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成为男神的化妆师后【时尚流行】──宋栖之

时间:2021-06-08 04:26:42  作者:宋栖之

 

  化妆师林间因为直播仿妆影帝文初寒而备受关注,直播间人气爆棚,他直言连文初寒眼睛有多少根睫毛他都一清二楚。
  文初寒粉丝到达现场:哪来的辣鸡博主,少蹭我们哥哥热度!
  很快,文初寒本尊出现,在微博上转发了直播视频:请问谁有这个化妆师的联系方式?
  粉丝:律师函警告。
  没过多久,话题#文初寒换私人化妆师#登上热搜,文初寒发微博:给你个机会,来数数我睫毛有多少根@林间
  粉丝:?
  ***
  早前林间就听别的同事说了,文初寒是娱乐圈里脾气非常古怪、很难伺候的男明星,跟他合作的化妆师没有不被他喷的。
  而林间则在圈内是公认的脾气好、从不拒绝客户任何要求的保姆级化妆师,跟他合作过的艺人、模特没有不夸他的
  两人合作一段时间后,粉丝问对对方的评价
  林间:不知道是谁说他脾气不好,明明又温柔又贴心,一哄就开心
  文初寒:谁给他贴的从不拒绝的标签?这四个字仿佛在嘲笑我,几年前他明明连我的告白都敢拒绝(呵呵
  *双向暗恋,箭头非常粗,受猛吃回头草
  *化妆师受(林间)×影帝攻(文初寒)
  *攻受为高中同学,伪破镜重圆
 
 
第1章 
  演播室后台的单人化妆间里,齐耳短发的女化妆师赵璐正在小心翼翼地给文初寒调粉底。
  她是前两天刚刚被叫到文初寒身边的,听说在她之前,好几位圈里地位不低的化妆师都被这位脾气一向不太好的爷喷过,嫌这嫌那,审美不怎么样要求倒是挺多,活像是无理取闹的甲方。人家受不了这气,给的再多也不伺候了,这才轮到了她。
  只是就连给艺人化妆有过五年经验的老手,昨晚的明星晚宴活动结束后,她还是被文初寒给骂了一顿。
  昨天白天有个媒体采访,文初寒要求给他化得自然一点。赵璐自认为自己是以给网红博主们化护肤品广告中的“使用前”VS“使用后”而出名的,素颜妆她最有自信,然而采访结束后文初寒却说刚刚脸干得像要裂开了,他说既然你对自己的妆这么有自信,不如直接用胶水糊,焊个韩式半永久算了。
  晚上的晚宴她吸取教训,重新给他做了妆前保湿,用的是滋润款的粉底,只是没想到,文初寒这张脸比它主人的心情还要变化无常,白天还嫌太干,晚上的活动场地空调开得足,晚宴进行到一半,文初寒一张脸已经在灯光下泛着诡异的光了。
  看直播的粉丝说他硬拗油腻人设,戏称这么多年来只有他喷化妆师,终于有一回也被化妆师整了,并且剪出一小段视频,加上BGM,配上标题:How 油 like that。
  文初寒盯着自己的超话里粉丝给他P的猪刚鬣表情包,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怕自己做出有损艺人人设形象的事情,他决定还是先不要上网比较好。
  他把手机放化妆台上,看了眼坐在旁边的经纪人吴轩,见他手机屏幕上闪过好多滚动的弹幕,觉得很意外:“你还看直播?”
  “啊?”吴轩抬起头,说,“哦,首页推上来一个化妆直播,我看直播间名字上有你,就看看。”
  说着,他把蓝牙耳机摘了下来,手机立在化妆台的手机支架上。那支架还是吴轩特意找人定制的,普通的支架这位爷嫌角度不好看得脖子痛。
  文初寒看到屏幕里背景一片白,中间坐着一个短发女生,旁边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化妆师正在给他上粉底。
  赵璐调完了粉底,正在找刷子,看了眼放在台子上的手机,有些惊讶地说:“啊,是他。”
  “你认识?”吴轩问。
  “最近很火啊他。”赵璐点点头,解释,“是个美妆博主,做过挺多给素人仿妆明星的,特别像。我看过几个他的视频,确实挺专业的。”
  文初寒对这些不感兴趣,催她赶紧上底妆。手机里声音传了出来:“上一个视频发出去之后,我收到了不少骂我的留言。”
  乍一听到这个声音,文初寒一下子愣住了,回忆深处有股久违的熟悉感慢慢涌上心头,情不自禁地微微皱了皱眉头。正在他给上粉底的赵璐捕捉到了他这一细微的表情,以为自己哪里又惹他不高兴,心有余悸地问:“怎么了?”
  “没。”文初寒盯着屏幕,脑中思绪万千,“你继续。”
  “说我视频剪辑,不是同一个人化妆的有;说我仿妆太浓,简直就是在人脸上画五官的有;说我只会仿女明星的有;只会找跟明星骨相差不多的有。”化妆师说到这里,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镜头,“这些我都能接受,那些说我仿得完全不像的……我建议你眼睛不需要就捐给有用的人。”
  口罩遮住了他下半张脸,他一双眼睛漂亮得让人很难不注意到,里边却不含什么感情,冷冰冰的,仿佛透过屏幕,他看到了那些无理取闹的粉丝。他接着说:“所以今天,我接受了你们的挑战,我找了个女生,化男明星,以直播的形式。”
  “哦。”吴轩恍然大悟,看向文初寒,“他要仿你啊。”
  赵璐给他上完粉底,直播里男化妆师也上完了底妆。
  “我的长相很大众化吗?”文初寒问两人。
  赵璐不敢说话,吴轩说了句公道话:“要是人人都长你这样,中华男儿可以普遍自信地站起来了。”
  直播里,化妆师已经在一根根给女生描绘眉毛的毛流了。他的手非常稳,画出来的线条极其流畅,看不见一丝抖动。化妆师还自嘲道:“今天刚开播还有人问我哪里来的自信仿文初寒……”
  他说完,朝着镜头笑了一声,一双眼睛微微含了些不太明显的笑意,声音也低了些:“我对他太了解了,他眼睛上有多少根睫毛我都一清二楚。”
  “哟,这牛吹得。”吴轩觉得这化妆师说话太不知天高地厚,“我跟他五年我都不知道。”
  他一看弹幕,果然有一半是在骂他吹牛的。
  【可别是搞什么节目效果吧呵呵】
  【谁给他的自信啊?话说这谁?】
  【无语,谁火蹭谁是吗?】
  【女明星蹭光了,开始找男明星了?】
  这弹幕寒味十足,吴轩好奇看了眼前边的ID,果然好几个都是文初寒的粉丝。
  赵璐给文初寒画眉时,注意到他眉头一直紧锁着,忍了忍才鼓起勇气跟他说:“眉毛皱着画不了。”
  “哦。”文初寒舒展眉毛,心里的疑惑却渐增。
  这个人的声音……很熟悉。尤其那双眼睛,是文初寒少年往事开始的起点,也是赐予他痛苦的根源。
  可是他的说话方式,却让文初寒觉得和回忆中的人相差甚远。
  但是他的记忆已经是八年前的记忆,别说对方,就连自己也变了很多。
  赵璐刚给他画完一边眉毛,他又皱起了眉。赵璐心里叹了口气,不得不再次提醒他:“哥,另一边还没画完。”
  文初寒却像是没听见般,他拿起刚刚放在一边的手机,之前在超话看图片还没退出去,一刷新,正好刷到一条粉丝转发这个直播间的动态,顺着链接点进去,直播页面跳了出来。
  化妆师正在认真化妆,下边的弹幕区却被文初寒的粉丝给挤满了。
  【什么情况?这个直播为什么会转到超话来?】
  【仿寒?等等,坐着的那个是女生吧?】
  【这博主纯属钓鱼,文初寒的粉丝都被引流过来了】
  【大家别看了,别给他直播间增加人气!】
  【真会蹭热度啊,这脸仿文初寒?建议下回投胎选对漂亮的父母】
  【前边的,攻击人家长相就太恶心了吧?】
  【上边的你说你马呢?不爱看滚,非得留下点垃圾吗?】
  【文初寒粉丝就这素质?果然粉随正主了】
  【蹭热度还这么有理,见识了,直接举报拉黑,辣鸡博主别再出现在我首页了】
  “虽然他说话我不爱听。”吴轩还在一边咂嘴,“但说实话人也没蹭什么热度,有些粉丝说得太难听了。”
  “是。”文初寒动动手指,直接转发了这条直播动态。
  吴轩把他的微博设为了特别关心,他一发这边就弹窗显示了,还一下显示两条。
  【文初寒正在看@风华工作室wood直播,快来围观啊~】
  【@文初寒  转发了一条动态:请问谁有这个化妆师的联系方式?[微笑]】
  吴轩快速地扫了一眼他发的东西,震惊了:“你干嘛?”
  “没干嘛。”文初寒继续看直播,“问问而已。”
  “问问?那你转发?”吴轩瞪大眼睛,“人又没得罪你,化个仿妆都不行?”
  文初寒被他的语气问得莫名其妙:“什么不行?我就想联系他,又没说不让他仿妆。”
  赵璐给他画眼影的手一抖,心里咯噔一下。他联系一个化妆的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
  她才刚来几天就要被劝退了吗?!
  “那你发个微笑?”吴轩看他被自己骂得一脸懵,心里一梗,忘了文初寒这个2G选手还停留在十年前扣扣聊天室里发微笑说你是GG还是MM的阶段。
  他一看弹幕区,果然如他所料,有了正主撑腰,粉丝们的走向更加迷幻了。
  【寒今晚不是要录节目?怎么在看美妆直播?】
  【这是……这段时间换了太多化妆师,寒已经到了在美妆圈招人的地步了吗?】
  【前边的有眼睛吗?寒这明明是在警告他】
  【律师函警告,建议博主及时止损】
  【草,还真被他钓到了,祝今晚博主吃方便面必没有调料】
  【赶紧举报,好好一个姑娘被他化得男不男女不女】
  【你寒粉丝有病?仿个妆还律师函?你们是要做太平洋网络警察吗?】
  【弹幕寒量超标,快跑】
  “他们在说些什么东西。”文初寒看着弹幕区的评论,看不下去,亲自发了一条评论:
  【都别骂他】
  谁知道他这条又被粉丝误解了。
  【寒说了别骂了,等他处理】
  【大家别给寒招黑了!直接一条龙举报就是了!】
  【已举报,拜拜了您嘞】
  【这人看谁火就蹭谁热度,早看不惯了,终于有人来收拾他,爽】
  “你快住手吧哥!”吴轩看他越描越黑,俨然有一种马上就要跟他“你我法庭上见”的意思,人都慌了,“你退出来,别看了,别带节奏了。”
  “我带什么节奏。”文初寒很不满他的说辞,但还是乖乖地退出直播间,紧接着找到这个博主的主页,点进聊天,给他发了一条私人消息。
  【看到这条私信,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
  赵璐跟他离得近,一眼就瞄到他发出去的这条消息,心里那点希望彻底破碎了。果然自己还是要被换了。
  心疼自己的同时,她不忘心里吐槽,你寒还是你寒,这找人办事的态度也太不客气了,连句招呼都没有,上来就是命令句。
  “对了,这化妆师叫什么?”文初寒发完才想起来问这个。
  “名字不知道。”吴轩也从直播退出去了,点进这个化妆师的主页看了一眼,发现他的微博评论区,粉丝都喊他小吴,“姓吴。跟我是本家。”
  “吴?是口天吴?”文初寒一怔,刚刚浑身的激情一瞬间因为一个字而冷了下来。
  “……”吴轩表情麻了,“我伺候了你五年,你今天才知道我姓口天吴?”
  文初寒却没心情管他到底是哪个吴,他像是失去了力气般,双肩无力地耷了下来,叹了口气。
  果然不是他。
 
 
第2章 
  林间这场直播完全是脑子一时抽了,才会想要跟网友证明自己的实力。
  虽说作为一个圈内名师带出来的化妆师,但刚开始工作那会儿林间经历过不少起起落落。他刚学化妆就是走的剧组影视化妆师的方向,谁知道剧组水太深,关系户又是一大堆,他一身干干净净地进来,没拿到什么好处,出去的时候反倒是蹚了一身的泥。
  剧组混得不行,他接着想走比赛拿奖的路线,那会儿国外美妆风很大,受欧美妆容影响的化妆师比较多,他是其中一个。全国各地的大小化妆比赛参加了不少,只是他当时的思想放在现在或许能称得上是潮流前卫,但在六七年前对于迷恋日韩妆系的国人来说普遍没有欣赏的水准,因此拿到名次的机会也很少。
  但很有幸的是,某次的比赛现场,他得到了当时当任评委刘风华老师的赏识,并且受邀加入了他的个人工作室,成为了一名签约化妆师。
  加入工作室之后他有了被推荐给其他客户的机会,渐渐地自己手下的常客也多了起来,认识了一些知名摄影师后,他也逐渐能接到一二线时尚杂志的拍摄工作。
  前两年网络直播的风头逐渐起来,林间本来就不太愿意把自己的样貌展现在大众视野里,原本是无意凑热闹,只是有一回他找了个模特练技术,模特问能不能把她画得跟某女明星一样,林间说可以试试。这一试,林间发现自己仿妆的技术还不错。
  接连发了不少仿妆视频,他在社交平台上也积累了不少粉丝。但好评的同时,也有一些故意找茬的黑粉。昨天他忙到凌晨两点,睡前看了一下网友留言,看到一条恶评:
  【圈里有名的女明星都给你蹭完了,接下来是不是就该向男星出手了?我先期待一下你的文初寒仿妆】
  这么些年下来他早就对恶评免疫了,但这一条还是触动了他的心,无他,因为文初寒这三个字。
  这个只要一提起,就能让他五脏六腑都泛着疼的名字。
  因此,他开了这个直播。
  他工作时一向专注,加上直播总共也就他跟模特两个人加上一台摄像机,他根本看不到网友发的弹幕,自然也并不知道正主从这里经过了一趟的事。
  等他把眼睛和鼻子修容做完后,女模特的脸已经有九分相似了。
  “他眼尾稍稍有些上扬,眼窝比较深邃,睫毛的话因为小姐姐本身睫毛条件不错,就不再用假睫毛。”他继续把脸部修容做完,朝镜头说,“其实现在已经差不多了,然后等我们一下,我们搞一下造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