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哇,这相声的内涵好丰富耶!【三教九流】──牙基莉丽

时间:2021-06-10 01:21:44  作者:牙基莉丽

 

  两个想学相声的毛头小子,因缘际会拜了一位老艺人为师,每天‘说学逗唱’,慢慢的,他们却发现他们说的相声有些不简单……
  秦月璟:我和我师哥啊……
  粉丝:哦呦,内涵开始了!
  ……
  姜承阳:我把我师弟啊……
  粉丝:太刺激了!
  多年后,
  秦月璟:那古墓的位置……
  考古学家:报告,我们真的发现了古墓!
  ……
  姜承阳:那药啊……
  病人:我好了!
  世界人民:嗯,他们的相声还真的是内涵很丰富啊!
  七窍玲珑逗比逗哏受x心黑手狠社会人爱照顾人捧哏攻
  秦月璟(受)×姜承阳(攻)
  【划重点】
  1、架空平行世界,和一切现实无关,无原型!
  2、作者非专业,就图一乐,雅俗共赏!请相声‘专业’人士高抬贵手!
  3、微玄幻、微娱乐圈、微冒险
  4、长篇,慢热,剧情为主
  【排雷】
  1、攻是社会人,有前女友(完全过去式),受过罪,一切只是为了刻画人物,与现实无关,别太认真;
  2、有小坎坷,小磨炼,搞事情,但是都会顺利解决;
  3、副CP在第68章 有2000字左右的进展;
  4、作者笑点奇葩,去留随意;
  5、自娱自乐产物,婉拒写作指导;
  6、轻松看文,就当作者在说书,别太认真=V=
  最后,‘胡编乱造非真实,文盲造句勿深究,看完拉倒!’
 
 
 
第1章 裤腰带开了!
  夜晚的帝都,灯火辉煌,夜生活正式开始。
  黄金岛一楼夜店里震耳欲聋的音乐震荡着心灵,LED屏幕变幻着各种电子图案,五颜六色的镭射光线扫射全场,瞬间炸开的光,开启了这一夜的疯狂。
  此时,舞池里的人们在疯狂的舞动着,拼命释放着自己的激情,发泄着内心无限欲望。
  但是当九点一到,音乐戛然而止,全场瞬间安静。
  舞台上的妖娆舞者停下动作,纷纷退场;舞池中的人们也都一脸淡然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所有服务员停止了服务,站在一旁。
  一些新来的客人看着却有些不解,但是被熟客提醒后也纷纷找地方坐好。
  此时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LED大屏幕前的舞台上。
  舞台上已经有工作人员将一个蒙着红绸罩着的场面桌抬了上来,那桌子上隐约可见两块白手绢,一块醒木,还有两把折扇。
  随着桌子的放下,工作人员退场,两名穿着深蓝色大褂的年轻人走了上来。
  这两人个子都很高,仪表堂堂,龙行虎步的。
  其中一人个头稍高,皮肤白皙,嘴角含笑,眼角带春,一派温柔春风之感,两个耳朵上的耳钉还反着点点亮光;而另一人露出白牙笑着,一脸的傻气,但是眉眼间却是一派的精明,眼角处还隐隐带着一道红色疤痕。
  两人的出现,顿时引来全场人的热烈欢迎,接着就是起哄叫好:“污——!”
  皮肤白皙那人站在了桌子后,另外那人则站在了桌子旁。
  两人调好了别在耳边的无线麦克后,并没有立刻开始今天的节目,反而那白皙青年却是从腰后掏出来一块方巾,展开后将两脚搭在了桌子上。
  借着舞台灯光一看,众人这才看清,原来这是一个收款二维码。
  新来的客人有些看不懂,但是一些常年听这两人相声的客人,却已经纷纷举起手机开始扫描了起来。
  扫的差不多了,那皮肤白皙的年轻人连忙将这块二维码收好。
  之后,台上两人一起冲大家抱了抱拳,其中那眼角带红疤的年轻人说:“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破费了,破费了。”引来众人的一阵轻笑。
  节目正式开始,只见那眼角红疤的年轻人首先开口了:“大家又见面了啊,我今天看到了新朋友也看到了老朋友,老朋友都认识我们两个,新朋友对我们还很陌生。”
  “嗯,对!”身旁皮肤白皙青年应和道。
  “我先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月璟,我身边的这位叫姜承阳,我们两个都是相声界的毛头小子。”说着秦月璟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先来介绍一下我自己吧!”
  ……
  “我啊,风流倜傥、眉清俊秀,好似那月中华贵,狂放不羁的人,就是我啦!”
  此时秦月璟拿起桌上的扇子打开,一手拿着扇子在胸前扇风,一手背于身后,头还微微抬起,故作潇洒状,“不羁啊!不羁!”
  “你老强调这两个字干嘛啊!”姜承阳拍了拍秦月璟的肩膀好奇的问道。
  “我说啊,我是直男!”秦月璟笑着点点头。
  姜承阳拽了拽他:“您等会吧,什么直男,放荡不羁的羁,是束缚的意思,不是那个基,你理解有误!”说着还摆了摆手。
  “没误,我的意思就是……”
  “嗯?”
  秦月璟将扇子合拢,举了起来,声音还大了些许:“我是那钢铁直男,笔直笔直的,敲起来硬邦邦的那种!”
  “什么硬邦邦?”姜承阳惊讶中带着好笑,“你给我们大伙解释解释!”
  “嗯?哦,我说啊,我和这扇子是一样的,敲起来硬邦邦的,形容我铁骨铮铮啊!”说着秦月璟将扇子放下,还摸了摸扇骨。
  “哦,是这样啊!”姜承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还以为是……”
  “是什么?”
  “没什么。”说到这里,姜承阳却不说了。
  “你是不是以为……”秦月璟贼笑的看着身边的姜承阳,还拿扇子捅了捅他。
  “没有!”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啊!”秦月璟看到姜承阳快速否认,连忙收回扇子,冲他翻了个白眼。
  “哈哈哈!污——!”
  这一番逗捧让台下众人一片哄笑,哄笑过后就是叫好声不断。
  新来的客人一看到旁边人齐声叫好,立马就学上了,也开口‘污污’的大喊,也终于知道这‘WU’是哪个‘污’了,也只有这个字才能表达出两人相声的‘内涵’啊!
  秦月璟拿着扇子,一指身边姜承阳道:“再来说说我身边这人,姜承阳,我师哥,就是一‘阳人’!”
  “您等会,什么洋人?合着我是外国人啊!”姜承阳立马打断秦月璟的话,指着自己疑惑道。
  “我的意思是你特别有男人的阳刚之气,简称为‘阳人’!”秦月璟说着还摇了摇头,有些瞧不起姜承阳理解不了自己的话。
  接着秦月璟对着姜承阳又是一顿猛夸:“阳人,集天地之阳气,小阳人、勇猛小阳人、太阳之子,嗖嗖阳刚人,那体温一般就得60℃啊!”
  姜承阳听得也是一脸震惊,不过嘴上却是无奈道:“好家伙,你那温度计是不是放在我热水袋上了!”
  “哈哈哈哈!”
  这开场的一个垫话就如此搞笑,众人可以预示今天的节目一定非常精彩。
  不过垫话还没完,两人今天的节目可是他们师父张瘸子的段子—《张瘸子历险记之侠肝义胆》,讲述的是张瘸子年轻时行侠仗义的故事。
  “我们两个呀,师承的是张瘸子、张礼季老先生,人送我们师父外号‘瘸腿王中王’!”秦月璟说的是一派豪迈,但是内容却引人发笑。
  “停停,我们师父是火腿肠啊!”姜承阳连忙打断,“有你这么说话的么!”
  台下客人都笑的不行。
  姜承阳看到笑声间歇,继续道:“就是个瘸子,腿有毛病而已!”说着他拍了拍自己的腿。
  “什么?火腿有毛病?”秦月璟眼睛瞪了起来,“病猪肉怎么还能做火腿肠呢?!”
  “哈哈哈!”
  “我看你耳朵也有毛病。”姜承阳无奈的摇了摇头。
  “哦?”秦月璟愣了,连忙就要说,“猪耳朵……”
  姜承阳注意到了:“嗯?你继续往下说啊。”
  “哼!”秦月璟傲娇的一扭头,“我不上你的当!”
  “好么,这时候机灵了。”姜承阳笑了出来。
  其实这是两人故意为之,秦月璟只说一个‘猪耳朵’让众人可以想见,他接下来肯定说猪耳朵也是病猪做的,但是这样做却是把自己给骂了,而接连打住反而怪罪起姜承阳来,这就很引人发笑。
  “哈哈哈哈!”台下众人笑得不行,也不忘叫好,“污污污——!”
  ……
  垫话结束,今天相声的正活开始了。
  “你们知道我们师父年轻那会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人送外号嫉恶如仇张瘸子,最看不惯恶贯满盈、横行乡里的恶霸,所以我们师父找了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就打算为民除害!”
  “好!”姜承阳比了个大拇指,赞了一句好。
  ……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师父手持利刃冲向那人身前,只听‘噗嗤’一声!”
  此时秦月璟一手握扇子比作拿刀状,往前一送,另一手捂嘴模拟‘噗嗤’声。
  “人扎死了?”姜承阳故作惊讶道。
  “裤腰带开了!”
  “好家伙,都去行侠仗义了,能不能把裤子穿好啊!”姜承阳有些无奈的笑着回道。
  “哈哈哈哈!”
  此时这里哪有往常夜店的疯狂景色,所有客人乃至服务生都在全神贯注的看着台上这两人,在一逗一捧之间享受最纯粹的快乐。
 
 
第2章 我要学相声!
  【各位旅客你们好!前方停车站是帝都站,有下车的旅客,请您提前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包裹,做好下车准备……】
  在这响起的广播声中,17岁的秦凡在他的座位上醒了过来。
  他揉了揉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没想到他居然做梦上台去说相声了,嘿!
  秦凡转头看着车窗外的高楼大厦,笑了。终于出来了,他终于离开了生活了17年的家乡,告别养父母、弟弟妹妹,他终于来到了帝都!回想以前,秦凡并没有多少悲伤,反而有种莫名的洒脱……
  ‘咣当’一声,火车在秦凡思绪飞转中停了下来。随即,他拿好自己的大包小裹,随着人流下了车。
  秦凡站在帝都站的站前广场,看着比自己家乡、一个东北小县城不知道繁华多少倍的首都,激动不已,从今天开始,他就要一个人生活下去了,他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他要去学相声!他要实现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还不等秦凡多加感动,他立马被几个中年人围了起来,有男有女的,一开口全是京片子。
  “小伙子,你要去哪里,我拉你去啊!”
  “需不需要住宿,我们这儿一宿才25块钱,便宜得很!”
  “看你这样子是来寻亲的吧,上我的车,我带你去,我的车便宜!”
  秦凡反应过后,笑了,没想到帝都人民太热情了!
  一时间他还觉得挺新鲜的,就看着这些人口若悬河的说着也不回话,时不时还点点头。他要是有手机,说不定还能给这些人拍个照,纪念一下。
  这些人一看秦凡有兴趣,说的更加起劲,不过就在其中一名妇女兴高采烈打算上前拉秦凡去小旅馆看看的时候,秦凡开口了。
  “不好意思,大叔大婶,我朋友一会儿来接我。”
  这些人一愣,听到他居然有人来接,嘴角立马耷拉了下来,还有人直接怒气冲冲的骂上了。
  “不需要不会说一声啊!浪费时间!”
  “就是!”
  这些人骂了两句,连忙散了开来,看到另一个外地人立马又围了上去。
  秦凡看着眼前一下没了人,倒是有些好笑。
  虽说他没有任何的外出经验,但是他好歹是个高中生,电视新闻他也看过,一般在火车站拉人的车不要上,一来不安全,二来如果是起了纠纷,他这个外地人肯定是被欺负的对象,虽说是‘天子脚下’不至于不安全,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出门在外还是多多注意才好。
  秦月璟将自己拎着的行李放在地上,然后从裤兜中掏出一张白纸条,纸条上标记的是几条公交车路线图,这还是他偷偷去网吧查找的。
  他此行来到帝都,目的地就是全国最有名的相声团体——吉庆堂!
  早在几天前,他偶然去网吧上网听相声的时候,突然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吉庆堂时隔5年终于要招新了。
  作为一个喜欢相声的少年人,秦凡一下子就被这个消息吸引了。
  吉庆堂乍听之下并不太像一个相声团体的名字,有些太活泼了,不过你要是了解吉庆堂的历史就会知道,这个名字还真的是很亲切。
  话说在清末,有两位民间艺人,红衣先生和九彩堂,他们正是吉庆堂的创始人,真名现已不可考。
  两人并不在天桥卖艺,而是随着戏班走访民间各处跑堂会!
  戏班所到之处虽然也挺受欢迎的,但也总有那不爱看戏的人。为了面面俱到,在戏曲表演过程中,来上那么一两段相声,讲个笑话,逗一逗,这堂会也就成了!
  随着两人相声渐渐出名,他们也开始开宗立派。
  也是因为有着那么些年在戏班中的生活,两人还真将自己的门派取名——吉庆,取义‘吉祥喜庆’,也是应了每回戏班接的堂会,不是给老太太庆寿,就是人家接亲,几乎全是红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