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爱卿总想以下犯上【宫廷侯爵】──因风絮

时间:2021-06-08 04:17:55  作者:因风絮
  ——兢兢业业治理国家
  ——不如
  ——兢兢业业地爬到皇帝身上去
  文案1:
  李孟庭刚登基就得罪了权倾朝野的内阁首辅尹明希。
  她不知道重活三世的尹大人下杀心只是眨眼的事情,而自己还在明目张胆地撩拨她。
  尹明希计划除去李孟庭,让江山再易主,却发现新君在自己这里是有免死金牌的。
  李孟庭是她这一生中唯一明快的色彩。
  文案2:
  李孟庭立志要当明君,不近女色的那种。若她的首辅大人能安分一点就好了,偏偏爱卿总想以下犯上。
  为了朝局安定、国家安宁,李孟庭决定近一下女色,先把爱卿治得服服帖帖。
  新皇登基后,起居注史官半失业了,皇帝与首辅大人聊公事的时候不让记,与首辅大人说私事的时候更不让记,还将她赶出门外。
  小史官只能在门外计算时间,默默写下:皇帝陛下与首辅大人在房中待了一夜,不知在做什么......
  后来,这句话就经常出现在她的小簿子上。
  ***食用指南:
  1、本文于2.27入v,防盗比例60%,码字不易,请大家支持正版呦~
  2、张牙舞爪但给颗糖就会乖的皇帝陛下x冰冷无情但皇帝喊饿就给做饭的首辅大人
  3、He,甜度+++++++++喜欢的可以收藏一下,21:30:00更新~
  4、作者微博:因风絮酱
 
 
 
第1章 楔子
  咔嚓一声,牢笼被打开,身着囚服的尹明希走了出来,披头散发,目光低垂,面色苍白如纸。看见光明,她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径直坐上了囚车,奔赴刑场。
  昔日风光无限的首辅大人在此时此刻遭千万人唾骂。“佞臣!”、“奸臣!”、“不得好死!”之类的咒骂与不绝于耳,她视若罔闻。
  有百姓朝她扔鸡蛋,扔烂菜叶,泼脏水,粘腻恶臭的汁液从她的发上流下,她不挡,不避让,拖着沉重的铁链,一步步走向她生命的终点。
  她尽力了,以极端的方式耗尽了全身的气力,还是没能阻止大启国的灭亡,西蒙人的铁骑无情地踏进了他们的领土,占据了她守卫一生的国家。
  敌人恨她,大启国的百姓也恨她,当他们说她“卖国求荣”之时,尹明希的嘴角狠狠地抽动了一下,连带着平缓的心跳都变得激昂。
  佞臣、大奸臣、贪慕虚荣、不得好死......这些都无所谓,但不能说她“卖国求荣”,因为她从未这般做过。
  她这三世拼尽所有,只为守家卫国,到头来还是遭奸人设计,百姓误解......
  怨恨、不甘与疲惫交织,她抬起目光,望向通往断头台的石阶,这是她走过三次的地方。断头台边上站着围观的大启百姓,他们的脸上写满了厌恶与失望。
  尹明希抬头瞥了他们一眼,怨恨、不甘被霎时戳散,她只剩下满心的疲惫,不若这次就到此为止吧......
  没有挥舞大刀的刽子手,只有一根细长的麻绳,在尹明希的脖颈上饶了几圈,缠紧。他们恨她入骨,要她死,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尸体。
  西蒙人对她处以绞刑,然后再将尸体卖给恨她入骨的人,糟蹋、蹂.躏、撕扯......
  不知这次买她尸体的是什么人呢?这是尹明希断气前,脑袋中冒出的最后一个问题。
  只可惜,死后的事情,她全然不知。
  尹明希的尸体被一个长相魁梧、目光阴险的西蒙将军买走了,西蒙将军同她在阵前对峙过,遭受过她的侮辱,因此怀恨在心,此举自然是为了报复。
  可他刚走到尹明希的尸体边,嘴角流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时,一个身着黑袍的女人大步走了上来,在他耳旁用蒙语同他说道:“这个女人杀了我的全家,灭了我们三十二口人,将军将她让给我吧。”
  说罢,她便在西蒙将军的面前打开了一个盒子,露出了里头的几锭金子。
  西蒙将军一愣,接着对上黑袍女人充满恨意的目光,忽然便朗声笑了,他的手探到木盒的上方,将盖子盖下,再将木盒握在了手里。
  他收下了,谁会跟这么多的金子过不去?而且现在的尹明希就是一桶臭水,与她牵扯怕是会脏了自己。
  “给你了。”西蒙将军端着木盒,头也不回地走了。
  黑袍女人站在尹明希的身旁,定定地望了许久才蹲下身子,将她抱起,然后翻身上马,带着她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魂与身即将分离的尹明希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她死了吗?身体是死了,但她的灵魂犹存,她知道再过不久,她的灵魂就会被送往地府,再次见到那个温柔慈祥的老婆婆。
  老婆婆会满脸笑意地问她:“还要不要再来一次?”
  事不过三,要不要再来一次呢?尹明希也在暗地里问着自己。
  灵魂即将从身体中飘出,尹明希有了些许飘荡的意识,她的身体与灵魂此时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身体感受不到灵魂了,灵魂却还能感受到些许来自身体的牵绊。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温柔的力托着,连带着她的灵魂也被温柔地托起。
  来不及细想这股温柔的力出自何处,尹明希的灵魂便被送往了地府,送到了她百转千回的纠结面前。
  “要不要来一次?”满脸皱纹的老婆婆站在桥边,目光柔和地望着她,耐心地等着她做选择。
  她左右两只手边放着两样东西,左手边的是一碗了却前世的孟婆汤,右手边的是一枚小小的印章,若你还想重活一次,只要在你的脚踝上盖上这么一个章,她便可送你到前世的洪流中,由命运来选择你停留的节点。
  尹明希的脚踝上已经有两个印章了,昭示着她已经重活了两次。这次的她比前面两次更加迷茫,也更加疲惫。
  这已经不是有没有胜算、甘与不甘的问题了,就算她思虑再多,心思再缜密,也无力回天,风光了五百年的大启最终都要走向灭亡。
  这是命定的事情,以她一人之力,能改变吗?
  “不着急哦,慢慢想。”守在桥边的老婆婆眉眼弯起,多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第2章 重活三世
  “嘶——”急速的下坠感让尹明希从骤然睡梦中苏醒了过来,头疼欲裂。
  睁眼仍是满目的黑暗,但她可以辨认出,自己身处的地方,正是她府邸里的卧房,而此时应当是卯时末了。
  微弱的光亮从黑色帘布的缝里透了进来,尹明希起身,赤脚走到门边,用力地将黑色的帘布扯开。明亮而刺眼的阳光倾洒在她的身上,光明并未给她带来安全感,反而让她的脑袋更加晕眩,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被她强压了下去。
  她想起了自己在地府的那个抉择,忽然又有些后悔,或许自己根本就不该重生......
  在地府里,正当她纠结无措之时,那股安定的力量又落在了她的魂魄之上,那细致入微的柔情将她整个魂魄都包裹了起来,让她想起了大启的春风、夏雨、秋阳、冬雪......这些美好的事物让她无法割舍,她不甘于大启的毁灭,她要再次阻止这一切!
  所以她又选择了重生。
  而今,带着记忆的魂魄重新归位,一时的脑热也散去,尹明希觉得自己做出了这个决定,荒唐而可笑。
  “大人,该起身换新的官服了。”
  赵显秋的声音打断了尹明希混乱的思绪,她定了定神,有些好奇自己重生的这个时间点,于是道:“显秋,把官服拿进来吧。”
  尹明希的房间很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她卧房里所有的窗户及门后都有厚实的黑布,没有尹明希的命令,谁也不敢私自将帘布拉开。
  由于长期不见光照,尹明希的房间里有一股霉味,若非时常更换里头的家具,否则霉味会更严重。
  可尹明希本人并不在意这些,是她下令这么做的,别说忤逆,至今连议论的人都没有。跟随她多年的赵显秋也早已习惯,得到准许之后,她推门走了进来。
  尹明希就站在门边,外头的光打在她的侧脸上,描绘出棱角分明的五官轮廓。她面容沉静,无波无澜,眉宇却间藏着一抹漠视众人的冷傲。
  她的目光淡淡地落在那身崭新的官服上,一看便明了,她立马确定了自己重生的时间节点。
  这是建昭十五年,她当上内阁首辅的第一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
  这也是她最为风光的一年,年纪轻轻便独得皇帝宠爱,破格提拔为内阁首辅,成为天下人议论的中心。但好景不长,建昭帝暴毙,生前并未立下储君人选,致使传承了五百年的大启江山无人可交托。
  朝廷商议由内阁来定储君人选,尹明希这位新上任的内阁首辅自然成了几位皇子争相拉拢的对象。
  “官服给我,你先出去,我随后就来。”尹明希从赵显秋的手里接过官服,欲入内更换,她想起了什么,对着赵显秋问道:“二皇子是不是在外头?”
  赵显秋如实答:“是,天未亮他就来了。”
  “让他走,我今日不会见他的。”尹明希神情冷漠。
  赵显秋微微一怔,有些讶异,分明昨日首辅大人对二皇子的态度还很好,也是主动要见他的,怎今日会有如此之大的转变?
  赵显秋心里存疑,但没有多问,应了一声,便转身去厅里赶人了。
  赵显秋走了之后,尹明希关上了门,重新将黑帘拉好,让整个身子都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她双手捧着官服,思绪已经飞远。
  第一世的她活到了二十八岁,这一年是新元1318年。建昭十五年(新元1315年),内阁商定,由二皇子李廷涣继位。李廷涣继位之后沉迷女色,荒废朝政,于建康三年(新元1318年),断送了江山。
  第二世的尹明希重生于建康二年(新元1317年)。她重生后,吸取前世教训,十天,便带领着自己的党派将李廷涣赶下了皇位,扶持三皇子李廷淳登基。李廷淳性子嚣张跋扈,上位之前有意屈尊,手握皇权之后便与尹明希撕破脸皮,任用小人,于建清元年(新元1318年)断送了江山。
  第三世,尹明希重生于建康元年(新元1316年),重生之后,她抛弃了两个不成器的皇子,选择了性格懦弱的凌王。凌王继位后贪生怕死,西蒙发动战争后,他竟做了小人,投敌叛国,导致大启覆灭。
  尹明希这几世尽心竭力,仍然阻止不了大启的灭亡。世人都说她心怀不轨,有意篡权夺位,只有尹明希自己清楚,她忠于大启,从未做过谋逆的事情!
  又或许,这一世可以有例外......
  建昭帝一共生了五个儿子,三个女儿,太子李廷瀚英年早逝,二皇子、三皇子、五皇子这三位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净做些祸国殃民的事情,尹明希连看都不想再看他们一眼!
  八皇子李廷浚年纪尚小,仅八岁,尚不懂为人处世之道,他若为君,必不懂得如何处理朝政,管理天下,但这就是这一世的尹明希想要的。
  臣权服从与君权,君权过大,不利于她的把控,一个不暗世事的皇子,正好拿捏。
  尹明希快速换好了新的官服,准备前往内阁,与其他大学士进行商议。现在的内阁含她共六人,其中四人是她爷爷的旧部,心思是往她这般倒的。
  剩下一人名为傅禹通,是她的死敌,前世“卖国求荣”的罪名就是他给尹明希安上的。提起这个名字,尹明希就觉得牙痒痒,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但这时傅禹通在内阁中人微言轻,尹明希暂时不去管他。
  “大人,走偏门,别走正门,李廷涣在那堵着,他不见到你不罢休。”尹府的侍卫统领越骁迎面朝尹明希走来。尹明希经过他时,他的身子朝旁侧挪了一挪,恭敬地把中间的位置留给了她。
  “知道了。”尹明希淡淡应了一句,便往转头偏门走去。
  尹府偏门,尹明希刚上马,忽然有几个人影从拐角处冲了出来,拦在了她的马前,为首的是三皇子李廷淳,其余几人都是他的手下。
  “尹相,请容许我说几句话!”李廷淳在偏门这儿蛰伏了很久的,为的便是同尹明希说上几句话。他知道在储君人选上,尹明希偏向了李廷涣,但他仍旧想放手一搏,只要他能让尹明希倒戈,那最后的胜利就是他的。
  李廷淳目露哀求之色,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尊称尹明希为“尹相”。但尹明希根本不领情,她骑在马上,双手牵着马的缰绳,居高临下地望着李廷淳,目光之中尽是冷漠:“让开!”
  彻骨的寒意让李廷淳为之一惊,他以为自己至少能够争取到一个说话的机会,可这女人竟如此对自己......
  来不及怨恨,李廷淳牙一咬,双手张大,只身拦在了尹明希的马前,一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样子。
  尹明希被他磨得没有耐心了,大喝一声:“让开!我没有时间了,再不让开,我的马会从你的身上踏过去!我尹明希向来说到做到,三皇子没见识过么?”
  皇子的威严在尹明希的面前碎成了渣,李廷淳拢起身上为数不多的尊严,开口恳求道:“尹相若要验我的真心,便从我的身上踏过去吧!我只想与你说几句话,实在不行,一句话也可以!”
  尹明希鼻尖哼出一口冷气,双眼眯了眯:这跳梁小丑太磨叽了,当真以为她不敢吗?
  尹明希挥起了鞭子,在马屁股上打下重重的一鞭,骏马蓄势待发,抬高了蹄子,眼见着要往李廷淳身上踏去。
  李廷淳身子哆嗦了一下,心里骂了一句尹明希的祖宗十八代,接着便抱头蹲下了身子,将自己缩成一团。
  尹明希的马从他的身上跨了过去,绝尘离开,越骁赶紧带着手下跟了上去。
  李廷淳趴在了地上,如一坨备受嫌弃的烂泥,多看一眼就会脏了他们的眼似的。
  可恶!他的眼里聚满了仇恨,内心嚎叫道:有朝一日,此仇必报!
  **
  “越骁,你去一趟青林宫,找一下八皇子,这几日你要护他周全。八皇子若问起,你便说是我的意思。”快要到内阁大堂时,尹明希给越骁交代了一些事情。她在马上思来想去,觉得还是稳妥一些好,八皇子是自己选定的人,登基前不能出一点差错。
  “属下明白。”越骁不善言辞,但只要是尹明希开口的事情,他必定鞠躬尽瘁,竭力完成。应完,他便掉头往青林宫奔去。
  到了内阁大堂,尹明希提起官服的下摆,快速走上石阶,入内坐定,刚同几位大学士打完招呼,还未开始说正事,大地便开始剧烈地颤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