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奶喵饲养日记【甜宠】── 山河南渡

时间:2021-06-08 01:51:02  作者:山河南渡

 

  惊!捡回来的小奶猫钻进被窝做出这种事!
  温柔社畜攻x猫咪美人受
  -
  佘褚人如其名,是个兢兢业业工作、平平淡淡生活的平凡社畜。
  他长得不错,虽然不如明星帅得扎眼,但耐看。
  又一次相亲失败,佘褚被人泼了一脸的柠檬水,还没走出餐厅就被恰巧在这吃饭的单位领导拉去挡酒。他应酬完正蹲在马路伢子吐得昏天黑地,稀里糊涂接受了一只流浪猫的托孤,把奶声奶气的小猫崽子拎回家养了。
  小奶猫娇气得要命,喝的是羊奶粉,吃的是高档猫粮,晚上睡觉还非得窝在他颈边,不哄着摸着就哼哼唧唧,简直没有比它更娇气的猫了。
  可它又实在太乖,会在佘褚烦心时主动摊开毛茸茸软绵绵的小肚子给他摸,还会钻进他衣领、露出个小脑袋,陪他一起加班。
  然而某一天,佘褚一觉醒来,发现颈窝的猫不见了,怀里多了个光溜溜的小美人,睁着漂亮明澈的大眼睛懵懵懂懂地看着他,趴在他胸口低头去蹭他脸,软软地开了口:“喵~”
  -
  写着解压的没文笔无脑小甜饼
 
 
第1章 
  新年伊始,本来是个洗个热水澡冲掉枯燥工作一周的疲惫、舒舒服服睡一天的元旦佳日,佘褚早上十点还不到就接到了家里太后的夺命连环call。
  “妈,我都说了我去相亲就是祸害人家姑娘,”佘褚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极其无奈地深叹一口气,“这还是元旦,多坏人心情啊。”
  “我不管!你都二十八了,再不抓紧点时间找个女朋友谈恋爱、结婚生孩子就晚了!今天也不用回来吃饭了,就去餐厅和人家见一面。”
  母亲强势的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出,恨不能当场从听筒里钻出来对佘褚耳提面命,“态度给我放端正点!少找那些乱七八糟的理由和借口,要是今天人家姑娘不高兴了,你就再也不用回来了!”
  佘褚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电话便被从另一端挂断了,想要直接坦白的念头刚冒出个头就被按回去了。
  佘褚没办法,只能看着手机上发过来的地址叹息——他妈年纪大了,近些年还查出糖尿病,血压也偏高,情绪不能太激动,原本还算佛系的心态,在看到舅婶家那些个比佘褚还小几岁的孩子都接二连三成家时一下就沉不住气了。
  她说她这辈子还剩下的最大的心愿,是看着佘褚成家立业,有个聪明可爱的小孩,还能趁着不算年迈替佘褚带孩子。
  佘褚怕她激动伤身,至今不敢和家里坦白,平时往家里买东西倒是勤快,但能少回去就少回去,深怕被催婚,但还是逃不过被逼相亲。
  他每次都会从自身出发来结束相亲,然后礼貌又温和地请对方吃一顿饭以求谅解,遇到的姑娘都很善解人意,让他心底的歉疚与愧怍越积越多。
  这是第二十八次相亲。
  对面的姑娘打扮得很精致,谈吐间气质斐然,笑起来时也很甜。
  哪里都好,但就是性别不对。
  佘褚心里愧疚更深,他神色真诚向对方表示歉意,说:“对不起,很抱歉今天耽搁你的时间,您是位非常优秀的女士,不过我现在的确没有成家的心思,今天来相亲也是不愿驳了家母的心思。”
  他说,节日快乐,实在对不起耽误你的时间,如果可以,我愿意送你一件礼物,算元旦祝福、也算赔礼。
  姑娘对他颇有好感,直白大方地说:“我觉得我们可以很好地相处一段时间看看,我可以等。”
  佘褚欲言又止,他看着对面姑娘含笑的眸子,一种欺瞒对方的负疚感几乎要充斥满他的胸口,让他实在难抑这股压抑已久的坦白冲动,和对方对视着艰难开了口:“……实在对不起,其实我的性取向是男性。”
  姑娘脸色一变,几乎是立竿见影地觉出了被愚弄的愤怒,但她仍然忌于在外保持形象的良好教养,没能破口大骂,胸口起伏片刻,难忍地端起面前的柠檬水往佘褚脸上泼了去,拎起手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佘褚慢吞吞地擦掉脸上的水渍,心口滋生出种种情绪,五味杂陈。
  他是歉疚的,对这位被他浪费掉节假日时间的姑娘,但同时他又感到一种终于坦白、不必遮遮掩掩的释然与畅快,哪怕他深知接下来回家里面对他的会是比以往更猛烈的疾风骤雨。
  旁边的服务员只当是情侣吵架,同情地给他又递了一张热毛巾,给他把没上的菜退了钱。
  佘褚谢过了服务员的好意,擦掉脸上的柠檬水,还没出餐厅就正好撞上在大堂赴宴的公司领导,领导见了他,一脸喜气洋洋地一通夸,说他工作踏实、勤劳肯干,让佘褚心下好一阵莫名其妙,紧接着就被带去敬酒。
  待佘褚昏昏沉沉出了餐厅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弄去挡酒了,什么“小佘是我手下得力干将,日后要好好提拔”都是屁话。
  这原本是一个可以舒舒服服在家睡一天的元旦,却让佘褚心力交瘁,刚走出餐厅没几步,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的泛恶心,忙踉跄着蹲到花坛边,吐得昏天黑地。
  等胃里的酸水都快吐干净了,佘褚才觉得好受一点,他正准备起身,就听到一声软绵绵的“喵~”城市里有许多流浪猫,他已经见怪不怪了,佘褚并没有太在意,现在的他实在没有精力跟寻常回家一样买猫粮喂流浪猫,只想赶紧回去睡觉。
  他还没迈出步子,裤腿就被拽了拽。
  佘褚低下头,看到一只白底黑纹的花猫咬着他的裤脚往外拽。
  佘褚又想叹气了。
  但他最终还是耐着性子,跟着花猫往靠近花坛内侧的地方走。
  于是他看到了,一只巴掌大小的小奶猫,是只小公猫,缩在一块脏的看不出原色的烂布里瑟瑟发抖,细微又轻弱地叫着。
  佘褚心软了一瞬,可他想到自己如今住着的逼仄的一室一厅,因为自己住,连防护的纱窗都没装,一点养宠物的准备都没有,并不适合把这只猫捡回去。
  他准备去附近的超市买个箱子和布、还有一点猫粮回来给这猫母子俩,算尽自己的最大善心。
  但他刚转身,就见大的那只花猫窜到了他面前,两只前爪竟然立了起来,随后抱在一起,向他小幅度地点了点,看起来像是在作揖。
  佘褚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感到心酸还是感叹这猫有灵性。
  花猫见他没有决绝地走开,窜回花坛,叼着小奶猫的脖子把它带出来,放到了佘褚脚边,然后冲他又作了个揖,头也不回地转身跑了,连让佘褚拒绝的机会都没给,也没顾上佘褚真的决绝离开又该怎么办。
  小奶猫才刚能睁开眼,但许是太冷了,时不时地发着抖,它看着佘褚,小心地伸出舌尖在佘褚伸到它脸边的手指上舔了舔,又细细地叫了声。
  它的毛都被污水弄脏了,湿凉的,舌尖却是热而软的。
  佘褚看了它片刻,取下围巾将它裹起来,小心地将它托在臂弯,准备打车去就近的宠物医院。
  小奶猫很怕生,但又很依赖这个第一眼见到的人类,它发出一点噗嗤声,似乎是在打喷嚏,但一双干净明澈的眼睛总是望着佘褚的,在他偶尔用手指小心地给它揉揉下巴时会用舌尖舔舔他的掌心,而后软绵绵地、微弱地“喵”一声。
  它被宠物医生抱着检查时也坚持仰着脑袋看佘褚,在医生做完简单检查、放开它后便着急地爬起来,蹒跚着朝佘褚的方向挪,短促地从鼻腔里发出轻细的声音,但被佘褚拢在掌心时便又安定了下来。
  “这是您的猫么?”
  医生问。
  “之前不是,”佘褚垂眸看着掌心里用鼻尖轻轻蹭着他指腹的小奶猫,目光柔了下来,“现在是了。”
  ——这大概是糟糕的元旦节,给他最好的礼物吧。
  作者有话说:赶在这个元旦的小尾巴,祝大家新年快乐!【佘褚不光捡回了娇气小奶猫,还捡回了黏人小美人(微博偶尔也会放崽的小段子,想看的uu可以稍微关注一下嗷
 
 
第2章 
  不过这份小礼物一来就花掉了佘褚小半个月的工资。
  医生给它打了第一针疫苗,又做了清洗护理,最后卖给了佘褚一袋猫零食、猫玩具和羊奶粉。
  洗干净后的小奶猫格外漂亮可爱,它不是市场上受欢迎的名贵猫种,只是最普通的杂色猫,白色的毛上有着黑灰的斑纹,细软尾巴上的黑纹乍一看像个揉作一团的小小桃心。
  佘褚动作极轻地把它放进垫了绒布的猫包里,谢过了医生,在凛冽寒风里拎着这份上天给的元旦小礼物和大包小包的猫咪用具回家了。
  小猫很乖,但也太过依赖他。
  凌晨两点半,佘褚又一次因为客厅里传来的细微声响不得不起来、把不安的小猫从铺好柔软毯子的窝里拎起来拢在掌心里,指腹一下下地从它背脊顺过,小奶猫闭着眼睛咂咂嘴,又依赖地用脸在他掌心蹭蹭,嗅他指缝间的羊奶粉气味,这才安稳下来。
  ——其实它的声响很小,不足以清晰到让在卧室的佘褚第一时间听到,但佘褚放心不下,始终留了神在客厅那个米黄色猫窝里,故而奶猫一有什么动静他就能立马感知到。
  冬日的夜寒凉浸骨,由于自己一个人住,佘褚得过且过地没有安装地暖,他捧着小奶猫在客厅里走了会儿就扛不住冻了,犹豫着看了看掌心里的小奶猫,思忖再三还是抵御不住寒意和困倦,带着猫一起回了卧室的床上。
  被子里还有余温,他刚将小奶猫放到枕边,小奶猫就闭着眼下意识朝有着暖意温度的被窝里踉踉跄跄爬,佘褚躺下的时候险些压到它,困意都吓得去了一半。
  佘褚只好又轻轻拢起它,将它放进枕边用自己的围巾搭起的简易小窝里,又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给它顺毛,小奶猫晃了晃小尾巴,在他指尖轻轻缠了缠,随后似乎就睡熟了,能听到一点极浅的鼾声。
  许是被这小家伙感染的,佘褚很快又陷入了沉眠。
  冬日的第一缕阳光没能透过厚重的纱帘唤醒佘褚,但颈侧毛茸茸的触感和随着呼吸不小心进鼻腔的猫毛让佘褚醒了过来。
  他的右手几乎是一整夜都伸出被子外、覆在小奶猫身上安抚地给它顺毛,此时一醒也下意识放轻力度习惯性地用食指想从小奶猫背脊轻轻揉过去——然后揉了个空。
  佘褚心里漫起一点慌乱,他实在是太怕小奶猫爬到自己被窝里、被自己无意识的翻身给压到。
  他倏地睁开眼往手边的围巾窝里望,眼前却出现一团白色缀着黑斑的毛茸茸的东西,佘褚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小猫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围巾里爬出来、爬到自己颈边窝着了。
  这不是一个好习惯,不能让小奶猫养成这样的睡觉方式。
  佘褚有些头疼,正想起身把小奶猫拎开,就感觉到这小猫崽子似乎也晃晃悠悠地转醒,迷迷糊糊地一抬脸,用毛茸茸的脸在自己颈侧蹭了蹭,然后往上趴了趴,在自己颊边轻轻碰了碰,极轻地“喵”了声,像在撒娇。
  佘褚没办法了,头疼都变成了无奈。
  他动作很轻地起身,怕羽绒被压坏小奶猫,于是又把围巾拿过来焐热了才轻轻搭在它身上,自己轻手慢脚地起床去洗漱了。
  新一年的第二天,佘褚给自己煮了一锅速冻水饺作早餐,等熟的过程中又赶紧去客厅用温水兑了一杯羊奶粉,准备喂给小奶猫喝——猫乳糖不耐受,喝不了牛奶,但小奶猫又太小,怕它吃不下猫粮,佘褚只好买了羊奶粉,在他的记忆里,他长这么大还没喝过几次这么贵的东西。
  等佘褚准备回卧室准备带小奶猫出来吃早餐时下意识一张嘴,却想起自己没给小奶猫取名字。
  小奶猫已经清醒了,许是因为佘褚不在身边,它有些不安地在枕头上睁着眼睛四处嗅闻着,不时从喉咙里发出轻细的声响,原本搭在它身上的围巾也已经被它挠开了。
  佘褚走近将它抱起来,这才看到枕巾上被洇湿了一小块,佘褚愣了愣,有些哭笑不得,低头用指腹在小奶猫下巴上轻轻挠了挠,无奈叹气:“你呀……怎么刚来就闯祸。”
  但他还是先带着小奶猫去客厅喂羊奶粉,将兑好的奶粉倒进一个干净杯盖放到小奶猫面前让它自己喝。
  他不知道小奶猫之前是怎么被母猫带着进食的,但明显是还不会喝羊奶,只见它犹疑又试探地伸出舌尖在杯盖边缘舔了舔,尝到羊奶粉的味道,新奇又疑惑,歪着脑袋抬脸看了看佘褚,又埋脸下去用软小的舌尖舔杯盖边缘,弄得鼻尖和脸上的毛都被羊奶给打湿了。
  佘褚看它并不排斥才稍稍松了口气,转身去卧室把枕巾拆下来洗,还没等他想起厨房还煮着的水饺,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这通电话无疑是他昨天的相亲一时冲动带来的后果,佘褚心下叹了口气,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将洗净的枕巾晒去阳台才接通电话,一边听电话那头父母怒气冲冲的质问,一边垂眸漫不经心地看小奶猫舔食羊奶。
  他只是一如既往、孝顺而温和地全盘接受了所有诘责,但这次他没再哄着母亲,他在片刻沉默后轻而长地叹息了一声,说:“这是天生的,我改不了,也没法改。
  别让我去祸害别人姑娘了。”
  这当然是一次非常不愉快的通话。
  佘褚力度有些重地把手机丢进沙发里,终于记起他还煮着的速冻水饺,转身去厨房把已经煮烂、坨了的饺子捞进碗里,端到桌上开始吃这顿十分潦草的早餐,偶然一抬眼,恰好与好奇地望着他的小奶猫对上视线,忽然发觉自己吃得还不如一只小奶猫。
  但他只是好笑地勾了勾唇,在小奶猫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和碗时轻轻揉了揉它的脑袋,声音温和:“你不能吃这个。”
  小奶猫失望地喵了声,随后埋头把杯盖里佘褚给他续上的羊奶一点点舔干净,溅得周边的桌面到处都是。
  许是被折腾得实在没了心性,见小奶猫这样,佘褚也没生气,只好脾气地把桌子收拾干净,又抱着小奶猫去浴室用干毛巾给它把毛擦干净,嗅到它身上一点纯净又甘醇的奶香。
  它在佘褚怀里时就十分安静,还会仰着脸去看他。
  小奶猫在灯光下的眼睛不是黑色的,而是浅淡的褐色,像一块明净而澄澈的琥珀,漂亮极了。
  这是连着元旦假期一起的周末,但佘褚却觉得和上班时一样疲惫,他瘫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找了个寻常看的综艺放着,他其实连综艺里的明星叫什么、有什么作品都不知道。
  他自己都没察觉到,这是他早已习惯的、用这样一点吵闹人声假装他的生活不是那样寂寥而单调的方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