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锦城【宫斗】──李一珞

时间:2021-06-08 03:06:24  作者:李一珞

  

  当陆思淮知晓夜锦城是前朝遗腹子时心里感慨万千。
  “原来你一直告诉我你姓林,是这个缘故。”林锦城笑了笑,站在前朝的城墙上看着万里河山,是啊,他每每听他喊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是在提醒自己是龙腾国的皇子,而从来不是南夜国的皇儿。
  多讽刺,母亲当年给自己娶这个名字也是让我记住这曾经的繁荣是父皇一手打造的吧!今日,我来到了你们曾经的地方,可是你们呢却都离我而去了。
  陆思淮看着红了眼眶的林锦城,一把将他拥入怀中,抚摸着他的头;“别想了,以后的每一天我都在。”林锦城抱着陆思淮的手更是紧了紧:“我也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这一路走来,他们躲过朝堂的暗杀,却躲不过对方的真心相待。
  冷艳闷骚受vs白切黑攻
  注:架空文,一切以作者设定为主
 
 
 
第1章 天下银庄
  秦淮河的水阴阴的,像是前朝的战士洒下的血泪,在诉说着不明,船上的歌姬在翩翩起舞,婀娜的身姿像是蝴蝶般好似快要飞了出去。
  帘内只见一男子在一旁候着,等着桌上的公子给个回话,良久。
  “这次我亲自去查,你和我一道吧,切记不可打草惊蛇。”说完便将唇边的酒一饮而尽。
  玄色长袍衬着高大的身躯,一阵微风吹过,带着他唇间的酒滴滑落至喉结处,只微微一动,像是少女的手探进衣襟边消失不见。缓缓站起轻声道:“青桉,走吧。”
  少年闻声便跟了上去。
  “公子,这一次要不我替你去吧,毕竟庄子里不能没人啊!”
  公子想了想说“无事,庄子里有福伯在我很放心,他是庄里的老人了,都是自己人,无需担心,而且,你也该出去走走了。”陆思淮思索着,青桉自跟随自己后好似还没出过金陵城。
  青桉不再做声,他知道这是公子的一贯作风,一旦定了的事就不会再更改了,况且还是这么大的事。转念有一想,出去玩玩也是好的。想着想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一个温润如玉,一个深层内敛,经过热闹处总有少女探头张望,看的青桉好不自在。
  “青桉,若是以后相中了哪家姑娘定要和我说,我替你去提亲,虽说你是我的书童,但是在我心里,我还是把你当弟弟对待的,婚姻大事,我这个做兄长的可不能耽误你。”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青桉一跳,好在跟在公子身边,这种随机应变的能力还是有的“谢谢公子好意,只是暂时还未遇到合适的,况且好男儿志在四方,这个不急不急。”青桉结结巴巴的拒绝着,自己才不要那么早结婚呢。
  陆思淮见他无心儿女之事便也不问他了,是啊,急不得。
  一只脚刚踏进府里,福伯就像后面有狗追他似的,差点撞到了公子。还好青桉眼尖挡在公子身前用内力定住了福伯。
  “福伯,你怎么毛毛躁躁的”青桉不满的问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毛毛躁躁的,还不是怪你,你从哪里弄来的狗跟疯了似的想咬我,还好我聪明弄了围栏,不然今天我可算交代在里面了。”
  陆思淮想了想悠悠道“给他找个老婆就好了。”说完便大步流星的回房了。
  留下青桉和福伯两人面面相觑。福伯抹了抹额头的汗,心想,或许可以一试。
  青桉被雷的外焦里嫩,这什么跟什么啊,那明明还是个宝宝,即便心里这样想,但是他还是决定去去看一看,好家伙,那狗围着他狂吠。气的青桉捡起地上的树叶运着内力飞过去。
  大狗呜咽了一声,还不忘舔舔自己嘴角的血。望着那个带着血的树叶,它知道这个主人不能得罪,毕竟他救过自己的命,想完便乖乖的回到了窝里独自疗伤了。
  书房内陆思淮看着手里的情报,上面赫然写着:狗望北月。心下思索道,父亲辛辛苦苦栽培的人竟然投靠了敌国。
  看完便将其一角就着火苗,那火苗像是见了欣喜之物,快速的攀附而上,不一会儿就变成了灰烟。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那么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干什么,我陆家的钱庄可不是谁都能动的了得。
  青桉看着陆思淮脸色黑了黑,他知道又要有人遭殃了。他们家的这位公子,要么不出手,一出手那一定是要斩草除根的,就像当年的曹员外想要吞并银庄的分号,才刚刚有了半天的动作,结果自己的银庄直接变成了别人的,直接气吐了血,不久便呜呼了。
  连老爷做事都要询问公子一声,如今天下银庄做的这么大,这背后其实公子才是功不可没。
  陆思淮看着底下跪着的黑衣人厉声道:“配合他的一切行动”。黑衣人领了指令便运着轻功飞走了。
  “公子,宫里递了请帖,这一次要去吗?”往年宫里的宴会都是父亲去的,而今年父亲他是去不了了,一想到此,陆思淮就难过的不行,明明可以享福的年纪却不能守候在他老人家身边。
  原来去年陆元明从宫里回来的路上半路被人给截杀了,也不知是谁下的黑手,那刀直通心脏,一点反抗都没有,后来推测想必是熟人作案,不然凭父亲的功夫不可能一点反手的机会都没有,可是即便聪明如陆思淮也依然还没有找到头绪。
  “去”说完便回了房,青桉看着陆思淮失落的背影,他一定是想老爷了。
  还记得老爷临走时还说:淮儿,父亲此去京城路途遥远,你在家好好的替我守住家业,这都是你母亲和我的心血,切记,不管发生了什么,不要自乱阵脚,不过去,你这么聪慧,我也不担心了,陆家有你是我陆元明的福气。”
  如今想来,就好像知道要发生什么。哎,可怜少爷还没娶亲生子呢。
  关上门的瞬间,陆思淮的眼角断断续续的落下了泪珠,这么大一个家却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心里难过的扯着被角将自己的脸全部埋进里面,无声的哭泣着。
  想到小时候母亲父亲陪着自己放风筝的场景仿佛还在昨天,这一恍这么多年过去了,不曾想却是天人永隔。
  “公子,马车已经备好了,可以走了”案前的陆思淮叮嘱着福伯银庄一些重要的事情,福伯一一记下,他自小就在府里长大,更是把公子当做自己的孩子照看着,这一次将这么大的身家托付于他,自然不敢懈怠。
  陆思淮将信物交托给了福伯后附在耳边说道:“如果关于陆二狗的申请,你就这样做......”福伯沉吟道:“好的,公子,小的定不会乱了公子的计划。”
  陆思淮看着福伯诚心的说道:“福伯,你以后就叫我阿淮吧,您和我父亲这么多年生死之交,叫您一声伯父都不为过,就不要再叫我公子了。”
  “哎...哎,阿淮”福伯激动地热泪盈眶。心下道:老爷,你就放心吧,阿淮我一定替你好好的照看着,绝不让人欺负了去。
  随即转身对着握着青桉的手抽泣的说道:“阿淮此去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回,你且好生照看着,出门在外低调些,俗话说财不外露,切记不可惹是生非。”说完,恋恋不舍的才放他走,直至把陆思淮送上了车才去银号。
 
 
第2章 救人
  “青桉,你可知这是哪里不?”陆思淮掀开车帘望着绿水和满眼的油菜花田问道。
  “这是入了江南地界了吧,听说江南风景好,我一直以为是说书的夸张说辞,却不曾想这里竟比我们金陵还要美,连空气都是那么的滋润,公子,这里可真是好地方。”青桉兴奋的跳下车一蹦一跳的和陆思淮说着自己的感想。
  陆思淮见他那欣喜的模样笑了笑,这孩子在金陵待得有点久了,看来要多带着出来走走。
  “啊......”闻声望去青桉竟然跌坐在油菜花田里,金灿灿的一大片竟不知跌落到哪里去了。
  没一会儿就听青桉叫道:“公子,你快来看呀,这里有个人,还有气儿,好像受了很重的伤。”
  陆思淮听青桉说有个人,立马从车里飞了出去。
  探了探鼻息,又把了把脉,这脉搏怎么跳动的这么快“不对,好像中毒了。”随即伸进自己的袖口掏出了百毒丹。
  看着脸上的红色彼岸花的面具就好像这人是从地狱走来一般,张狂,除此之外实在没有别的词汇能够形容躺在他怀里的人。
  青桉揭开这位男子的面具,不曾想面具之下竟是一位玉面书生模样的男子,陆思淮就这样看着他,愣了愣。
  “公子,是有哪里不对吗?”青桉看着公子迟迟不喂解药,以为没救了,不忍的问了一句。
  陆思淮被青桉的声音拉回了现实“他中的是噬心,我这个解药也只能维持半年,若是我一直给他喂百毒丹,估计也只能活个两三年了,可惜了”陆思淮倒出解药摊在手心轻柔的喂了下去。
  怀中的人轻咳着,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黑血后,又昏了过去。
  “公子,公子,他怎么了,是不是要死了”青桉从未见过如此阵仗,吓得不轻。他虽会武功,却还未杀过人。
  “没事,毒血吐出来了,只是想要根治有点难,我们先上车吧,此地不宜久留。”
  说完就将怀中人,公主抱似的抱上了车,将他平躺在车里,好在车子够大,睡一个人还是没问题的,青桉架着马车向着城里驶去。
  “没用的东西,这么多人竟然杀不了那个孽种”即便是富丽堂皇的宫殿也压不住女人的愤怒,脚下的黑衣人颤颤巍巍的跪着,浑身抖得不行。
  “皇后娘娘,太子在前厅等您了。”进来的是她的贴身婢女也是她的初始丫头春香,信任的很,皇后摆了摆手,女孩了然,伏了伏身便退出去回话了。
  她望着站在一边的粉衣女子,绝情道:“一个不留。”说完便仪态万千的离开了暗室,好像刚才愤怒的那人根本不是她一般,只留下身后一片惨叫声。
  “川儿,你怎么来了?”
  皇后看着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儿子,是了,只有她的儿子才配坐上那个位置,那个孽种算什么东西,也敢觊觎我儿的皇位。
  “母后,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夜铭川担心的问着母亲,他害怕万一失手让对方知道是自己,向父皇告状的话,那么自己的皇位可能就不保了,他懊悔了,懊悔自己不该答应母后兵行险招,毕竟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
  “他中了我的噬心,虽然当时没有杀了他,但是也绝不可能活的太久,皇儿放心,母后绝不会拖你的后腿”噬心,听闻这种奇毒是从北月传过来的,凡是中毒者不出三日就会心痛致死,故命名为噬心。
  “噬心?母后,你怎么会有噬心呢?那不是北月失传已久的奇毒吗?而且我听说已经失传了。”夜铭川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母后,这一刻他好像又不懂母后了。
  “孩子,母后没有骗你,当时我偶然认识北月奇人,他赠我两瓶防身,我当时并不知道它的功效,只是在你还小的时候用过一瓶,我才知道它是失传的毒药。”
  原来当年何贵妃圣宠不断,她虽然身为皇后,可还是害怕万一她产下皇子,自己岂不是要退位让贤了,她绝不可以坐以待毙,便在她生产之日用了噬心,只是没想到那毒着实霸道,不过才两日就一命呜呼了。
  只是没想到那孩子却是个命大的,当时她念在是个孤儿的份上没有赶尽杀绝,却不想是给自己留下个祸害。
  况且皇上一直以为是他害死了自己的母妃,以至于这个五皇子不过是名存实亡。
  “那另一瓶是给谁用了?”太子疑惑地问着母后,他实在想不通这世间谁值得让母后亲自下手。
  “你别管了,这都是上一辈的事了,现在当下最要紧的是那个孽种怎么样了,派人去盯着他的府邸,有风吹草动你也好有所准备,不过我这次派出去的人都是江湖中人,若他命大侥幸活了,也不会查到我们头上来。”
  “母后办事,儿臣自然是放心的,那儿臣且先退下了”。太子见皇后办事妥当也就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问完安便回去了。
  皇后看着太子离去的背影,心里感慨万千,一转眼已经这么大了,遥想当年自己这般大的时候已经入了宫和皇上也是浓情蜜意,如今却是想见一面都是那么难。
  “客官,可是要住店啊,后院有可供停车的地方。”
  小二看着还算华丽的马车,立马笑嘻嘻的上前招呼着。
  “给我们来三间上好的客房。”青桉想着今天捡来的少年,心下算了算。好人做到底吧,多要一间。
  “不好意思,小店就剩两间天字房了,不过环境绝对的安静,绝不会打扰到公子的。”小二面露难色的说着。
  “青桉,两间就两间,我们先上去,小二你带下路。”小二听车里的公子说要落脚,立马笑嘻嘻的上前引领着。
  陆思淮抱着林锦城上了客房,看了看房间确实安静,正好避免了不必要的麻烦。
  “给我们烧点热水送上来,我们要洗漱一下,顺便饭菜也送上来吧。麻烦你了”陆思淮说完就让青桉给了些碎银给小二,小二高兴的连连道谢。
  不一会儿小二吩咐着下人将饭菜都端上来了,陆思淮见他们想要的东西都送了上来,便径自坐下。
  “客官有什么需要就在楼上吼一声,我就上来了。既然公子有事,那我就不打扰各位爷休息了”说完,便退了出去。
  “青桉,吃完饭,你就先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这里有我就行了。”青桉看着公子不给自己一点照顾的机会,也就只好去休息了。
  梦里林锦城在森林里走着走着好似迷了路一般,突然听到有个声音在叫他“城儿,快醒醒,城儿,快醒醒。”
  陆思淮拿着手帕一点点的擦拭着他的手,脸庞,脖子间的汗渍。
  “娘,你不要走,你出来,让我看看你好不好。”
  “城儿你该回去了,这里不是你该待得地方。”
  “娘,你别走,你别走,娘。”
  林锦城眼角的泪水断断续续的从眼角溢出来。
  抓着陆思淮的手也越来越紧了。
  “我不走,我不走”陆思淮拍拍林锦城,好似安抚孩子一般“没事的,你安心休息会儿吧,都过去了。”
  好在刚才青桉出去的时候点了舒眉。舒眉是陆思淮为父亲调制的安眠香,这一次外出怕休息不好,索性就带了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