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光头披风咒术师【综漫】──是鸭鸭呀

时间:2021-06-09 02:36:41  作者:是鸭鸭呀

 

  从某一天开始,潜伏在城市内的特级咒灵突然一个接着一个被打倒。此事在咒术师中掀起轩然大波,但无人知晓究竟何人应该对此事负责。该神秘人被公认为不输于某六眼的超强咒术师。
  然而真正寻找到击败特级咒灵的神秘强者时,众人不由得大跌眼镜。
  站在超市门口、拎着特价打折的鸡肉和大葱的光头面对着一群循着蛛丝马迹找来的咒术师们,露出了呆滞的表情。
  “咒术?那是什么?你们是恶搞节目吗?”他说,“抱歉,现在没有时间,三分钟之内我得赶到下一家打折甩卖的超市呢。”
  瑚宝:盖棺铁围山!
  缝合:自闭圆顿裹!
  大爷:伏魔御厨子!
  光头披风侠:连续普通拳。
  便当遍地 → 全员HE
  咒灵乱舞 → 咒灵逃窜
  咒术祓除 → 一拳击碎
  要问为什么,这只是兴趣使然的ONE PUNCH——!!!
 
 
第1章 第一拳
  “这可真是……惨烈啊……”
  东京新宿的一处小巷外,警车顶部的车灯急促地闪烁着,员警在小巷口拉起了深夜也依旧清晰的明黄色警戒线,但却谨慎地停留在黄线之外。
  黄线之内,却站立着两个并未身穿警服的人影。其中一个面颊狭长、戴着眼镜的不起眼上班族正用手里的平板记录着什么,另一个戴着黑色眼罩的银发男人却满怀好奇地顺着小巷的墙壁上看下看,还时不时发出小声的惊叹。
  “哇……看样子还真是一塌糊涂……”
  “唔哦,这不是直接被打碎了嘛……”
  “请不要光顾得感叹,五条先生。目前的状况实在是太少见了。”眼镜中年男人伊地知洁高一副想要制止银发眼罩、但又不敢的战战兢兢模样开了口,“按照残秽判断,在小巷里被干掉的是未登录特级咒灵……”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伊地知?”五条悟依旧兴致勃勃地观察着周围。
  “最近这种事件连续发生,被神秘人干掉的先是低级的三四级咒灵,接着是一二级的,而且都是在被指派的咒术师到场之前就被解决掉,同时神秘人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痕迹……”
  伊地知洁高不安地抱紧了手里的平板,下意识地环视着四周,“接着就到了特级,也就是这次按照情报来看,必须指派特级咒术师才能解决的未登录特级咒灵……”
  “而且根据现场的残秽来看,全都是一击解决呢。”
  五条悟直起了身,突然回过头,轻松地笑着打断了伊地知洁高的话:“包括这次的未登录特级也一样。”
  伊地知洁高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开口了。
  “按照这次的最新情况推断,能一击秒杀特级咒灵,那个神秘的咒术师至少也是特级。”
  “干掉那么多咒灵的人,究竟是谁呢?”
  ……
  黄线之外,警视厅搜查一课的警察高木涉刚匆匆赶到现场。
  他站在黄线外,有些不解地远远望着小巷里那个左看右看的五条悟,过了一会儿,有些迟疑地回头问道:“那个……里面的那一位是在观察现场状况吗?但他明明还戴着眼罩……”
  五条悟身高很高,至少有一米九,身材比例也相当优越,看下半张脸就知道是个帅哥,只是气质却显得有些轻浮。感觉是迷人精的类型,完全和用心工作的认真型相反。
  高木涉不知道为什么在警察都不被允许进入黄线之内的情况下,这样的人竟然被允许进入,随便到处乱看。
  他心里正疑惑着,身穿驼色风衣的胖警部就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压低了声音:“因为他可不是用像我们一样的‘眼睛’在看的啊……”
  “目暮警官,您说的是什么意思?”高木涉回过头认出了上司目暮十三,忍不住不解地追问道。
  “……那些人,是专门解决我们无法解决的‘非正常事件’的达人。”目暮十三摸了摸嘴唇上的胡子,摇头道,“高木哟,这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事情,尽量协助他们吧。”
  两人正低声交谈着,小巷里的两个人看样子却已经完成了所有调查程序,朝着小巷外走来。
  “已经没有问题了。”伊地知洁高一板一眼地对目暮十三说道,“等下撤掉警戒线也没有关系。”
  “哦,是吗?谢谢了。”目暮十三点头说道。随后,他想起刚来的高木涉,连忙介绍,“这一位也是搜查一课的警官,高木涉。以后假如有紧急情况、又联络不到我的话,联系他也可以。”
  之后,他又向高木涉介绍对面的两人:“银发的这位是特级咒术师五条悟先生,另一位是辅助监督伊地知洁高先生。”
  “咒术师?”高木涉头一次听见这个名词,先是一愣,随后立刻伸出手,“抱歉,失礼了。”
  “啊,没关系。”五条悟笑眯眯地回答,随后握住了高木涉的手。明明戴着眼罩,但他却毫不犹疑地准确找到了高木涉的手的位置。
  那一瞬间,高木涉猛地想起了刚才目暮十三说过的话。
  这个人,并不是以普通人的“眼睛”来视物的。
  “啊,对了,高木君,”高木涉还在思索着这件事,五条悟突然凑了过来,自来熟地问道,“这个小巷里有摄像头的吧?”
  顺着五条悟手指的方向,高木涉看见墙上一个黑色的摄像头正闪烁着浅浅的微光。
  “啊,这次恰好有摄像头!”伊地知洁高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呼,“说不定这一次,能拍到解决了特级的人……”
  “那接下来,就拜托二位带我们去看一下这个摄像头过去的半小时内录下来的视频吧。”五条悟理所当然地说道。
  东京警视厅的某处小型会议室内。
  落地窗上的幕帘被拉下,室内一片黑暗。高木涉正在用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播放着小巷口的摄像头录下的内容,再由投影仪投影到屏幕上。
  “这……什么都没有啊。”盯着几乎静止的视频看了十几分钟,高木涉忍不住低声说道,“录像会录到犯人吗?”
  “呵……”
  五条悟斜靠在会议室里白色的椅子上,闻言笑了笑。但因为他戴着眼罩,高木涉并不知道他正在看着哪里。
  “录像是不会拍到犯人的哦。因为那不是人类嘛。”
  “诶?”
  高木涉一脸茫然。而这时候,目暮十三在旁边拍了拍他的手臂。
  “先不要多问了。等结束之后,我给你补补课吧。”胖警官郑重地说道。
  “哦……”
  寂静又持续了下去。高木涉有些麻木地盯着投映里的视频发呆。但过了一会儿,视频里的图像突然产生了变化。
  画面的一角,突然出现了一颗锃光瓦亮的光头。
  “有人来了!”高木涉精神一振,“难道他就是犯人?”
  只见画面里的光头从图像一角走到了小巷深处,随后仰头看着什么东西。
  高木涉顺着光头的脸的朝向看去,但他却什么也没看到。
  那个光头到底在看什么?这样想着,高木涉重新收回目光,盯着画面里的那个光头。
  然而下一秒,他突然觉得光头四周的画面一闪,快得像是他产生了眼花。但仔细再看,光头却依旧站在原地。
  是摄像头出了故障吗?高木涉正这样想着,那光头却突然转身,平静如初地离开了小巷。
  “……”
  所以那只是个路过的普通光头吗?
  高木涉还在这样思索着,余光却瞥到刚才还坐在一旁的五条悟不知何时突然站起了身,跑到了他的旁边,一路把视频倒回光头出现的时候。
  “就是刚才那个人了。能麻烦你们调查一下他的身份,再把信息告诉我吗?”五条悟指着笔记本电脑屏幕问。
  “咦?”高木涉一愣,连忙问道,“他就是犯人吗?”
  五条悟一愣,随后突然笑了:“哈哈哈,当然不是。我不是说过吗,镜头是无法映出犯人的身影的。”
  他伸出纤长有力的手指指了指屏幕,指尖毫不客气地戳在光头的位置:“正好相反,这颗脑袋是解决犯人的家伙哦。”
  看着一头雾水的高木涉,五条悟抬手在笔记本电脑上敲了几下:“光用说的你不太明白,还是让录像证明吧。改成按帧播放,这样你们就应该能看到了。”
  视频再次倒回了画面一闪的时候,随后一帧一帧往后跳。在按帧播放的情况下,画面里的光头身边那一瞬间的闪烁终于变得清晰了起来。
  上一帧的光头还垂下双手站在原地,然而下一帧,他的右手突然抬了起来,对着空中做了一个挥拳的姿势。即便是按帧播放,那一帧里,光头的手依旧快得变成了残影。
  第三帧的光头再次恢复了第一帧的站姿,呆呆地立在原地。
  之后就没什么特别的了。光头又站了两秒,随后径自转身,走出了小巷。
  “这……”高木涉愣住了,“要一帧帧观看才能察觉到他的动作……”
  意识到视频里的光头似乎击败了空气中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高木涉的后脑勺一阵发麻。他立刻站了起来,转身就往会议室外跑去:“我现在就去调查他的身份!”
  ……
  “这样真的好吗?”伊地知洁高一边握着方向盘驾驶,一边试探着问道,“连夜查出了人家的身份,之后一大早就跑去堵人什么的……再怎么说那也是个击败了特级咒灵的强者,一定不喜欢被人这样追根究底地调查……”
  “没关系没关系。”坐在副驾驶的五条悟轻松地笑着回答,“如果那个人等下发火了,我就对他说这是伊地知的主意,我什么都不知道。”
  “怎……怎么这样!为什么要用这么清爽洒脱的语气说这么可怕的话!我会被揍的吧,像那些被一击解决的咒灵们一样……”
  车窗外的道路楼宇飞快往后掠过,五条悟悠闲自在地坐在副驾驶位上,看着车窗外的景色,而伊地知洁高嘴里还在不安地嘟囔。
  “啊,五条先生是在欺负我吗?这是职场霸凌吗?是职场霸凌吧!”
  突然,五条悟轻快地说:“在前面的岔路口右拐到尽头,之后停车。”
  饱受压迫的可怜眼镜社畜立刻按照吩咐拐进右侧的车道,随后逐渐减速,在尽头停了下来。
  出现在前方的,是一个看外观就知道深受主妇喜爱的小型超市。透过透明的自动门能看见超市里人头攒动,门上还贴着“今日白菜特价”的广告。
  “是这里吗?……诶,五条先生?”
  伊地知洁高还想再问,五条悟却已经打开车门下了车。他也连忙下车,锁上车门后小跑着跟了上去。
  就在两人一前一后登上超市门口的台阶时,自动玻璃门突然传来“叮咚”的声响,朝着两侧打开。随后,一个身穿普通的白色T恤和运动长裤、手里提着一袋白菜的光头从门里走了出来。
  “啊!就是他!”
  只一眼,伊地知洁高便认出了眼前这个光头就是监控录像里的那个人,下意识地发出了不符人设的巨大声音:“就是这个人!”
  “啊?”
  光头被伊地知洁高的声音吓了一跳,抬起了头,用呆滞的目光看着他。
  ——真要说的话,这是个完全不像强者的光头。他一脸犯傻相,看上去就不怎么聪明的样子,身上的衣着也很普通。如果放在漫画里,他就是混在人群里的路人脸,简笔画就能完成的家伙。
  这个人……真的是击败特级咒灵的强者吗?
  “那个……您是那位击败了特级咒灵的神秘咒术师吗?”伊地知洁高犹豫着问道。
  “咒术师?那是什么?”
  光头有些迷惑地用食指挠了挠脑袋,随后恍然大悟:“啊,这是恶搞节目吗?哪里有隐藏的摄像师之类的?”
  “诶?”
  “抱歉,我现在没有时间。”光头继续说道,“三分钟之内,我必须赶到下一家打折的超市呢。”
 
 
第2章 第二拳
  “呃……”
  面对光头的反应,伊地知洁高不知如何是好。而站在他身后的五条悟像是觉得这打工人窘迫的表情有趣一般,忍不住笑出了声。
  伊地知洁高回头,求助般看了看五条悟。但后者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满脸写着一句话:去吧,眼镜兽!
  “那个……您确实是埼玉先生,对吧?”
  回忆起高木涉查到的资料,保险起见,伊地知洁高只好再次确认一遍。
  “是啊。”埼玉点了点头,脑袋瓜反射着太阳的亮光。
  “那您应该就是击败特级咒灵的人……”
  “不,咒灵什么的,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啊。另外我真的赶时间,现在可以离开吗?”
  埼玉露出了苦恼的表情,目光频频溜向手里的东西。这时候伊地知洁高才发现埼玉的手里攥着一卷超市的特价传单。
  难道之前的线索出了错?击败特级咒灵的并不是这个男人?
  想到这里,伊地知洁高看着埼玉的目光突然一直,发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
  眼前的这个光头浑身上下都毫无咒力的痕迹。
  明明咒力是从人类的负面情绪中衍生的力量,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有成为咒术师的天分,但只要存在负面情绪,普通人就会或多或少地产生咒力,甚至会因为没有咒术师控制咒力的本事而导致产生的咒力胡乱发散。然而眼前这个光头呆呆地站在那儿和他对视,浑身上下一丝咒力存在的迹象也没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