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狐主【东方玄幻】──四喜狐狸

时间:2021-06-08 03:07:55  作者:四喜狐狸

 

盛极必衰,时代曾属于狐族,也终将湮没狐族,战以择身为第八十一代狐族之主,于这个走下坡路的种族而言,千年生命中的所有努力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光芒。
可他忘不了当初的诺言“信仰心火,成万载青丘,朕必佑狐族永世昌盛!”这是他的狐族,所以甘祭永世轮回转生于一千年后,用这仅剩的最后一世为即将灭亡的狐族博一线生机。
王座之下,谁曾痴然仰望?祭坛之畔,谁无言的献祭追随?他眼波流转,眉眼微弯,从容进退,指点江山,他总想自己这一生的忘不了,大概只有那片连绵的青山,然而他也成了太多人心中忘不了的风景,战以择这个名字,很多时候,就是信仰。
(作者新手,主攻攻控党,主角外表温和,内心抖s掌控欲强,写文仅是想写自己喜欢的故事,不喜误入,谢谢配合。)
(排雷:作者就是无条件偏向攻,过程总攻向,结局1v1,会有生子-以蛋的形式。cp:战以择*紫栖渊)
 
 
 
 
  第 1 章 风雪祭轮回
  
  飞雪漫天,寒风呼啸,一行五人在陡峭山间行走,神态却不见丝毫慌乱。为首的人着一袭白衣,上面绣着金色与红色交织的繁复花纹,只见他伸出手,接住几片黏连在一起的雪花,而雪花落在他手上却毫不见融化的迹象。
  战以择嘴角微勾,微微仰头道:“今年的雪真大。”他身后的几人神情是一直带着几分若有所思的模样,听到战以择的感叹,一个紫衣青年率先回过神开口回到:“是啊,数百年来,从未见过青丘如此大雪。”他的声音干净温和,透着几分清雅,墨发只简单的用紫色绸带系起几缕,剩下的全部披散,配上他俊美而带有几分清贵的面容,称的整个人飘逸潇洒,如同浊世的翩翩公子。
  听到紫栖渊的话,他身旁的人沉默了下,开口道:“紫尊可知,上代狐祖亡故那年,便是如此大雪。”战酒仙说到这,白袍下的手微微紧握,他俊朗的脸上表情凝重,口中叫着紫尊,那双布着几丝血丝的眼却看向了另一边的人。
  全身罩在黑袍里的即墨巫此时见战酒仙死死盯着自己,帽子下的眉头微皱,却又即刻舒展,回道:“此时此刻,尊上面前,将军此言不觉失礼?”即墨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稳至极,他倒是没什么恶意,只是今天众人的情绪似乎都不是很好,说话难免不够委婉。
  唯有前面的战以择神色从容,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脚步平稳,更是丝毫不像个寿元将尽之人。
  战酒仙看了眼前面自家尊上神色无异,暗呼口气,也是后悔失言,当即冲着即墨巫一拱手“先前失礼,先生勿怪。”这道歉却是指之前死盯着人家那回事了。即墨巫淡淡道“无妨”
  紫栖渊听着二人对话,心中思量“尊上此番到底要去做什么我与鬼年、战酒仙皆是主动请求跟随,只有即墨巫似乎知道几分却不透露分毫……”想到此处,只觉心中一阵失落。这样的时刻,尊上所办之事一定至关重要,可再重要又如何,凭什么要告诉自己呢?一时间,他只觉心中酸楚异常,忍不住抬头看向那人的背影,并不是如何高大,甚至因操劳有几分消瘦,却脊背挺的笔直,一如既往的散发出从容的气息,紫栖渊看着看着,嘴角的笑蓉就忍不住扩大了几分。尊上还是允了自己在他身边陪同,这便该知足,反正无论生死,自己是必然一同的。紫栖渊望着战以择,就那么温和的带着几分暖意的望着,眸光并不如何激烈,只是平静而专注。
  一行人无声的走着,一会儿便来到了一处空地,战以择停下了脚步,对着即墨巫点了点头,即墨巫当即翻手取出一面旗子,此旗黑色的旗面,上面隐隐可见六个暗金色的符文,却是古神器中极为神秘的九转六合旗,传闻除了布阵还可改天换地定一方风水,即墨巫双手捏印,便听到旗子上方坠着的一个金玲微响,旗子四周立即出现九面旗子的虚影,九面旗子符文各不相同,与九转六合旗很像却比之小了几分。这几面旗子虚影飞到空地上方,缓缓移动成玄奥的阵法,便见一座祭坛随之升起,透着一股时光流转的玄妙感,隐有几分沧桑味道。
  这种感觉让紫栖渊神色微动,只见战以择终于转过身,他那双精致的桃花眼微弯,语气中带有几分笑意道:“栖渊感觉此祭坛如何?”紫栖渊神色凝重道:“回尊上,属下能感觉到强烈的巫族气息,而且,以我族的天赋能力,还隐隐察觉到一种时间与空间交融的力量。”
  即墨巫听得此言,暗暗思索道:荒辰紫龙一族对时空之力也太敏感,这祭坛级别极高,法力气息更是无丝毫泄露,他却察觉的如此之快,真让人赞叹啊。战以择也是点点头回道:“不错,此祭坛的确如此,它可以让人的灵魂保留记忆轮回到一千年后。”
  听得此言,众人忍不住思量,巫族之法,向来力量越大,代价越大,这般逆天一样的能量,到底要付出什么……
  战以择仿佛能看透几人的想法,他神色凝重,认真道:“所以此番本有即墨先生足够,但既然鬼年、栖渊、酒仙要求,朕也允了你们跟随。便是因代价太大,原想不牵连你们几个便好,可后来又觉得该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说到最后,他语气平淡,却又能感觉到对这几人的重视。
  几人也是神色一凝,认真等待战以择接下来的话,“用此祭坛的代价便是:一千年后,最后一世,身死魂灭,不入轮回。”几人听了都是心中狠狠一震,便是即墨巫,也忍不住暗暗叹息。这代价,是魂飞魄散啊……
  战以择继续道:“朕自知身体过度劳损,已是时日无多,无法再撑住一直走下坡路的狐族了。本想卜算出狐族未来方向做最后安排便即离去,不想即墨先生给出的结果竟是狐族终灭,而狐族不彻底灭亡的唯一希望便是在一千年后,所以朕必须要保下狐族最后一丝血脉。”他说这段话时,那双向来有几分风流凉薄的桃花眼中满是温柔与暖意,语气更是流露出一股深情的味道,他面容苍白,却又蕴含一种极度的坚定,唇角微勾,让人看了忍不住有一种被珍惜的感觉,想要去全心信任。
  事实也的确如此,他是战以择,狐族第八十一代狐祖,给了不断落魄的狐族太多希望,他是属于世界的传奇,也是属于狐族的信仰。
  他续道;“你们四人选择追随朕时,都立有契约,如今朕欲祭轮回,对你们的命数也会有影响,你们最好是解除此契,狐族还要各位多多看护。”战以择缓缓伸出右臂,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几人听闻此言都沉默了下来,战酒仙突然跪倒:“尊上未登狐祖之位时,属下便已追随在身侧,眼见尊上运筹帷幄,计成连环,从无失算,更是武法同|修,不知解决多少暗算之人。”说到这儿他语气带了几分怀念“是尊上让属下看到了赤狐一脉的智慧不弱白狐,修武修法的天赋更是狐族之最。也看到了整个种族的希望。”他坚定的接道“自选择臣服于尊上,便已决定永世追随,只求在尊上身侧,为狐族尽力……为尊上分忧。”他本不是话多之人,今日此关头,全是肺腑之言,言到最后,已语气哽咽。
  一身黑衣劲装的鬼年也突然跪倒“愿永随尊上。”他平日素不露面,少言寡语,与人相处也总带有一丝冷然傲气,此时这一句清冷的话语,已表明了他内心的坚定。
  即墨巫也缓缓跪倒“即墨巫愿随尊上”
  紫栖渊看向战以择,素来泠漠的眼中有着柔和,也缓缓跪倒,语气郑重“尊上,栖渊平生所愿,不过生死皆在尊上身旁。”
  华袍青年微微垂下双眼,看着围着自己跪了半圈的人,倏地勾唇一笑,眼中流露出了满意和愉快的味道,他眉眼微弯,上挑的眼角带了几分他少年未成狐祖时才有的风流不羁,接着他轻笑的声音变成了一阵愉悦的大笑“呵呵……哈哈哈……朕准了!”他抬起手做了个虚扶的姿势,接道:“那诸位就再随朕搅动一千年后的那方天地乾坤吧!”
  “是!”众人起身应道。
  “不过须知一点”战以择神色一正“祭坛的力量原本只为了传送一人,若想带其他人也不是不行,但必须是与朕缔结从属契约之人,这点你们倒是满足。然而附带之人并不能保存记忆。”说到这儿他微微一顿,含有几分深意地说出接下来的话:“契约会使我们有相遇的机缘,不过那时你们也有了自己的生活,契约再后来也只是牵引你们有追随朕的意图,却……不代表必然。”战以择微弯的眼中带有几分笑意,语气也是随意至极。然还没等几人完全回过味儿来,他突然又严肃了起来,认真的看向几人:“选择再次追随朕的人与朕结契后,便会与往日契约相合唤醒记忆,朕只等你们百年,百年内未忆起前生之人,朕会解除契约,还其自由人生。而选择再追随之人……”
  他抬手一礼,却是满眼笑意与温和的说出了接下来的话:“以择不负。”此时此刻,战以择那双风流的桃花眼中威严与凉薄依旧,却又透露着一份诚挚,融于一起而不显丝毫矛盾。风吹起他带有金红色暗纹的衣袖与袍角,青年五官精致,眉眼风流,从容而立,挺直的脊背如山岳一般给人强大而沉稳的感觉。他只是站在那里,就像一副画,夺尽了这方天地的颜色。
  几人只觉得呼吸都微微窒住了,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矛盾而独特,风华绝代的第八十一代狐族之主,太让人心折。
  战以择看着众人或匆忙或坚定的向自己回礼,一笑置之,侧过头望向不远处的祭坛轻声笑道:“最后还是告个别吧。”
  他右手一翻,手腕上的花纹一闪,手中便多了一把闭合的青色纸伞。战以择看着这件与自己灵魂相连的武器,神色复杂,随即弯眼一笑,缓缓撑开了它。
 
  第二章 予君千年约
 
  
  这把伞是历代狐祖的传承武器,由第九代的狐祖传下,可以说是狐族之主的象征,更勾连狐族气运。
  然而这把伞却没有丝毫的攻击之力,只是防御型的武器,其防御能力倒是在大陆上闻名至极,即便是无修为的普通人都知道狐族的青天伞万法不侵,可以阻挡一切攻击,是的,不分种类威力的一切攻击。但这把伞主要是依仗玄奥的空间之力,来形成阻断,万法不侵不假,那么伞下的人自然也无法向外释放出一丝一毫的法力。所以一旦使用,就无法攻击,甚至不能用法力移动,这总是让每代狐族之主使用时都略显尴尬,只能站在那里与对手僵持。
  不过第九代狐祖是有一成名武器的,传闻他手持一古神器,名十方青天戟。曾大杀四方所有冒犯狐族者,更是带领狐族文臣武将征战天下。是不世出的帝王之才,在他的治理下狐族日益繁荣强大,影响力也与日俱增,那个时代可以说狐族的时代。不论人族还是妖族,都对狐族极度尊敬,神州大地更是处处都是狐族身影。但再令人们惊艳的传奇人物也会有成为历史的一天,九代狐祖死后,与之征战的武器也随之消失。而狐族的巅峰之后,更是逐渐回落的下滑趋势,直至如今,落魄得有灭族之势……
  不过九代狐祖曾留有遗言,青天伞是找到十方青天戟的钥匙,参透青天伞,方寻得绝世战戟所在。因此每代狐祖总是伞不离手希望能寻得战戟,再振狐族。
  而此时此刻,战以择拿出伞却是因为其与狐族气运相连,可把其身影投于狐尊殿上。战以择旋即施法,只见此时青丘的玉穹山巅狐尊殿上空,一具虚影缓缓出现。他此时未戴冠冕,头发只用青铜发箍在脑后箍起一些,发梢随风轻扬起几缕,分毫不减其威严,而又平添潇洒。他眉眼弯弯,手执青天伞,语音平缓郑重,却是开口便道:“狐族的子民们,朕要走了。”他此言一出,所有青丘狐族都是心中一震,险些沸腾。便是狐祖寿元也是有限,而如今,终于到这一天了吗……尊上,要丢下我们了吗……
  “我狐族剩余之数,已不足一万,朕欲寻它法保我狐族血脉,千年后或可回归。”他语音平稳,语速缓慢的道。妖族寿命,修为平平是三五百年,极少修为深厚者可超七百之数,战以择如今是九百多岁,不过以他现在的身体状态,是绝对再活不过半年的,也终不能过千。千年回归,是近两代人的更换啊。
  众人听着战以择语音中的悲凉之意,忍不住心头泛酸,回想起战以择为狐族倾注的一片心血和付出的点点滴滴,尊上若不为狐族奔走操劳,只一心修炼,其资质必能活过千年的,千年修为那是传说中的境界,到时必定是另一种风景……想着以往种种,再看着眼前眉眼弯弯,长身而立的战以择,感受到他眼中的那份温和之意,不禁高呼:“尊上贤明,千秋万载!”战以择闻言轻笑,随即高声道:“朕是活不过千秋了,朕盼的也从不是自己千秋,而是青丘万载,而是我狐族寿与天齐!”他负手而立,眸光扫视四周,顿了顿接道“愿三脉团结,皆不忘自强,今与狐族共勉。”句句恳切,掷地有声。说罢他的身影便即消散。
  “朕是活不过千秋了,朕盼的也从不是自己千秋,而是青丘万载!而是我狐族寿与天齐!”,我狐族当真能寿与天齐吗?众狐族听到这情真意切的期盼,突然就沉默了,内心种种复杂的感情纷纷涌上心头。
  几百年来,纠在众人心中的苦涩、挣扎、不安仿佛被血淋淋的揭开,又好像被长辈温柔地安抚,到最后只剩下战以择那一句句如同宣言般的期盼在耳边回放。
  这一天,狐族末代狐祖离去,所有狐族仿佛被狐祖临终前的交代激励了一般,之后千年来,虽因战火颠沛流离,却一直在夹缝中努力生存。
  而另一边,战以择就那么撑着青天伞,一步步带着几人走入祭坛。
  他倒不担心千年后狐祖之位的问题,一来他留下也没剩多少日子好活了;二来都说“万年狐族,一代狐祖”历来被认定当的起狐祖之位的都是有大能力,能带狐族走向巅峰之人,哪有那么容易出,更何况战以择对自己一向很有自信,他虽不喜欢事情脱离掌控却也从不惧怕变数。
  黑暗的空间中,一条由点点波光组成的长河安静流淌。在河流上,一个圆形符文缓缓旋转,急速的顺着河流的流向移动,符文上有五个人,正是战以择一行人。
  战以择看着河流两侧碎片一样的光影交织不断,从中感受到一股玄妙又强大的时间力量,暗道:时间之力,当真玄奥,岁月光阴,皆蕴于此河中。不说掌控,哪怕能借得一丝力量,也是影响深远,不过,“我们如此并不算动用时光之力吧。”他温和的声音在这片空间中响起,说这话时却是看向即墨巫,即墨巫闻言点头应道:“回尊上,却是如此,我们所用祭坛主要是借助空间的力量,在时间的长河中寻得一丝空隙,按设定好的时间节点传送而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