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恻隐之心【CP完结】──十一月十四

时间:2021-06-09 12:08:21  作者:十一月十四

  

第1章 01
  谢樟这个人是个传奇。
  谢家立业在他爷爷手里,发迹在他爸手里,然而他十岁那年他爸心脏病发作得毫无预兆,抢救的救护车还没开到医院就已经不行了,他大伯和三叔还有小姑姑三家都在虎视眈眈,而彼时他年纪尚轻,母亲又沉浸在丧偶的悲痛中无心公司的任何事情,母子两个势单力薄,扛不住谢家这些人的明枪暗箭,最终只能带着儿子投奔娘家。
  然而谢樟二十二岁那年,忽然回了谢家。
  谁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只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在谢氏彻底站稳了脚跟,拿捏住了谢氏集团的命脉,远比他爸当初还在世的时候还要权利稳固,然后又用了三年时间,让业绩平平的谢氏集团成了首屈一指的财团。
  有人说他是商业天才,也有人猜他外公势力非凡,更有流言说他是染了黑背景。
  总之,关于谢樟的传言各式各样,背后怎么议论的都有,但当着谢樟的面没有人敢造次,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笑面冷心手段狠辣的角色,没有必要绝对别招惹。
  谢樟拿了个霸道总裁的剧本,人人都八卦地等着看谁是他剧本里的那朵小白花,然而几年之间,谢樟甚至连参加商业晚宴都不带女伴,更别说传出什么八卦绯闻,清心寡欲到像是看破了红尘。
  但是有传言说他好酒,所以沈家投其所好,办了场酒会。
  其实谢樟的长相与他在江湖的传言十分不相符。
  他气场既不阴沉也不吓人,平日里挂着一张盈盈笑脸,他偏瘦,眉眼弯起来的时候甚至还有几分温柔可言,到场的时候穿了一身低调的灰色,独身一人,没有伴儿也没带助理,戴一副金丝框的眼镜,很有几分相当可以骗人的书卷气,完全看不出来是那个出手就要直取人脉门的大佬。
  沈家有求于人,沈老板的眼睛一直就盯着门口的方向,见谢樟终于到了,立即十分恭敬地迎了上去。
  谢樟没得清净,先应付完沈家的人,刚想去拿点点心垫一下肚子,又被下一波阿谀奉承的人团团围住。
  他刚处理完公事就来赴宴,时间表里就没有空出来晚餐的时间,谢樟饿着肚子应付了快要一个小时,终于有点不耐烦了,正好助理的电话打了进来,谢樟就借故去了外面露台。
  他大伯是个没脑子又贪得无厌的蠢货,被他三叔和小姑当枪使,都被他发配到最没实权的地方去了,还不知道本分做人,想方设法从公司里套钱。
  谢樟早就安排了人盯着他,助理打来电话就是眼线掌握了证据,问他怎么办。
  他一边打电话一边在露台上溜达了两圈,深秋的天气有点凉了,却舒服得很,谢樟轻轻放松了一下筋骨,轻描淡写地说:“让他折腾吧,数额够了就送进去改造改造。”
  这种蠢蛋是最好对付的,谢樟漫不经心吩咐完,找了个椅子坐下吹夜风,听见 “咣当” 一声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动静,他侧头看过去,一群半大少年围在一块,像是吵起来了。
  宴会厅里面你来我往的阿谀奉承哪里有一帮小崽子不知天高地厚的吵架有意思,谢大佬来了兴致,托着下巴听一帮小孩子的墙根。
  那 “咣当” 一声动静是沈珩被撞了一下没站稳撞翻了个矮凳。
  他是沈家的私生子,去年他妈病逝之后才被他爸接回了沈家,撞他的是小他三岁的堂弟,不仅面上一点儿抱歉的意思也没有,反倒十分鄙夷地嘲笑:“沈少爷——也是你能答应的?”
  沈珩在沈家地位全无,一年时间最先明白的道理是反抗只能然给这些人更加肆无忌惮的欺负他,只抿着嘴唇想要从这群人的包夹之中躲开。
  他今天本来是不想来这个所谓的宴会的,可是他那位同父异母向来不待见他的大哥沈安程却异常热络,拉着他的手说 “要带弟弟去见见世面”,沈老板一向希望他们兄友弟恭,立即大手一挥,不顾沈珩态度中的勉强,把沈珩也带了出来。
  刚刚见客人的时候他在跟前,他爸就介绍了他一句,对方很给面子的称呼了他一句 “沈小少爷”,一下子惹恼了正经的沈少爷。
  三房的老五拉着沈珩的手不让他走,笑嘻嘻地说:“还是你觉得你做了沈少爷,齐总的千金就能看得上你了?”
  他最是沈安程的狗腿子,察言观色地继续道:“少做白日梦了,大伯养着你跟养了条狗没什么区别,齐家和我们家联姻也当然是大哥娶齐家千金。”
  沈安程像是在等这句话,笑着说:“小舸别瞎说,阿珩不是想娶岁岁。哦对,你们还不知道呢,他喜欢男人。”
  沈珩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他才明白,原来今天沈安程非要带他出来是这个意思。
  而听墙角听得觉得无聊正打算离开的谢樟起身的动作也顿了一下。
  沈安程到底是年长一些,骂起人来没有那么幼稚,只是说:“你们不要老是欺负他,咱们家女孩儿少,以后阿珩嫁出去,你们可要当嫁自己胞妹一样知不知道?”
  沈舸说话可就直接多了,他撇着嘴拉开了一些自己和沈珩的距离,像是躲什么病毒一样,嫌恶地说:“嫁——出去,哈哈哈,洞房花烛的时候被按在床上操吗?他好恶心啊,大哥你离他远一点儿,他可别有什么不干净的病。”
  老四也跟着符合:“是啊大哥,我听说他们…… 咳,走后门的可脏了,他才被大伯接回来,之前谁知道他给什么人上过。我现在一想到我跟他一起吃过饭就…… 呕!”
  沈安程拍了拍老四的肩膀,像是在教育他:“啧,阿珩回来的时候做过体检了,你们别胡闹了。”
  谢樟神色晦暗不明,侧过头去看了一眼那边。
  沈珩立在一群人里面,显得孤立无援而又可怜兮兮。
  那是个很俊逸的男生,脖颈修长,一张介于孩子和成年人之间的脸有些苍白,但并不妨碍谢樟做出 “这是个很漂亮的少年” 这种判断。
  而沈舸还在上蹿下跳地闹,他像是动物园里第一次看到猴子的小学生一样围着沈珩看了一圈,忽然伸手推了沈珩一把:“做过体检也脏,你还是下去洗洗吧!”
  沈珩猝不及防,被推了一个踉跄,情急之下顾不得许多抓了一把沈安程的手,紧接着就感觉被大力一甩,终于掉进了黑夜阴冷的人工湖里。
  谢樟眯了眯眼。
  他等着沈珩从湖里爬上来,想看沈珩会做出来什么样的反应,可他等了两分钟也没见湖里有什么动静。
  沈舸已经慌了:“来人啊,救命啊,有人掉进湖里了!”
  沈安程已经跳进了湖里救人,不一会儿沈老板和宴会场所的安保人员也都赶过来了,七手八脚地跳下去,把沈珩和沈安程都救了上来。
  谢樟冷眼旁观着沈家人闹了一阵,等沈珩吐尽了水悠悠转醒才起身走过去。
  原本焦急地看着沈珩的沈老板立即忘了自己的小儿子,迎过来抱歉地说:“谢总怎么在这里,刚刚在会场一直没找到您,这里风大也没个灯……”
  他看见谢樟的眼神一直落在沈珩身上,又赶紧说:“真是不好意思,犬子淘气,打扰到您了,改天我一定亲自登门致歉。”
  “道歉就不用了。” 谢樟脸上没什么表情,指了指沈珩说,“把这个孩子送给我吧。”
  他看着沈家人震惊、诧异、疑惑的各色表情,又轻描淡写地补充道:“我很喜欢他。”
 
 
第2章 02
  沈珩被带到谢樟的别墅里时还在发烧。
  深秋的湖水很冷,他平日里又过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精神一直高度紧绷,几厢作用下就病了,然而沈家生怕谢樟会不高兴,养病都不让沈珩养就把人送了过来。
  沈珩脸色烧得有点发红,声音也有点哑,小声跟谢樟问好:“谢总好,我,我叫沈珩。”
  谢樟正在处理公司的事情,看着文件没抬头,只 “嗯” 了声,说:“知道。”
  沈珩很紧张,他不到一年先被接到陌生的沈家,才熟悉了一点又被送到谢樟这里,像被人扔来送去的小狗。
  他等了一会儿,不见谢樟有下文,又红着脸小声问:“您…… 您是要包养我吗?”
  谢樟看完文件,拿了签字笔潇洒地签了 “谢樟” 两个字,然后才抬头看了沈珩一眼,露出来了个很敷衍的笑容,问:“沈董告诉你的?”
  他爸没这么说,只给他科普了一遍谢樟的传奇事迹,并一再地嘱咐他不要得罪了谢樟,沈家还要有求于谢樟。
  那天晚上餐桌上他坐在主位右手的位置,保姆恭恭敬敬地喊他 “小少爷”,晚饭全是他喜欢的菜色,沈安程和他妈安和脸色十分难看,可是却也一句讥讽嘲笑的话都没有当面说出来,安和甚至还强颜欢笑地给他添了一筷子菜。
  就只是被谢樟看上了,沈家人的态度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沈珩很清楚的知道这位谢大佬有多大的能量,他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战战兢兢地说:“不,不是。”
  他看谢樟还看着他不说话,就又小声解释说:“是您,您说很喜欢我。”
  谢樟 “噗嗤” 一声笑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直把沈珩的脸色看得更红了几分,才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说:“你不是喜欢男人么,怎么,看不上我?”
  沈珩被这话吓了一跳:“不不不,不是。”
  他言辞匮乏,跟生母生活的环境平凡单调,即便是已经来了沈家一年也还是不适用这种互相吹捧的生活方式,蹩脚又笨拙地解释:“我,我以为大家都觉得,同,同性恋…… 恶心。”
  谢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笑了一声,竟然认同沈珩的观点:“确实。”
  沈珩诧异地看着谢樟,听谢樟又问:“你多大了?”
  大佬的心思实在难以捉摸,沈珩被谢樟的态度弄得云山雾绕,只能老老实实回答问题:“还有不到半年,十,十八。”
  谢樟乐了:“哦,还没成年。”
  他身体前倾,离得沈珩近了一些,才继续道:“宝贝儿,我包养一个未成年能做什么,长都没长开呢。”
  沈珩这下连耳朵尖都红了,他难为情又不知所措,被谢樟漫不经心一句 “宝贝儿” 弄得彻底没了章法。
  既然不是包养,眼前这位看起来和沈安程年岁相仿的大佬要他一个私生子做什么?
  沈珩心里千头万绪,自己的命运被拿捏在别人手里,忐忑又不安。
  偏偏谢樟又不搭理他了,低头在回复手机消息,隔了几分钟才像是又想起来了面前的沈珩:“那句喜欢你是我哄沈老板玩的,不用当真。”
  沈珩斟酌着开口:“那……”
  然而话没出口就被打断了,别墅的门打开,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姑娘冲进来,一头扎进了谢大佬的怀里,脆生生地喊:“爸爸!”
  谢樟脸上那种冷淡消失得无影无踪,温和地抱着怀里的小姑娘,替她平整了一下玩闹的时候弄皱了的衣服,温声细语地说:“又去淘气了?”
  小姑娘晃着自己的羊角辫,笑嘻嘻地冲谢樟撒娇:“去学画画啦,爸爸,我饿死啦,想吃肯德基,可是小周姐姐不许我吃。”
  谢樟无奈地纠正她的称呼:“是小周阿姨。”
  然后又抬起头来冲杵在旁边的沈珩说:“你跟周姐去二楼,已经给你腾出来了房间,先自己去收拾休息一会儿吧,待会儿下来吃饭。”
  谢樟又示意了一下周姐:“你带小沈上去,看看他有什么需要的记下来,让人去买。”
  沈珩同手同脚地跟着周姐上了楼。
  他整个人都凌乱了,传闻中的谢大佬不是不近女色清心寡欲么?他昨天听见谢樟说 “喜欢” 他的时候还以为谢樟也是个同性恋,结果人家连女儿都有了。
  谢大佬居然有个看着差不多三四岁大的女儿!
  可他呢?
  他居然还误会谢樟是个同性恋,要包养他。
  他是对自己有多少自信觉得谢樟这样的人能一眼看上他,现在想起来自己之前的猜想简直太搞笑了。
  沈珩拿手捂住脸,觉得自己刚刚那话问得太丢脸。
  然而他又一脑袋的浆糊,更想不通谢樟把他从沈家接过来是什么意思了。
  他呼出来一口气,深刻地感觉到自己刚出龙潭又入虎穴,暗暗地想要比在沈家还小心做人,毕竟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谢樟给他腾出来的房间是二楼的一间次卧,面积不小,带独立的卫生间,床褥闻上去还有洗涤剂的味道,应该是换洗过了,衣柜里挂着几件没剪标签的应季衣服,看样子是谢樟提前给他置办的。
  沈珩默默打量了一会儿,直觉谢樟目前可能并没有恶意,毕竟看房间的待遇,是比他在沈家好上许多的。
  他没什么行李,随身只有一个小包,沈珩把包放到衣柜上层的抽屉里,只从里面掏出来了一个相框。
  上面年轻的女人搂着五六岁大的男孩儿,是他唯一存留的一张和母亲的合影。
  他拿着相框,轻轻地擦了擦镜面,沉默着看了一会儿,才把相框偷偷放在了枕头底下。
  这时候周姐来敲门:“小沈,收拾得差不多了吗?你看看缺什么东西就告诉我。”
  沈珩给周姐开了门,沈家的佣人待他态度也十分恶劣,所以沈珩面对周姐仍旧局促:“谢谢周姐,东西准备的很全,我没有什么缺的东西了。”
  周姐却很随和,手在围裙上擦了两下,笑呵呵地问:“那你有什么忌口的东西没有?小豆芽说饿了,谢总让我早点做饭。”
  已经很久没有人问过他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了,周姐这亲近关心的样子看得沈珩心里一暖,挠了挠头说:“我,我什么都吃,谢谢周姐。”
  周姐冲他抬抬手,说:“行,那你歇会儿,饭好了我上来叫你。”
 
 
第3章 03
  提前感谢各位老板的海星!鞠躬。
  到底是还在发烧,沈珩这一 “歇会儿”,险些直接睡过去。
  周姐上来敲门叫他吃饭,沈珩睡得迷迷糊糊,爬起来去开门,门缝里却先探出来一颗小脑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