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今天和哒宰在一起了吗【综漫】──茗菓茶

时间:2021-06-09 02:40:06  作者:茗菓茶

 

  椎名川特别喜欢那个孩子,在不知道盖了多少层的滤镜下,理所当然地觉得所有人都会喜欢他,毕竟他是那么讨人喜欢的孩子。
  蓬松而蜷曲的头发,鸢色的眼睛,聪明的头脑,长的特别好看,特别擅长撒娇,这样的孩子,没有人不会喜欢吧?
  所以理所当然地宠着他,顺着他,想要把一切好的东西都给他。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森医生总是会说些奇怪的话
  某医生:椎名君打算在哪里渡蜜月啊?
  椎名川:缓缓地打出一个问号
  ——————
  不正经总结:
  椎名川:哒宰可爱,非常可爱,世界第一的可爱。
  某小说家:嗯,确实是个温柔的好孩子。
  某社畜:救命,你们是认真的吗?这里只有我一个正常人吗??
  #他们什么时候去度蜜月?什么!他们还没有在一起吗?!
  主角不完全能称得上是人
 
 
第1章 
  我从尸体堆中醒来,被炮火洗礼过的大地坑坑洼洼,喉咙干的像是要冒火一样,好在可能是不久前才下了一场雨,并不清澈且混杂着红色血液的水堆积在坑中。
  浑浊也好夹杂着铁锈味也好,不管怎么说都是能解渴的东西,有总比没有要强。
  我仔细回忆一下,很好我还记得我的名字是克里斯,啊不对是椎名川才对。
  想不起来在我倒在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并没有感到慌张,对于这种战场也没有什么畏惧之情,毕竟我是【数据删除】。
  ?
  为什么一开始想到的是【数据删除】而不是士兵?我明明应该是一名士兵才对。
  这种疑惑在我脑子中飞快地闪过,但很快我就因为认为思考这件事对我来说没有必要而把它抛到脑后。
  这里是常暗岛,因为其特殊性质,电子仪器全部不能使用,所以在这里所发动的战争相对于现在的科技来说比较原始。
  必须要回到部队里才行。
  作为……国防军第356步兵师团的特殊成员。
  虽然椎名还是个十几岁的未成年,但由于他本身的特殊性,无论是内分泌系统皮肤系统,还是骨骼系统肌肉系统神经系统都与常人大不相同,而且我本身还自带极高的抗药性。
  虽然曾经被研究异能的小组调查过但结果确是没有异能,椎名川的身体生来如此,研究人员只好把这个当做是基因突变来对待。
  他是很强力的单体战斗单位,是为了国家为了大多数人而被揪出来挡在前方的盾牌,这种时候才不会管人不人道之类的,那么强的战力不用就可惜了。
  椎名川慢悠悠地走着,在回去的路上还不忘消除自己的痕迹以免被人追踪,凭借着记忆回到了大本营。
  回来的时候还看见了熟人,是名叫森鸥外的军医,椎名记忆中这名森医生对他还挺热情的。
  只不过有一次一名和他同隶属于356步兵师团的成员拉住他并语重心长地向他叮嘱离这位萝莉控医生远点,被椎名本人问及萝莉控是什么的时候也只是尴尬地挠挠头说着等你长大就懂了云云。
  不过最后他还是凭借着强烈的好奇心搞懂了萝莉控究竟是什么。
  事后那位成员被指责教坏小孩子就是另一回事了。
  总体来说师团里的人都很好,并且看在椎名川是这里唯一一个未成年的份上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给他一份。
  有时候还会被别人偷偷塞一些糖果,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搞来的。
  森鸥外对于椎名川的回来没有丝毫意外,看着他就好像是在看一个顽皮跑出去玩耍的孩子一样,十分自然地挥挥手
  “欢迎回来,椎名君。”
  “我回来了森医生。”
  仿佛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对话,要是换一个人过来的话绝对能当面吐槽着这对话与这场景的巨大违和感。
  “怎么回事?大家还以为你死了,椎名君啊可是差点就被写到死亡名单里了。”
  “唔……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被炮弹波及失去了意识醒来后就被压在尸体堆里?”
  说到后面连椎名自己都不确定了,就凭他的身体水平会因为炮弹的余波就失去意识吗?
  森鸥外拍了拍手使椎名川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笑眯眯地说
  “不管怎么样,椎名君没事就好,我可是很担心椎名君啊。”
  “啊,这样啊,让森医生担心了真的不好意思。”
  椎名川发自内心地对森鸥外道歉,惹得某位医生又开始装模作样地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
  “椎名君真是好孩子啊,诶呀椎名君能回来真是太好了,与谢野也会因为有个同龄人而开心吧。”
  “与谢野?”
  椎名川和森鸥外边聊边向里面走,以小孩子的身躯跟上大人的步伐有些困难,森欧外十分熟练地放缓自己的脚步。
  “没错,和椎名君同岁,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哦!”
  “……是森医生终于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欲望拐过来的吗?”
  “好过分!我在椎名君心中是这样的形象吗?!虽然确实是我带她来的。”
  “我开玩笑的,虽然有一半是认真的。”
  森鸥外明智地没有追问究竟哪里是认真的。
  椎名川停下了脚步,他知道自己能够出现在这里是特例中的特例,森医生的话虽然平常被人看做是萝莉控本人也确实是萝莉控但是在这种方面上他不会开玩笑。
  毕竟森医生他向来实行最优解。
  “是异能力者吗?”
  “是的,与谢野晶子的异能力【请君勿死】只要还没有死亡,无论是什么伤者都能救回来,哪怕是身首分离,只要还留着一口气就能使身体完好如初,啊不过只能在濒死状态下使用就是了。”
  椎名川看向森鸥外,对方此时挂着能够吓哭小孩子的微笑,眼中的深渊深不见底。
  “实在是十分便利的能力。”
  森鸥外做出了最后的总结。
  “真是十分符合森医生的思考方式啊。”
  椎名川叹了一口气
  ‘真是犯规级别的能力,异能力这种东西还真是什么样的都有啊。’椎名川在心中感叹着,这种能力就算只是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也足够令人震撼的了。
  “我觉得如果是椎名君的话,一定能够理解。”
  答案其实已经被森鸥外明明白白地展示出来了
  “森医生……是想要创造一支不会死亡的军队吗?的确十分便利,可以最大程度地控制损失。”
  “不愧是椎名君!”
  从理性上来讲森医生做的没有错,他们是被放在天平之上的少数人,森医生自己也是做好了死亡的准备踏上这里的,这个计划看起来十分完美,但是归根究底有着巨大的漏洞。
  “森医生啊。”
  “嗯?”
  森鸥外蹲了下来,让椎名川能和自己的视线持平。
  他从来不会抱有轻视小孩子的想法,毕竟战场上有不少的死亡名单是由一些在大人们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们贡献的呢。
  此时的椎名君表情一如既往地平静,就算是说出创建‘不死军团’的时候也没有丝毫波澜,谈论起这件事就如同在问‘你吃了么?’一样,完全没有害怕或是愤怒的情绪。
  果然椎名君是奇怪的孩子啊。
  “具有智慧的生命都会本能地畏惧死亡,一次两次的濒死体验还好,对于国家的热爱会将他们的恐惧冲淡,但是这种调解是有限的。”
  “一旦越过某个阙值‘不死’本身就会成为他们的负担,总有一天对于‘不死’的畏惧会超过对于‘死亡’的畏惧。”
  “到时候,森医生你要怎么办呢?”
  森医生微笑着,用仿佛在教导学生一样用着温柔的语气吐露出感不到一丝温度的话语
  “椎名君啊,我需要的从来不是‘人’而是‘士兵’啊。”
  “我明白了。”
  也就是说心理什么的无所谓,只要能够战斗就行了吗?不愧是森医生。
  然后椎名川就不再说话了,最终还是森鸥外忍不住向他搭话了
  “椎名君啊……”
  “嗯?”
  “你就没有别的想说的吗?”
  “诶?森医生好厉害……之类的?如果是我的话一定做不到。”
  “椎名君是在嘲讽医生我吗?”
  刚才还笑着的森鸥外脸部表情一下子垮了下来,让椎名川很是不解,这个人究竟为什么能够变脸的这么快啊?
  “不,我是真心在夸奖森医生,这种完全摒弃感性的价值观,真的很厉害。”
  椎名川十分认真地盯着森鸥外,看起来十分真诚,然后森鸥外又笑了起来
  “呼,果然椎名君好奇怪啊。”
  “十分感谢?”
  “……椎名君,这里应该吐槽才对吧。”
 
 
第2章 
  椎名川最终还是没和与谢野晶子说上几句话。
  椎名川比部队里的任何一个士兵都要强,每次回来时至多会有些细小的伤口,这些伤口在椎名川强大的自我恢复能力下很快就会消失。
  与谢野晶子强大的异能力引起的骚动都与他无关,因为椎名川根本用不上治疗。
  再加上两人一个隶属于后勤部队,一个活跃于前线,要不是森鸥外的原因说不定椎名川和与谢野晶子根本不会见面。
  硬要椎名川形容与谢也晶子的话,他只能说与谢也晶子是一个好孩子。
  是一个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和他这样的家伙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的好孩子。
  与谢也晶子她,怎么说呢,她太温柔了,对于受伤的人无法放着不管。
  弱点太明显了,因此才容易被森医生利用。
  说完与谢也晶子,我们再来聊一聊椎名川本人。
  他实在不是一个适合团体作战的人,他必要的行动中不必要的破坏太多了,造成的成果令人欣喜同时他造成的灾难也令人担忧。
  "和椎名川一起行动的话比对上敌人更容易被波及以致受伤甚至死亡。"不知道什么时候基地里流传起了这样的传言。
  有些有幸或者说是不幸近距离感受过椎名川战斗方式的人在归来后过度渲染椎名川的身体能力,将他妖魔化描绘成只出现在绘本上的怪物。
  身旁的人都在有意无意地避开椎名川,但这对椎名川毫无影响。
  流言也好,孤立也好,敌人也好,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受伤。
  身体上令他受伤似乎太过困难,那么精神上呢?
  与外表不同,椎名川本人在感情方面相当迟钝。
  这导致他对于外界的声音有着一层天然的屏障,再加上他对大部分事物漠不关心的态度,如果不切实地将言语化作利刃,准确无误地捅进他的心口处是伤害不到他的。
  更多时候是他一个人冲进人堆里,挥舞着常人难以驾驭的重剑在战场上乱杀。
  武器的整体形状是在椎名川的要求下打造的,是使用多种金属打造成的高密度高硬度的重剑。
  椎名川使用枪械战斗怎么用怎么不习惯,后来将这一想法告诉森鸥外后对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他,让椎名川浑身不舒服,然而最终他只是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第二天就有这个方面的专家过来满足椎名川的要求。
  森医生说不定还挺厉害的?
  最终的成品椎名川本人还是有点不满意,因为他的武器本来应该比这更加……
  更加什么来着?想不起来了……
  挥舞着巨剑,这在普遍使用□□的战场上非常显眼,椎名川在战斗中身体幅度特别大,看起来满是破绽。
  但事实上近身搏斗中没有一个人能赢得过他,普通的子弹难以穿透他的皮肤,破甲弹应该可以,不是没有人尝试过,只是在成功之前就已经丢掉了性命。
  他的敌人的下场大多都是被那把巨剑从中劈开,然后切面爆发出大量的血液,令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身体发寒。
  古怪的战斗方式,巨大的武器,不符合他这个年龄的狠辣以及强度多种因素集合起来使椎名川在这一战场上十分出名。
  就这样战斗着战斗着,不断砍着,伤害着,撕碎着,前进着,战争结束了。
  没错,它的结束和开始一样突兀,仿佛大人物之间的玩笑一般。
  被告知了这一消息后椎名川的第一感觉就是空虚,突然失去了准确的目标,一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才好。
  存活下来的士兵依次登上开往国家的船,这些人终于能够踏上他们久违的故土了,海风轻轻地抚摸着脸颊,带来大海的味道。
  大海是这种味道吗?不对,这不是我认识的大海,这不是真正的大海,真正的大海应该……
  有什么压下去的东西渐渐浮上来,陌生而又熟悉的记忆此时唾手可得。
  “又见面了啊,椎名君。”
  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椎名川的思考,他摇了摇头把刚才那些奇怪的想法甩开。
  进入他视线范围的是许久不见的森鸥外,此时他脱下了那身军服换上一身白大褂,整体给人感觉不一样了,椎名川微微颔首算是向森医生打了个招呼。
  “椎名君现在很迷茫吗?”
  也不知道森鸥外是怎么猜到他的想法的,他表现的很显眼吗?椎名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小幅度地点点头。
  “诶呀,其实也不用那么苦恼,在医生我看来椎名君其实有三条大致方向可以走。”
  “第一是加入政府,凭借着椎名君的能力一定会得到重用。第二呢是加入一些异能力者结社。”
  “可我不是……”
  可我不是异能力者啊。
  森鸥外笑了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