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龙宫七太子的冠军之路【竞技】──箜之伶

时间:2021-06-09 11:54:32  作者:箜之伶

   

第1章 
  少年回头,最后看了一眼他热爱的游泳馆。
  恍然想起来,四年前他刚到这里的时候也曾意气风发,怀揣着劈波斩浪的冠军梦,努力挥洒青春和汗水。
  一切梦想在现实面前都那么不堪一击,他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父亲在他出生之前就去世了,只留下他和母亲相依为命。
  妈妈在写字楼里做保洁供他在市体校学游泳,而这里偏偏容不下他这个身世凄苦的孩子。
  贫寒的出身让他难以融入队友的世界,继而被大家排挤、孤立甚至是欺凌。有人往他床上泼水,被褥都湿透了;滚烫的水倾斜而下,烫得他浑身起了水泡;水杯里出现的不明黄色液体……
  他也曾经试图向教练反应,得到的只是一句“你再没事找事,我就让你马上离开这里”。
  他开始自暴自弃,浑噩度日,最终因为成绩不佳,失去培养价值而离开体校。
  ————————————
  看到这里,敖凌气得牵头都已经攥紧了。
  他是东海龙宫的七太子,龙王最小的儿子,全家人心尖儿上的小宝贝。
  龙王规定儿子们年满三百岁才可以化形去人间游历和生活,小七只有两百七十多岁,龙宫里的日子度日如年。
  小龙崽天天呆在龙宫里,无比向往外面的世界,今天听说三哥回来了,就赶紧跑来他的宫中找他,想要听他说一说人间的趣事。
  哪知道,三哥却被父王叫去处理别的事情,他只能在房里等着。百无聊赖之际发现了这么一本人间来的读物,想着那里面一定有许多有趣的故事,便翻开看了起来。
  刚看了个开头,小龙崽就把自己气坏了,书里有个游泳队的小孩儿,和他拥有一模一样的名字。
  听说在人间“敖”这个姓氏很少,如果有,他们的祖上一定和龙族有关。
  “你给本太子振作起来呀,和龙族有关游泳怎么能输给人类幼崽???”
  小龙崽生了半天的气,粉雕玉琢般的小脸都气成了圆鼓鼓的包子,三哥却还没有回来,不知不觉,七太子竟然趴在书案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敖凌醒了过来,睁开眼,自己却不在龙宫。
  清瘦的少年坐起来环顾四周,脸上带着一点茫然,这是一间纵向很深的房间,两边各有一整排宽大的柜子,被分割成一小格一小格。
  而他刚才就躺在中间的长椅上,上半身赤&裸,下半身穿了一条只到膝盖那么长的黑色紧身裤。
  “心态挺好啊,这时候竟然在更衣室睡着了。”有人在他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力道很足,语气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敖凌稍微思考了一下,脑子里就出现了能拧出水来的床单被套,而自己在床边坐了一夜的情景。
  这不就是那本书里,那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少年离开泳队的前两天发生的事情吗?
  小龙崽指了指自己,问眼前的人:“我是谁?”
  那人一愣,而后脸上露出个幸灾乐祸的笑容:“敖凌,你在这儿跟我装傻充愣有什么用,抓紧吧,这大概是你最后一次在这个泳池游泳了。”
  “怎么样,有没有想好,离开体校之后是去新东方学厨师,还是去蓝翔开挖掘机?”旁边又有人靠过来,笑声及其不怀好意。
  “要不找个电子厂上班去吧哈哈哈。”
  “照我说,像你这种队内垫底的,还是早走早好,何必在这里耽误时间,你一点进取心都没有,根本不配练游泳。”
  小龙崽的拳头又硬了,身为东海龙宫的七太子,水族中至高无上的统治者,这群半大的人类幼崽确定他不配游泳吗?
  他挺起胸膛,上前一步和那人面对面,露出个恶龙咆哮的凶狠表情:“等着瞧,我一定会赢你们!”
  人类幼崽一阵哄笑,当场给了他一堆白眼。
  七太子:“!!!”
  “我告诉你们,今天的队内测试,谁如果再游最后一名,谁就立马给我滚蛋!”
  说话的人就站在泳池边上,他的嗓门很大,听上去甚至有些刺耳,回荡在空旷的游泳馆内,不断撩拨着其他人脑子里绷到极限的那根弦。
  这个人叫余晓宇,是A市体校的一名游泳教练。
  泳池一端的出发台上分别站着八名少年,他们本来无一例外的都弯着腰低着头,死死地盯着自己所处泳道的水面,在听到教练的话时,却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最边上的第八泳道。
  第八泳道的出发台上站着的少年,个头是八个人中最高的那个,但身材却最瘦弱。
  十四五岁的运动少年,其他人已经能看出宽肩细腰的倒三角轮廓,而他仍旧纤细得能看到根根分明的肋骨。
  少年愣了愣,似乎有些不在状态,看到周围的人全都将视线投到了自己的身上,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虽然刚才的话并没有指名道姓,但却是说给他一个人听的。
  敖凌想起来,书里面最终把那倒霉蛋赶走的不止队友,还有这位余指导。
  哼!今天就要让这群愚蠢的人类看看,龙族是怎么游泳的。
  50米乘以25米的国际标准泳池,26℃恒温,自动水循环、净化、过滤、消毒。空气飘散着若有似无的硫酸铜的味道,让原本一触即发的气氛更加紧张。
  旁边观战的队员都有点激动,他们队内所有短距离自由泳游得快的人都集中在了这一组,只除了敖凌。
  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余指导这是明摆着要赶他走,在100米自由泳这个项目上,其他七个人哪个不能吊打敖凌?”
  “刚才话不是已经说明白了吗?谁最后谁走人!”
  “……”
  预备声响起,八位少年弯腰、蹬腿,把自己绷成一张蓄势待发的弓,随着尖利的哨音刺入耳膜,争先恐后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向空中。
  蜷曲的身体在离开出发台那一刻舒展开来,空中姿态流畅而笔直,每一个人起跳的时间和高度、入水的距离与时机各不相同,这也直接导致处在第四、第五泳道的两名队员在游程一开始就为自己争得先机。
  听见哨音的时候,敖凌也跟着跳了出去,可是,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最慢的反应、最近的入水点,手忙脚乱的出水,不到15米的距离,他已经处于明显劣势。
  小龙崽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嗯,没关系,这不重要,游快一点,一定可以超过他们!
  100米自由泳,有氧与无氧的结合,既需要爆发力也需要耐力,更需要运动员有策略的合理分配自己的体能。
  四道和五道两名队员并驾齐驱,在前30米就已经甩开了和第三名半个身位的距离,而他们两人之间的较量却咬得非常紧,差距微乎其微。
  敖凌感觉这具躯体好像还不太能听他的话,脑子已经游到了另一边,身体还在水里苦苦挣扎。
  正不得要领之际,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句话:“我不是不喜欢游泳,我只是不喜欢他们。”
  这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最后留下的声音,带着浓烈的不甘与愤恨。
  敖凌稳了稳心神,不再蛮横的用意识去支配身体,而是慢慢的引导,开始依靠本能划水、大腿、换气。
  接近50米的时候,他开始提速,手掌破开水纹,在浪花中不断交替滑行,双腿不断拍打着水面,飞溅出夺目的浪花。
  第一个50米游完转身的时候,他已经悄然超过了前面那个人,来到了第七位!
  在队内测试正式开始之前,游泳馆的后门无声无息的走进来两个人,在看台上找了个能够俯瞰整个泳池的位置,其中年轻的那个拿着秒表,在哨音响起的同时,按下了计时键。
  他们已经看了一上午的测试,几十个队员中,让人眼前一亮的寥寥无几,这是最后一场。
  水池边的余晓宇用眼角余光往上面扫了一眼,唇角满意的露出一抹微笑。
  靠近吃遍的时候,敖凌本能的头往下钻,整个身体团起来向前翻滚,双腿就像鞭子一样打在池壁上,仅仅一个转身,他又超过了一人,来到了第六位!
  这时候场边原本热闹的队员们才察觉出不对劲,那个一向在队内吊车尾的家伙,今天非但没有被甩开足够远的距离,反而来到了第六的位置?
  “什么情况?这是知道自己要卷铺盖走人,开始做最后的挣扎了吗?”
  “挣扎有屁用,我听说余指导已经通知他的家长尽快过来把他接走。”
  “你们看他的动作,学了十多年游泳的人,能把自由泳游成这样,真不知道他当初是怎么被选进来的,资质平平,训练还不刻苦。”
  “……”
  敖凌的脑子莫名处于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强烈的求胜欲不断驱使着身体向前奋力游动,但肌肉却已经到达了极限。
  意识和身体逐渐割裂,却又紧密相连,精神世界里他是龙宫的七太子,对于水拥有绝对的掌控力。可是这具瘦弱的身体根本无法支撑他强大的精神力,濒临崩溃边缘。
  敖凌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输,我绝不能输给这些人类的幼崽!”
  40米、35米,第五、第四、30米、25米……很快,他已经来到了第三位,并且还在不断缩小与第四、第五泳道那两位的差距。
  虽然这只是队内的一向稀松平常的测试,但紧张的氛围丝毫不比正式比赛的时候差。
  可是,一开始备受瞩目的,关于第四和第五泳道的竞争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被第八泳道吸引,在此之前,没有人能想到,那个被他们欺负到每天只敢夹着尾巴做人的家伙,在这个时候会突然发力。
  身体的感官渐渐变得麻痹,不断被意识驱使着做周而复始的华水运动,距离终点越来越近,大脑的兴奋感也随之越来越强。
  进入最后10米的冲刺阶段,八条泳道水花四起,每个人都拿出了全身力气开始做最后的冲刺。
  余晓宇看着泳池内的情况,脸上的表情从鄙夷到吃惊再到愈发阴沉,握着秒表的那只手无意识的攥紧,像是恨不得生生将那东西捏碎。
  他又偷偷地往看台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复杂,甚至有一丝不安。
  10米、9米、8米,第四、第五和第八泳道的三条身影同时游向终点,岸上的围观者们纷纷屏住了呼吸,震惊与不可置信明明白白的显露在每个人的脸上。
  “不是吧,不是吧,敖凌今天打鸡血了吗?”
  “卧槽,我没看错吧,他这是要和王新辛(四道)和李思辰(五道)同时到达终点了吗?”
  “这……”
  他们仿佛都意识到了什么,理智却不敢相信!
 
 
第2章 
  敖凌从最后一名逆袭上来,在快要到边的时刻,以肉眼可见的优势,在众目睽睽之下,超越第四和第五泳道,竟然第一个触边!
  可是,当池边的余晓宇掐住秒表挨个爆出成绩的时候,众人却大吃一惊。
  “王新辛58秒68,李思辰59秒01,刘杰1分02秒75……”
  他一口气报出七个人的成绩,唯独没有敖凌的名字。
  此时,当事人正双手抱着水线,努力不让自己往下沉,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肌肉和骨骼都不再听他的支配,只是用力的将他往池底拉扯。
  敖凌脸色苍白,微张着嘴,看起来就好像一条垂死挣扎的鱼,连呼吸都没有力气。
  旁边泳道的人首先发现了不对劲,在他胳膊上拍一巴掌:“喂!你怎么了?”
  敖凌晃了晃脑袋,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池底滑去,这时候余晓宇也注意到了他状态不对,一脸嫌弃的让其他队员搭把手,把他拉上来。
  几个人七手八脚将他拖上岸,敖凌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散架了,却执拗的盯着余晓宇问道:“我的成绩呢?”
  “56秒03,”看台上,掐着秒表的年轻人向身边那位中年长者报出一个成绩,属于敖凌的成绩。
  中年长者点了点头,笑道:“不错,能够进入去年全国青少年U系列15岁男子100米自由泳前五。”
  年轻人却只是扬了扬唇角,张口便洋洋洒洒数出一大堆缺点:“还不够好,出发太慢,滚翻看起来还不错,但呼吸杂乱没有章法,技术动作尤其不标准。”
  身旁的中年人却不以为然:“他虽然身材单薄了些,但身高还不错,最关键的是,精神属性足够强大,有一股别人没有的冲劲儿。”
  “你还好意思问成绩!”
  一声怒吼从泳池边上传过来,打断了两个人的讨论。
  “你会游泳吗?在水里乱扭些什么,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反正要滚蛋了,打算破罐破摔是不是?”
  说到最后,余晓宇的声音不断拔高,听起来非但没有了身为教练员的威慑力,反而有了些色厉内荏的意味:“问成绩是吧,好,我告诉你,你犯规了,没有成绩!”
  他的反应实在有些过激,把旁边看热闹的队员都吓傻了,围成一圈大气不敢喘,看台上的两个人也皱起了眉头。
  原则上讲,自由泳的竞赛规则对游泳姿势几乎没有任何限制,只是运动员通常在自由泳比赛中,选择了爬泳这种最省力、速度最快的游泳姿势而已。
  因此,只要不是出发、转身和到边时出现状况或者影响其他人比赛,哪有什么犯规一说。
  大家都知道余晓宇这是在借题发挥,但被欺负的对象是敖凌,众人流露出来的那一点同情也很有限。
  “不可能,我游得比他们都快!”
  敖凌此言一出,在场众人脸上的惊讶之色不亚于他拿了第一——队内任人欺凌的受气包今天竟然敢跟他们余指导顶嘴了???
  余晓宇仿佛被他这句话刺痛了哪根敏感的神经,暴跳如雷:“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滚去办公室!”
  语毕,他也没等敖凌有什么反应,立刻转身,在看到看台上站着的人时,脸上适时的浮现出惊讶之色,随即换上逢迎的笑容走上去:“沈指导,您老今天怎么有空大驾光临?”
  这位沈指导名叫沈兴国,正是刚才站在后门的两个人中年长的那个。
  余晓宇又转过头来,向他身边的年轻人笑着点了点头,虽然也很客气,但却并不十分热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