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言出必死【武侠】──不漏

时间:2021-06-09 02:41:29  作者:不漏
  好吃到爆!
  嘴里的食物还没咽下,陆小凤就忍不住又夹起了一块鸡脯肉。
  花满楼是地道的江南人,口味偏清淡,所以他首先品尝的是那盘豆莛。
  色白如玉的豆莛外层包裹着一层淡淡的椒麻味,咬下去的时候似乎还能听到清脆的声响,紧接着,豆莛原有的清香便中和了最初的椒麻,带着丝丝甜意的汁水缓缓从舌尖向下流淌,齿颊留香,回味无穷。
  铁手在口味方面没有偏好,就近选择了摆在自己面前的那份葱烧海参下筷。
  这道菜从外表看颜色并不鲜亮,除了主料海参之外,只有一圈白绿色的葱段做点缀,但它的味道绝不单调,入口先是一股浓郁的葱香,然后便是海参原有的清鲜,汤汁中还掺杂有鸡肉、猪肉、火腿的味道,口感软糯,层次分明,让人食之不忘。
  金九龄默默的从陆小凤筷下抢走了盘中最后一颗鲍鱼。
  他觉得自己等下有必要问问顾老板,有没有去京都开店的意思。
  江南哪儿有京都好。
  论各方面条件,肯定是天子脚下的京都要更胜一筹啊!
  凭借着这样的厨艺,把店开在京都,不用多久,顾老板就可以名扬天下、受无数达官贵人追捧、走上人生巅峰。
  何必要屈居在这小小的江南城?
  作者有话要说: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收藏评论来一发,老顾就能抱回家!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咒得死人耍得了剑!
  有颜有才居家必备!
 
 
第5章 
  顾老板的厨艺究竟有多好呢?
  八道菜,两份汤,还有五碟餐后甜点,全被陆小凤几人吃了个精光,盘里连个渣儿都不剩。
  如果现在问陆小凤那二百两花得值不值,他肯定会说值,太值了!
  就算价钱再翻一倍,他也掏得心甘情愿!
  顺便问一下——
  顾老板你这儿卖晚饭不?
  “卖。”顾慎言稍稍停顿了两秒,目光从瘫坐在椅子上的四人身上划过,重点观察了一下这几人胸口以下的位置:“但你们还吃得下么?”
  刚吃完那么多东西,这会儿撑得连坐都坐不直了,还惦记晚饭?
  不考虑空一空胃吗?
  要是因为吃得太多撑坏了肚子,他可不管医药费啊。
  “能能能!”
  陆小凤努力在不暴露自己圆滚滚的肚子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挺直了身板儿,“你放心好了,我们几个都是习武之人,饭量大着呢,肚子里的这点儿食物在晚饭之前肯定能消化完。”
  所以顾老板你就放心大胆的做吧!
  做到少我们就吃多少!
  吃不完还可以兜着走!
  其余三人虽然没有说话,但看脸上的表情,显然也是同意陆小凤这个观点的。
  “那行吧。”顾慎言心说,上门的生意当然没有往外赶的道理,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我去给你们泡壶消食茶吧。”
  省的真给人撑坏了。
  他这儿晚上可没那么多空余的房间留客。
  会做饭的人多少也都懂些药理,刚好最近有在种花,顾慎言闲来无事就自己倒腾了几种具有不同功效的花茶。
  他给陆小凤几人泡的就是有消食化积功效的楂术茶。
  但跟常见的楂术茶不同,除了山楂白术这两位主材料不变,在其他方面,顾慎言都做了一些调整。
  寻常花茶都是只取花香以茶为主,而顾慎言的花茶却反其道行之。
  花才是主角。
  材料都是早就配好的,所以只是片刻功夫,这壶花茶就被送上了桌。
  金九龄首先注意到的是茶具的质地。
  这是套玉质的茶具。
  而玉质的茶具在时下可不常见。
  和成本相对低廉,材料较易获取的陶制茶具相比,玉质的茶具因为对玉石质地和工匠手艺的要求都十分苛刻,所以产量极少,价格极高。
  当然,金九龄说的是那种高品质的玉质茶具。
  市面上也有不少用低档玉石制成的茶具,但外观和工艺……咳,就不用多说了。
  金九龄手上其实也收藏有一套不错的玉质茶具,是他几年前花高价收来的,为了收到那套茶具,他当时还动用了一些不大光彩的手段。
  高品质的玉质茶具除了皇室宗亲和少数位高权重者,就连有江南首富之称的花家,都未必能收购到。
  可见其有多么珍贵。
  所以只有招待身份极高的权贵时,金九龄才舍得动用那套茶具。
  他一直为自己能拥有那样一套茶具而感到骄傲。
  但是现在……
  看着眼前这套透明晶莹,薄如蝉翼,轻若浮云,品相分分钟能秒杀他那套藏品的茶具——
  金九龄有点儿眼红。
  “老金你愣着做什么呀。”陆小凤倒是没太在意那套茶具,他的注意力从一开始就被壶中漂浮在淡红色茶水中,上下漂浮的花瓣给吸引了过去,“快来尝尝顾老板这茶。”
  注意到壶中确实没有一片茶叶的踪迹后,陆小凤的好奇心就发作了起来。
  奇了怪了,他明明闻到了茶叶的香气啊。
  他拎起茶壶,为自己和在座的其他三人都倒好茶,然后便迫不及待的端起杯子小饮了一口。
  嗯,是有茶叶的味道没错,尝着像是祁门红茶。
  还有淡淡的百合花香。
  嗯,酸酸的,甜甜的,还怪好喝呢。
  不过咽下肚后,怎么隐隐还能觉出股中药味儿?
  “花满楼。”砸了一下嘴,陆小凤下意识扭头,向平日里也爱自己捣鼓一些花茶的花满楼询问道:“你能尝出这里边儿都加了什么吗?”
  花满楼稍稍沉吟片刻后,道:“我尝到了山楂、白术、神曲、百合、祁门红茶、还有蒲公英的味道。”
  站在一旁的顾慎言挑了挑眉。
  没想到还真都被说中了。
  “哇!”陆小凤有些夸张的瞪大了眼,“顾老弟,你随便泡壶茶都这么讲究的么?不过话说回来,这茶应该是不收费的吧?”
  他身上可只剩一两银子了。
  怕是付不起这壶茶钱。
  “放心喝吧。”顾慎言好笑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忍不住对花满楼问道:“花公子的味觉是天生就这么灵敏么。”
  早在看到花满楼的第一眼,顾慎言就发现了他眼睛的异样。
  所以他知道,花满楼不可能是通过观察茶水中些微的颗粒成分,鉴别出的原材料。
  那就只能是用舌头尝出来的了。
  而一个味觉如此灵敏的人……
  花满楼笑了笑,摇头道:“花某的鼻子和耳朵一样,都是在眼盲之后才灵敏起来的,应该算是后天训练的成果吧。”
  “哦。”
  顾慎言眨了眨眼睛,心想其实先天后天都不重要,只要够灵敏就行了,所以,“你有兴趣研究一下厨艺不?”
  花满楼:“……”
  有点儿懵。
  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顾老板这是有意招揽他来这儿当厨子的意思?
  “我这儿还缺个副手。”
  顾慎言确实是这个意思。
  他一个人主厨的话,就算效率再高,也不可能同时顾上好几桌客人。
  而灵敏的味觉,恰巧是成为一个好厨子的关键。
  他觉得花满楼就是个不错的人选。
  “噗——”听到顾慎言这么说,陆小凤差点儿没一口茶喷出来,“啥?你要招花满楼来当厨子?”
  厉害了我的顾老弟!
  竟然敢招堂堂江南首富花家的公子来当厨子?
  就不怕被花家那六位恨不得把花满楼当心肝宝贝供起来的公子们打死吗?!
  因为经常拉花满楼一块儿去解决麻烦的事情,曾经被花家那六位兄长私下‘教育’过无数次的陆小凤,对顾慎言由衷地感到敬佩。
  花满楼也是挺惊讶的。
  因为除了陆小凤之外,他所接触过的每一个人,都会因为他的身份或眼疾而有诸多顾忌。
  都会下意识的‘敬’着他。
  尤其是他的父母和兄长。
  别说是做饭了,在争取自己离开家门独立生活之前,花满楼在家就连想要自己端茶倒水穿衣走路,都会被一群人哄着劝着想方设法的拦着。
  但在惊讶过后,花满楼又不禁有些心动。
  这种心动并非源于对厨艺的兴趣。
  更多的,是因为难得有人能这样毫不犹豫的信任他的能力。
  而且这里的环境也很合他的心意,闲暇时,他还可以继续自己养花的爱好,与顾慎言这位同好交流心得,尝试诸多之前没有机会接触的新事物……
  注意到花满楼脸上的表情,陆小凤不淡定了。
  “不是,花满楼,你该不会真打算同意吧?”
  “为什么不呢?”花满楼笑着反问道:“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很有趣么。”
  是很有趣。
  陆小凤抹了把脸,心说有趣的都快要吓死宝宝了。
  他向来尊重朋友的每一个决定,也相信花满楼有能力适应新的生活,可问题是——花满楼他家里人能同意么?
  不等陆小凤开口,花满楼就继续说道:“而且留在这里的话,我就可以每天都品尝到顾老板的手艺了,要换做是你,我想,你肯定也会愿意吧。”
  “……”陆小凤无言以对。
  没错。
  他确实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
  只是打个下手帮个厨,就能换来顾慎言亲手做的一日三餐,还不用花钱,想想就觉得超幸福!
  有那么一瞬间,陆小凤差点儿被带进沟里。
  他想问顾慎言这儿还缺不缺伙计,会武功在有人闹事儿时镇场子的那种!
  好在他残存的一线理智让他没真把这句话脱口而出。
  咳,短期的还好,要让他长期在这儿待着,恐怕就有些不大现实了。
  “花公子可以多考虑一段时间,和家人商量过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想到花满楼的家庭情况,顾慎言如是道。
  他虽然很想招个靠谱的副手,但眼下确实不急,这里刚开业,生意不多,他一个人还顾得来。
  而且有些事也急不来。
  “总之,无论你什么时候过来,我都欢迎。”不管是以客人的身份还是以厨子的身份。
  花满楼颔首一笑。
  话题暂时告一段落。
  金九龄终于逮到机会跟顾慎言交流了。
  可他问的不是顾慎言会不会去京城发展的问题,而是关于桌上那套玉质茶具——愿不愿意出手?愿意出手的话,他可以给个绝对公正的高价。
  看到金九龄眼中隐隐的贪婪之色,顾慎言笑容微敛:“你觉得我像是缺钱的人么。”
  金九龄:“……”
  这不明知故问么。
  缺钱的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样一套珍贵的茶具,还随意地拿来招待客人。
  顾慎言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他不缺钱,自然也不会为了钱卖东西。
  但金九龄实在不甘心,如果他没看到也就罢了,既然看到了,又怎么能轻易的放弃得到这套茶具的机会呢?
  “我……”可以出更高的价钱。
  金九龄想,这世上应该没有人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顾慎言现在不同意,一定是因为他给出来的价钱还够高,不足以动摇顾慎言的决定。
  “不卖。”顾慎言才不会给金九龄继续废话的机会,“你出再高的价钱也没用,钱这种东西我是不缺的,我所拥有的财富——”
  他意有所指的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
  “足以让我挥霍余生。”
  顾慎言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如果他想,只仅凭厨艺,便可以让他赚到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财。
  但金九龄似乎对顾慎言这句话有些误解。
  从金九龄的角度看,顾慎言刚才回头那一眼,看的是后院的方向。
  所以在他的理解中,顾慎言所说的财富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财富——金银珠宝。
  他目光微闪,心中隐隐浮现出一个念头。
  既然用钱买不到……
  作者有话要说:金九龄,一个执着于作死的男人
 
 
第6章 
  转眼间,金九龄便调转了话锋。
  “让顾老板你见笑了。”
  他面带愧色,抱拳对顾慎言告了声罪,随后解释道:“金某绝无强人所难之意,只是见猎心喜,一时间有些失了分寸……还请顾老板多多海涵。”
  陆小凤也适时出言转圜:“老金他就是这个德行,一看见好东西就走不动道,偏又舍得花钱,总能用钱把自己心仪的宝贝收入囊中,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这么个臭毛病,顾老弟你别跟他计较。”
  顾慎言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他本来就没打算跟金九龄计较,不过是个无关紧要之人罢了。
  若不是看在陆小凤的面子上,他连一句话都懒得跟对方多说。
  气氛似乎又恢复了融洽。
  有陆小凤的地方,总少不了欢声笑语,他几句插科打诨,便能逗得众人笑声连连。
  逐渐热闹起来的气氛让原本有些清冷的小楼中多了几分人气。
  包子也被这种氛围感染,情不自禁的凑到了桌边,专心致志的听着陆小凤讲述自己遇到的江湖趣事,偶尔还会忍不住开口提出一些问题。
  等他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家老板不知何时竟已离开了大厅。
  见包子回头四处张望,留意到顾慎言离开的铁手出声提醒道:“我刚才瞧见顾老板往楼上去了。”
  “哦……算算时间是差不多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