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有妖【灵异神怪】──晓梦致幻生

时间:2021-06-09 02:44:30  作者:晓梦致幻生

 

  唐九容想要自杀那天,遇到了正处在虚弱期的顾银盼。
  顾银盼说,反正你要死了,就给我吃了吧,我吃了你,就能恢复点精力。
  唐九容说好。
  顾银盼却没有立刻吃,而是先把她当成的储备粮,没想到这储备粮当着当着,就往另一种吃法上去了。
  前期萝莉后期御姐活力四射傲娇攻X生无可恋丧气满满仙风道骨闷骚受
  轻松日常,不恐怖
 
 
第1章 虚耗
  正值雨水充沛的季节。
  从过街天桥下面走过的时候,唐九容看见在桥上堆积然后倾泻而下的雨水,像是瀑布似的给天桥下头造了个帘,她穿过这水帘的时候,撑着的红伞被噼里啪啦地打响,她觉得挺有意思,于是来回走了四趟,直到路过的路人向她投来了看神经病的目光,于是她继续往前走,走过前头的一座小桥,水位线因为暴雨涨高,已经到了桥底下。
  唐九容在桥中站定,又看了好一会儿,她看见有鱼从河水里跳上来,噗通一下,噗通又一下。
  唐九容喜欢这样的时候,因为周围暴雨滂沱,白茫茫一片,给她一种与世界隔离开来的感觉,又好像继续这么走下去的话,就能走到阴间。
  她发了会儿呆,还是继续走,总算走进了小区,走到了自家单元楼下面。
  这是个老校区,没有电梯房,每个单元六楼,一楼不是住房是车库,前头有两方小花坛,不过里头的花全被拔了,让一楼的老太太种上了菜——左边是小白菜,右边是西红柿,还有石榴和草莓,这季节没有长。
  在小白菜边上,蹲着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孩子。
  她确实只能被称为女孩子,身量不高,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模样,穿着红色的卫衣,卫衣的帽子戴在头上,下面漏出的黑色的长发像是小蛇似的蜿蜒黏在脸上脖子上,叫人看不清她的样子。
  倾盆大雨下她看上去幼小而可怜,唐九容在心中感慨着“不知这是谁家的小孩”,然后无动于衷地走了过去。
  然而下一秒裤脚就被拉住,唐九容心中有种不妙的预感。
  她低下头,小女孩也抬起头来,因为脸刚好在唐九容伞的边缘,从伞檐滑落的雨水劈头盖脸落在她的脸上。
  唐九容:“……”
  唐九容稍微挪了一下伞的位置,好让小女孩进入她伞的笼罩范围之内。
  小女孩抹了一把脸,把脸上的头发拨到一边,露出了一张叫人觉得天地失色的精致面孔来。
  实不相瞒,在看到这张脸的时候,唐九容愣了一下,最后产生的第一想法,就是这样的美貌简直“非人”。
  因为已经无法用言语去形容这样的面孔长得到底有如何恰到好处,于是只能粗暴地给出“不像人”的评价来。
  这美貌女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有没有同情心?”
  唐九容:“……”
  该说有,还是没有呢?
  如果说有的话,对方不会是想提出让自己收留她给她洗澡给她吃饭这样复杂的要求?
  这样一想,唐九容开口道:“没有。”
  女孩:“……”
  女孩长叹一声,道:“收留我,不然,把你吃掉哦。”
  女孩至下而上向她看来,却无仰视之感,神情凌厉,带来某种奇异压迫,在那眼神之下,肌肤上似乎都产生细小的疼痛,心脏收紧,又砰砰直跳。
  这或许是被称之为杀气的东西。
  唐九容愣了一下。
  “吃掉?”她重复。
  女孩道:“没错,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现在很饿,既然你是个没同情心的人,也没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还是让我吃掉。”
  唐九容好奇道:“那如果我说我有同情心呢?”
  女孩道:“你既然有同情人,舍己为人救一个快要饿死的女孩子,是你的分内之事?”
  唐九容:“……逻辑无懈可击呢。”
  唐九容环顾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周围的雨水已经停了——说停也不确切,它们漂浮在半空之中,似乎静止了一般。
  然而唐九容仍然听见雨声,想必在距离她很近的地方,仍然是现世正在下雨的模样。
  二十三岁的唐九容近来一直在考虑死去的方法,今天她去考察了一下自己的第十二个方案,从一幢已经废弃正在拆迁的大楼上跳下,她有些犹豫,因为这幢楼拆除后准备建居民小区,她担心自己影响新的居民小区的口碑,若是有人因为这里在拆除时死了个人而有所犹豫,她难免会被开发商怨恨。
  说起来,她先前十一个方案差不多也因为各种各样的顾虑夭折,周围的人总说她冷淡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但是唐九容认为她明明是个非常在意细节的龟毛的人。
  没想到死亡的大礼包在此刻突如其来地落在了她的面前。
  如果是被这样的美少女吃掉的话,听起来是个还不错的死法?
  而且对方有停止雨水的能力,想必也会把现场处理的滴水不漏,不仅不会打扰到别人,说不定都不会有人发现她死了,她就能如愿以偿地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更何况,这女孩还说——
  “放心,我吃的很快,不会让你觉得痛的。”
  唐九容点了头,说:“那好。”
  这下子,倒是顾银盼愣住了。
  那么干脆的么?——顾银盼看着眼前的女人。
  说是女人,似乎又不够格,但是说是女生,又差点什么。
  作为人类来说,对方应该算得上姿容出众,不过看上去死气沉沉的,顾银盼不太喜欢。
  唐九容再次点头:“嗯,你吃,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她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一只黑色的、毛绒绒的、长着红色眼睛的小妖怪,从她的耳朵里爬出来,像是喝醉般摇摇晃晃地落到她的肩膀,晃晃悠悠趴下了。
  随后,更多的这样的黑色的小妖怪出现在她的头顶,手臂,肩膀,以至于她整个人就好像是被一团黑云笼罩了一般。
  顾银盼目瞪口呆——她从未看到过这么多的“虚耗”!
  “虚耗”是一种能吃掉人类快乐的小妖怪,一旦一个人被虚耗缠上,他就会很快的萎靡不振,对世界上的一切都失去兴趣,但是到了顾银盼的境界,这种小妖怪在她全盛的时候,是绝不敢接近她的,所以顾银盼很久没有见到虚耗了——更何况,还是那么多的虚耗。
  按照正常的情况,一个被那么多虚耗缠上的家伙,早就应该自杀了才对。
  顾银盼一边想着,一边舔了舔嘴唇。
  她现在损耗极大,本来是想着妖怪比人类要难抓,才想着吃人类续命,但是现在既然有那么多的妖怪的话……
  顾银盼站起来,伸出手环住了唐九容的脖子。
  ……
  在唐九容看来,眼前的情况有点奇怪。
  女孩站起来,到她的胸口,因为仰头,卫衣帽子已经从头发上滑了下去,露出贴着头皮的漆黑的头发。
  头发太湿,成一绺一绺粘在皮肤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雨水冲刷太久,头发下的肌肤显得异常苍白,令对方的五官显得更加浓郁,像是画上去的。
  对方伸出手环住她,湿漉漉的衣服便也贴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看上去脏兮兮的,身上却也没有什么异味,只有雨水的清爽的味道,挂在她的身上,唐九容不觉得讨厌。
  唐九容本来想闭上眼睛迎接死亡,又觉得有点怪怪的——毕竟在这样的雨中,在同一个伞下,很多电视剧里女主角迎来的都是温柔的一个吻。
  唐九容不希望死前自己脑海中闪过的居然是那么奇怪的联想,于是她睁开眼睛,看着对方将脸凑近,将嘴巴挨在了她的脖子上。
  啊,原来是准备先咬脖子么。唐九容这样想,那么说来,就好像是自然界里的肉食动物一样呢。
  虽然自己是个人类,但是死亡的时候居然回归到了如此质朴的地步,想来竟然还有些浪漫。
  然而过了片刻,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反而是感受到柔软的舌头划过脖子上的肌肤,湿热柔软,叫她从脖子开始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顾银盼踮起脚尖,手臂用力,攀的更高,又把嘴巴凑上唐九容的耳朵。
  温暖的气息喷洒在敏感的耳朵之上,唐九容的耳朵很快变得通红,她咽了口口水,有些困惑于自己现在的想法正不正常——
  她不觉得自己正要死亡,她觉得她是在被……猥亵?
 
 
第2章 虚耗
  虽然脑海中划过了“我是不是在被性骚扰”这样一个想法,但是唐九容很快又在心里告诉自己应该是自己想太多了。
  先不说对方看上去确实有杀死自己的能力,就算单论“猥亵”这件事的话,这样一个美少女,何必要来猥亵自己呢?吃亏的难道不是她自己么?
  虽然从法律上来讲并不是说一个美貌女孩就不会犯下这样一个罪,但是从普世观念上来讲,美貌女孩和“猥亵”这件事就是不搭边的。
  直白来说,如果她觉得一个美少女是在猥亵她,那么这个感觉应该是错的。
  出于这样的想法,虽然对方舔的唐九容浑身起鸡皮疙瘩,唐九容也一动不动,宛如木雕,毫无反抗的想法,只不过手指渐渐攥紧,因为这从未有人对她做过的亲密举动,她的生理心理都有些异样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孩松开了攀在唐九容脖子上的手,也不再踮着脚尖,回到唐九容胸口的位置,微微扬着下巴看着唐九容。
  唐九容也看着对方,心里想:难道已经吃完了?自己已经死了?只不过变成了鬼?
  唐九容有些纠结,她没想过还有变成鬼这种选项,她以为死去后她就能没有意识呢。
  不过说来也怪,比起刚才,她觉得自己的心情愉快轻松了不少——明明先前还站着说要取她性命的女孩,刚才还刚从自杀备选地点回来,但是她确实感受到了一种“松快”,这可能是近两个月以来都没有感受到过的。
  ——……难道说,是因为被美少女舔了么?
  ——这么想的话,通常来讲,被美少女舔,好像确实是值得开心的事?
  ——但是自己原来是有着这样奇怪癖好的人么?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人格被侮辱了……
  唐九容的脑海中蹿过一条又一条奇怪的想法,然而要从她的表情上来看,却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
  就好像从顾银盼的视角中,便觉得这女人临危不惧,沉着冷静,对死亡无动于衷,对外物不悲不喜,面色似乎稍有些发红,不过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真是一条好汉。
  而且还长得好看。
  顾银盼的想法改变了,她不准备再吃眼前这个人,而决定让眼前这个人带着自己熟悉人间,一来,现在她损耗极大,确实需要一个向导,二来,对方似乎天然有着吸引“虚耗”的能力,平时自己饿了,吃吃“虚耗”也能过过嘴瘾,三来……要真是很饿了,也可以吃嘛,当储备粮存着也不错。
  因为觉得自己这算盘打得极好,顾银盼脸上笑意渐浓,直溜溜盯着唐九容,盯着“好汉”唐九容,心中异样感更甚了。
  周围静止的雨水突然又哗啦一声落了下来,这个时候唐九容才发现,原来雨声近在耳边的时候,比她想象中要响亮的多。
  而她眼前的女孩,一改先前的神情,懒洋洋挑高眉尾,道:“什么啊,如果你让我吃你我就吃了,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我偏就不吃。”
  唐九容:“……???”
  唐九容一头雾水,于是歪着头困惑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半晌,见对方似乎确实收敛了杀意,便说:“那……你松手?我准备回家了。”
  顾银盼:“……”
  顾银盼觉得这人有点缺心眼,但是虽然缺心眼,看上去却似乎挺容易掌控,于是她耐心道:“带我一起回家。”
  唐九容犹豫道:“不太好,我家还没收拾呢。”
  顾银盼嘴角一抽,用最后的耐心道:“不把我带回去,我让你生不如死。”
  唐九容:“……”
  哗啦啦的雨水中,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脚步声慢悠悠又拖在地面上,唐九容一下子就听出来,这来自于一楼的老太太。
  她转动眼珠子,果然看见老太太穿着件黄色的一次性雨衣,手上不知拿着从哪里拔来的草,走到她们近前,中气十足道:“唉,六楼的小姑娘。”
  唐九容:“……”
  听说这老太太认识整幢楼的人,只有唐九容从不搭话,但是对方也天天打招呼,因为不知道名字,就叫她“六楼的小姑娘”。
  唐九容平日里只低着头走过去当没听见,今天因为和眼前这女孩僵持,没办法用老办法,而老太太似乎发现她和以往状态不同,也逮到了机会似的停下了脚步,看看唐九容,又看看顾银盼。
  半晌,老太太道:“妹妹呀?”
  唐九容摇了摇头,低声道:“您好,您就先回家,那么大的雨。”
  老太太眯了眯眼睛,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露出恍然的表情,在看唐九容的时候,就有些同情,说:“没事儿,你别管我,我就溜达溜达,这楼上楼下的都叫我一声张奶奶,我看你这个年纪,也这么叫我就行,对啦姑娘,你怎么称呼?”
  唐九容:“……”
  见唐九容不回答,张奶奶又问顾银盼:“还有小姑娘,你叫什么?”
  这老太太果然不出所料,是个自来熟加社交狂魔。唐九容想。
  不过眼前的小女孩应该不会回答?她看上去那么高贵冷艳的样子。
  下一秒唐九容被打了脸,女孩带着甜甜的笑容说:“张奶奶好,我叫顾银盼,左顾右盼的顾,银色的银,盼望的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