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秉性下等【狗血】──回南雀

时间:2021-06-08 03:04:54  作者:回南雀

 

  为曾经的卑劣,为拆散了你和他,我诚心忏悔
  在我查出身患绝症的那一天,我遇到了昔日的高中同学——冉青庄。
  由于我当年的一场告密,对方人生全然变样,活成了垃圾一样的存在。
  毫无疑问,是我毁了他……
  我虽然是个卑劣的家伙,但在死前,多少也想弥补一二,好安心地上天堂。
  我对他的耐心,对他的讨好,对他的顺从,都只是为了赎罪,然而……对方好像误会了什么??
  ——————————————
  *架空都市,非现实背景,文中出现的犯罪场景并不影射现实*
  冉青庄x季柠野兽一样的攻x为了赎罪异常卑微的受
 
 
 
第1章 人类生来秉性下等
  走廊上寂静无声,除了我,再无旁人。左右望去具是死气沉沉的黑,一眼瞧不见底。
  冰纹一点点顺着地板向我蔓延,呼出的气都冒着白雾,眼前有一扇米黄色的木门,透过门上的玻璃小窗,可以看到里边被夕阳渲染成暖黄的教室。
  与我身处的黑暗截然不同,那里看起来温暖又明亮,最中间的位置,坐着两个身穿校服的少年……正在肆意接吻。
  这个时间段,教室里合该再无他人,“大家都走了,不会被发现的”,我是这样想的,想必他们也是这样想的。白日里压抑着无法显露的爱意,终于得以在这静谧的教室中尽情宣泄。
  背对着我的少年身形纤细,右手无力地抵在面前人的胸口,像是无法承受这样激烈的亲吻,想要推拒。然而不等他动作,白皙手腕便被对方牢牢攥住,整个握进麦色的大掌里,不给他任何拒绝的机会。
  不仅如此,对方还将手指插进少年如墨一般的发中,不断地收紧,迫使他们之间的吻更深入缠绵。
  结实的臂膀青筋虬结,鼓起的肌肉线条流畅优美,充满了力量感。顺着手臂往上,那人的头发剃得非常短,看起来又硬又扎,却也格外利落,眉毛浓黑修长,显得眼窝尤为深邃。
  分明是一样的校服,一样的年纪,一个连背影都透着少年的单薄,一个却已经有了“男人”的雏形。
  冉……青庄……
  双唇徒劳地开合,声音卡在喉咙里,没有发出一丝一毫。
  这个名字就像一个禁忌,连在睡梦中也没有办法好好说出口。
  我望着他,看他陶醉在甜蜜的吻中,看他满脸柔情。明明只是隔着一道门,却觉得我们好似身处两个世界。
  忽然,像是感觉到了第三者的窥视,上一秒还沉浸在亲密行为中的冉青庄猛然睁开双眼,冰冷犀利的目光直直射向这边,好似发现猎物的猛兽,凶恶机敏的神情吓得我忙不迭往后退去。
  下一秒,脚下的冰轰然破碎,我整个人坠进黑暗。
  “47号季柠,47号季柠,请到1号诊室就诊。”
  睁开双眼,心脏剧烈跳动着,仿佛下一刻就要跃出胸膛。
  骤然从瞌睡中惊醒,我神智还有些迷糊,在原地缓了会儿,直到广播开始叫第二遍名字,我才急急起身,进了不远处的1号诊室。
  诊室里坐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夫,脸上架着金边眼镜,瞧着十分和蔼。他是崇海市数一数二的脑外科医生,也是我的主治医师,姓吴。
  “小季啊,最近还头疼吗?”边说话,他边从我递过去的袋子里抽出两张CT片,插进诊台旁的观片灯里,仔细观察起来。
  “有时候会疼,大概十几秒就会停,不是很难熬。”我坐在他对面,一点点回忆这段日子以来的健康变化,“就是……我发现自己记忆力变差了,从前的很多事情我都记不清了。”
  好比昨天,我突然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以前就读的高中叫什么名字。明明在嘴边,就是说不出口,急得翻箱倒柜找了好久的毕业照,找到半夜想起来,照片在老家,我根本没带到崇海来。
  吴大夫捏着支笔,在我的片子上比划了一圈,道:“肿瘤没有继续变大,这是好事,但鉴于它位置太危险,还是随时有‘爆炸’的风险。你想好了吗?是保守治疗,还是开刀做手术?”
  这不是我第一次来找他,半个月前,他就已经清楚详细地将两条路给我指明——保守治疗,虽然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但起码还能有质量的活不少日子;手术治疗,虽然可以搏一搏生的希望,但有很大概率我怕是连手术台都下不来。
  “如果保守治疗,我最多还能活多久?”盯着CT片上那块不详的圆形阴影,我问。
  吴大夫沉吟片刻,道:“最多半年。”
  半年,说不定可以撑到小妹高考完……我还能趁这段时间多赚点钱,把她大学的费用给挣了,这样就算我不在了,我妈也不会太为钱发愁。
  “那就半年吧,够了。”我说。
  吴大夫点点头:“你的健忘和头疼,应该都是肿瘤引起的。源头无法根除,我也只能给你开些止痛药。越到后头你的病症会越严重,多锻炼,保持心情舒畅,或许可以缓解一二。”
  谢过对方,将CT片收进袋里,我捧着病历离开诊室,下一位病人在家人的陪伴下迫不及待挤了进去,身形消瘦,脸色苍白,模样憔悴得吓人。
  不自觉代入自身,心里有些犯怵,不知道自己以后是不是也会变成这样。
  刚回到租屋,方洛苏的电话就来了,提醒我晚上别忘了时间。
  我顺势看了眼角落里摆放的大提琴,道:“晚上六点码头集合,记着呢。”
  方洛苏和我同属一个交响乐团,都是大提琴手。她脑子活,认识的人多且杂,有时候团里没演出,她会自己接点私活,给酒会伴奏,在结婚宴上助兴。若是要的人多,她有时候也会拉着我一起,让我跟着一块儿赚外块。
  “你和南弦说了吗?”我问。
  南弦是我的大学同学,正宗崇海人,大学毕业后他回了崇海,我则因为工作地在崇海正好和他一块。他惯来是老好人的性格,见我只身一人在异乡,便经常找我吃饭,约我爬山。有时也会来听我们团的演奏会,一来二去,与方洛苏看对了眼,成就好事。
  严格说来,我还算他们的媒人。
  南弦毕业后没有进哪家乐团,而是在一家少儿机构担任大提琴老师。他性格温良,方洛苏明艳爽朗,两人十分般配,感情也一直很好。曾经,我以为爱情走到最后就该是他们这般模样。
  直到两周前,我发现方洛苏出轨了。
  那天我不小心落了个手机上的小玩意儿,我妹送的,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因为有些纪念价值,我在发觉遗失的第一时间就开始回想可能遗落的地点,最后想到了剧场更衣室。
  为了确认挂饰是不是掉在了更衣室,我都快到家了,又掉头回了剧场。
  走廊铺着厚实的地毯,踩上去一点声儿也没有,更衣室的门泄开一条缝儿,从里头传出暧昧的声响。
  即将握住门把的手触电一样收回,我惊疑不定地瞪着那道缝儿,只是几声,就觉得里头的女声有些熟悉。
  “老辛,这次……怎么也该轮到我了吧?”女人的声音被撞得七零八落的,尾音带着勾。
  我不是剧场保安,谁在里头寻求刺激都跟我无关,我本该转身就走,少惹麻烦。但就因为想确认里面女人到底是不是方洛苏,我不仅没走,还屏住呼吸,偷偷听了下去。
  “放心,新首席必定是你。”男人粗喘着,声音猥琐,“我的大宝贝,看我为你做这么多的份儿上,你今晚可要好好伺候我。”
  得了男人的承诺,女人似乎心情很好,撒着娇一样“嗯”了声。
  “就知道你对我好……”
  我从没听过方洛苏这样的声音,震惊夹杂恶心,胃部忽然一阵翻搅,我几乎是落荒而逃地扶着墙往外跑去。
  直到呼吸到外头的新鲜空气,那股反胃感才一点点褪去。
  乐团前首席大提琴手不久前因为一些个人原因离职了,对于新首席的猜测,团里呼声最高的几人里,就有我和方洛苏。
  我知道方洛苏一直很有野心,想要首席的位置,但我没想到她为了这份野心竟能做到这种地步。
  挂饰是不可能再去找了,我回了家,一夜辗转,第二天精神不济地去上班,正在调弦,方洛苏笑着来到我面前,手掌摊开,一颗小小的黄色柠檬垂落在我面前。
  “你昨天落在更衣室了,我看见了就给你收了起来。”她说。
  她看上起毫不心虚。
  垂下眼,我握住挂饰,将它塞进裤兜:“谢谢。”
  方洛苏:“不客气。”
  她转身欲走。
  “其实,我昨天有回去找过。恭喜你了,新首席。”
  我一击重磅炸弹投下,炸得方洛苏措手不及。到现在我还记得她转身看向我时,那幅惊慌到脸上血色尽失的模样。
  我给了她选择——我去告诉南弦,或者她自己去。她选择了后者。然而如今已是两周过去,她却始终没有行动。我不确定她是在故意拖时间,还是确实对南弦难以启齿,又或者两者都有。
  “你再给我点时间。”方洛苏电话里的声音有些窒涩,“这种事,没那么好开口。我爱南弦,不想看他痛苦……”
  我打断她:“我再给你一周。”
  从前听她秀恩爱,我总是替他们高兴,现在却只觉得讽刺,甚至不堪入耳。
  方洛苏话语一顿,气弱道:“我知道了。”
  人类生来秉性下等,稍不注意就会行差踏错。任何的偏差,都会像指尖奏错的不和谐音符一样,瞬间将《人生》这首曲子毁于一旦。
  从出生开始,我们都应该小心谨慎的做下每一个选择。自小我妈就是这么教我的,给出的反面例子也异常具有说服力——我爸,季学光。
  我八岁那年,我爸在我妈怀二胎的时候外头找了个小三,常常假借加班之名去与小三私会。我妈挺着肚子总是等他到深夜,当他养家辛苦,还给他那段日子炖了不少补汤。
  可能是补太过了,滋润日子过没多久,他就突遭天谴,一个激动,马上风死在了小三的床上。
  何其荒唐,何其大耻。
  我妈连追悼会都没开,直接将人烧了,骨灰全倒进了海里。
  后来她就开始信教,总说些因果循环的东西,并且在我和妹妹的教育上逐渐极端。严厉到苛刻,不允许我们犯一点错误,似乎是要以此来杜绝我们骨子里的“下等”基因作祟。
  我没有跟着她入教,但这些年被她在耳边念叨,思想或多或少同化了一些,别的不信,“报应”这种东西却还是信的。做错了事就会受到报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所以,要在事情没有发展到“更糟糕”前,尽可能地纠正它,改善它。
  到了晚上六点,我穿着演出服,背着自己的大提琴准时来到港口码头。
  我到的时候方洛苏已经到了,正在和码头上的其他人说话。她看到我,主动靠过来,自然地与我介绍这支临时组建的小型管弦乐团的其他成员。我和他们一一握手,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很快,负责接送我们的船员也到了。
  虽然各个穿得都挺正式,西装加衬衫,但胳膊上、脖子上裸露的大面积纹身,还有他们脸上各种眉钉、唇钉、鼻钉,还是透露出这些人的不寻常。
  “人齐了吗?齐了就走吧,别误了时间。”不寻常的年轻船员清点着人数,确认人都齐了,带我们上了停在一旁的一艘白色游艇。
  游艇十分宽敞,内部装饰豪华,在海面上疾驰时,几乎感觉不到什么颠簸,也没有难闻的柴油味。
  “今天要去的是那个传说中的‘狮王岛’吗?会不会有什么电影经典场景,什么逼良为娼啊,军火交易啊,赌徒砍手啊什么的?”怀抱小提琴的女孩瞥了眼合拢的舱门,小声问向方洛苏。
  “你真的是电影看太多了,哪有那么夸张的。”方洛苏好笑道,“岛上是有座赌场,但在东边,我们今天不去。金家的人都住另一边的古堡里,我去了几次了,没遇见杀人放火,也没遭遇什么神秘事件。就跟普通有钱人差不多。”
  “普通有钱人可不会手底下养这么多马仔……”女孩意有所指地扫了眼船头的方向。
  金家?
  我擦拭眼镜片的动作一停,问:“今晚举办宴会的是合联集团那个金家?”
  我并非崇海人,但也对金家久闻大名,大学那会儿,南弦就总爱跟我们分享自己道听途说来的金家秘闻。
  崇海金家,明面上经营着崇海最大的挂牌赌场——合联娱乐城。但一直有传闻他们与诸多政客相勾结,私底下做着不干不净的买卖,在远离崇海的小岛上铸就一个奢靡的金钱帝国,犹如木中白蚁,从内部一点点掏空着这个国家。
  在崇海当地普通老百姓眼里,金家简直就是“神秘邪恶”的代名词,连跟随他们的人,都会被冠以“走狗”这样带着痛恨的称号。
  “放心,没事的,今天是金夫人的生日宴,很多大人物也会到场,不会有什么危险性的。”方洛苏看出我的担忧,安抚道。
  自从知道她出轨辛经理,我对她所有的话就都半信半疑,加上上船之后我的右眼就一直跳个不停,就算得她保证我也始终没办法心安。
  好在游艇最终顺利靠岸,经过严密的安检,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城堡的宴会厅。
  排练了两遍,宴会在八点准时举行,每位客人看起来体面又……普通,就和那些来剧场听音乐的绅士淑女一样,丝毫看不出是动动手指就能搅得各个领域不得安宁的大人物。
  比起剧场的演奏,这边的演奏只是充当背景音的作用,没几个人认真聆听,久了我也有点走神,开始好奇地东张西望起来。
  宴会在金家的城堡里举行。据说这座古堡已经有百年历史,具体哪朝哪代哪个国王留下的我进来时也没仔细听,就听到带路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句:“至今还完好保留着当年的原貌,包括地牢……”
  地牢是无幸参观了,但从宴会厅也可以看出,保留的的确相当完好,甚至可以从富丽堂皇的装饰中窥见旧时王族的奢靡生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