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少爷不想继承巨额遗产【豪门世家】──南知暮

时间:2021-06-08 01:48:29  作者:南知暮
  叶久上辈子有个未婚夫,可惜是个黑心肝,一手把他送进死门关。
  重生后,他大彻大悟,看破红尘。
  回家继续当豪门小少爷,过着谁也惹不起的嚣张日子。
  众人皆知,他背后有人
  ——传闻中那位狠戾无情、绝对不可招惹的病弱大佬,顾家掌权人。
  护着他,惯着他,没人敢对叶久不敬。
  这么一个人物,样样顶绝,就是太清心寡欲,无关风月,到死也没个意中人。
  还把巨额遗产都留给了他。
  简直就是故事里的最大背景板。
  叶久严肃脸:巨额遗产是什么?大佬才是绝色!
  除了病弱,寡欲,冷情,身体不行,哪哪都行!!
  大佬挑眉:哦呵?
  于是后来……不太对劲?
  某日宴会后。
  男人扣着他的腰身,将他整个人禁锢在怀里,无法逃离,垂眸瞧着他,眸底是深不见底的可怖欲望与占有欲。
  声线却染着一丝哑意,撩得人直腿软。
  “我的小少爷,今夜……有空吗?”
  年少轻狂小少爷VS腹黑冷欲系攻
  养成系,攻受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相差七岁
  受是攻从小宠到大的小少爷
  设定同性可结婚
  
  作品简评:身为国内最年轻的顶流豪门掌权人,叶久一朝重生,回到了青涩的高中校园时代,再次重逢当初将他害死的未婚夫,走上了一步步打脸虐渣的戏剧玛丽苏之旅。但同时,他邂逅了另一个人,一位会早死的病弱大佬,他们掌握机会改变了彼此的命运。本文讲述了年少轻狂的豪门九少重活一世,在坎坷中步步成长的故事,情节一波三折,扣人心弦,剧情流畅明快,爽感十足,感情线甜宠,值得一看!
 
 
第1章 
  叶久失踪七天了。
  身为目前国内最为年轻的顶流豪门掌权人,及整个盛衍集团的总裁,他从十九岁起,便接任这个位置,时至今日,不过短短三年。
  这三年来,关于他的传言沸沸扬扬。
  有人评价他天纵奇才,手段了得,年纪轻轻便能驾驭那个炙手可热的位置,处事虽称不上是老练,却有着个人的独特风格,结果屡屡令人惊叹,不得不让人感慨;也有人评价他为人过于骄纵轻狂,行事肆无忌惮,年轻人仗着出身好,实际上没吃过一点苦头,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气焰太盛;还有人评价他长着一副比明星还要耀眼的干净英气面容,本质无心寡情,白瞎了一张好脸;更有甚者,说他其实就是一个傻子,什么都不懂,大家都被他的表象给骗了……
  但无论是再多的传言,都绕不开其中一条确切的信息。
  他有个未婚夫。
  对,男的。
  当前国内风气开放,同性婚姻虽然并不算常见,但也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
  足以令众人津津乐道的是,这两个人同样身份不低,大家族企业的继承人,高颜值,却是自幼定下的娃娃亲。那位未婚夫还是当前国民公认的名副其实的豪门贵公子,世家出身,斯文有礼,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都不在话下。
  怎么看,都是旗鼓相当的竹马之交,看头不低。
  就在一周前,两家公开宣布结亲,堪称是年度最轰动新闻横空出世。
  一时间,网络媒体集体进入狂欢状态,纸媒财经板块,或是娱乐板块连夜赶稿,以大幅度篇幅字句描绘两家联姻带来的好处,联系当下,展望美好未来,并奉上最真挚的祝福,电视台也在第一时间报道。
  热度爆炸,国民议论。
  纷纷猜测着这两人之间的家世渊源,日后会有怎样的一番情感纠葛,利益交集,或是更简单的,猜测究竟谁攻谁受,为此争论不休,话题接连不断,看似一派繁荣景象。
  而此刻,这场婚事盛宴的主角之一。
  叶久。
  快要死了。
  在这个暗沉不见天日的阴森地下室里。
  空气里充斥着让人无法忍受的异味,手脚被粗重的铁链牢牢地锁在墙上,不得动弹,他的下半身毫无知觉,因为脚筋被人恶意挑断,血流了一地。
  从一开始的剧痛,到现在的麻木。
  他甚至已经闻不到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自己身上的异味,还有那冰冷刺骨的感觉,包括嗅觉在内的其他感官在这几天内急剧减退,变得迟钝,麻木,身体就像一坨废铁,废弃多年的机器生了锈,无法运转,沉沉的,直往下坠。
  若非锁链在拷着他,早已支撑不住。
  这归功于这几天来每隔几个小时就有人过来给他注射的各种药剂,除了麻醉剂,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绑架他的人很谨慎,非常的谨慎,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露脸,几次出现都是戴着头罩,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生怕被他发觉。
  大多数时候,叶久是处于昏迷状态,意识模糊,不知外面究竟过了多长时间,只能凭着直觉勉强算着时间,一天,一天,又过一天,仅有那么一次,他恍惚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席屿。
  他的未婚夫。
  也是他这些年来唯一信任的好哥们。
  叶久说不出心里究竟是什么感觉,却又在意料之内,因为除了席屿,没有人能够清楚他的行踪,更没有人能够拦住他的人。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如果不是席屿,谁能把他绑走,他只是想不通,对方不惜在这个时候翻脸,甚至是毁了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这几年他最信任的人就是席屿,只要不是过分的事,他都会答应,包括这次,席屿把提前拟定的婚约日期摆在他的面前,提出结婚,他也没有反对,只是拒绝了同居。
  他自认没有对不起人家。
  但他很快意识到,逃出去的可能性更低了。
  席屿是个聪明人,也很了解他。
  他的腿残了。
  一旦出去,必定报复。
  他不是个忍气吞声的人。
  既然得罪了,必然要执行到底,放虎归山这种蠢事绝不可能会发生。
  所以现在,他快要死了。
  在这一片无尽的黑暗里,寂静无声,叶久闭着眼睛,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也许每个人在临死之前都会回想自己的一生,但他没有太多能够回顾的记忆。
  说实话,他生来是个傻子。
  大众意义上的那种。
  这时他隐约听到脚步声,正朝这边走来,一步一步,走到他的跟前,是那个绑匪。
  有一道光照在他的脸上,格外的刺目。
  来人盯着他看了一会,见他不睁眼,蹲下来,抬手狠狠地掐着他的下巴,变声后的怪异嗓音带着恶意的腔调。
  “瞧瞧我们九少爷,居然沦落到这个地步,啧啧,真是令人想不到啊。”
  叶久没有理他。
  见他无动于衷,来人冷哼一声,手指顺着叶久线条流畅的脖子往下滑,语调阴阳怪气。
  “九少爷不如求一声饶,兴许我一高兴,就让人来救你。”
  他说着,毫不费劲地扯开叶久的衣领,露出一片白皙的皮肤。
  这个人的眼神顿时暗了下去,不夸张的说,眼前的这个人即便是沦落到这种地步,眉宇间天生的贵气犹在,这幅无可挑剔的皮囊,但就是这种不吭声不求饶的高傲姿态反倒让人愈加得亢奋,向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九少爷现在跪在他的面前,狼狈不堪得像个废人!
  这个人一兴奋,手下用力,衣服瞬间又被扯开大半,却在这时,叶久的唇里吐出一个名字。
  “席屿。”
  止住了他的动作。
  来人眸里掠过一丝不悦,“到这个时候你还在惦记着他?”
  他恶狠狠地掐着叶久的脖子,逼近,语气冰冷,“九少是真的天真还是太傻,你的对象,席屿,亲手把你送给了我。”
  “你的命,现在是我的。”
  叶久的睫毛一动,缓缓地掀起了眼,他的眉眼生得极为好看,瞳仁漆黑透彻,十分的漂亮,让别人在被他凝视着的时候,总会生出几分受宠若惊。
  于是绑匪的神情怔住。
  但高傲的九少爷从不会将自己的注意力施舍给旁人,没有人有资格得到他过多的关注。
  就同此刻。
  他的唇角轻扯,露出一点似笑非笑。
  “你算个什么东西。”
  ……
  ……
  叶久猛得睁开了眼。
  明亮的阳光正从外面透过窗户洒落进来,整个房间里光线充足,温暖,完全不同于阴森暗沉的地下室。
  他愣了一会,抬起手,发现自己的手脚居然没有被绑住。
  不对,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从床上坐起来,环顾一下,发现自己居然处在一个很熟悉的房间里,蓝白色色调为主的男生卧室,家具不多,比起他日后的居所,要简单温馨很多。
  是他年少时的卧室。
  也是他舅舅家。
  他曾经在舅舅家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他的父母双亲很早就过世,留下他一个人,还是个天生的小傻子,没办法照顾自己,一直是轮换着在亲戚家里养着。
  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哥哥,起床吃饭啦。”
  小女孩脆生生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叶久一怔,非常熟悉的一幕,他再次查看一下自己此时的身体,穿着白色的T恤,灰色短裤,身上干干净净,一处伤口都没有,没有流血,也没有被挑断脚筋。
  仿佛之前遇到的那些,都是一场幻觉。
  他掐了自己一把。
  嘶。
  这个梦还挺真实。
  叶久趿着拖鞋过去开门。
  门口正站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模样可爱,穿着小裙子。
  是他以前的闹钟,也是他的小表妹,叶筱笙。
  之所以他们同姓,是因为叶久随母姓,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如果你有个通过猜拳来决定孩子究竟跟谁姓的父母的话。
  小表妹背着手站在门口,仰着小脸看他,一本正经,“哥哥你又睡晚了,刷牙洗脸了吗?”
  小大人似的。
  他在舅舅家里,相处时间最多的就是这个小表妹,相差十岁,却好像没有任何代沟。
  叶久在她额头上敲了下。
  小姑娘顿时泪眼汪汪,瞪了他一眼,然后把他推过去刷牙洗脸,再下楼吃饭。
  餐桌上,已经准备好早餐的舅妈给他们俩一人倒了一杯牛奶,表示一定要喝完,事务缠身,急需出门,走之前还不忘反复叮嘱几句注意安全,既是对自己的小女儿,也是对叶久。
  早餐一如既往的丰盛,为了照顾大男生的胃口,特意多煎了一碟生煎,酥脆焦黄,皮薄汁多的汤包,奶黄包,清炒青菜,小米粥熬得酥烂,还有一碟咸鸭蛋,蛋心冒着油。
  吃过早饭,小表妹要去附近上舞蹈课。
  从客厅里拿起舅妈给他们提前备好的背包,里面装着饼干饮料纸巾笔等,还有手机。
  踏出门的那一刻,一缕金色日光自远方遥遥照了过来,正巧落进叶久的眼睛里,他忽然一阵恍惚,这时手指一暖,小姑娘过来拉他的手,非常自然地牵着他朝外面走去。
  一大一小,一高一矮。
  走在青苔石阶上。
  看起来异常和谐而美好的一幕。
  附近都是白墙青瓦,小巷人家,这一片居住的人家不算多,环境优美,偶尔有人看到他们俩的身影,心道这一对兄妹感情真好。
  每次走在街道上,别人都以为是他这个哥哥担心不小心丢了妹妹,一定要牵着妹妹,实际上,是小姑娘怕他这个哥哥不留神走丢了,找不到回家的路。
  虽然他极少会走丢。
  但小姑娘的危机意识很强,从来不让他搭理陌生人的搭讪,无论男女还是老少,一口一个那都是在贪图你的美色,哥哥你不要理他们。
  把他护得严严实实,不让外人靠近。
  叶久点头,高兴了会给她买糖葫芦。
  两个人,一人手里一串糖葫芦,能吃一个下午,在外面大街小巷到处玩,玩到饿了,再沿着原路回家。
  有时小表妹累了走不动,他就背着小女孩,一步一步往家里走。
  后来的叶久偶尔会回想这些时光。
  混混沌沌,不知年月。
  却很快乐。
  没有人在他面前提什么身份股份,没有莫名其妙的人凑到他的面前,更没有人要求他一定要做什么,他就是个无忧无虑的傻子,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什么都不关心。
  什么都与他无关。
  直到十八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高烧把他的脑子彻底烧清醒了。
  他恢复正常神智。
  从一个什么都不懂、连学都没上过的傻子,变成了众人追捧的九少爷。
  身边多了很多人,整个世界也变得复杂起来,嘈杂而拥挤,名权利禄充斥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再到十九岁。
  一场变故之后,他继承全部股份,以不到二十岁的年龄接手整个盛衍集团,身价倍增,从此成了高高在上、贵不可言的顶级豪门掌权人。
  短短一年,一步踏上巅峰。
  无人敢违背他。
 
 
第2章 
  许是刚被囚/禁一周,状态糟糕,又经历一次生死,叶久现在被小姑娘拉着,一路上在他耳畔叽叽喳喳个不停,也没觉得有半点不耐。
  清早的空气很好,清新,沾染着蔷薇的花香,呼入肺部让人觉得身心都轻松起来。
  这条巷子里的路人很少,有安静可爱的猫儿悠闲地趴在路边睡觉。
  叶久穿着一身再简单不过的白T牛仔裤,裸着一截清瘦的脚踝,脚踏帆布鞋,若不是那张过于惹眼的脸庞,看着就是一个不沾世俗的干净少年。
  神情慵懒,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小姑娘的话。
  “哥哥,你要看我表演吗?过几天我有个很重要的比赛。”
  “比赛?”
  “对呀!”小姑娘的脸蛋红扑扑的,显得很兴奋,“我觉得我可以得第一名!”
  叶久逗她,“不是你自己以为的?”
  “怎么可能?!”小姑娘顿时气鼓鼓,反驳他,“我问过老师了,所有比赛的人里,就属我跳得最好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