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皇上,驸马有喜了【欢脱搞笑】── 熬夜会冒痘

时间:2021-06-08 02:16:55  作者:熬夜会冒痘
  楚亦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成为反派之一的狠毒驸马。
  为了心中那点儿恶趣味,驸马的结局被他写的那叫一个惨。
  为了能够活到大结局,楚亦只好抱紧腹黑主角的大腿,一路奋进。
  皇上遭遇投毒,不要紧,放着他来,反正皇上身边有神医可以救他的小命。
  皇上遭遇刺杀,没关心,正好替皇上挡一剑,表明自己的忠心。
  皇上遭遇背叛,不重要,他刚好可以替皇上解决叛徒。
  皇上:“驸马为何对朕这般好?”
  驸马:“皇上您猜?”
  皇上:“为了这颗脑袋。”
  驸马:“皇上,您真是个小天才。”
  皇上:“除此之外?”
  驸马:“比个心。”
 
 
第一章 他穿书了
  楚亦在屋中自闭了整整一天,他到现在都无法相信自己竟然穿进了书中,还成了本书死的最惨,没有之一的狠毒大反派。
  不就是抓到男朋友出轨,自己一气之下熬了一个通宵把大反派的名字改成了出轨男友林夏的名字,顺便让他的结局更加惨烈。
  却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这挨千刀的大恶人,想到如今的身份,楚亦心中瓦凉瓦凉的,苍天嘞,大地嘞,穿成主角他不香吗?一路开挂的人生他不爽吗?为何就这般倒霉?好歹他也是本书的亲爹。
  楚亦仿佛已经看见不久的将来,自己万箭穿心之后脑袋还被本书主角腹黑皇帝沈煜辰给搬了家。
  沈煜辰到最后可是恨死林夏这个渣渣了,林夏不仅把沈煜辰此生最爱的人给杀了,最后还狗急跳墙,和他国联手攻打北临。
  好在沈煜辰智慧无双,身边又有谋士,这才让他成为最后的大赢家,统一了天下。
  楚亦咽了咽口水,不自觉的摸了摸脖子,若是可以他真想仰天长啸,谁能想到他最终成为了书中人,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他的愿望可是世界和平。
  当时为了一时之爽,才会把林夏写成如此恶毒之人,如今他成为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混蛋,楚亦内心那叫一个凄凉。
  他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改变林夏的命运,不能再和公主狼狈为奸,更不能和丞相大人犯下滔天大罪。
  贝多芬有句话说的好,“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将无法使我完全屈服。”
  他要弃暗投明,抱紧主角的大腿,帮他铲奸除恶,以表忠心,改变大反派驸马的悲惨结局,这样才能抱住自己的脑袋瓜。
  “少爷,你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把自己关在屋里一整天,吃些东西吧,饿坏了可怎么办?”门外传来少年焦急的声音。
  成为驸马后还管林夏叫少爷的,除了随从邵英,怕是也没有其他人了。
  “进来吧。”楚亦如今只能接受新的身份,把自己当做杀千刀的驸马林夏。
  事实如此,自强不息。
  邵英推门而入,一张俊俏的小脸上写满担忧。
  楚亦望着这张白白净净的面庞,心中也是无尽感慨。
  林夏最后死的这么惨,和眼前这位“忠心耿耿”的随从脱不了干系。
  只不过,现在的邵英对林夏还是真心的。
  “少爷,我让厨房给你准备了你最喜欢的饭菜,马上就好了。”见自己的主子终于有了反应,邵英也算是松了口气。
  “阿英,我和公主成亲多久了?”楚亦从床上站起来,双手扶着自己的腰,左边转三圈,右边转三圈,活动活动。
  “少爷和公主成亲已八月有余。”邵英虽然疑惑少爷为何会问这个问题,但他还是如实告诉了少爷。
  算算时间,林夏是在和沈清悦成亲一年半左右的时候死的,这么算来他还有不到一年的光景。
  时间不多了,为了自己的小命,他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他要是猜的没错,沈清悦和丞相此时应该正和江湖第一的杀手门派暗门联系,准备在两日后的狩猎大会上刺杀皇上沈煜辰。
  沈清悦是在狩猎大会前一天才把刺杀沈煜辰的这件事告诉林夏。
  狩猎大会沈煜辰为了救心爱之人方勉被杀手所伤,只要自己忍痛替他们拦下这一刀,以后的事情可就好办了。
  心下有了打算,楚亦开始替林夏走向他的洗白之路。
  自己做的孽,含泪也要走下去。
  狩猎大会那天,阳光明媚,春风和煦,楚亦骑着他的小马驹晃晃悠悠的走进狩猎场。
  不远处站着一位身材妙曼,国色天香的女子,此女子便是北临国都长公主,驸马林夏之妻沈清悦。
  楚亦瞧见她不由得点点头,果真和他书里描写的一样风华绝代,倾国倾城。
  越是美丽的事物,越是有毒。
  沈清悦转头刚好和楚亦四目相对,她昨日找了驸马一整日,都没有见到他,此时看见驸马她急忙走到他身边小声问道:“你昨日做什么去了?”
  楚亦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藏在手心,故作神秘的在沈清悦眼前晃了晃,一松手,平安符出现在沈清悦眼前,眼中含笑,一脸温柔的对沈清悦说道:“当然是去庙里给公主求平安。”
  为了躲避沈清悦,又不能让她怀疑自己,楚亦只好找了个万无一失的理由。
  沈清悦有片刻的怔愣,待她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这才接过驸马手中的平安符道了句:“谢谢……驸马。”
  “不客气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只要公主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我也就知足了。”楚亦露齿一笑,好在他没有对林夏赶尽杀绝,把林夏描写成歪瓜裂枣,模样还算帅气,这笑容也是相当迷人的。
  环顾四周,也不知是因为他把沈煜辰相貌描写的太过英俊,还是主角一出场就是自带光环,楚亦一眼就望见了人群中最英俊的男人。
  “驸马,我有事和你说。”沈清悦把平安符收了起来,想要告诉驸马等下会有杀手刺杀她皇兄,让他做好准备。
  楚亦当然知道沈清悦要对自己说什么,这事他绝对不能听,他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才能排除嫌疑。
  楚亦从马上下来,以方便一下为借口迅速溜走。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他才出去寻皇上,走了没几步,身后传来一道声音:“驸马这是去哪儿啊?”
  这般好听的男声,除了大主角沈煜辰怕是也没别人了。
  楚亦转身,露出了自认为最好看最无害最真诚的笑容,和沈煜辰说话时语气那叫一个温柔:“皇兄好巧啊,我就是随便走走,锻炼锻炼身体。”边说边开始活动肩膀。
  “驸马可真是好兴致。”沈煜辰笑着说,只是这语气却带着讽刺的意味,他绝对不相信林夏只是单纯的随便走走,好巧不巧的走到了他身边。
  “皇上,我们就不要打扰驸马的好兴致了。”楚亦闻声而望,马背上是一位身如玉树,眸如星辰的白衣男子。
  真他妈的好看,楚亦不由得感叹道。
  他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此人不红,天理难容。
 
 
第二章 只想做个好人
  来人正是沈煜辰此生挚爱,偏偏被反派给弄死了,死时场面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同时也是他心中的意难平。
  本想着这本书结束之后,再给沈煜辰和白衣少年写个转世故事,让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这下可好,小说不用写了,他可以用行动让他们双宿双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方公子说笑了,我哪有什么好兴致,就是有些无聊,随便逛逛。”楚亦笑道。
  沈煜辰也不和驸马多说废话,林夏私底下做的事情他心知肚明,早晚有一天他要好生收拾他:“树林深处野兽众多,驸马还是赶紧去陪陪清悦吧,阿勉,走了。”
  一听沈煜辰要走,楚亦可不乐意,他还要替大男主挡刀,一点儿一点儿的感化他。
  “皇兄,您今天这件衣裳真好看。”楚亦想要拖延时间,于是开始同沈煜辰胡侃起来。
  “……”沈煜辰瞅了驸马一眼,心道:这家伙一脸坏笑,莫不是又在盘算什么?
  “主要是皇兄您长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话音未落,林间发出一阵庞然缓慢的沙沙声,枝头上的鸟儿受惊般纷纷离开,氛围甚为诡异。
  楚亦知道,暗门的大爷们来要沈煜辰的命了。
  说时迟,那时快,沈煜辰的马匹突然一声嘶吼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再也没起来。
  他从马上飞起后稳稳的落在地上,目光凌厉的环顾四周。
  没给他思考的机会,林中朝他冲来十几个黑衣人。
  楚亦一把将方公子拉下马,不顾他的挣扎将他护在身后。
  “驸马你想做什么,快放开我。”方勉一颗心都在沈煜辰身上,如今沈煜辰遭到刺杀,他如何不着急,想起刚才驸马莫名其妙的举动,此事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
  “皇兄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楚亦的目光时时刻刻追随着沈煜辰,生怕他受伤,瞧着方勉看向自己如刀一般的冷冽目光,楚亦真的好想剧透,告诉方勉他也不希望沈煜辰出事。
  一个黑衣人瞧见他们后便举着刀朝他们冲了过来,楚亦心道这都是什么事啊。方勉和他都不会武功,难不成今日他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
  沈煜辰也发现了他们这边的情况,飞身冲出了包围圈落在他们身边,将黑衣人一剑穿心。
  凌厉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楚亦身上,楚亦瞬间觉得冷汗涔涔,他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啊,才会落得里外不是人的下场。
  原剧情驸马此时正和公主享受大自然的怀抱,两人骑在马上笑意盈盈的欣赏林间的好风景。
  当了好人还要被误会,楚亦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他只能心中不停的祈祷,那支箭你倒是快射出来啊,他还要为自己证明清白。
  倒霉了这么久,上天这次终于听到了楚亦的祈祷,一支暗箭距离沈煜辰的后背还有不到一米的距离,楚亦闭上眼睛使出吃奶的力气将沈煜辰推开,暗箭穿进了他的胸前。
  真痛,为了能活命他竟然赶着赴死,这可真是自相矛盾。
  沈煜辰啊,我已经尽力了,你一定要将主角光环发扬光大,这是楚亦昏迷前最后的想法。
  乌云笼罩着整个北临上空,巨雷震耳欲聋。
  行宫中的烛火在墙壁上投下暗沉的阴影,宽敞却冷清的院中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来人正是沈煜辰的御前侍卫商剑,他告诉沈煜辰刺客全部剿杀,查明身份正是暗门中人。
  “清悦。”沈煜辰走到沈清悦身边,望着低头不知在想什么的皇妹,薄唇轻启,“驸马为了救朕身受重伤,好在并无大碍,等驸马清醒,朕一定要好好的赏赐他。”
  沈清悦敛去眼中的凉意,这才抬头朝沈煜辰说道,“这是驸马应该做的,清悦在这儿就替驸马谢过皇兄了。”
  “应该是朕要去感谢驸马,若不是驸马相救此时躺在床上的可就是朕了。”沈煜辰拍了拍沈清悦的肩膀,而后对商剑说,“给朕继续查,朕倒要看看是哪个乱臣贼子这么想要朕的命。”
  商剑领命下去,沈煜辰让方勉也回屋去休息,方勉始终放心不下,不愿离开沈煜辰。
  楚亦是被自己所做的梦吓醒的。
  梦中沈煜辰一脸冷酷的对他说,“林夏,你真以为朕不知道你心中所想?想要弃暗投明门都没有,你就等着被朕摘下脑袋吧。”
  楚亦想告诉沈煜辰他不是从前那个林夏,可是沈煜辰根本不跟他解释的机会,瞬间消失在原地。
  楚亦万分着急,他不停的叫着沈煜辰的名字,而后突然睁开了眼睛。
  一张放大的俊脸出现在面前,楚亦此刻心急如焚,脑袋昏昏沉沉的他已经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他害怕沈煜辰又突然消失,一把抓住沈煜辰的手,迫不及待的想要继续解释,“皇上,我真的不是从前那个……林夏了,你要一定要相信我啊。”
  “驸马这是魔怔了?”沈煜辰冷漠的甩掉的手,英俊的脸上是看戏的神情,“驸马是做了什么让朕误会的事情吗?这么着急想要解释,还在睡梦中不停的叫着朕的名字?”
  楚亦这才察觉到,刚才抓到的那只手是有温度的,这难道不是梦?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胸上的白布,又看了看眼前若有所思的男人,这回丢人丢大发了。
  为了防止沈煜辰接下来对他的暴击,楚亦只好装模作样的说了句“头好晕”,两眼一闭故意装睡。
  “驸马,等你伤好了,朕一定要好好赏赐你。”沈煜辰也不拆穿驸马的小把戏,他到要看看此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若说林夏与狩猎刺杀这件事完全没关系,沈煜辰根本就不会相信,他明明要带着方勉离开,林夏却在故意拖延时间。
  后来他又替自己挡了一箭?这是想要做什么?自导自演博取他的信任?还是有其他目的?
  因为林夏的这个举动,让沈煜辰心中产生许多疑问,只不过林夏睡梦中着急的神色不像是作假,还是说林夏此人真的已经可怖到如此地步,若是这般林夏怕是留不得了。
  等这件事彻底调查清楚,他是该好好的收拾一下某些人。
 
 
第三章 兴师问罪
  沈煜辰走后,楚亦悄悄的睁开眼睛,许是人放松下来,直到现在他才感觉到胸口处有隐隐的痛意。
  根据自己对沈煜辰的了解,这个腹黑男是不可能因为他这个举动而对他有所松懈。
  原剧情中沈煜辰受伤的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行宫中疗养,期间又遇到了几波刺客,都被方勉的大哥,也就是北临少将军方炎斩杀于剑下。
  沈清悦和丞相这次的刺杀失败了,接下来绝对还有其他动作。
  估计过不了多久,沈清悦怕是会来找他兴师问罪,这不说曹操曹操到,思考之间沈清悦走了进来。
  她坐到床边,水灵灵的大眼睛中布满浓浓的笑意,从袖口中掏出楚亦给她求的平安符,白嫩细长的手指轻轻一松,平安符掉落在楚亦胸前的伤口处。
  还好自己早就把借口给想好了:“公主,你这是何意?”楚亦故作疑惑不解,把平安符从胸前拿起来放回沈清悦手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