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神殿【神话】──青与狸

时间:2021-06-08 01:42:03  作者:青与狸
 
  
 
  他是具象化的天堂,是九重天上的水晶花,是跌落凡间的神之美。
  是地狱无法言说的妄想。
  没有恶魔能拒绝这样的诱惑,他们天生为那一丝光癫狂。
  三界都知道神殿这一届圣子有点儿毛病,喜欢些黑漆漆的东西
  和魔女交朋友,养蝙蝠当宠物,还去精灵谷挑挑拣拣老半天,最后抱了只黑暗精灵作养子
  对此,上帝和撒旦都有几句脏话不知当不当讲
 
  cp:哈尼雅×奈宝尼尔
  (天河)
  ps:
  小说背景大量参考我的希伯来启蒙老师鱼危的作品
 
 
第1章 他立于高台之上,就像神俯瞰众生。
  蝙蝠出没,请注意
  几乎与穹顶等高的大殿中金碧辉煌,身着白袍的信徒们虔诚地跪在神像前祷告,聆听朝拜仪式。
  十字架下的男人穿着素净的白袍,金发金眸却明艳得可与日光争辉。那张脸透着入骨的高贵和圣洁,水晶花一般的瑰丽璀璨,美好得仿佛是上帝对人间的恩赐。他那样的耀眼夺目,似乎连满天星光都会为这样精致恬静的美貌折服,羞怯而满足地坠在他的发尾。
  温润的嗓音吟颂着神的赞曲,光明的能量从天而降包裹在男人身上,又缓缓散开,均等地分给每一位信众;信众们的信仰之力则聚合成柔和的光芒,丝丝缕缕地涌进他的身体。他们望着他,眼里尽是掩不住的渴慕向往,却也没有人敢起身去靠近他。
  他立于高台之上,就像神俯瞰众生。
  ——他是神殿的圣子。
  自从人之祖亚当被上帝接入天堂,改名弥赛亚得到了“圣子”封号后,神殿便一直挑选最虔诚又最有天赋的人类幼崽从小培养,作为神殿的生力军,并从中选出一代又一代圣子,继承弥赛亚的名誉,代替上帝为信众赐福,并以自身萃炼冗杂的信仰之力,将其灌入圣池。
  他们是神的信使。
  不过这一代圣子并没有多么虔诚。
  “我申请把赐福次数改成一个月一次,长老大人,”哈尼雅完全不复祈福时矜贵优雅的形象,大大咧咧地扭了扭脖子,理直气壮地冲长老抱怨,“我会累死的,我还要作礼拜呢,一个月工作一天就够多了,我需要至少二十九天的假期。”
  “不可能,您又不能离开神殿,两星期一次已经够久了,”长老才刚从对方的美色中清醒过来,闻言脸都黑了,“圣子殿下再这样偷懒,我就只好和主教谈谈了。”
  这就是圣子太年轻的后果——以往可没有圣子这样爱偷懒的。
  长老简直被哈尼雅闹得头疼。这小崽子被选为圣子完全是个意外,事实上他在修院修行的方向根本与祈福无关。哈尼雅是近三代后天种人类中最优秀的光明骑士,光明亲和度连圣修院的学员都为之侧目。可惜他本身性格并不适合战斗,神殿上层又不愿放弃如此优秀的光明种子,硬着头皮把哈尼雅推到了圣子的位子。
  偏偏哈尼雅也不是个沉稳性子,整天想着往外跑,搅得整个神殿鸡飞狗跳。
  长老被他磨的头都大了,难得放弃了自己的涵养,直言:“圣子殿下请回吧。”
  被嫌弃的哈尼雅半点不生气,只施施然地冲长老露出一个勾魂摄魄的笑容,利索地转身,抬脚溜溜达达地离开了。
  哈尼雅摧残完长老的药草园后打着哈欠回到了自己的寝殿,脚步一顿,偏头看向点燃的烛台。
  光明骑士对黑暗生物的感应能力是最强的,尤其他的光明亲和力之高在整个神殿里都数得上号,哈尼雅确定自己的寝殿了出现了不该有的小东西。
  只是……哈尼雅疑惑地皱了下眉,神殿的结界怎么会把这些东西放进来?
  他走近烛台,果然在烛台底座背后发现了一只黑漆漆的小家伙。
  它长得像一只纯黑色的小蝙蝠,还没有哈尼雅一个巴掌大,毛茸茸的,活像一只长了翅膀的小煤球。小煤球似乎被忽然冒出来的人类吓到了,呆住了一般,傻乎乎地不知道跑,怂怂巴巴地缩在烛台的阴影下发抖,黑葡萄一般的小眼睛睁得大大的,亮晶晶湿乎乎地望着哈尼雅。
  它似乎知道自己是不受欢迎的,看见哈尼雅伸手过来也没躲,只是自顾自地抖抖抖,一副毅然赴死的样子。
  看上去还是个幼崽。
  哈尼雅感觉不到它身上有威胁性,甚至有些模糊的亲切感,便饶有兴趣地拎着小煤球的颈毛把它放到手上。毛团子惊慌失措地抖了下两只小翅膀,慌慌张张地用四只软乎乎的小爪子抱住男人的拇指,抿起耳朵缩紧了短短的小圆尾巴。
  “软的?”哈尼雅轻轻碰了下小煤球的软爪爪,对着它自言自语,“还没长指甲么。”
  小煤球窘迫地蜷了下确实还没长指甲的爪爪。
  哈尼雅捧着一小坨黑毛团子回到沙发上坐下,兴致勃勃地拨弄这只怂怂巴巴的黑暗生物幼崽,“你是什么……蝙蝠身上可没有地狱气息。”
  小煤球可能发现了男人没有一个魔咒把他打成飞灰的意思,小心翼翼地从它拇指上撤下一只后爪,试探着踩在他手心上,见哈尼雅没有动作,便慢慢松开其他爪爪,然后整只煤球退到哈尼雅手心趴下,讨好地翘起小圆尾巴摇了摇,“叽。”
  “哇你还会叫啊。”哈尼雅被它的小动作弄得有点痒,好笑地挑了下挑眉,伸手用食指拨弄了下小煤球的脸颊毛毛。
  这毛团子实在太小了点,被拨弄得翻了个身,茫茫然地四爪朝天露出自己的毛肚皮。哈尼雅戳了下它的肚子,小煤球立即用四只爪爪抱住他的指尖,不让哈尼雅撸它的软肚皮,甚至还小小声抗议,“叽!”
  哈尼雅被可爱到了,他决定养它。
  反正被他抓到就是他的了。
  “别叽,”哈尼雅拨开黑毛团子的小爪爪,轻轻地揉它软乎乎的毛肚皮,“你要遇上的不是我,现在已经是一捧灰灰了。”常驻神殿的圣职受到的教育会更极端,他们可不管这些黑暗生物有没有威胁,但凡带地狱气息的生物都会被直接灭杀。
  小煤球缩紧四只爪爪捂住自己的肚皮,又被哈尼雅揉得忍不住展开身体,舒服地晃了晃自己的圆尾巴。
  哈尼雅看得好笑,一边逗弄小毛团子一边思考有哪些和蝙蝠有关的黑暗生物——他希望这小东西不会是那些难以驯服的恶魔类,不然想把它藏在神殿里会很困难。
  “蝠地魔、飞鼠狐、瘟魔……”哈尼雅一个个推翻自己的猜测,有些迟疑地捏了捏小煤球裹着薄膜的翅膀,“……总不会是吸血鬼吧?”
  小煤球僵硬了下,怯怯地抱住男人的手指。
  嚯,哈尼雅面无表情地想,瞧瞧我这上帝眷顾的运气。他低头看着那只抱着自己手指的小煤球,这小家伙似乎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微微发着抖地把自己蜷成了更小的一团,试图藏起自己暴露身份的翅膀。
  ……哈尼雅都觉得它快被吓哭了。
  “好了,没事,不会烧掉你的。”哈尼雅试着安抚它,“只要你不咬人。”
  小煤球就差“叽”一下哭出声了。
  “别怕,我不打你的,”哈尼雅用食指摸了摸毛团子的小脑袋,把怂怂巴巴的小煤球放到自己床上,“能变人形吗?变给我看看。”
  低阶血族是没法变成蝙蝠的,这小煤球的血统应该相当高贵。哈尼雅再怎么想偷偷养个小宠物给自己做伴,也要确保它对神殿无害。而且……哈尼雅还挺好奇这小煤球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小煤球抿着耳朵,伸着两只后爪吧唧坐在床上,圆溜溜的黑眼睛看了哈尼雅一眼,抱着他的指尖委委屈屈地摇了摇头,“……叽。”
  哈尼雅禁不住眯起眼,“……还不会化形?”
  新生吸血鬼确实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掌控化形的技巧,哈尼雅有些无奈,顺了顺黑毛团子的脊毛,“那你还真是个小崽崽呦。”
  小煤球抿起耳朵,“叽”了声,困窘地摇摇头。哈尼雅看不懂它想表达什么,也没多想,只记着幼崽总是需要精细照料的,便翻出一条精灵制作的软毯给小煤球做了个窝,放在自己枕边,把小煤球安置好后转身叫人去送晚餐进来。
  圣子的吃穿用度都极为精致奢侈,哈尼雅倒是习惯了,正吃着就看见一小只毛团子歪歪扭扭地从床上飞过来。他没忍住笑了下,伸手托住冒冒失失的小煤球,以免这只还不大会飞的小崽崽一头栽进盘子里。
  血族的繁衍太快了,以至于他们并不多么在意幼崽。光看小煤球这飞都飞不利索的样子,哈尼雅就知道它的“亲人”并不在意他——否则这小家伙不可能这么小就自己跑到神殿来。
  小煤球在他手上蹭了蹭脸,四爪并用地爬到一碗牛乳旁边碰了碰碗,期待地看向哈尼雅,“叽。”
  哈尼雅莫名其妙:“?”
  小煤球又叽了一声,见他还是没反应便吧唧一下坐下,用两只前爪搓了搓自己扁扁的小肚子,“叽!”
  “你要喝这个?”哈尼雅被逗乐了,一边摇头一边将牛乳倒了些在干净的小碟子里 ,“吸血鬼不能吃这个吧?”
  小煤球开开心心地摇着小圆尾巴,扒在碟子边上证明自己可以吃。
  哈尼雅看着它闷头舔碟子里的牛乳,实在有些新奇,在这之前他还没听说过血族可以吃普通食物。不过……他的思维歪了下,这小煤球的舌头是粉色的哎。
  虽然这小家伙一直在叽叽叽叫唤,但这样整个毛茸茸的一团,哈尼雅是真看不到它的嘴在哪。现在倒是清楚了,就看见还没他指甲盖大的一点点粉色小舌头在那舔牛乳,还舔得怪高兴,嘴边的毛毛都沾上了乳白色的水渍。
  哈尼雅新奇地看了好一会儿,才拿起刀叉用餐。等小煤球把碟子里的牛乳舔完,他也吃得差不多了,看着干干净净的小碟子和一旁还没半个碟子大的毛团子感慨了句,“你还挺能吃。”
  小煤球抿了抿耳朵。
  “没关系,”哈尼雅立马改口,又给它倒了些牛乳,“我养得起。”
  等小煤球喝饱,一碗牛乳已经去了大半。哈尼雅将餐巾折出一个小角,仔仔细细地给黑毛团子擦拭嘴边的毛毛。小煤球舒服得扒在他手上发出小声的“咕叽咕叽”,瘫成了一张小圆饼,懒洋洋的像要融化了一般。
  哈尼雅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感觉自己在伺候一个小宝宝。
  ……嗯,感受到了过家家的快乐。
  因磕oc磕到上头的娱乐文,其实是自家oc的同人(。所以不用太在意希伯来的背景
  蝙蝠归蝙蝠,神话嘛,可以理解为长了翅膀的小仓鼠
 
 
第2章 奈宝尼尔——在神语中寓意“来自上帝的赠礼”。
  哈尼雅刚醒来便感觉到颈边有一团暖呼呼毛茸茸的东西——这小家伙既不循规蹈矩地挂在树丫上,也不肯老老实实睡在哈尼雅给它准备的窝里。
  “……”他小心地捏住小煤球的后颈把它拎起来放在枕头上,无奈地叹气,“也不怕被我压到。”
  小煤球被他弄醒了,眯着眼叽了一声,支着爪爪把自己拉成长条伸了个懒腰,拱到哈尼雅耳边去蹭他的脸颊。哈尼雅被它蹭得痒痒,侧头用鼻尖也轻轻拱了拱这团黑毛团子,把小煤球蹭得在柔软的枕头上打了个滚儿。
  哈尼雅乐了下,摸了摸毛绒绒的小家伙,然后打着哈欠起床换衣服。换到一半想起小煤球也是智慧生物,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小煤球正认认真真的用小爪爪捂着眼睛。
  哈尼雅:……本圣子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对自己外貌产生了怀疑,接着思考了两秒个人魅力问题,觉得圣子这种注孤生的职业有没有魅力区别不大,遂叹了口气,挑出一套顺眼的首饰一件一件往身上戴。
  小煤球抖着小圆尾巴,歪歪扭扭地飞上首饰台,凑到那一堆首饰旁边嗅了嗅,又歪头看着哈尼雅,一双圆眼睛亮晶晶的。
  “地狱那边不怎么用首饰吧?”哈尼雅笑了下,又叹了口气,将红宝石耳钉别在耳垂上——可惜极品宝石的光彩完全被他的脸掩盖了,勉勉强强算得上锦上添花,“神殿这边反正是什么都要和天堂学,大老爷们也要戴首饰,麻烦死了,上帝根本就没对人类有这种要求。”
  小煤球用两只前爪抱住另一只耳钉递给他,哈尼雅摸了摸它的脑袋表示感谢,小声和崽崽聊八卦,“你知道么,天使都是不许谈恋爱的。精灵啊龙族啊包括人类都是可以自己繁衍后代的,只有天使不可以!”他啧啧了两声,“天堂的天使就靠每年大圣池孕育出的几个小天使和几个被洗礼的信众维持人数,要是没有神殿我都怕天堂久无人烟就那么荒了,太可怜了太可怜了……”
  小煤球:“……”
  小煤球看上去都听懵了。
  哈尼雅看着它直乐,耐着性子将整套首饰戴好,弯腰在黑毛团子头顶亲了下。小煤球抖了抖耳朵,伸爪抱住男人的下巴。
  “喜欢我亲?”哈尼雅笑了,用鼻尖蹭了蹭黑毛团子,然后亲了亲它小小薄薄的耳朵。小煤球怕痒一般缩了缩身体,又抱着男人的脸亲昵地蹭蹭,发出满足的小声咕叽。
  哈尼雅扬起眉,由着它在自己身上蹭毛,伸手轻轻揉着小煤球的脸颊,“我要去祷告了……你呆在这不要出去,中午给你带牛乳回来。”
  “咕?”小煤球愣了下,慌慌张张地抱住他的手指,“叽!”
  “乖一点,我不能带你一起去。”哈尼雅试着安抚没有安全感的幼崽,轻声哄劝,“信仰之力对恶魔是致命的,就算是普通的光魔法也会伤害你……神殿里可全是光魔法,喏,你看。”
  他用另一只手搓了个小小的光球,托在指尖给小煤球看,“怕不怕?”
  黑毛团子愣愣地看着这个光球,不自觉地松开了哈尼雅的手指,忽然伸出爪子去摸那枚光球。它的动作快得惊人,哈尼雅居然没能躲开,随后便听到了轻轻的一声“呲啦”——小煤球的爪子被光球烫伤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