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周经理的秘密【完结】──草莓益生菌

时间:2021-06-09 11:52:57  作者:草莓益生菌

   

第1章 威胁
  下班到家。
  一股饭菜的香气扑鼻而来,空调开得特别凉,周藤然放下手中的公文包和两杯奶茶,挂起西装外套,径直走进厨房。
  “你怎么又比我早下班?”
  按理来讲,程序员标配不是9点下班才对吗?
  正在做饭的男人打开水龙头冲了下手,转过头:“这两天我们不是很忙。”
  “不忙的话干嘛不趁这个机会出去和你们部门的同事多聚聚餐?”周藤然已经走进厨房,站在离对方很近的地方歪头问道:“你都来公司两年了,都没见你交什么朋友,这样下去你要孤独终老了吧。”
  灶台上正在煮的汤已经开始冒蒸汽,男人不紧不慢的关火,打开锅盖,拿出汤匙和碗,一气呵成的乘出一碗汤。
  光是闻味道就知道一定很好喝。
  做饭的男人叫白幸轩,是周藤然大学的学弟,周藤然大四那年他大一,一般来说大四学长很少跟大一新生混在一起,但经过一些机缘巧合两人成为了朋友。
  白幸轩肩宽腿长,剑眉星目,刚入学的时候引起过不小的轰动,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什么朋友,像一个很害羞的小孩,每天只跟着周藤然玩。
  周藤然又是那种不会拒绝别人的人,加上他也很喜欢跟白幸轩在一起玩,白幸轩在人际交往方面好像不是很在意,只有他在旁边的时候才愿意跟其他人交流,他觉得白幸轩不被所有人理解,很多人觉得他太冷,但在周藤然眼里白幸轩只是害羞罢了。
  可能孩子小时候有什么阴影之类的。
  后来周藤然毕业了进了大厂,三年后因为优异的表现晋升为业务部经理,而白幸轩也从大学毕业,进了同一家公司的技术部成为了软件工程师。
  然后仅仅两年就做到了特级软件工程师。
  公司八卦传的快,周藤然虽然和白幸轩不在一个部门,也听说过不少小姑娘都追求过白幸轩,后来估计都被白幸轩拒绝了————至少他们两个做了两年室友,周藤然从没见过他带女生回家,甚至都没有跟他聊过女生的话题。
  白幸轩的生活似乎只有工作,下班给周藤然做饭,睡觉这三件事,如果没有周藤然偶尔拉着他出去看看电影或者小酌两杯,他都怀疑白幸轩是不是一个机器人。
  当然机器人才不会这么体贴呢。
  恍神的功夫,白幸轩已经把饭菜都摆上桌。
  这一切似乎都很自然的发生,周藤然一边玩手机,一边享受白幸轩的服务。
  饭菜摆好后,周藤然才意识到自己今天在回家的路上买了奶茶,于是放下手机:“我今天给你买了奶茶哦,等我去拿。”
  白幸轩轻轻笑了一下:“好啊。”
  “这奶茶店是新开的,我看里面有黑糖奶茶——我记得大学的时候你很喜欢和校门口旁边的那家,就买了两杯回来。”周藤然边说着边往门口放奶茶的地方走去。
  同时间,周藤然未锁屏的手机震了一下。
  白幸轩就坐在对面,手机屏幕是朝着他反方向放置的。
  虽然只有短暂的几秒钟,手机就自动锁屏了,白幸轩还是看到了手机里的内容。
  是一个微信对话框,最后一条信息是一张照片,照片直白露骨。
  整个图片从腰身开始,然后是一个高高翘起浑圆白皙的臀部,臀间的小洞若隐若现,若隐若现的原因是因为,里面还插着俩根手指,一看就是男人的手指。
  右臀上还有两颗棕色的小痣,几乎让白幸轩确认这照片的主角就是周藤然。
  对一切还浑然不知的周藤然开开心心的拿着奶茶走回来,贴心的把吸管插好,把白幸轩那杯摆到了他面前。
  白幸轩脸上没什么太多表情,周藤然并没察觉什么异样,坐下后习惯性的解锁手机。
  时间仿佛突然定格,周藤然脑袋嗡的一声懵掉了。
  “怎么了学长?”对面的白幸轩看似担心的问道。
  周藤然努力的平静了一下自己,小动作的深呼吸后抬起头,下一秒就正对上了白幸轩的目光。
  “有什么事吗?你看起来不太舒服。”
  周藤然喉结动了动,欲言又止。
  他和白幸轩关系好,但是从不越界隐私问题,一是因为周藤然是gay,二是他并不很想跟白幸轩讨论这些事情。
  “家里出了点事。”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周藤然只好搪塞。
  “哦,需要帮忙吗?”白幸轩又问。
  周藤然摇了摇头。
  他和别人做爱的照片被偷拍下来了,那晚他被灌醉了,和别人发生了一夜情,虽然他并不是什么贞洁烈男,但对方似乎很早就盯上他了,那次灌醉并不是偶然。
  自从做完之后那人一直试图跟他交往,他不愿意,就被用照片威胁了。
  心不在焉的吃完饭,周藤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白幸轩辛苦做的饭,但他又无法集中注意力,好不容易强迫自己吃完了白幸轩的饭菜,周藤然随便找了个借口告诉白幸轩自己今晚要回家处理一些问题就匆匆离开了。
  一篇满是雷点的文……
 
 
第2章 “周藤然,你居然敢不记得我。”
  警告:不是和正牌攻,且有强制,受控请忽略此章靴靴
  在微信里要了对方的家庭住址,周藤然打了个车就过去了。
  现在这个情况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当面对峙。
  虽然对方这个行为犯法,周藤然也不可能真的去报警。
  那个男人微信名叫Jayce,在跟他发生关系之前周藤然确认自己没见过他,但后来从两人的微信交流中,Jayce似乎又很了解自己,甚至知道他大学的专业,和现在工作的地方。
  Jayce住的地方离周藤然家不是很近,但打车半小时也到了,是一个离市中心不远的小公寓,虽然不奢华但住得起这里的人赚钱也都不会太少。
  而Jayce,从他模糊的记忆里,也是一个相貌出众的人,光凭外表可看不出来是个流氓。
  周藤然做上电梯,已经开始在打腹稿,准备等下要怎么跟Jayce谈判要回他手机里的照片。
  终于到了Jayce的楼层,周藤然极不情愿的走到了Jayce的门前,那晚的记忆碎片在脑中闪过,还没等周藤然按门铃,Jayce的们就开了,一把把他拉了进去。
  进入Jayce家里周藤然才觉得自己简直太冲动了,那一晚的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涌入大脑,虽然断断续续,却又无比清晰。
  Jayce把他按在沙发上,地板上,床上,翻来覆去肏到虚脱。
  突如其来的记忆让周藤然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面前的男人长得挺帅的,完全看不出是有那种恶趣味的人。
  周藤然看了他几秒,刚要开口,就被对方抢先了:“你想好要跟我交往了吗?”
  周藤然来的太冲动,在过来的路上他想过无数种可能到底要怎么和这个男人谈判,无论怎样不能让他把照片发出去——尤其在他知道自己在哪工作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下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答应对方的要求,至少可以拖延时间,之后再想怎么处理。
  这种感觉很不好,周藤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人威胁做出这种事。
  ”至少在我做决定之前,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这么了解我。“
  至少死也要死得明白。
  Jayce见周藤然有些松口,嘴角轻轻上挑,两个人离的很近。
  Jayce抬手玩味的搓了搓周藤然的衣领,修长的手顺着衣领移到周藤然的领带上,猛地把他拉到贴脸的地方。
  “周藤然,你居然敢不记得我。”Jayce的语气不是很好,他俯下身,嗅了嗅周藤然的脖颈,点点的吻落在上面,一边又补充道:“我来提醒你一下,我叫陈允之。“
  陈允之。
  这名字有些熟悉。
  周藤然隐约有一点印象,陈允之是他大学时期的学长,但是当时两个人就见过一面或者是两面,周藤然认识的人这么多,怎么会记得所有人。
  陈允之一边吻着周藤然的脖颈,一边猛地把周藤然压在身后的墙上。
  同时间,周藤然感觉陈允之的手慢慢摸到了他的腰部,解开了他的腰带,松了他的裤子,手伸进去开始有技巧的揉捏。
  周藤然虽然还在惊吓中,但终究是个男人。
  “你硬了。”
  周藤然喉咙间发出一声隐忍的呻吟。
  “太欠干了。”
  陈允之轻轻一拉,周藤然的裤子瞬间掉到了脚踝处,只剩下一条单薄的内裤。
  紧接着周藤然猛地被陈允之翻了个身,前胸贴在墙上,身后压着陈允之,对方的手也从性器挪到了臀间。
  没有退路了,周藤然恨自己居然对陈允之的撩拨起了感觉,他的身体很渴望能被插入。
  陈允之贪婪的嗅着周藤然的后颈,大手从臀畔移到臀间,慢慢按压着闭合的小穴。
  除了情欲意外,羞耻感几乎填满了周藤然的大脑。
  他觉得自己跟只鸡一样,在出卖自己的肉体。
  陈允之草草的做了做扩张,就拉开裤链,拿出自己那根抵上了周藤然的屁股。
  被陈允之进入后,几乎是同时间周藤然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陈允之技术很好,又有和周藤然做爱的经验,很轻松就找到了他的敏感点,进入之后一直对着那里猛撞,周藤然隐忍着不想发出声音,仿佛如果自己叫出来了就压垮了他最后的道德底线,只能把嘴贴在小臂上发出“唔唔“的声音。
  ”我射在你里面怎么样?“陈允之仿佛没看到周藤然痛苦的样子,一边肏一边说着骚话。
  周藤然听到这句话身体猛地一颤,刚要说不,就听到陈允之的门铃突然疯狂响起。
  一开始陈允之还不想理会,但因为门外的人一直在坚持按门铃,实在是太烦了,陈允之只好放弃装不在家,把性器从周藤然身体里拿出来,骂骂咧咧的拉上裤链。
  周藤然也连忙弯腰把裤子拉起来,好在陈允之没耐心,只扒了他的裤子。
  不过他好像不应该为这种事情高兴……
  首发二更!对不起lp,居然不是和lg打响第一炮TAT卑微求留言。。。
 
 
第3章 “现在同事之间关系都这么好了?”
  陈允之不情不愿的去开门,门外的人是白幸轩。
  周藤然的裤子里湿漉漉的,很难受,好在刚刚的门铃声直接给他吓软了,才不至于更加尴尬。
  虽然脸上还有刚刚性事造成的红晕,以及眼角的泪痕。
  不知道白幸轩看不看得出来。
  “你谁啊?”陈允之不耐烦的问道,世界上最令人恼怒的事情之一可能就是做爱被打断吧。
  白幸轩表情漠然,看不出情绪,面不改色的看了看周藤然说道:“学长,你刚刚说家里有事走得急,手机忘带了。”
  陈允之皱眉,语气里带着怒火:“那你也不用大半夜的这么扰民吧?”
  说罢看了一眼身后离他几步远的周藤然,补充道:“而且什么叫家里有事?这人谁啊?”
  没等周藤然回答,白幸轩又开口道:“我是他同事,也是室友,一起合租。”
  “同事?”陈允之挑眉,“现在同事之间关系都这么好了?”
  周藤然心虚的低着头,用余光瞟了瞟白幸轩,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他从未和白幸轩提起过他的私生活,一是因为他把白幸轩当弟弟看,觉得这种事情不太好说,二是自己的性取向和一般人不一样,他不想因为这个把白幸轩吓到。
  “我是他大学学弟,到现在认识很多年了。”白幸轩倒是老实,陈允之问什么答什么,说话彬彬有礼,犹如再跟同事交接任务“请问您是哪位?”
  “我哪位?”陈允之比周藤然大了两届,白幸轩又比周藤然小了三届,他们自然不认识对方,“我是周藤然的学长,也是他现在的男朋友……那按照辈分来说,你不是也应该叫我一声学长?”
  周藤然虽然低着头,但他能感觉到白幸轩在听到男朋友这三个字的时候脸上出现了细微的表情变化,这个变化一闪即逝,不过周藤然还是注意到了。
  “那这位学长,请问您这么晚找周藤然有什么事吗?”白幸轩语气平淡的问道。
  “都说了,我是他男朋友,不管我找他有什么事,那也是我们的私事。”陈允之已经不想继续跟白幸轩纠缠,伸出右手“你不是来送手机的吗?手机给我,你可以走了。”
  白幸轩并没有把手机给他,而是偏头看向周藤然问道:“学长你明天一早还有早会,这么晚还不回去睡觉是不是不太好?”
  陈允之的右手尴尬的悬在空中,干咳了一声替周藤然接话道:“你管呢?他今晚要留宿在这,明天我开车送他去上班不行?”
  白幸轩又看向陈允之,眼神毫无波澜:“他公文包不在这,怎么去上班?开会的资料都在家呢。”
  陈允之都快要被气笑了,这个白幸轩说出来的话都似乎很在理,但怎么就那么招人讨厌呢?
  周藤然左思右想,觉得不能再让事态这么发展下去,白幸轩态度很明确,如果周藤然不跟他回家,他能在陈允之家一直耗到天亮。
  花了几分钟组织语言,周藤然突然开口:“那个,咳咳……Jayce,我确实明天还有事,今天实在太晚了,我们的事,我明天下班来找你聊可以吗?”
  陈允之沉思了一下,就这么给到手的鸭子放走实在是不甘心,然而他第二天也要上班,况且手里握着周藤然的把柄也不怕他跑了。
  反正爱做的事情已经被打断了,白幸轩这小子又在这里扫兴,于是权衡了一下决定答应周藤然的提议。
  “好吧,也不差这一天,明天等我微信吧。”陈允之恨恨的说道,又瞪了一眼白幸轩:“记得跟你这个小学弟解释清楚,告诉他学长可不是坏人。”
  话说的阴阳怪气。
  最后还是把周藤然给放走了。
 
 
第4章 “学长喜欢男人?”
  回去的路上,周藤然和白幸轩都没有说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