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夷陵老祖偏宠含光君【虐恋情深】──渝州聆雪

时间:2021-06-09 11:55:56  作者:渝州聆雪

  

第1章 羞耻
  月色朗朗,清风和畅,蓝忘机如往常一般在云深不知处境内巡逻,夜已深,蓝家的弟子都进入了梦乡,四周一片悄寂。再巡过山门,他就可以回去歇息了。
  到得山门前,蓝忘机发现一切如常,稍稍待了会儿,准备转身离去,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忽然听到围墙那边有动静,倏地望去,只见围墙上蹿出一个人,那人着一袭白色的家族服饰,手中提着一坛酒,正笑嘻嘻的望着他。
  蓝忘机施展轻功,来到那人身边,冷声询问:“你是何人?”
  那人笑得更灿烂,答曰:“我是云梦江氏的魏无羡,来蓝家听学的,敢问仙君如何称呼啊?”
  蓝忘机道:“为何深夜不归?”
  魏无羡晃晃手中酒坛,“自是去镇上买酒喝了。”
  蓝忘机道:“云深不知处禁酒。”
  魏无羡眼睛滴溜溜一转,嬉笑道:“云深不知处禁酒,那我不进去,就在这里喝总没问题吧?”
  说着就要开启那坛酒。
  蓝忘机是蓝家的掌罚人,向来循规蹈矩,从未越过雷池半步,魏无羡当着他的面违反家规,让他大为光火,他一掌打向魏无羡,就要夺他的酒坛,魏无羡轻巧一躲,躲过了蓝忘机这掌,他纵身飞向更高处,将佩剑随意搭在肩头,另一手仍晃着酒坛,嘴里还念叨着:“乖乖,可不能把这坛天子笑给夺了,多好的酒呀。”
  蓝忘机见魏无羡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纵身跃起就去捉他,魏无羡岂能让蓝忘机得逞?自是在云深不知处境内上蹿下跳,从这个屋檐跳到那个屋檐,从这座阁楼飞到那座阁楼,你追我赶的,好不热闹,魏无羡越逃兴致越浓,蓝忘机却越追越气恼,他修为不差,抓人没有失手过,今晚却被一个云梦江氏来的小子弄的团团转,怎能心情不糟糕?
  追着追着,魏无羡却不见了,蓝忘机凝心聚神,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想找出魏无羡来,却不料身后传来一声戏谑的声音:“小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是他!
  蓝忘机猛的转头,果见魏无羡那张脸上笑得人畜无害,蓝忘机拿剑就刺魏无羡,魏无羡伸双指一截,就截住了他的剑尖儿,“小公子,莫生气啊,你长得这么美,若生气可就不好看啦。”
  他出言轻佻,更让蓝忘机怒从中来,他用力把剑拔出,可魏无羡却夹的紧紧的,让他手足无措,蓝忘机欲抬掌去打,魏无羡却飞快的掷来一张符,定住了他的身。
  “你……快放开我!”蓝忘机急道。
  魏无羡绕着他转了一圈,单手撑着下巴,口中啧啧赞道:“哎呀呀,是个清冷的美人呢,若是不皱着眉头也不生气,那就更美啦。”
  魏无羡言辞轻浮,更让蓝忘机怒上心胸,忍不住骂道:“放肆!”
  魏无羡道:“哎呀呀,小美人儿真的生气啦?别嘛,我们才见面,你就和我生一顿气,这是待客之道吗?你这样美,应该多笑笑,哎,小美人儿,你笑一个嘛,快。”
  蓝忘机咬牙怒瞪魏无羡:“你放开我!”
  魏无羡还是人畜无害的笑着:“你给我笑一个,我就放了你,如何?”
  蓝忘机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胸脯一阵阵起伏,也试图运用灵力冲破符篆的束缚,但却徒劳无功。魏无羡向他靠近,凑在他耳边悄声道:“小美人儿,别白费力气了,这道定身符是我自创的,除了我,没有人能解得开。”
  说完,魏无羡还嘻嘻笑了两声。他去动蓝忘机那光洁又莹白的下巴,触手温润,口中还不断念叨:“吹弹可破,犹胜娇娥。”
  这下蓝忘机算是气炸了,魏无羡轻薄他不说,还把他与女子相较,这让他如何能忍?他气的头脑发昏,想骂魏无羡,却一句也骂不出来,这魏无羡是什么人!简直无理之极!
  蓝忘机怒喊道:“放肆!”
  魏无羡并不理会,自顾自说着些不着调的话,听着这许多不靠谱的言辞,蓝忘机害羞又愤怒,简直快要无地自容,若他能动弹,一定提剑杀了魏无羡!
  动作了一会儿,魏无羡终于不再说浑话,他朝下一望,见自己身处高阁之上,嘴角不禁上扬,而后揽过蓝忘机的腰,在他耳边柔声道:“小美人儿,我们下去找个隐蔽的地方共度良宵吧。”
  蓝忘机已被魏无羡气的头脑发昏,已经无力再发火,魏无羡吻了吻他的脸颊,抱着他一飞而下,脚刚着地,就听有人喊道:“谁?”
  蓝忘机认出了这个声音,遂应道:“兄长!”
  “忘机?”
  原来魏无羡和蓝忘机你追我赶的,竟来到了蓝曦臣所住的别苑,蓝曦臣夜来无眠,正坐在窗前思索事情,忽然看到两道白影飘然而下,心中一紧,就喊了一声,继而来到院中,没想到是蓝忘机到来,更没想到的是,蓝忘机身边还有一个人。
  被蓝曦臣发现,魏无羡不动声色的撤了贴在蓝忘机身上的符,还给他自由,但他搂着蓝忘机的手,却仍没有松开。蓝曦臣看到二人搂着,一时感到不可思议,他走向二人,蹙着眉道:“你们怎的在此?”
  蓝忘机狠狠推了一把魏无羡,魏无羡倒退几步,差点没摔倒,蓝忘机走到蓝曦臣身边,脸色并不好看,蓝曦臣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只字不提。
  魏无羡问候蓝曦臣道:“在下云梦江氏魏无羡,见过这位公子。”
  一说云梦江氏,蓝曦臣就知其是来听学的,亦回礼道:“魏公子久仰,在下蓝曦臣。”
  魏无羡笑道:“原来您便是蓝氏的宗主泽芜君,幸会幸会。”
  客套了几句,魏无羡又道:“今日我初到贵地,甚觉新奇,故而趁着月色正好四处游逛,就遇见了这位小……公子,我还没和他说两句话,他就头晕起来,我一时发慌,想带他找大夫,误打误撞的来到此处,如有打扰,还请泽芜君见谅。”
  蓝曦臣关心弟弟,听说蓝忘机不舒服,就要为他把脉,蓝忘机却不让,只说回去休息一晚便好。蓝忘机和蓝曦臣会合,魏无羡也不能继续不轨,只得败兴的离去。
  魏无羡走了,蓝忘机也一声不吭的往自己的别苑而去。他的别苑名唤“净苑”,净苑中有一所静室,是他的住所。
  一回静室,蓝忘机便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方才魏无羡对他所做的事,一幕幕涌上脑海,想起来就又气又恼,恨不得拿剑把魏无羡那混账戳的浑身是窟窿。
  蓝忘机就地盘膝调息打坐,脑海里却闪过魏无羡那张嬉笑的脸,他抄写家规,脑海中是魏无羡对他撩拨的一幕幕,最后,他弹《清心音》也不管事了,魏无羡的音容笑貌一举一动,在他脑海挥之不去了。
  魏无羡魏无羡,脑子里都是魏无羡,蓝忘机烦闷的厉害,心想睡觉总可以吧?睡着了就不会想起魏无羡了,可谁知进入梦乡后,他还是梦到了魏无羡,以及那些羞耻的场景。
  醒来后,蓝忘机脸红心跳,慌乱不已,他用了好长时间才缓过神,整理好衣冠,系好抹额,拿好佩剑,就往兰室而去,今日是众世家弟子听学的第一天,所有人必须到场。
 
 
第2章 亲吻
  兰室。
  蓝启仁正投入而严肃的为众世家弟子一一复述蓝氏的三千条家规,蓝忘机坐的很端正,听的很认真。但听学这回事儿,有认真的就有不认真的,比如魏无羡。
  魏无羡听着繁复的三千家规颇觉无聊,不由的东张西望,望着望着,就望到了蓝忘机,见蓝忘机坐的笔直一丝不苟,魏无羡就觉得很有意思,如果他打扰一番,不知蓝忘机那个小美人儿是否还那么古板?
  魏无羡从袖中取出一只不到两寸长的小纸片人,对它灌注灵力,它就有了生命,在他面前舞动起了四肢。魏无羡用指轻轻一点,小纸片人就蹦蹦跳跳的向蓝忘机而去,它一跳跳到了蓝忘机的肩膀上,他察觉出异样,伸手欲抓它,它却轻巧一跳,躲了过去,跳到了蓝忘机的另一侧肩膀。小纸片人碰了碰蓝忘机的小耳朵,又去触碰他的下巴,动作轻缓,它这一碰,立刻让他想到了昨晚魏无羡对他的所作所为,他向魏无羡望去,果见魏无羡在那儿正盯着他笑。
  蓝忘机投给魏无羡一道冰冷的目光,然后一把抓住了那个小纸片人,把它扔给了魏无羡,魏无羡看出蓝忘机生了气,想哄他两句,蓝启仁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看着蔫吧了的小纸片人,魏无羡自是不甘心就此作罢,他再度给小纸人赋予了灵力,吹了口仙气,向蓝忘机杀去。
  不料此时蓝启仁一个转身,就看到了那只向蓝忘机飞去的小纸片人,蓝启仁登时大为光火,一挥袖,一道灵力便把小纸人拍到地上,小纸人软软的趴下,再也立不起来了。
  蓝启仁怒道:“魏婴,你给我出去,闭门思过!”
  魏无羡遭训,非但没有半分羞愧,反而还挺高兴道:“是是是,我这就出去。”
  蓝启仁看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气的七窍生烟:“你……给我抄蓝氏家规三百遍!忘机,你亲自监督他抄!”
  于是,魏无羡站到兰室之外思过去了。下学之后,蓝忘机领他去了藏书阁,在那里抄写那三百遍蓝氏家规。
  魏无羡和蓝忘机相对而坐,蓝忘机在认真的默写家规,魏无羡翻开一本《蓝氏家训》,看着那繁杂冗长的家规就一阵头疼,暗骂蓝启仁古板又可恶,他让他抄家规,他就偏不抄,他能奈他何?
  虽然不抄家规,但魏无羡手上却没有闲着,他提笔蘸墨,在洁白的宣纸上作起了画,画的是蓝忘机。他时不时的抬头瞧蓝忘机,蓝忘机始终端坐如松,不断地在写着什么,但见他眉目如画,沉静如雪,相貌姣好犹胜女子,魏无羡不由看得呆了,他咬着笔杆痴痴的想:“真美,可惜是个男子,若他是女子,我娶了他岂不很好?”
  叹也只叹了这么一下,遗憾也就遗憾了一瞬,转念他又想:“男子又如何?我魏无羡一样娶,除了不能生儿育女,旁的事情不一样做?”
  不多大会儿功夫,魏无羡就把蓝忘机的画像画好了,画中人目如星,眉似柳,一袭白衣翩然胜仙,魏无羡如何欣赏都不够,渐渐地沉醉其中。
  醉到半晌,魏无羡忽闻蓝忘机唤他:“家规抄完了?”
  魏无羡并不答,拿着画到了蓝忘机身边,大大咧咧的坐到一只蒲团上,“小美人儿,你看看这个。”
  他把蓝忘机的画像放到了他面前,“好看么?”
  蓝忘机露出了浅浅的笑容,魏无羡看在眼里,欣慰道:“我画的好看吧?”
  “嗯。”
  “嘿嘿,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这幅画送给你了。”
  “谢谢。”
  蓝忘机看了一会儿画,就把它收了起来,这倒有点出了魏无羡的意料,他本以为冰冷如蓝忘机,是不会收下自己的画的,没想到会收的这般爽快,他凑近蓝忘机,两人挨在了一起,蓝忘机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魏无羡又挨了过去,“忘机,你干嘛躲着我?”
  蓝忘机冷冷道:“不许这么叫。”
  魏无羡道:“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多么好的名字啊,怎么泽芜君和蓝老先生叫得,我就叫不得了?”
  蓝忘机无语道:“你……他们是我的叔父和兄长,而你……”
  “我怎么了?”
  “那你希望我怎样唤你啊?嗯?”
  蓝忘机道:“你……”
  魏无羡道:“你是希望我唤你娘子,还是希望我唤你小美人儿?”
  魏无羡去揽蓝忘机的肩,将美好的人儿拥在怀中,并亲吻他的唇,魏无羡吻上来的那一刻,蓝忘机怔住了,没想到魏无羡竟然这么大胆……
  魏无羡与蓝忘机唇齿相缠着,蓝忘机感觉他的吻霸道中却蕴藏着一丝丝温柔,让他欲罢不能,就一任他吻着,魏无羡见蓝忘机这般顺从,心头登时一喜,把手探进了蓝忘机的衣衫里,这时,蓝忘机却一把推开魏无羡:“滚!”
  魏无羡被推到一边,人也是傻了,方才不是你侬我侬情正好吗?蓝忘机这是怎么回事?蓝忘机慌张的整了整衣衫,匆匆的逃离了藏书阁,魏无羡坐在地上,也是一肚子火,自己都准备攻城略地了,冷美人给自己来这个?好不容易等平复下去,他便往云深不知处的后山而去了。
  后山水绿山青,风景独好,是游山玩水谈情说爱放松心情颐养身心的绝佳之处,在这里,他碰到了在水中摸鱼的清河聂氏的二公子聂怀桑。聂怀桑摸了大半天都摸不到一条,气恼的很,魏无羡脱靴卷裤,下到了河中,不一会儿就捉到了一条鱼,他把鱼扔到聂怀桑的鱼篓里,聂怀桑眼睛一亮,笑着说道:“多谢魏兄!”
  魏无羡道:“客气了。”
  又接连摸了几条鱼,都给了聂怀桑。聂怀桑对他那叫一个佩服,连连向他请教摸鱼的方法,魏无羡倾囊相授,并手把手的教聂怀桑,在魏无羡的指点下,聂怀桑摸了好几条,精神愈发振奋,兴致更加浓厚。
  聂怀桑看到不远处的石头边有一尾长长的青鱼,就说要过去抓它,魏无羡道:“聂兄小心。”并跟在他后头。
  来到青鱼旁边时,聂怀桑急于求成,猛的一扑,脚下一滑,眼看就要摔倒,魏无羡立时抓住了他的腰带把他拽住,一册书模样的东西从聂怀桑怀中掉落,青鱼受了惊吓,摆着尾巴哧溜逃走了。
  魏无羡把那册书捞起来递给聂怀桑,聂怀桑翻看了几页,有些懊恼道:“哎呀,最好看的几页给湿了。”
  魏无羡凑过去一看,见是春宫图,便坏笑道:“聂兄,原来你偷藏春宫画册啊。”
  聂怀桑道:“哪里是偷藏,分明是光明正大的看,怎么魏兄,你就不看么?”
  魏无羡道:“世间哪个男儿不看?你魏兄我是男人中的男人,自然是看的。你有春宫图册却藏着不给我看,够不够意思呀?”
  聂怀桑见遇到了同道之人,话匣便打开了,嘿然一笑后,他道:“魏兄,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给你看嘛,既然你我有相同的爱好,以后我有好看的春宫图,肯定首先给你看。”
  魏无羡觉得聂怀桑上道,就搂住他脖子道:“我就知道聂兄够意思,今天捞了这么多鱼,晚上我作东,请你喝酒如何?”
  聂怀桑欣然应道:“好极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