传来。
  苏剜疼的发出一声闷哼,死死抓住那人的手臂,指甲狠狠掐进肉里。
  在对方全部进来的瞬间,苏剜只觉得下身痛的仿佛被什么东西劈开了一般。
  他痛的流出了生理性的泪水。本能的挣扎着往床的边沿爬,却被对方死死扣住腰,又捞了回去。
  清晨,微隙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进来。
  套房豪华的地毯上,散乱的衣服丢了一地。
  室内还残留着昨夜那暧昧旖旎的气息。
  程郁拉开窗帘。
  昨晚,他度过了极为满意的一夜。
  这个小艺人的容貌在娱乐圈不甚出挑,床第间更无技巧可言,犹如一颗青涩的果子。
  但是不可否认,他睡起来确实很带劲。
  程郁垂下眼眸。
  浅金色的阳光下,苏剜一半身体裹在被子里,一半露了出来,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吻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