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今天讨好金主了吗【甜文】──话晚晚

时间:2021-06-09 02:47:00  作者:话晚晚
 
家族败落的小少爷林恒收到一份恋爱合同。
对方不仅保证可以给他很多钱,还愿意让他爽。
最重要的是,对方还是年少时就让他心动的人,段知寒。
林恒:感谢祖坟为爱冒青烟。
 
-他哪哪都不好,可我就是喜欢他。
 
 
  ☆、段知寒
 
  A市的六月被大火炉烤的炙热,夏天里,知了的叫声本该是动人的,可是在林恒眼里,树上的这些知了都是在像疯子一样乱喊。
  知了疯了也就疯了,最可恶的是他的手机也疯了,像个蚊子一样嗡嗡乱叫。全世界都是疯子。
  林恒猛地扯过被子蒙到自己头上,想隔除一切杂音,让自己好安安稳稳睡个午觉,可惜终究是斗不过自己的手机。
  林恒最终放弃,烦躁地把手机拿了过来,手机屏幕上写的备注是:段知寒。这个名字直接振得林恒一激灵,他深恶痛绝的呸了自己一声,烦烦烦,你烦个屁。
  林恒瞬间变得像个正常人一样,拿着手机恭恭敬敬的接电话“喂。”了一声,电话那头的人倒也没生气,语气平平,清冷的声线透过手机穿到林恒耳朵里,“醒了吗?”
  林恒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刚还在睡觉来着。”
  那边“嗯”了一声,缓缓说,“只是想提醒你今晚别忘了来,没想到打扰到你睡觉了,抱歉。”
  说完也没有等林恒回复,就径直挂断了电话。
  林恒有些烦躁地挠头,有一种要上工第一天就要被辞了的感觉。
  其实林恒的工作不是什么正经工作,甚至还能说的上脏,陪/睡这种东西,怎么说出去都难听。
  可是林恒不在乎。
  年少时,浪荡情场太多次,这种你爽我爽大家都爽还有钱赚的事为什么不做?
  在别人眼里是下三滥,在他眼里是香饽饽,林恒甚至美滋滋的想,大概段知寒找上他,大概就是因为他不要脸这一美好的优点。
  在林家还没宣布正式破产的时候,林恒就知道段知寒。
  A家的世家圈子错综复杂,林家顶多也就是个二流世家,可是段家不一样,一直是立在A市金字塔顶端的家族,百年来的基业扎根太深,没有家族能撼动段家的地位。
  但是林恒知道段知寒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段知寒是个同。这个世界上性取向不正常的人少之又少。
  A市有家店,店名很好听,叫“烈焰玫瑰”,可是只有去过的人才知道,那地实际上是个gay吧。倒没有什么肮脏的买卖,是用来帮他们这种人找对象的。
  林恒还有钱逛gay吧时,就曾对段知寒心动过。
  因为实在是长的太好了。
  “烈焰玫瑰”里鱼龙混杂,段知寒站在里面及其出挑,细皮嫩腰,怎么看都觉着欠cao。
  林恒在那里见到段知寒很多次,当林恒实在忍不住心痒痒想主动搭讪的时候,他朋友拦住了他。
  “你不要命啦?”他朋友压低声音说。
  林恒不屑一顾,“老子不就搭个讪?这有什么。”
  “他是段家人。”
  林恒瞬间就老实了。
  惹不起惹不起。
  他虽然没为他老子做过什么贡献,但总不能给他老子添乱。
  老天不饶人,林恒尽管没添乱,他老爹的公司还是保不住倒闭了。
  前几天老头住院,被父亲护在手底下太久的人还是不得不站出来找工作,赚钱治病。
  段知寒就找上门来了。
  说话也很直白,“我想包你。”
  林恒直接答应,不费力气就赚钱,不赚的都是王八蛋。
  今天,就是他们约定的日子。
  思及此,林恒连忙从被窝里钻出来套上衣服。
  他可不想上班第一天就迟到。
  可是当林恒进到车库,想要开自己的爱车时,发现自己的爱车早没了,只剩了一个破破烂烂的自行车。
  林恒又想起了前两天他把车子卖了给老爷子治病的那种锥心似骨的痛,骑上小自行车,暗暗发誓,怎么都得把段知寒伺候的舒舒服服,赚够钱给老头养病,再搞辆新的爱车。
  到了段知寒给的酒店定位,林恒忍不住抬头仰望,再一次深深地感受到了贫富差距,全世界唯一一座七星级酒店,最小的套房都比他的房子大两倍。
  林恒吸了吸鼻子,这酒店他还有钱时都住不起。
  他工工整整的把自己的小自行车放到停车位上,手都有点颤抖。
  段知寒派来迎接的秘书,小李,一眼看到这个画面,还有点一言难尽。
  你说林恒长的和楚老板这么像,怎么就这么穷呢?也不知道在老板眼里,算不算得上是楚老板的替身?
  ///
  林恒打开总统套房的门时,听到的声音是。
  “本市于2021年1月1日即将到来一场暴雪,请市民们注意保暖。”
  他不由得挑挑眉,没想到段知寒还喜欢看天气预报?他是不是该找个小本本记下来,以后用来讨好金主?
  林恒换完鞋后,下意识的往电视那看去。
  可惜结果令他失望,段知寒不在那。
  放着电视在这人去哪了?
  林恒把除了卧室和卫生间的地方都找了一圈,都不见段知寒的人。
  “奇怪,小李明明说他的老板在这啊。”林恒小声嘀咕着。
  林恒手里还拿着一个文件,是刚刚临上楼前小李塞给他的,说是个S级合同,为了不打扰老板的美事,他就不来了,麻烦林恒捎去。
  段家的S级合同欸,一路上林恒都感觉自己握了个烫手山芋。
  要不,放到茶几上,下次再来?林恒想着,刚要把合同放茶几上。
  就听到卧室传来一道声音,是段知寒的,“不进来吗?”
  林恒像做贼一样一抖,差点摔在茶几上,还好最后他及时稳住了自己。
  林恒捏手捏脚的走进卧室,就看到段知寒坐在床上,时光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什么印记,还和他初见那次所差无二,甚至更漂亮了。
  唯一的不同是高挺的鼻梁上多架了一副金丝框眼镜。
  斯文败类。
  林恒觉着自己光不用看,就能/硬。
  察觉段知寒起身走过来,林恒连忙把S级合同递给他。
  段知寒结果淡淡的扫了一眼,就扔给了他。
  林恒这才看这个合同。
  豁,他何德何能,这个S级合同,竟然是段知寒给他的包养合同。
  林恒想都没想就想签字。
  段知寒却拦住了他。
  开口说,“我其实有个爱人,叫楚阳。”
  林恒倒没听说过这。
  林恒安静下来,听段知寒说。
  “但是他出轨了,所以我们分手了。”
  “我找你来,其实是想试试,是什么感觉。”
  “但是我看了很多东西,觉着上边的很累,所以我下你上。”
  “明白吗?同意就签字。”
  林恒:“。”
  他真没想到,段知寒是说话这么裸露一人。
  也没想到,这世界上还能有人能得到段知寒还出轨。
  “你长的和他很像。”
  林恒这回彻底明白了,他得此机遇要先感谢他爸妈给他这样的脸,再感谢那个未谋面的楚阳。
  他其实都做好为钱做下面的准备了,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
  林恒签了字,暗暗决定,明儿去拜拜祖坟,感谢祖坟为爱冒青烟。
  段知寒看他签了字,直接自己走到床上躺好,说,“开始吧。”
  林恒;“。”
  他现在突然又不是那么明白了。
  
 
  ☆、事后烟
 
[img]//static.jjwxc.net/images/transparent.png[/img]
  第二天,林恒很自然的蹲上阳台,想吸一口事后烟。
  还没点着呢,就感觉小腿被踹了一脚,林恒抬头,就看到段知寒倚在门上,那双漂亮的眼睛隐匿在金丝眼镜后。
  段知寒就那么平静地垂眼看着他。
  声音也没什么起伏。
  “我洁癖,不喜欢别人吸烟。”
  看林恒楞在那里,段知寒有点不耐烦,话说的更直白。
  “烟掐了。”
  林恒闻言连忙把烟熄灭。
  看着段知寒没什么异样的站在那,林恒觉着自己不是一点半点的失败。
  他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
  也不知道段知寒爽没爽到。
  就在林恒胡思乱想的时候,段知寒又开口了。
  “钱打你银行卡上,你可以走了。”
  闻言,林恒赶紧收拾收拾起身走人。
  段知寒眼神一直注视着他,知道看到林恒走出套房门,并且关上门,段知寒才如释重负的倚回门上,控制不住地斯了一声。
  是挺爽,爽得楚阳那个狗逼跟他搞出轨。
  段知寒倚着门冷静了一会儿,然后拿出手机,板板整整给林恒的那串手机号码上上了个备注,林恒。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是这个名字。
  他前手刚打完电话,后边就来了一通电话。
  是段知寒十几年的好朋友程希,革命友谊来源于当年段知寒经常去gay吧,而程希是那老板。
  段知寒僵硬地想找一个凳子坐下,最后还是决定继续倚在门上。电话一接通,那别的人就八卦地在听筒里问。
  “爽吗,段总,我专门找了个跟楚阳像的。”
  他就说这个林恒为什么和楚阳长的这么像。
  “有点膈应。”
  段知寒实话实说。
  程希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那我这不是用功没用正地方去吗?”
  亏他还把gay吧所有客户信息核对了一遍,万里挑一就挑到这一个长的跟楚阳像的。
  “之前你和楚阳在一起时,我就不那么支持,段总,这样多好啊,无拘无束,您说呢?”
  然后他又话锋一转变了个话题,“段总,跟你以前一块那几个比,能力怎么样?”
  他看中的人一般这方面都不错。
  这次段知寒倒没有否定程希了。
  “像头狼一样,怎么都喂不饱。”
  “我觉着,可以继续发展。”
  程希总算快活那么一点点了,“那就祝福林小哥得到您的赏识。”
  “你满意我就放心了,那我不打扰您?我们明天约。”
  段知寒闻言直接挂了电话,也没说同不同意。
  没一会,段知寒就听到了门铃在想,他猜测是林恒忘了拿什么东西,又折了回来。
  段知寒十分好心情地走到门口开门,等他看清楚门外来的人,脸直接就阴沉下来了。
  ///
  林恒十分寒酸的推着自己的小自行车准备走时,就被迎面而来的奥迪车扫了一车尾气。
  想当年,奥迪车他连眼神都不给的,现在也只能酸。
  车上的人走下来,挺帅一个帅哥,一看就是超级总攻,和林恒一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林恒看着隐隐约约有点眼熟,他又抬头看了眼总统套房的方向,忧心忡忡地想不会是段知寒觉着他还不够,又找了个能让自己更爽的吧?
  那人迈着长腿直朝着酒店走去,林恒又在那酸不拉唧地羡慕。
  他晃了晃自己脑袋,强迫自己思想正常一点。
  生死有命。
  可他还是忍不住乱想,想着想着,脑子歪到了,段知寒摸起来真的好软好舒服。
  林恒骑着小自行车走在人行道的时候,绝望地想,他得找个别的事做转移转移注意力。
  到最后,林恒索性决定去医院看看老爷子。
  医院的消毒水味很重,林恒闻得很不自在。
  他没有急着去病房,而是先摸去了主治医师办公室。
  主治医师正伏在桌上写着什么。
  林恒也不打扰,凑过去看他在干什么。主治医师感受到他的视现,转头冲着他笑了笑。
  林恒看了一会儿,实在是认不出他写的什么,索性放弃了。
  感慨着说,“医生的字体果然只有医生认识。”
  主治医师笑了一下,问他,“最近干什么去了,怎么都见不到你人。”
  林恒叹了口气,“赚钱啊。”
  生活不易,恒恒叹气。
  主治医师闻言,手里的笔停了一下,抬头看他,“你父亲的手术费我帮你垫上了,你也不要太有压力。”
  林恒简直要感到地哭了。
  主治医师沉默了一会,才又开口,“初恋一次,应该的。”
  主治医师叫姜至,是林恒少爷时期的大学同学,人也不错,他们俩恋爱一场也没吵过架,到最后要办正事时,他俩才发现,撞了,他俩都是1。
  其实林恒当个0也不是不行,但关键是他脑子里一直都是把姜至压的,心理上实在是转不过来。
  那时候林恒明白了一个道理。
  不光看小说时不能逆CP,现实生活也不能逆CP,很难受的。
  当时他那些狐朋狗友知道后都是劝分的,现在狐朋狗友都走没了,只有姜至还愿意帮他。
  林恒一时间感慨万千。
  有时侯,林恒的手机真的很不会看脸色,又像蚊子一样嗡嗡起来了。
  林恒调整脑子看了眼手机。
  是他老爹打来的。
  接通后,只听到那别用要多可怜就多可怜的声音凄楚的说。
  “儿子,你再不来看我,就见不到我了......”
  林恒越听越不对味。
  他手机习惯开外放,姜至也听得很清楚。
  他们两个面面相觑。
  林恒记得刚刚姜至还跟他说他爹有好转来着?
  
 
  ☆、前男友
 
[img]//static.jjwxc.net/images/transparent.png[/img]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