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大师兄他身娇体弱【强强】──柏长风

时间:2021-06-08 16:18:11  作者:柏长风

   

第1章 
  “大师兄,现在无法用通信符和沈师弟他们取得联系了,怎么办?”
  “虽说幽云林归灵云宗管辖,特别危险的灵兽已经被宗主消灭,但是依然很危险啊。”
  “希望他们不要遇到吧……”
  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
  断断续续的,听得并不是很真切。
  陆星阑此刻脑袋迷迷糊糊的,并且伴随有混乱的耳鸣声,一时间没有站稳,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好在有人扶住了他。
  “大师兄,没事吧?”
  大师兄,是在叫他吗?
  这个称呼引起了陆星阑的注意,他勉强睁开眼睛,看见了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对方明明是个男人,头上却系着长发,还穿着一身只有在修仙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服饰。陆星阑心中一凛,立刻排除了他人恶作剧的可能,站稳身子,道了一句无事。
  毕竟前一秒陆星阑才被车撞,撕心裂肺的剧痛仍然刻苦铭心,下一秒却相安无事地站在一片幽密的树林中,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
  陆星阑很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穿越了的事实。
  “通信符不能用了,怎么回事?”顺着旁边几人的对话,陆星阑问道。他现在迫切需要知道这个世界和这幅身体的信息。
  “不清楚。”说话的男人手中凭空出现一张白色的纸符,低声念了一句像是咒语的东西。陆星阑能看见一道青光顺着纸上的符文闪了一下,但下一秒立刻熄灭。
  这应该是无法通讯的表现。
  陆星阑摸着下巴,看着那张通信符,忽然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他前几天闲来无事,看了一本修仙小说,那本小说里就是用通信符传达信息的设定。再扫一眼旁边的环境,以及眼巴巴看着他的一群穿着相同服饰的年轻男女,陆星阑觉得他有必要再确认一下。
  “沈师弟,是指沈息舟……师弟?”
  “是的,就是他。”
  陆星阑无奈地扶着额头,看来他想的不错,自己真的穿进了一本名叫《一剑问道》的小说里,而且不出意外,他现在这幅身体正是男主沈息舟所在门派的大师兄,一个和陆星阑同名同姓的重要反派。
  这个大师兄表明上风度翩翩,待人亲和,实际上是个特别自私善妒、心胸狭窄之人,暗地里对不少展现出出色天赋的灵云宗弟子下毒手,但因为伪装的太好,几乎没有人知道他阴暗的另一面,反而在宗门里还颇受众人欢迎。
  小说里因为沈息舟在入宗选拔中脱颖而出,被长老们毫不吝啬地赞赏,并且说沈息舟极有可能成为宗主的关门弟子。于是原主又嫉妒了,开始着手阻止沈息舟的成长。
  陆星阑对这个人物印象极其深刻,不是因为同名同姓,而是因为原主从沈息舟加入宗门出现,到沈息舟修成正果之前,一直都有他的反角戏份。作为沈息舟的垫脚石,原主屡战屡败,越挫越勇,直到原著中最后的终极一战时才被彻底消灭,因此读者送了他一个不怎么雅观的外号,“不灭的小强”。
  总之是个下场极惨的反派人物。
  目前的进度应该是在幽云林,是原主对沈息舟的第一次下手的地方。不过在男主的主角光环之下,沈息舟不仅没有死,还因祸得福发现了一处秘宝,作为伴随男主一路的金手指,助力男主得道问仙。而且即使原主这次下手做的滴水不漏,还是被沈息舟察觉到了,并对陆星阑有了恨意和戒心。
  陆星阑现在在救与不救之间徘徊。
  他不是原主,沈息舟天赋是否强大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所以陆星阑没有杀害沈息舟的念头。要是和沈息舟结下恶缘的话,陆星阑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虽然沈息舟平时十分淡漠,脾气也算不错,但陆星阑知道若是被沈息舟盯上的敌人,下场那是一个比一个惨,沈息舟这家伙并不如表面那般温顺。
  不过原主设下的陷阱,是利用一点小工具引诱了这片森林里实力最强大的一只灵兽,对于还是弟子的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陆星阑可是十分清楚,原著里沈息舟拼命和那只灵兽战斗,受了重伤,其他几个跟着沈息舟的弟子,全都丧命在那只灵兽的爪下了。
  就算陆星阑目前是这里实力最强大的人,去了也无济于事。更何况陆星阑现在还无法运用自如体内的灵气。
  到底去不去呢?
  “大师兄?”某个师弟突然打断了陆星阑的思考,指着一边说道,“东边好像有动静。”
  师弟话音刚落,并不是很远的地方,一群灵鸟似乎受到惊吓纷纷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形成了硕大的罗网,铺天盖地。
  地面震动,一个小师妹重心不稳摔倒在了地上。
  陆星阑叹了口气,扶起了倒在地上的小师妹,说道:“你们快回宗门,报告这里的情况,就说天翼虎暴走了。”
  小师妹感觉到了事件的急迫,泪光莹莹,点点头:“那大师兄你呢?”
  “我去那边看看,你们快点回去汇报吧。”
  “大师兄一定要小心!”
  慌张的弟子们和陆星阑匆匆告别,马不停蹄地前去宗门搬救兵。陆星阑则是朝着和他们相反的方向,森林的暴.乱.处跑去。在奔跑的过程中,陆星阑试了试运用体内的灵气。或许是陆星阑和此身体的契合度很高,又或是身体残留的记忆,陆星阑试了两三次就成功了,虽然还是不太熟练。
  依靠灵气的能力,陆星阑的速度快了将近三倍,瞬间就接近了天翼虎所在的位置。
  天翼虎,顾名思义,外形是一只长着翅膀的老虎。平时它的大小和普通的老虎没有区别,但是在战斗时身体可以放大到本体的四到五倍,力量和速度也成正比增长。
  最麻烦的,还是它会飞。
  正是金丹中期的陆星阑,虽然习得了飞行的功法,但对付会飞的对手依然吃力。
  噗呲——
  一边的草丛里突然窜出来一个人,那人看见陆星阑,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连忙说着:“大师兄,我们不小心撞见了天翼虎,我们也没惹它,哪知道它突然就暴走了,还朝我们冲了过来。沈师兄留在那里暂时制止了它,给了我们逃跑的时间。”
  “好,我知道了,你先离开这里吧。”陆星阑拍了拍他的肩膀。
  沈息舟不愧是男主,他现在不过筑基期后期的实力竟然能够暂时制止住天翼虎。
  不过不会坚持太久的。
  陆星阑到的时候,沈息舟已经伤痕累累地半跪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已经断裂成一半的剑,附近的树木全都折成两段,地上连续出现了几个大坑,灰尘漫天,战况十分惨烈。
  而最让陆星阑目瞪口呆的是,尽管这里这么危险,可不远处还是有两个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女弟子。
  她们大概是被吓得起不来了。但是不逃跑,留在这里反而成了累赘。
  沈息舟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目光敌视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准备再度迎战。他无法一次性带走两个人还能逃离天翼虎的追击,所以为了保护她们,他必须战斗。
  但天翼虎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就在这时,沈息舟突然被一道力气拉了起来,他惊讶地回头一看,竟然是陆星阑师兄。
  陆星阑斩钉截铁地说道:“你把她们带上,快点离开这里。”
  “可是大师兄你不可能打过天翼虎的。”沈息舟刚和天翼虎交手了,深知天翼虎的强大。
  然而陆星阑无畏一笑:“在这里我实力最强大,除了我还有谁有打败它的可能吗?”说着就把沈息舟推出了三米远。
  “快走吧!”
  沈息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知道陆星阑说的是正确的,于是沉闷地点了点头,抓起地上的两人就往远处跑去。
  他想的是,快点回到宗门,找人营救陆星阑。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门派的长老们才和沈息舟碰上头,沈息舟顺着长老们在天上飞行的身影望去,森林那头的暴动愈来愈激烈。沈息舟突然目光深沉,双手悄然握拳。
  另一边,陆星阑顺利地拖住了天翼虎,但是屡次受创。危机时刻突然变强的光环陆星阑并没有,在再一次被天翼虎打中并撞断一颗大树后,陆星阑的眼前开始模糊了。
  昏迷之前,陆星阑想的是,早知道这逼他不装了……
  ……
  陆星阑还挺喜欢《一剑问道》这本书的,很罕见地熬了两夜把这本300万字的小说给看完了。
  “陆大少爷什么时候看起小说了?”好友笑道,“是嫌公司里的活不够多吗?”
  陆星阑打了个哈欠,“我就是挺羡慕这本书里的主角的,能过自己的肆意人生。唉,要是我也能生活在修仙的世界就好了,我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而不是受那个老头子的摆布!”
  “哈哈,那你就祈求穿越吧!”
  “……”
  嗯,愿望好像实现了,陆星阑真的穿越了。但是一回想自己一头热血去救了男主的事,陆星阑心里百味杂陈。
  本来就算他不去,男主也不会死,而且还能得到机缘呢。虽然从此就会被对方恨上。
  但和一头不在一个等级的灵兽战斗,就算陆星阑提前做好了准备,那疼痛也是实实在在的。
  想到此处,陆星阑悠悠转转地醒来。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一双深黑色的眸子。
  竟然是沈息舟。
  他虽然面无表情,但陆星阑读出了对方眼中的愧疚之情。
  为什么愧疚,他舍身救人,不应该对他感激的五体投地吗?要知道,当时陆星阑也是有这种想法,才奋不顾身地去救了沈息舟。只要把原主陷害沈息舟的这件事揭过去,陆星阑就能在这个世界悠哉地生活了。
  “小星阑,你终于醒了。”
  说话的是站在沈息舟身边的穿着绿色衣服的男子,虽然陆星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从服饰看来,应该是灵药园的人。
  大概率是青木长老了。灵云宗的长老都是按实力排辈的,青木长老实力最低,但是有得一手好医术,专门钻研灵药一学,为宗门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灵丹。
  只不过没想到他这么年轻。
  陆星阑动了动手指,想要起来。
  “小星阑,你先别急着起来,”青木阻止了陆星阑,看着青木一脸伤感的模样,陆星阑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好消息是?”
  “你在和天翼虎战斗的最后一刻,实力突然提升到金丹后期了。要不是你的突然突破,就挨不住天翼虎最后的那一攻击了。而且按照你正常的修炼速度,想要从金丹中期到金丹后期,至少需要一年半的时间呢!这算个好消息吧?”
  陆星阑虚弱地嗯了一声,“那……坏消息呢?”
  青木摸了摸鼻子,眼睛往一边看去,不敢直视陆星阑的眼神。
  “坏消息就是,小星阑你现在经脉俱损,灵气溃散,身体已于常人无异……不过不必担心,至少金丹没碎嘛,其他的还是有方法恢复的,呃,只不过就算恢复了,实力也无法到达之前的水准了……”
  青木说完后,沈息舟抬头,带着深沉的歉意说道:“对不起,大师兄,要不是因为救我……”
  然而床上脑袋已经当机的陆星阑,看了看满是歉意的两个人,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差点脱口而出的“靠”吞进肚子里。
  别问,问就是当事人非常后悔!陆星阑可没想到挨了那老虎几下子,后果竟然这么严重!
 
 
第2章 
  陆星阑已经躺在床上半个月了,身体勉强能活动,但还不能下床。而且只要陆星阑稍微用力,胸口就有一种被撕裂的痛感,紧接着从金丹处窜出一股热流,陆星阑就会止不住地咳血。
  青木说这是正常现象,虽然缓慢,但金丹在帮助陆星阑恢复身体,帮助排出淤血。
  但在陆星阑连续吐了半个月的血后,青木闭了嘴。
  “咳咳咳……”陆星阑擦了擦嘴角的血,看向床头端着药汤的青木,“这淤血吐了半个月。”
  青木沉思了一会,说道:“看来小星阑的伤比我想的还要严重。”
  “我没有责怪长老的意思,”陆星阑接过药汤,一口闷下。这药汤不知道是用什么灵药熬制的,不仅不苦,还有一丝甜味,“这些天长老为了我跑来跑去,弟子很是感谢。”
  陆星阑说的真心实意。青木所住的灵药园离他的住处有些距离,虽说对元婴期的人这点距离不算什么,可耐不住身为长老的青木事务繁多,还得照看灵药。青木每天都要来他这里两趟,贴心又负责。
  青木摇摇头:“这些都是小事情,现在重要的是你的身体。而且你救了小息舟他们,他们都很感谢你,宗门的弟子们也都希望你能恢复身体。”
  陆星阑苦涩一笑。
  虽说是陆星阑救了那些人,但整件事情是由原主引起,说到底就是现在的陆星阑的锅。要是这件事被人知道了,估计对陆星阑会有不好的影响。
  陆星阑晃晃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抛开。反正他救了人还毁了自己的根基,替原主遭受的惩罚已经够严重了,他问心无愧。
  “喝了药,感觉怎么样?”青木问道。
  “勉强能止痛,但效果越来越差了。”陆星阑如是说道。
  “看来得换一种药了,”青木盯着碗自言自语,“对了,还得重新检查一遍小星阑的身体。”
  “砰砰砰。”是敲门声。
  青木说道:“是小息舟他们来了,那我就先走啦。”
  “长老慢走。”
  “都说了不用叫我长老,我也没大你多少岁。感觉长老长老的都把我叫老了不少。”青木耸耸肩,开门和沈息舟他们打了声招呼,快步离开了。
  在灵云宗,长老可是仅次于宗主的地位,整个灵云宗目前也就五个长老而已,并且他们的实力虽然处于元婴期,但都无限逼近了分神期。就算在整个修仙大陆都颇受尊望。青木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长老,就算是宗门里最弱的那个长老,也足以说明他的天资。这家伙竟然还不乐意别人这么称呼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