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两次标记【幻想空间】──白衣若雪

时间:2021-06-10 01:25:54  作者:白衣若雪
  【ABO】文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什么特殊体质,我被标记了两次.
 
 
第1章 
  #我,我被两次标记了,有个孩子,哦,我是个已婚的OMEGA,我想问一下,我这种情况会有什么报应?#
  树洞1:真的假的?已婚的OMEGA怎么会被两次标记?
  树洞1的惊诧可见一般,他在我发这个这个问题的时候立刻就蹦出来了。
  我发的这个树洞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地方,在很久之前,七八年前树洞也许还很流行,但是现在网络越来越发达,X浪、X红书及各种网红起来后,这个树洞就没有人在上面溜达了,更何况这还是一个从一开始就不红的树洞。这个树洞是一个JS分枝的网站,存在的意义类似于鸡肋,没有人愿意上来,因为树洞本身就是娱乐性质的,但它偏偏又不让娱乐。
  树洞1的问题我也很想知道,因为众所周知,一个ALPHA可以标记很多OMEGA,但OMEGA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标记之后他就会对这个ALPHA忠贞不渝,只要是在婚内,他不可能再出轨。
  因为如果他出轨就代表着要被重新再标记一次,再标记一次相当于覆盖之前的印记,重新再烙上一个,那种痛苦没有哪个OMEGA傻不拉几的去尝试。
  我也不想承认我傻不拉几的,我不知道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特异体质,为什么我能被俩个人标记了呢?另一种标记也是标记,那个孩子就是证明。
  所以树洞2很不相信我:楼主是小说家吗?还是想要出名啊,奉劝你别在这个地方发,这里没有多少人来看的。
  我看着他发出来的这句话,也默默的叹了口气,我也知道没有人来,所以才发在这里的。
  树洞,不就是为了让人吐出不能示人的话吗?如国王的驴耳朵。
  我真的没有地方可说了。
  我也知道要脸,我也知道我戴绿帽的丈夫高宇是个见风就能火十万里的人,当然我也不差,我姓谢。我家没有倒前,人家喊我谢三少,我的这个事会被当绯闻压下去,可是倒了后那就不一定了,他们一定会把我及我谢家翻个个底朝天,那我即便是立刻下九泉,也无颜见我的列祖列宗。
  我又等了很长时间,终于有一个树洞3给我回话了:我想知道你出轨的人是谁,怎么这么牛X呢?
  这个问题真的把我问住了,我给他回道:“我不知道。”
  我的小瑾三岁了,我也是刚刚得知他不是高宇的,他今天才随了我的姓,高宇指着我喊的,他个小野种!我不要小瑾姓野,小瑾从今天开始随我叫谢瑾。
  树洞2嗤笑了声:你也真是牛X,连出轨对象都不知道,你这样子的OMEGA,要是在古代要浸猪笼!
  我想他大概是个ALPHA吧,说的这么狠的,但是我没有想到其他人也这么说。
  树洞1也附和到:你就是《水浒传》里的潘金莲,这要是在小说中得被武松劈了。劈了后还要被世人唾骂,立个雕像跪在人家坟前三生三世。
  我觉得他好像说串了剧本,潘金莲怎么成了秦桧了呢?
  我拧了我自己一把,这个时候了还在想别的。
  他们说的都没有太大的参考性,一个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古代,一个是根本就是虚幻的小说。
  我想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竟然会想到要找他们问,他们没有一个好主意。
  可是我在帖子上又问了一遍:除了这个还有吗?
  我没有别的人可以说了。我以为这上面的家伙会专业一些呢,关于什么婚姻法的。
  树洞4一直沉水,这会儿终于冒泡了,他问了我一个我回答不上来的问题:你的孩子都有了,也就是说被人标记了,那他肯定也知道,他没有找你吗?
  我慌张的心在这一刻凉了下来,我沉默了一会儿才打上两个字:没有。
  没有人找我,要不我不至于不知道。
  这两个字透着苍天饶过谁的解恨,活该。
  树洞2:……你真是活该
  树洞1:……活该+1
  树洞3:自作孽不可活,可怜又可悲。
  树洞4:……
  树洞4都无言了,我也知道我活该。
  后面他们再怎么讨论我,我也不知道了,因为我的手机被没收了,我的网络也被切断了,我被我戴了绿帽子的的ALPHA丈夫关起来了,没有浸到水里,但是也是一种笼子,我被关了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了,我的房间里有一个时钟,每天都会定时的敲响,但是时间于我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个坐牢的人并不需要,时间反而是一种煎熬。
  我有时候会想起树洞1跟树洞2的方法,我真的想那样,要么浸猪笼,要么一刀劈了我,痛痛快快的给我结束了吧。
  但是我还没有想出我的奸夫是谁,高宇逼着我想,一天想不出来一天别想出去,我就在这个笼子里使劲的想,我想遍了所有人,把我所有想睡的人(包括电视上那些我曾经花痴过的明星)都在脑子里想了一遍,但却没有一个能对上的,没有一个能跟我梦里那个人对上号的,可那个人我偏偏看不清他是谁……
  我看不清他,他却在我的梦里一遍遍的……
  我又一次抱着头醒过来,天还是黑的,我竟然又这么睡着了,我真是太差劲了,我这个牢做的也未免太舒服了,除了出不去,想睡就能睡,但是我为什么这么怕睡觉……
  那个人都快要成了我梦里的头号悬疑杀手了。
  他要再不出来,我决定以谢天下了。
  谢沉安某年某日记。
  小瑾的胳膊搭在了我的胸口,我睁开了眼睛,看到房间里的光,我才发现我做了个梦。
  我租的这个地方是个老房子,里面还是原先房东的简易窗帘,并不是特别的遮光,但此刻这照耀过来的光却让我有点儿感激房东的省钱了,这提醒我真的搬出那个笼子了。毕竟高宇为我打造的那个笼子是真的金丝笼,富丽堂皇,窗帘上都绣着金线。
  我有时候会想,我走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扯下来,现在留着买点儿钱也好。
  对的,我现在没有钱了,对于一个出轨的OMEGA,净身出户是应该的。
  对了,我自我介绍下,我叫谢沉安,名字是非常的土,因为是我的祖父给我取的:待沉暗落定,家国大安,方可一谢天下。
  我的祖父是个军人,他有着一腔伟大的抱负,到了我父亲这里还好,继承了他的优秀,但是到了我这里……
  我不想想我的事了,没有脸想,我想我的祖父也不想听我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丢尽谢家门楣的事。
  他没有想到我会成这个样子吧?
  他没有想到,他真的一语中的,我真的得以谢天下了吧。
  我睡不着了,小心的把小瑾的小胳膊放在一边,他睡的也有些不安,眉头微微皱着,他是个小ALPHA,但是他现在才三岁,还没有ALPHA那种棱角分明的帅气,他现在还软的跟一个小包子一样,粉嫩的脸,长长的睫毛,小巧且笔挺的鼻子,跟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巴,他漂亮的一塌糊涂,都快不像是我生的了,是的,尽管我想往我脸上使劲贴点儿金,想让他再像我一点儿,但奈何我的身高摆在这里。
  我长的一点儿都不像一个OMEGA,没有那种娇柔甜美,所以,我不得不想小瑾是随了别人,那个人长的好看吗……
  我狠狠的掐了一把我自己的大腿,我真的是不要脸。
  我去洗手间洗了脸,去楼下买了早餐,我走的比较远,较远的那一家混沌做的比较干净。
  等我回来的时候,小瑾从床上坐起来了,他只坐着,定定的走了一会儿神,萌萌的包子脸这么面瘫着也挺有意思,我上去抱他:“小瑾,我们去尿尿了,没有尿床吧?”
  我顺手摸了一下他的屁股,被小瑾拍开了:“没有!”
  哈哈,我不承认我就是想要摸摸他软软的小屁股,摸着真舒服,但是小瑾是个ALPHA,再小也是,他的脸皮薄的很,并不愿意让人摸这里。
  我给小瑾手忙脚乱的洗了脸刷了牙,又跟他一起吃了已经温热的混沌,然后把他匆匆忙忙的送到了幼儿园,幸亏我们现在有代步的车了,虽然是一辆电动车,但是也总比我们俩跑好,我住的地方离这个幼儿园有一点儿距离。
  而且我发现电动车很方便,只要距离不远,就能畅通无阻,基本不会堵车。不堵车就不会心烦,高宇也不会在车里气的骂外面那些龟孙子:磨磨蹭蹭的一个个干什么呢!跟乌龟王八蛋似的!
  他大概想不到有一天他也成了乌龟吧?那种绿色的。
  我骑在电动车上咬了下牙,如果不是空不出手来,我想抽自己一巴掌,我觉得我脑子真的有点儿不好使了,我现在看见绿灯都会多想,而这路上那么多绿色的东西,这还是9月份,这个世界绿的一塌糊涂,这其中我又做了多少贡献呢?
  我以前画画的时候尤其喜欢用绿色,谁让我喜欢画树呢,画茂密的树林,大片的茶园,这些可不就是绿色的,那时候盛蕴还说我:你再在里面画点儿红花。
  盛蕴这个人说话总是说一半儿,另一半儿让你自己思考。
  我还没有想出他这是什么创意的时候,张振东在旁边给我解释了:“红配绿,赛狗屁,哈哈!谢沉安,他说你画的是狗屁!”
  这两个人是我少时的损友,就是少时,我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们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就能在这些日子里常想起他们。
  我想我是在努力的转移我自己的脑洞,我在竭力的为我给高宇戴绿帽子找个理由,就如他说我的那样,天生的吧。
  谢沉安,别想了。
  再想一会儿的面试砸了怎么办,好好看着前面的绿灯,绿灯行,红灯停,不要反了。
 
 
第2章 
  我走的规规矩矩,虽然我在这半个月里把电动车骑的纯熟了,但是我上路依然很小心,因为这次通往我面试的地方路上没有非机动车道,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的群众,我除了孩子不知道是谁的,真的从来没有做过出轨的事,这个‘出轨’真的是字面的意思。
  但是我也没有想到天不作美,竟下起了大雨,明明上午还是有阳光的,我不应该不相信天气预报的,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雷暴雨。但是我觉得那个雷不会劈在我身上。当然就算劈上,那就说明我活该被劈。
  现在雷是没有劈在我身上,但是雨却下在我身上了。
  我又忘记买头盔了,所以这瓢泼大雨把我淋了个透彻,9月份的雨还好,不冷,我就是被浇的睁不开眼,幸好前面的车走的也不快,我就这么跟着。
  我现在已经跑出家门了,那无论是回去还是继续走都是一样的路程,而我不能回去,我今天有重要的任务,我得面试。面试是不能迟到的。
  我脑子大概是被雨淋傻了,我竟然忘了我这个形象去面试还不如不去,但我没有想到,我还是跟着车走。
  下雨天走的就慢,好多车都在摁喇叭,幸好我后面的车一直没有摁过,他大概是看我淋成这样不好意思了吧。
  我旁边跟我并行的宝马车大哥还特意降下车窗看我,我知道他们是在看我的热闹,他们真是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就算我长的高不像个OMEGA,他们也不用这么幸灾乐祸吧?
  我心里愤愤的想,等着吧,你们早晚有一天也会淋雨的。现在坐在宝马车里看淋雨的我,有一天你们就会坐在宝马车里哭。
  让看我笑话的,包括老嘲笑我的那俩家伙都淋雨吧。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这诅咒中了。
  前面两车剐蹭了,那个看我热闹的宝马大哥紧急的停了车。因为只顾着看热闹,他也跟前面的车顶上了,是右边顶上了,他这次直接把头伸出了车窗外,终于淋雨了,大概是看我看他,他咳了声:“你不是个BETA?”
  我什么时候说我是个BETA的?
 
 
第3章 
  我什么时候说我是个BETA的?
  我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不是想要把脸给他看,我身高不像OMEGA,这脸自然也不像,没有OMEGA的娇艳甜美,我只是不得不擦,雨实在太大了,我都觉得那雨水顺着我头发流成河了。
  我这形象自然也好不到那儿去,鸡好看的时候靠一身毛,因为落汤鸡的时候一点儿都不好看。
  所以那大哥就跟看落汤鸡似的看着我,从头看到我的身上,他也不去管他的车了,这家伙真的,应该是个ALPHA,要不他至于这么盯着我看,我衣服就算是湿透了,紧贴在身上也看不出什么来吧?我又不是女性OMEGA,我有的他都有,但是他没有我能生。
  我不想再跟他僵持了,我刚才诅咒他不对,车子剐蹭,他走不了,我也走不了,我回头看还有没有别的路。
  我的身后是一辆银白色的奔驰SUV,他离我比较远,所以没有像我旁边的大哥一样,跟人家前面车顶上了。
  我想幸亏他离我远,要不他要是也刹不住车,我岂不是要飞了。
  我松了口气,回了头,我要把电动车搬到上面的人行道上走,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今天还有面试,不能迟到,就违反这一次吧!等我过了这一段路,我保证就下来!
  可就在我憋着劲提车头,马上就要搬起来的时候,车把被人给摁住了,我顺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看到那人的脸,惊诧了下。
  我有一瞬间以为时间穿越,盛蕴来当交通警了,但看着他那张跟天一样很不晴朗的脸,我眨了下眼,又抬手把脸上的雨水抹掉后,盛蕴还是那张脸,一点儿都没有变,于是我才笑了下,我想我真是傻了,这么堵,交警根本不可能这么快过来。
  而且盛蕴怎么能去当交警呢?
  盛蕴这个模样倒像是明星,从天而降,不,他应该是刚从车上下来,还没有淋透,头发还是标准的大背头,就电视上高个儿ALPHA明星爱留的那种头发,苍蝇立在上面都会劈叉的那种。这种发型是会显的人又高又精神,还贵气逼人,现在就是,都让我不太敢认了。
  但他一个眼神就恢复了老样子,他拧着眉看我:“谢沉安,你怎么在这儿?”
  他站的笔直,即便是大雨飘飘,也没有让他身影打折,也没有让他多靠近我一点儿。
  我想盛蕴抢了我的台词,于是我踌躇的喊他:“盛蕴?你怎么也在这儿?”
  我这一刻心里的想法就是苍天饶过谁,有些人不经念叨,我刚才被雨淋的脑子都不清醒的时候,想过他跟张振东,我还诅咒他们两个人也被大雨淋个透彻。
  现在真的应验了。
  看着盛蕴那精英似的头发,被雨水冲开,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盛蕴没有再多看我,手握在我车把,跟我说:“先上车再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