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怕缠郎【悬疑推理】──人型代码

时间:2021-06-08 03:39:22  作者:人型代码

 

  尚青云看着电脑屏幕里播放自己的葬礼视频,
  看着程飞鹏在他的葬礼上哭成了个傻X,口口声声喊着:哥,我爱你啊!
  那一刻,
  尚青云就知道,他重生这件事,不能跟程飞鹏说了。
  尚青云死于一场意外交通事故,那场事故十分蹊跷,他决定要一查到底。
  他回到自己原来的家,意外发现程飞鹏正在他家楼下淋雨,
  那一刻,尚青云很难过……
  程飞鹏发现自己员工的父亲有些不对劲儿,
  观察了一段时间后,他越看越心惊——
  等他可以肯定,这人就是他的青云哥哥时,
  他才发现,心里的这份爱,得换一种方式表达——
  秋雨洗刷过的四合院,尚青云衣服换到一半,突然被推门而入的人吓了一跳。
  程飞鹏紧紧抵着房门,脊背挺得笔直,他红着脸,瞄着尚青云紧抓裤腰的手指,委委屈屈地说:“哥,求你再疼我一次,好不好?”
  ———————
  又名《青云的葬礼》
  #年下,互宠#
  #程总是撒娇攻,尚青云是侦探受#
  #主线就是刑侦破案,环环相扣,真香剧情#
 
 
 
第1章 看到了自己的葬礼
  科学可以解释很多现象,但有些事目前的科学还无法解释。
  就比如尚青云车祸之后,睁眼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别人……
  这个人与他同名同姓,但是看身份证就知道,他们也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2006年帝都的深秋还一直在下雨,这场雨淅淅沥沥下了将近半个月。这会儿是下午两点,因为天阴着,雨点还在掉,显得那几缕秋风也凉得惊人。
  尚青云从电脑前抬起头,透过雾气蒙蒙的玻璃向外面的四合院里看了一眼,礼拜天儿不用上班,这个点到还有不少人撑着伞或穿着雨衣在进进出出。
  帝都东区的这片四合院,名字听着好听,说白了就是平房待拆迁的城中村,屋子里连厕所都没有,一个院子住了四五户人家,大伙儿连上个厕所都还要走到巷子口去抢公厕坑儿。刚才出去的那些人说不准就是消化了午饭,干这件大事儿去了。
  外面的动静,其实尚青云并不关心,他此刻全神贯注盯着电脑屏幕,在这个阴雨的午后,由着电脑屏幕的光映亮了他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那屏幕上正放着一段视频——
  视频录得很清晰,看得出是用专业的VCR录得,内容是一个人的葬礼。尚青云之所以会如此关注这个葬礼,究其根本还是因整个葬礼的主角就是他自己。
  对的,没错,这就是他的葬礼录像。
  更确切的说,是那个前些日子出了车祸的尚青云的葬礼录像。既然葬礼都办了,那么毫无疑问,那个他也就真正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尚青云并没有精神问题,他之所以这么认真地看自己的葬礼视频,其实是想通过这些纪实资料,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关于自己遭遇的那场车祸,他心中存疑。
  因为那一天,是他作为私家侦探刚接受了殷送国的委托,准备帮他调查一些私事,两人才签了合同,没过两小时,他开着车在过一个高速桥,被一辆货车从后面直接撞到了桥下……
  但是,这个视频尚青云反反复复看了三遍,几乎将每一个参加葬礼的人的脸都刻在了脑子里,他依然没能找出一个可能与殷送国有联系的人物。至少表面上看来是这样。
  他的葬礼办得并不是很隆重,因为自从他父母相继去世后,他转行做了侦探,他的社交圈子就一直在萎缩,直到生命完结的那一刻,尚青云身边的亲朋好友早已所剩无几。甚至就连这场看似普通的葬礼,也都是由他小时候邻居家的弟弟程飞鹏来操办的。
  可想而知,人都去世了,亲戚们连站出来为他主持个葬礼的人都没有,这关系,真的,也就那样儿了。
  来参加葬礼的人不多,整个葬礼上掉眼泪的人也没几个。然而这都不妨碍,有个人自始至终嚎啕大哭,就如孟姜女哭长城那般肝肠寸断,抱着他的遗像,统共需要走二百米的路,却几度伤心得腿软下跪——
  那个人竟然是程飞鹏!
  这视频,尚青云看了三遍。每次看到程飞鹏在自己骨灰下葬前,扑到坑边上边哭得像个傻X边大喊‘哥,我爱你啊!哥,你听见了吗?哥!’时,他的心里都会升起一股强烈又异样的感觉,就好像多年来,许多日常从来没在意过的小细节,都在那一刻,在他的脑子里,炸开了锅!
  就像爆米花爆开的那一刻,用来遮挡的外壳被剥去,露出来的是膨胀到令人顶心撑肺的震撼!
  不是震惊,就是震撼。
  尚青云一直明白程飞鹏对他好,却是到了今日他才真正明白,程飞鹏对他的这种好不是他以为的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两小无猜的那种友情,而是他从来没想过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企图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
  视频看到了第三遍,在程飞鹏喊完那句话后,尚青云果断地操纵鼠标,点了视频右上角的叉号。屋里极静,屋外的喧闹好似在这一刻都被一层看不见的膜挡住,传不进尚青云的耳朵里,使他看起来格外地冷漠,好似对世间的一切都有些无动于衷。
  他靠在椅子里,人是累的,神是疲的,脖子好似支撑不住脑袋,头部像是挂在椅背上,心是五味的。
  尚青云在艰难地做一个决定——
  他先审视了自己,确认他无法给予程飞鹏想要的爱情。他闭上眼睛,想象他和程飞鹏接吻,那脑海中的画面里,两个人的唇还没有碰到一起,他就猛然睁开眼,一阵毛骨悚然。
  不行。
  尚青云对自己说。
  他不能再去找程飞鹏坦白身份,寻求帮助了。今天这个意外的发现,显然打乱了他原本的调查计划,不能向程飞鹏坦白身份,那么,一切就只能他自己来。
  做出了这个决定,尚青云吁出一口气,人也缓了过来。他坐直身体,迅速关了电脑。这电脑是他现在这个身份的养子的,老旧背头的台式机,只能打打红警,玩儿个卡丁车都卡都要命,就这样儿子还宝贝的要命,还上了密码。据说,是他前年送给儿子十八岁的成年礼,平时别人想动一下都不行。
  昨晚儿子回来,把这段视频资料拷进电脑,说是他们老板让他拿去刻成光盘。也是到了昨天,他才知道,儿子工作的顶大KTV,老板就是程飞鹏。
  尚青云一直以为,程飞鹏是开火锅连锁店的,那毕竟是祖传的老字号,没想到他现在还在经营KTV。在帝都,想要稳定经营好一家KTV,黑、白两道上没点儿熟人是干不起来的。尚青云也正是了解到了这些情况,在想着找程飞鹏摊牌,寻求帮助。可是,看了那段视频之后,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尚青云穿好外套,拿了把雨伞就出门了。他得回自己原来的家看一眼,他总觉得,那天撞他的卡车不是偶然。既然不是偶然,那么有谁会想要要他的命呢?尚青云这些年来做侦探,接过一些案子,有为官方做线人的,也有替富豪大佬们调查、跟踪的委托,那些委托在去年基本都已完成,他自认没有留下任何把柄。
  今年新接的委托,只有周家孤儿院和殷送国这两件。孤儿院那件委托有些资料握在他手里,就在他家里的电脑上。如果 指使卡车撞了他的人,在他出事之后,是为了销毁他手上掌握的一些信息,那么肯定需要进入他家。而如果,有人进入了他家,也就说明,他出得那场意外,与周家的案子有关。
  同理,如果没人进入他家,那么指使那卡车撞他的人,就很有可能与殷送国有关。毕竟,事发之前,殷送国是他见过的最后一个人。
  他相信,如果有人怀疑他的死不是意外,申请警方调查的话,警察也会优先调查殷送国。
  当然,这所有的一切都有一个前提,就是有人站出来,替他说话。然而,他生前六亲如冰碳,唯一能指望替他说句话的人,眼下也就只有程飞鹏了。
  坐上地铁,又倒了两趟公交,尚青云终于用了两个小时来到了帝都西北三环的一处小区。
  小区有些老旧,六层板楼,砖混。开放式的小区,门口连个保安都没有,早先的很多邻居后来都买了大房子搬走了。如今,这个小区里大多都是租户,也就是他,还依旧窝在这儿。
  程飞鹏的外公外婆原来也住这儿,因此他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玩儿。两人的情谊也是从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如今,物是人非,时光流逝不可回。
  尚青云走进小区,雨突然下得大了起来。雨点打在伞面上噼啪作响,风势渐强,卷着一股烟草味儿从尚青云身后的小卖部钻进了他的雨伞里。尚青云未及回头,就听见了一阵皮鞋特有的踩踏水面的声音。
  紧接着,有人在他身后叫了一声:“是,尚哥吗?”
  那一刻,尚青云明显感到自己呼吸一滞。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到心脏像是被人攥了一下,好在理智及时拉响警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尚且从容地转过身,而后,他看到了一个神情憔悴、胡子拉碴的男子,正是程飞鹏。
  程飞鹏双眼布满红丝,这会儿望着他,那眼神有些飘忽。他似乎想笑,努力牵动嘴角,嘴唇有些颤,最后问了一句:“在这儿接了活儿啊?”
  尚青云心里咯噔一下,虽然没有完全明白程飞鹏这话的意思,但还是点了下头。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单元门,说:“那程总,我先上去了。”
  “嗯。”
  程飞鹏没再看他,却从兜里摸出打火机和烟,歪头用肩膀夹着雨伞,兀自点了起来。
  尚青云状似无意地又扫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单元门。
  楼道里的灯似乎又坏了,当黑暗扑面而来的那一瞬间,尚青云突然捂住了嘴,跌跌撞撞冲进楼梯旁最黑暗的角落里,靠着墙蹲了下去。他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此刻会这么难过——他看到程飞鹏的样子,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第2章 看见他站在楼下
  尚青云明白这会儿不是难过的时候,他昂头眨眼做了个深呼吸,呼出的气息过猛,吹得额前碎发扬起。这之后,他飞快收敛情绪,抹了把脸,红着眼眶走上了楼梯。
  老式板楼,左右各一户,没有电梯,破旧,灰暗。
  尚青云红着眼眶走上四楼,他住402。然而,才到三层半,他就看到四楼公共区的墙壁上多了一个摄像头,这会儿红灯亮着,说明正在工作状态。
  这摄像头的型号他知道,是个广角,从安装的角度不难看出,这摄像头收录的画面里,应该是包含他家门口和上下楼道。也就是说,有人在监视他的家。然而,402的主人尚青云已经死了,对于一个死人还会如此关注的人,除去警方,也就只剩下两种:一、和他本人一样,怀疑他的死并非意外;二、想要拿到他手里的某些资料,却又在他的家中没有找到。所以才需要摄像头来监视,看谁会到他家来。
  不过,尚青云凭自觉判断,装这摄像头的人,应该是他的熟人。
  既然摄像头都装上了,尚青云也知道这次是白来了。他不能回家了,不然被摄像头拍到,也容易引人怀疑。毕竟,现在在外人眼里,他就是一个与尚青云同名同姓,却又毫不相干的外人。
  尚青云又做了一个深呼吸,状似不在意地路过自己家门口,转身往上走。
  也多亏,他在这儿生活了很多年,对这个单元的邻居们有哪些生活习惯了如指掌——他知道每当下雨天,601那一家就会打电话叫收废品的上门,不是为了多卖些钱,只为让人家帮忙把家里的垃圾带下楼。
  今天也不知那家打没打过电话,可无论如何,他现在也没别的选择,去趟601有个落点,至少能让他这趟出行看起来不那么突兀。
  尚青云揉了把头发,这样看起来更不修边幅,也能降低他人的警惕心。
  敲响601的门,里面传来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谁呀?”
  “收废品的。”
  尚青云学着外地人的口音。
  门很快就打开了,601的女主人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拎着一袋塑料瓶和一兜垃圾递给他,尚青云正要掏钱,就听那女子说:“算了吧算了吧,快走吧。”
  说完就把门‘砰’一声关上了。
  尚青云拎着塑料袋往下走。那兜垃圾一直在散发着恶臭,尚青云看了眼,发现里面有一块放久了腐烂的肉。他忽然想起来,601这一户,前段时间两口子都出差了,这肉恐怕是电费忘了交,冰箱长时间断电导致的。
  尚青云边想着这两口子平日里的为人,边加快脚步走出了单元门。
  风雨依旧很大。
  风卷着烟草的味道再度袭来,尚青云发现,程飞鹏竟然还站在那个位置没走。
  程飞鹏昂着头,望着四楼的一扇窗户,出神。
  尚青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认出程飞鹏望着的正是他家主卧的窗。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低头打开了雨伞,而后走到垃圾铁箱前,把那兜一直散发着恶臭的垃圾扔了进去,只留下一兜塑料瓶拎在手里,朝小区外面走。
  程飞鹏像是这时才看到有人过来,再定睛一看,发现是尚青云。他瞄了一眼他手里的塑料袋,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却什么也没问,只对他笑了笑。
  尚青云也回给他一个礼貌的笑,加快脚步,出了小区。
  程飞鹏则一直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小区门口,才夹着香烟进了单元门。
  之后,程飞鹏摆弄了一会儿手机,敲响了五楼住户的门……一直到他敲响601的门,见到这户的女主人,他这个扰民般的行径才被终止。
  程飞鹏问:“刚才有没有一个穿灰色上衣的男人来过?”
  “怎么了?”中年女人神情突然有些戒备,上下打量着程飞鹏问:“你是谁?”
  程飞鹏忙解释道:“我是他兄弟,有急事找他,他没带手机。”
  “哦,那是来过,刚走,你快去追他吧,兴许还能追上。”
  “他不是来帮你搬家的吗?”
  “搬家?搬什么家?我叫他来收废品的!”
  两人正说着,楼下突然又响起一串脚步声。五楼半的转角台上很快出现一个人影,是一位头发有些油腻的老婆婆,看着得有六、七十岁了。老婆婆见601开着门,大喜,忙冲那中年女人喊道:“张太太,我老头一接到你电话,就让我赶紧过来了,今天都有些什么呀?我帮你带垃圾下去,你就不要收我钱了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