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一岁一枯【狗血】──霁晚

时间:2021-06-08 03:35:47  作者:霁晚

  

  他从教养所带回了一个低等级老婆。
  原创小说 - BL - 完结 - ABO
  
  长篇
  不用推文,也不要传播,谢谢喜欢!
  钢铁直男骄傲攻 x 甜软娇萌可怜受
  仲岁被催生小孩的第三年。
  在匹配系统里找到了和自己99.99%顶配的小玩意。
  但匹配系统一定是出错了!S级怎么会跟C级匹配!
  他出于私心,只好把见不得人的小美人关进了地下室圈养。
  ……
  论S级直攻如何放下骄傲接受一个普通人?
  论老婆为什么会越来越香?
  这应该是个见不得光的秘密。
  仲岁x木荣
  工具人出现的副cp:温柔帅军医林逸品x温柔大美人春识
  没有AO平权,不喜欢早日退出,谢谢,大家互不为难。
 
 
第1章 
  这儿的天窗很小,方方的一块在头顶上。
  下午的时候木荣要跟着太阳转去门口才能晒到太阳。这两天木荣从做工厂那里拿了些不用的针和毛线,织成了一块小毯子,远远的一小块,但刚好可以放在门口的地上,让他可以坐下来,靠在门上对着太阳眯一会儿。
  再晚些时候,就可以去吃晚饭了。
  他上午替隔壁生病的春识多做了一些工,就没赶得上吃饭,早餐只有一杯牛奶和一个鸡蛋,他现在已经饿得没什么力气了。
  教养所安静地不得了,一丁点动静都会吵醒惴惴不安的Omega们。铁门打开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木荣闭着眼睛,不想睁开。
  他没有Alpha或者Beta亲人,现在也不是探望时间,顶多是有人回来了,或者有新的Omega被送了进来。
  这儿是一所不能再普通的Omega教养所。其实更像是关押,他们由政府抚养,做有限的劳动和创造有限的财富,在教养所里长到成年。而成年后的Omega自然也属于政府财产,他们会被作为社会福利一个个的分配给符合资格并提交了申请的Alpha,跟他们结婚,孕育出新的生命。
  木荣也不能例外,但他已经二十四岁了。
  整整六年了,没有一个Alpha跟他匹配,也就没有人带他回家。就连最普通的公司职员,跟他的匹配度都不超过百分之十。
  这太糟糕了,这意味着他会被分配在教养所最后一个区,作废弃Omega处理。他会在教养所里孤独老去,做最低等的工作,吃最没有营养的饭菜。死后草草掩埋,没有坟墓没有墓碑,自然也没有人知道这世间上曾经有过一个叫木荣的美丽Omega。
  这个世界不够公平,甚至没有公平可言。
  Omega和Omega也是不完全一样的,那些家里有权有势的Omega,听说会有一个盛大的聚会,被挑中的上流人士求娶回家,还可以穿着漂亮的礼服和白色的头纱,在神父面前许愿。
  但这也是木荣从小说里读到的,是春识闲暇时写来给他看的。木荣觉得春识好厉害,会写漂亮的字,还会讲这么好听的故事。他趴在铁门窗上问隔壁的春识——他现在唯一的朋友:“这是真的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是真的哦。木木以后也可以戴白色的头纱,和一位英俊神武的Alpha结婚,还会生一个漂亮的宝宝。”
  春识的年纪要比他大一些,是前几年才进来的,据说进来的原因是被前一位Alpha丈夫抛弃,就把他送了回来。
  春识原本是A区的,这里却是E区——最低等的Omega区域。
  他没有见过那样可以自由择偶的Omega,也没有一个权势滔天的Alpha亲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孤儿,等级也不高,是一个最普通的E区小小的Omega。
  木荣可不敢想象和多么厉害的Alpha结婚,他只希望自己能匹配到一个普通的Alpha就好了。可以有一个小小的家,阳台上要种满了满天星那种的小家。他会每天都认真地给丈夫做菜,等他回家。
  就算门响了,他也不会觉得是来找自己的,毕竟他已经等了整整六年了,早就不会一惊一乍地欢呼雀跃了。
  直到皮靴的声音整齐地在他门口停了下来。接着是哗啦啦的钥匙声响起,木荣知道这是管事的Beta过来了。
  木荣的神经这才紧张的跳了两下,一面安慰自己也许是来找隔壁春识的,一面抱有隐隐的恐惧和期待。春识可是A级Omega呢。他起身快速将垫子移开,藏到床铺下面,才发现自己坐了太久,太阳已经过去了。
  他小心的抬头从铁门的小窗望过去,想看看走廊是什么人,能有这样的阵仗,刚才整齐的脚步声都要把小小的房间吵塌了。
  一双好奇的眼睛跟外面黑色帽檐下的一双深黑色眼睛打了个照面,对方眼神眯了眯,杀气太重。木荣紧张地后退了两步,靠在床边,他捂着胸口深吸一口气——是个很吓人的Alpha,等级很高。
  紧接着钥匙插进锁眼,“咔哒”一声,锁被打开了。管事猛地一推门,铁门砸在墙上发出刺耳的声响,木荣吓得跳脚,就看到了刚才那个跟他打了个照面的Alpha被四个军人装扮的Alpha拥护在正中间。
  他用手掌轻轻扇了扇,似乎被铁门扬起的灰尘呛到了一般轻咳了一声,随后露出了一张俊美无比的脸。
  木荣单方面判定这是一位非常顶级Alpha。浓黑的眉毛微扬,长而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双暗黑深邃的眼睛,显得有些冰冷无情。棱角分明的脸,雕刻一般的鼻梁和下巴,就连微微下弧度的唇角都透露着禁欲的性感。黑色的军装在他身上无比贴合,衬出姣好的身段,修长高大,结实有力,肩头金色的徽章熠熠生辉。
  木荣有些看傻了。
  就见管事的Beta已经先一步冲他低下头,谦卑道:“就是他了。木荣,24岁。C级Omega,信息素是安息香脂,没有家人是个孤儿,身体状况良好……”
  木荣仔细一听,虽然他一直很有自知之明,但从管事这里再听见,就觉得自己还真的挺不怎样的。
  脑袋转得飞快,他却还是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也没见过这种场面,对方这阵仗,是来抓他的吗?
  其实他很弱的,连春识这样厉害一点的Omega都推不倒,这么多人来抓他就有些过于客气了。
  但是他又做错了什么呢?
  就算没有Alpha跟他匹配,政府不愿意养他了,他也愿意试着自力更生,没有必要赶尽杀绝吧?
  木荣胡乱想着,一句话还没说,那个冷酷的Alpha就挥手制止了管事的介绍,不耐烦的皱了皱眉,道:“就是他,带走吧。”
  低沉清冷,声音也很好听。木荣想着,还未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就被两个军人抓住了两条胳膊,而下了命令的人已经阔步走了出去。
  “哎?哎?你们……这是做什么?我……管事,我做错了什么?管事!为什么抓我?要带我去哪儿?放开我……放开!春识哥哥……哥哥……救我……”
  然而抗议无效,管事弯着腰站在原地。隔壁的春识房间一丁点动静也没有。
  那儿没有人,春识不在。
  是他忘了,春识去看病了,还没有回来。
  其他人就更不会理会一个Omega的离去了,无论他愿不愿意。木荣一路被拖到了一辆空车上,司机升起隔板,就把他一个人扔进了后座。
  木荣瑟缩在角落,这是去哪儿呀?
  他敲了敲隔板,司机并没有理他。车窗是封死的,只能看到外面的风景快速从窗口滑过,他对从来没见过的风景也失去了兴趣,脑海里一片乱麻,开始思考可能性。
  他被一个顶级Alpha带走,能送去哪里呢?倒也不像是要对他做什么。毕竟从来没听说会有人杀害Omega,就算自己再不济,也是个稀缺的Omega啊。
  更何况,这么顶级的Alpha专门跑一趟来抓自己,就是为了谋害一条不值钱的人命么?
  不可能,这太不可能了。
  他要娶我吗?木荣的脑海里跳出这个没什么可能性的想法,旋即被自己否决掉。
  唯一的答案可能是把他当作礼物送人,送给谁呢?送礼物也该选A级吧。
  C级会不会不太拿的出手?
  木荣的脑袋里各种想法蹦出来一地,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一点真实的判断也没有。
  以他的阅历,确实是想不出来,他会被人带去哪里。
  很快,车子在一栋白色的小洋楼前停下。他听到车门打开又关上,前面的司机从车上下去了。
  “咚咚咚——”
  木荣转过头,就见车窗前站了一位年迈的老者,对方一套整齐的黑色西服,是个Alpha。对方打开车门,对他恭敬客气道:“请您跟我来吧。”
  木荣猜着应该是和管事一样的领路人,犹豫着从车上下来。他在铺满了石子的小路上站定,腿还忍不住发软。但老者很有耐心地等他站定,对方带他绕过楼前的花园,从侧边门走了进去。
  刚进去木荣还没来得及看清装饰,老者就推开了一扇旁边的门,露出长长的阶梯,道:“您请。”
  木荣窘迫地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和鞋子,他还穿着教养所灰褐色的衣衫,黑色的布鞋,无论是做什么,见谁,都实在算不上体面。
  老者已经看破了,贴心道:“下面一切都为您准备好了。”
  语气轻缓,却不容拒绝的站在了木荣身后,可以随时抓回想逃跑的Omega。
  都到了这儿,自然跑是跑不掉的,木荣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走上了阶梯。
  阶梯是旋转式向下的,每隔几步就有一个雕刻的壁灯,精美无比,散发着暖黄光。下面足够安静,木荣只能听到自己和管家的脚步声,他有些害怕。
  “请问,我……”木荣试探着跟管家说话。
  管家却没有打算回答的意思,加快了脚步,半驱半赶地将木荣送到下面,站在倒数第二阶就停住了脚。
  “?”
  木荣还在朝前走,却没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了,他转过头看向管家,对面前漆黑的一片感到无助又害怕。
  管家冷冰冰的脸上泛起一丝细微的怜惜,伸手摸到旁边的灯,“啪嗒”,灯光亮起。
  木荣的眼前是一个装修精美的地下室,占据大半个地下室位置的是一个铁制的栅栏,里面有柔软的小床和小小的饭桌,以及一个单人沙发。
  而栅栏外面,是一间全透明的卫生间和足够两个人躺进去的浴缸,大概是做了干湿隔离,玻璃还有些磨砂的质地。
  木荣愣在原地,他好像从一个牢笼,进入了另外一个牢笼。
  “现在,就请您去清洗干净,换上准备好的衣物吧。”
  管家说完,没打算回答木荣的疑问和任何想法,就快速走上台阶,消失不见。
  木荣后知后觉地追上去,门却已经被锁上了。
  ……
  木荣的脸贴在木制的门上,心想:
  这是一个没有太阳的教养所,他好像再次被收监关押进来了。
 
 
第2章 
  木荣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为什么会被带来这里,但多年的生存习惯让他第一时间做出了决定。
  ——就先按他说的做吧。
  他也确实该洗一个澡,换一件整洁的衣服,打起精神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尽管他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木荣重新抬脚走了下去,他并不怕黑,只是一个人往地下走的话会有一种往地狱深处走去的感觉。他本来就没在人间过活几天,却猛然置身了地狱。
  Omega的身份给他带来了很大的不便,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在纸上写好了,按部就班的活下去就是了。只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选中来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是谁决定了他的命运,篡改了他本该平稳的人生轨迹?
  是那个Alpha吗?
  木荣径直走去浴室,他从来没有用过单独的浴室,E区的环境没有那么好,他们这种级别的Omega只会分配给低级的Alpha,自然也不会得到多么细致的照顾。
  这里虽然在地下,设备却一应俱全。沐浴露是玫瑰味道的,还有很多颜色各异的浴球。浴缸旁边是绣着精致蔷薇的毛巾和浴巾,他注意到蔷薇下面有一个花体的“仲”字。
  他转身先在水池旁边洗了把脸,看了看自己没有血色的脸,他已经很饿了,饿到没有力气思考。饥饿会使人丧失理智和判断力。木荣只瞥了一眼就转过脸了,如教养所里的人所说,他是个资质很差的Omega,连两个眼角下面都有几粒小小的雀斑,难看极了。
  木荣放了水,试好水温就脱了衣服躺了进去,置身温水犹如置身母亲的身体,木荣不知不觉就闭上了眼。
  他上午做了很多工,又累又饿,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他梦到了教养所一个月才会给他们送一次的小蛋糕,这个月是绵软的巧克力慕斯蛋糕,还有半颗草莓作小小的点缀。
  就在他迫不及待要把草莓丢进嘴里的时候醒了过来,他还躺在水里,但空气中却已经多了另一个人的味道。
  Omega总是对Alpha的气味很敏感,隔着磨砂玻璃,他也能感觉到那个人的不愉快。
  同样,木荣一醒,仲岁就察觉到了,他低声道:“准备好了就出来,我不喜欢等太久。”
  木荣一惊,被Alpha看到在浴室里可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情。他慌忙从浴缸里走出来,水已经冰凉,拿起干净的白色浴巾快速擦了几下,就去找衣服。他摸索了一圈,在贴近门口的凳子上找到了衣服,但那是一件裙子。
  白色的蕾丝边缘,暗纹蔷薇的丝绸面料,柔滑又舒适。木荣知道有些Omega是可以穿漂亮的裙子的,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也可以穿这样的裙子。
  很漂亮,像公主才会穿的裙子,有白色的蕾丝和丝绸的蝴蝶结。木荣甚至觉得,春识故事里的那些结婚礼服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但他没有头纱。
  他小心翼翼的套上白色的丝质裙子,白色的棉质内衣,悄悄照了一眼镜子才走出去。
  他没有认错,这个声音就是他见到的那个Alpha,但他的表情要比两个人下午刚见面的时候更差。
  木荣站在门口小心地跟他打招呼:“您好,先生。”
  “过来。”仲岁的耐心十分有限,他只大概看了一眼,就招呼他过来,例行公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