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穿回被我渣成虫帝的媳妇身边【强强】──五个空

时间:2021-06-09 02:43:21  作者:五个空

 

  快穿退休咸鱼大佬攻x黑化了却装作没有的深情雌虫受,1V1双洁,互宠。
  又名《关于媳妇儿明明黑化了却装作没有这件事》《玩偶雌虫的黑心棉今天漏出来了吗?》。
  穆宣在虫族世界的任务中撩了一个雌虫后离开了,没想到被抛弃的雌虫黑化了,不仅篡位登基,还成了日后赫赫有名的暴君。
  结果穆宣又穿回了这个世界,新的任务是哄回黑化的雌虫,让他当一个爱与和平的使者,拯救被虫族打的瑟瑟发抖的宇宙。
  穆宣表示无语。
  再次见到雌虫,他以为黑化的雌虫会报复他,哪知道刚篡位成功的雌虫拒绝承认黑化这件事并试图装作无事发生。
  穆宣:“听说你黑化了还会变成一个暴君……”
  阿尔瓦:“没有的事,我一直都是您的小可爱啊。”转身就去查到底谁在雄主面前乱嚼舌根,是不是不想干了。
  而穆宣看着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小”可爱陷入了沉思。
  阿尔瓦力图装成以往那个温柔深情的标准雌虫,当一个人畜无害的大号玩偶,奈何芯子里的黑心棉花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漏出来。
  幸运的是,穆宣也愿意陪他演戏。
  PS.作者非攻控非受控,极端控球彼此放过呀。
 
 
第1章 穿回了虫族世界
  接收完这次任务信息后,经验丰富的穆宣罕见地愣住了,几秒后才有些咬牙切齿地跟系统沟通。
  “系统,你给我出来,跟我解释下为什么我的任务是哄回被我渣后黑化的雌虫?”
  一向话痨的系统开始装死。
  “呵呵。”
  穆宣是个穿梭于各个世界做任务的任务者,之前曾经来过这个虫族的世界。
  那时候他的身份是一只家世显赫的雄虫,喜欢主角受——出身于虫后娘家的贵族亚雌。
  但主角受喜欢的是皇子,那才是正牌攻,为了让心上虫打败兄弟成为储君,茶莲双修的主角受婊了原主。
  榨干了原主的利用价值后,主角受茶香四溢地表示原主只是最好的哥哥,果断踹了他和皇子双宿双飞。
  最惨的是,皇子一直觉得心爱的主角受以前为了他受尽了原主的屈辱,于是默默布局,在继位后将原主全家铲平。
  这行为还杀鸡儆猴地震慑了其他世家,让正牌攻稳固了自己的地位。
  炮灰原主可谓连骨灰都在为这对贱虫提供价值。
  穆宣的任务就是替原主报仇,让那对狗男男付出代价。
  之前穆宣在做任务接近主角受的时候,认识了受的兄长,雌虫阿尔瓦。
  为了打压主角受,穆宣刻意扶持阿尔瓦掌权,两虫暧昧不清了好一阵子,但穆宣完成任务后就直接离开了。
  没想到兜兜转转他又回来了。
  而当年那个很容易害羞的雌虫,在穆宣不告而别后,他……黑化了。
  阿尔瓦一颗真心被穆宣渣成了碎片,甚至所有知道这事的虫都觉得是他的错,认为他肯定对雄虫不好,所以才会被抛弃。
  还有说他长得太高太冷酷的,要知道原主当年最初追的可是娇柔小巧的亚雌,不告而别肯定嫌弃他太丑的缘故。
  总之阿尔瓦被抛弃了,但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错。
  从此他开始思考,为什么他要接受如此不公正的指责,为什么雄虫能如此玩弄他的感情,最后将他直接抛弃。
  明明相处间他做到了一切雌虫该做的事情,他视穆宣为雄主,对雄虫百依百顺极尽宠溺。
  但他被抛弃了,甚至连理由都没告诉他,穆宣就跑了,他就像是被人随手扔掉的工具。
  后来他悟了,对雄虫就不能太惯着,当年他就是对雄虫太好太过自由,这才让虫像风筝断了线。
  他应该把雄主关在身边才对。
  于是阿尔瓦黑化了,之前他就成为了家族的掌权者,后来更是废掉了现存的皇子,跟虫后里外合谋篡位了。
  阿尔瓦一个雌虫居然成为了新的虫帝,他修改法律,不允许雄虫凌驾于雌虫之上,以后为国征战的雌虫不再需要对雄主卑躬屈膝。
  此举举国哗然,随后他更是镇压了闹事的雄虫和被他们驱使的部分雌虫,改变了整个帝国雄尊雌卑的现状。
  由于雌虫地位的提高,帝国的风气更加尚武,雌虫的野心开始扩张,虫族开始大肆征伐宇宙中的其他种族。
  阿尔瓦在位的一百三十年间,虫族帝国的疆域拓展了五倍,他也被称之为虫族历史上排的上号的暴君之一。
  现在正是阿尔瓦继位没多久的时候,穆宣躺在能让他滚十几个圈的大床上,忧郁地思考人生。
  现在的剧情是,他被阿尔瓦抓回来了,软禁在老宅阿尔瓦原先的寝室中,而被他渣成暴君的雌虫还没露过面。
  他这次的任务就是哄回黑化的雌虫,给宇宙中其他种族一条生路,一切都是为了爱与和平。
  听起来好伟大哦,但是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淦!
  门口传来了动静,穆宣寻声看去,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映入眼帘。
  传说中的暴君反手关上门,依旧是记忆中笔直挺拔的身形,好像也跟以前一样低眉顺目的,但眉眼间多了些他不熟悉的阴郁冷酷。
  他穿着青色的军装,宽肩窄腰,双腿修长,胸膛和屁股紧绷绷地包裹在贴身的军装中,透出一种特殊的涩气。
  ?
  阿尔瓦这衣服是不是小了一个号?帝国的财政有这么紧张吗?还是说财政部长不支持新虫帝?
  就算财政不拨钱给虫帝换新衣服,可阿尔瓦本身家族就很有钱啊,难道是搞政变花光了?
  谋朝篡位(造反)果然很花钱。
  穆宣盯着雌虫的胸膛陷入了沉思。
  察觉到穆宣的目光注视的地方,阿尔瓦不动声色地更加挺了挺胸。
  当然是特意穿的小一码的衣服。还是穆宣最喜欢的军礼服。
  这点小心机也是被抛弃后才想明白的。
  要是以前就会这些东西,也许就不会被雄主抛弃了。
  不过……现在明白也不晚,实在不行,他就打造一个华美精致的巨大笼子,然后……
  金屋藏娇。
  阿尔瓦漫不经心地想着,而他想藏的那个“娇”,正在想是不是该拿私房钱帮他贫穷的媳妇儿置办点合身的新衣服。
  都当上虫帝了还穿这么不合身的衣服,也太寒碜了点。
  阿尔瓦抬起眼,狭长锋锐的眼眸定定地看着穆宣,随即让人不舒服的冷意如冰雪般融化。
  “雄主。”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阿尔瓦快步走到床边,半跪在床边轻柔地握住穆宣的手,“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穆宣眨了下眼。
  这是什么展开?黑化的雌虫不应该控诉声讨他吗?不应该家暴他吗?
  怎么就……一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雄主,您之前被星盗攻击,幸好被路过的帝国军救了,吓坏我了。您现在还好吗?”
  阿尔瓦一边关心一边解释着,听的穆宣嘴角直抽。
  他知道的剧情可和阿尔瓦说的不一样,试图绑架他的星盗就是阿尔瓦手下的军队假扮的,后来救人的军队则是另一支军团。
  两支同僚军装模作样打了一架,然后他就被带回了首都星,关到了虫帝的床上。
  这不就是阿尔瓦自导自演的吗?
  看着面前的雌虫一脸的担忧,穆宣心想原来黑化还能增长演技的吗?
  以前的阿尔瓦可不擅长说谎,谎话还没出口呢自个儿脸就先红了,现在眼也不眨就开始编瞎话。
  而且……阿尔瓦不是废除了“雄主”这个称呼吗?理论上来说,雌虫已经不需要卑微地称丈夫为“主”了。
  “雄主?”
  “别叫我雄主,我可不是你的雄主。”穆宣指出,他们确实没有结过婚。
  雌虫的脸色霎时黑了下去,一直装死的系统忍不住叫了起来:“宣哥、宣哥,你可别作了,你要哄哄人家啊!快抱抱他说点好……”
  闭嘴。穆宣在脑海里将系统拉黑禁音,之前装死不回话,现在也别说话了。
  还有万字小作文没说的系统直接被关闭了发声模块,委屈极了。
  阿尔瓦低下了头,散落的几根银色发丝遮住了眼睛,这个示弱的动作让他看起来有些可怜。
  “婚礼已经筹备好了,不需要雄主您操心的,您只要安安稳稳的享受就好了。”
  阿尔瓦的声音又低又柔,直往人心尖儿里钻,姿态很低,但说的话就……一言难尽。
  “我可没答应跟你结婚。”
  握住他的手蓦地紧了紧 ,又赶紧松开,阿尔瓦抬头凝视穆宣,表情又可怜又隐忍,像是个被雄虫伤害只能默默忍受的雌虫没错了。
  ——如果穆宣能忽略他眼中凝聚的黑影的话,勉强也能相信他这么惨兮兮了。
  “雄主,您不是答应要娶我当雌君的吗?您……反悔了吗?”声音略有些颤抖。
  “我好像没答应过你这种事吧?”
  大大的红色感叹号蹿了出来,不停在眼前闪烁着,被禁言的系统拼命摇晃着感叹号试图引起穆宣的注意。
  巨大的红色感叹号实在太刺眼睛了,见它实在想说话,穆宣一时心软地解除禁音。
  “警告!任务目标的黑化值又上升了,现在到105%了!宣哥你让他冷静下来啊,宣哥快哄哄他啊!”
  穆宣无语,数值还能突破100%的?多出来的从哪儿借来的?
  “雄主,我知道您不喜欢我了,我不该来碍您的眼,对不起……您好好休息,等会儿会有人来给您送晚饭。”
  语气还是很可怜,说完阿尔瓦转身走出了房间,贴心地带上门,然后——
  “咔哒。”门从外反锁住了。
  穆宣:“……”
  淦,这是真的黑了啊!嘴上说着对不起,身体却很诚实啊!
  这是要把他关到婚礼当天吗?
  “宣哥,你这样是不行的,你要降低阿尔瓦的黑化值,提高他的幸福值,避免他成为日后那个战争暴君啊!”
  系统苦口婆心地劝导着。
  穆宣翻了个白眼,哄人是不可能哄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哄的。
  “宣——哥——”
  “不是,系统你想想,就我之前不告而别的渣虫样,我现在哄他他能信吗?这也太可疑了吧?”
  系统听了感觉有点道理,沉默了会儿幽怨道:“你当时为什么要不告而别啊,哄哄阿尔瓦,好聚好散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
  穆宣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
  他当初选择不告而别的原因,是因为他真的有些动心了。
  试问一个又高又帅、各方面都戳你xp的男人全心全意喜欢你,外头赚钱养家工资全部上交,回家温柔宠溺还负责生崽,你会不动心?
  说不动心的有点太假了。
  但他是个任务者,没法留下来,一向都很渣的穆宣这回却不知道该怎么和阿尔瓦道别,他不想看对方伤心却强自忍耐的模样。
  不如直接离开。
  哪想到阿尔瓦就黑化了,他还得回来收拾烂摊子。
  “系统,我的积分多少了?够退休了吗?”穆宣问。
  “啊?积分是够了,但……宣哥你想退休?”
  “如果硬要我接这个任务,让我哄阿尔瓦回心转意,那我就要申请退休。”
  穆宣打定了主意,一直穿梭在任务中他也累了,也该退休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养老生活了。
  当年他就不忍心欺骗阿尔瓦了,这回人家都被他渣的黑化了,他更加不会欺骗对方了。
  要么就退休吧,娶个真媳妇儿,拿走心的剧本……呃,当然也可以顺便走肾。
  “宣哥,你真要退休吗?嘤嘤嘤,人家还没跟你走过一千个世界,穿过人山人海,一起看星星看月亮……”
  “禁言。”穆宣再次拉黑了戏精系统。
  随即他有些愁,阿尔瓦现在明显有问题,看起来似乎仍然是个乖顺隐忍的大号布偶,不吵不闹,雄主虐我千百遍,我待雄主如初恋那种。
  但……实际上里头塞的黑心棉花都要漏出来了喂。
  对于这个芯子换成了黑心棉的家伙,突然变得对他好,阿尔瓦肯定是不会信的,只能一步步慢慢来,先陪他……演呗。
  没办法,自己渣过的媳妇儿,这不还得自己哄嘛?
 
 
第2章 反对派的舆论……战?
  打定主意后,穆宣终于有了干劲,跳下床溜达了一圈,房间里除了精致华美的摆设外,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
  他自己的光脑也被收走了,不过没有光脑可拦不住他上网,这不还有系统呢吗?
  被关小黑屋的系统再次被放了出来。
  “嘤嘤嘤,宣哥你好过分,有事就让人干活,没事儿就把我拉黑,呜呜呜,生产队的驴都比我过得好,呜呜呜,嘤嘤嘤。”
  “生产队的驴都没有你聒噪。快点,我要上网。”穆宣无情地使唤着。
  系统一边嘤嘤嘤一边接入了这个世界的网络,比一般的终端光脑权限还要大,能进入很多私密且加密的区域。
  毫无意外,整个网络上都被阿尔瓦成为虫帝的新闻八卦刷屏了,很多民众都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只雌虫的名字。
  《帝国史上第一位雌虫皇帝的那些事》、《八一八新任虫帝的背景》、《惊!关于我的同学居然成为了虫帝这件事》这类的标题络绎不绝。
  除了这些八卦贴外,还有很多明显是在带节奏的帖子。
  《雌虫当皇帝?简直是个笑话》、《大逆不道的篡权者》、《弑君的伪帝:阿尔瓦.可利艾德》、《卑鄙的篡位者应当上军事法庭!》……
  这些帖子显然是有人雇佣水军发的,阿尔瓦阻挡了他们的利益,他们企图用舆论来压制阿尔瓦。
  穆宣皱了皱眉:“系统,查一下这些帖子的IP地址,敢黑阿尔瓦,就必须付出代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