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碧纱笼【因缘邂逅】──蛋卷鲜虾堡

时间:2021-06-08 01:39:51  作者:蛋卷鲜虾堡

 

  大美人养成小狼狗后被吃掉的故事。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受宠攻
  
 
  温柔宠溺年下攻(许瑭)x外冷内软大美人受(容玥)
  漂亮的小瞎子师兄与小哭包师弟破镜重逢(伪)的故事。
  -
  高亮:低魔偏武侠/攻比较嗲喜欢叫哥哥/哭包年下攻/互宠
 
 
第1章 久别重逢
  1、
  -
  此君临此池,枝低水相近。
  碧色绿波中,日日流不尽。
  -
  容玥微阖着眼睛,倚着池壁,缓缓沉入池水之中。极黑的发,散在极白的肌肤之上。身上的浴袍松松垮垮,带子随意的系在腰间。
  他长了一张非常俊俏的脸。可若是细看,便能发现那双深邃狭长的柳叶眼里是没有焦距的,瞳仁里带了些许浅浅的棕色,看上去倒是颇为剔透玲珑。
  是个极好看的瞎子。
  ————————————————
  无音谷如今的谷主名为容展,是容玥同父同母的亲哥哥。
  青青翠谷,四周环山,峭壁悬崖,唯有山前一处入口。入口之处隐藏在迷雾森林之中,常年缠绕着瘴气。毒性不强,不会致死,至多会让人暂时失去灵力罢了。
  谷中常年布着灵力高强的结界,守护着这片世外桃源。无音谷习的是医道,亦是如今最大的医修世家。所谓悬壶济世,医者仁心。即便上山之路阻碍重重,拜访求医的人仍是络绎不绝。
  不过世人皆知,无音谷的人擅长用药,亦极擅用毒,自是不敢轻易得罪。
  -
  容玥十年前的记忆有很长一片空白。按照兄长的说法,是当年容玥非要出谷历练结果遇到了妖兽,毁了眼睛,又险些被妖兽吞噬而死。
  但终究金丹受损,又盲了一双眼,导致其失了些许记忆。
  十年来避世隐居在无音谷内最僻静的山谷。容玥的一双眼睛虽已再无复明可能,他倒是并不在意。虽不能视物,其实他能感觉到一些简单的气息。即便不用盲杖,亦能似常人那般行走生活。
  他素来喜静,偌大的仙院里也只住着他和一对双生小徒,还有一只颇通人性的灵宠雪鹿而已。
  -
  单论岐黄之术,容玥终究是比自己兄长更有天赋。容展更擅用毒,为人也更为冷淡肃杀些。只不过再怎么医术精湛,世人求医问药又怎么会信任一个瞎子呢。
  ————————————————
  仙院里的这汪清泉,水自山顶寒潭顺着竹管而下。涧水寒凉,入泉眼后却化作一汪暖池。池水缓缓流入下游河溪,汇入一片碧湖之中。
  -
  容玥正欲伸手去拿池边竹篮里堆放着的干爽衣物,忽然感觉脚腕上缠过一阵细腻冰冷。他微微蹙眉,以脚尖拨弄了一下那个东西,似有些惊诧。
  暖泉之中,怎么会有蛇。山顶寒潭常年冷如雪又有重重封印,怎么会有活物。即便是死蛇,亦不该出现在此。这蛇竟能闯过无音谷的结界还完好无损,当真有趣极了。
  他拨弄了两下,发觉这小蛇似是没什么反应,可如今正值夏日,亦不是蛇冬眠的季节。可偏偏这蛇并未死去,是活物。容玥的唇抿了抿。
  -
  待他脱下浴袍穿好衣衫,着雨过天青色的外袍,踩一双雪白靴子。白绫覆眼,露着秀挺的鼻梁和颜色偏淡的唇。
  袍袖一卷,那小蛇便被卷到了一旁的凤尾竹上。
  他自是看不见,那黑蛇缠在细细的竹子之上是何等的古怪。倒是他身边的雪鹿湿漉漉的眸子里流露出满满的好奇。
  ————————————————
  夜深了,偏又落起雨来。暴雨倾泻而下,原本就云雾缭绕的无音谷更显寂寥缥缈。容玥虽眼盲,听力却极佳。雪鹿低低的鸣叫声,由远及近。
  容玥一手执着盲杖点路,一手握着天青色油纸伞遮雨,稳当的走在雨幕之中。
  鹿鸣声悦耳动听,听不出有敌意。雪白的靴子踏过残枝落叶,停留在雪鹿面前。依照路径看,这地方便是那片凤尾竹所在之地。若没记错,前几日他沐浴完,好似随手将一条蛇从温泉里提了出来,扔到了竹叶之上。
  “怎么了?”他的声音清冽温柔,在暴雨中倒是显得格外平静。
  雪鹿又是低声鸣叫起来,纯白的鹿角微微晃动着,勾了勾容玥的袖袍,似是指引他去某个地方。
  -
  容玥缓缓前行,脚尖触到阻碍物后停了下来。他拿盲杖点了点身前的东西。竟躺着一个人。容玥半蹲在此人面前,抬手探了探此人鼻息。气息尚存,还是活人。
  许是淋了雨,此人浑身上下湿漉漉的,肌肤是滑腻的触感。是个少年,而且没穿衣服。只是,金丹似是被人彻底揉碎了一般,一身灵气微弱稀薄。
  容玥清冷的眉尖嫌弃的挑了挑,不过没于白绫之中,倒也瞧不出来。他倚着盲杖站了起来,转脸对着雪鹿,道:“喜欢他啊?”
  雪鹿又低声鸣叫起来,鹿鸣声里满满的雀跃。
  -
  雪鹿是自容玥出世起就陪伴在他身侧的灵宠,虽模样温顺,然脾气古怪。对不亲近不喜欢的东西向来都是凶狠的不得了。但这是容玥娘亲留给他的灵宠,极通人性,极其忠心。
  即便是容玥的那对双生子徒弟,讨得雪鹿认可颇费周折。可如今,这脾气古怪的鹿,竟然对一赤裸出现的可疑之人表露出了喜爱之意。
  -
  “那便带回去吧。”
  ————————————————
  双生子名唤白嘉,白瑶。哥哥白嘉细心温柔,弟弟白瑶乖软爱撒娇,倒是截然不同的性子。
  容玥唤他俩名字的时候,二人皆未眠。可待二人真瞧见了雪鹿身上驮着的赤身少年,皆是震惊不已。可还是听从吩咐,烧热水,替人沐浴更衣去了。院中空置的屋子还有许多间,容玥随意指了一间给这少年。
  -
  这少年瞧模样倒是清秀俊美,身上流利的线条和恰到好处的肌肉叫人移不开眼。待一切妥当,白嘉,白瑶两兄弟立在一旁伺候着,忍不住抬眼偷看那古怪少年。
  少年也换上了一身雪青色的衣衫,阖着眼睛躺在雕花木床之上。
  -
  容玥坐在床沿边上,捏过少年的手腕把了把脉。果真是修为散尽,金丹破碎,一身灵气消散。
  把完脉才发觉这少年的年纪似乎与身形不符。方才在雨中粗略的量了量,这少年约莫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模样,可把完脉一看。这人至少有二十岁了。
  想来应该是结丹过早,只能维持着半大少年的模样。只不过如今他金丹破碎不堪,这副容貌怕是维持不住多久了。
  ————————————————
  容玥用银针封了少年几个穴道,如此一来,不用多久这人便能醒转过来。
  白瑶看看自家公子,又看看门口要进不进的雪鹿,终究没能忍住好奇心。“公子,这人是从哪来的啊,怎么会不穿衣服出现在浅云居。雪鹿还没有把他踢出去……”要知道他和哥哥当年可都是被雪鹿这个坏脾气的家伙踹过屁股的。
  容玥道:“雪鹿喜欢他。”
  -
  闻言,白嘉、白瑶两兄弟更是吃惊了。白嘉看了一眼那少年,微垂着眸子,恭敬问道:“公子,此事需不需要禀报谷主?”
  容玥合上药箱,道:“大哥出谷未归,暂且不必了。”
  -
  少年仿佛从混沌中缓缓醒转,瞳色不同深浅的眸子茫然地睁开。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讨喜可爱的圆脸,还有圆脸少年软糯的声音。
  “公子公子,人醒了,你快过来看看啊。”
  床上的俊美少年眼珠转了转,似是想看清自己身在何处。
  ————————————————
  容玥道:“阿嘉阿瑶,你们先出去。”二人顺从的离开,倒是那不安分的雪鹿见人醒了,就巴巴的过来了。
  -
  “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无音谷。”容玥的声音依旧清冽温柔,此刻却带着三分漠然。他缓步走向床榻,手中的盲杖轻点地板发出些微轻响。
  少年挣扎着抬眼望他,待看清他脸上的遮眼白绫后,似是在困惑和游移不定。
  -
  容玥虽蒙着眼,却依然对着那少年的方向冷冷道:“还不开口?”
  眼看着眼前一身雪衣的俊俏瞎子离自己越来越近,少年的神情越发震动。
  -
  “容玥师兄?”少年的声音是清亮的少年音,只是略微有些发颤,带了些许隐忍的情绪。
  容玥有一刹的困惑,道:“你怎知我的名字,又为何唤我师兄?”
  许瑭坐起身,不顾一切的去抓容玥的衣袖。直至喉间抵上一根散着寒气的冰针,他才回过神来,愣愣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
  “你还没回答我。”清冷的有些漠然的嗓音,如霜似雪。容玥有些冷淡的抽回了自己的衣袖。
  即便脖子上抵着致命毒针,许瑭依然在笑,嗓音里满是遮掩不住的欢喜,深邃的异色眸子里闪烁着炽热的光。
  “子琴哥哥,原来你还活着。我是许瑭啊,你不记得我了吗?你的容貌与当初有些不同,又覆着眼睛,我险些都认不出你了。”
  容玥闻言一愣,指尖翻飞间收回了冰针。子琴是他的表字,知道的人很少,除非是极为亲近的人。眼前这人怎么会知道?
  -
  容玥沉吟道:“我不认识什么许瑭。”
  许瑭唇边的笑容凝固了,眼珠子转了转,思绪百转千回,忽然又释然的笑了:“都快十年了……你不记得我了,也很正常的。”
  -
  一阵悦耳的鹿鸣忽然在耳边响起,许瑭抬眸间对上了一双湿漉漉的眸子,看上去格外纯良无辜。
  下一刻,他就被那雪鹿舔了下巴。
 
 
第2章 程门立雪
  2、
  -
  许瑭被雪鹿的热情骇到了,抬手摸了摸湿漉漉的下巴。
  容玥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只是伸手抚了抚雪鹿的背脊,道:“那你为何能闯过无音谷的结界,赤身裸体的出现在暖池旁。”
  许瑭闻言似是有些尴尬,仿佛还在整理措辞,正欲开口。容玥已经温温柔柔的截了他的话语。
  “若我没记错,我当日分明是扔了一条小蛇在那凤尾竹上。可为何蛇不见了,你却出现了?”
  -
  许瑭心中一凛,他金丹碎尽灵力尽失,坠入极寒之渊后意外觉醒了蛟龙血脉,这才堪堪保住命。机缘巧合下进入无音谷的寒潭之中沉眠不醒,自然是无意识幻化成了小黑蛇的模样。
  他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道:“我并非妖物,只是我娘亲乃是黑蛟妖修。受伤坠崖之时,娘亲的血脉保护了我,故而才会变成那样。至于为什么会来到无音谷,我真的不知道。”
  容玥沉默着,伸手按在了许瑭的腰腹之上。
  丹田的位置虽然气息紊乱,金丹破碎,但隐隐有另一种灵力在缓缓汇聚。
  -
  许瑭被他按着,不敢动弹,只是略略屏住了呼吸。
  容玥身上有一股淡淡好闻的白梅香气。细细凉凉的,幽香袭人。许瑭觉得二人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就连容玥因为低头露出来的一截雪白脖颈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喉头滚动。
  ————————————————
  阔别十年生死相见。
  容玥却再也不记得当年的事。
  -
  容玥亦在想。
  莫不是十年前离谷历练之时见过这人,后来因为金丹受损便将那些记忆都忘了。
  他本就觉得兄长告知他的那一番妖兽说辞颇为勉强。
  如今又遇到一个自称是他师弟的人,难免起疑。
  -
  容玥抽回手,淡淡道:“我记忆受损,十年前的事一概不记得了。”
  许瑭闻言一愣,半晌才道:“原来如此。子琴哥哥的眼睛是看不见了吗?”
  容玥点头,片刻后又缓声道:“伤好后,你待如何?”
  许瑭轻轻地啊了一声,摆摆手,又想着容玥看不见,急忙道:“我无处可去了。我自幼父母双亡,所幸被师兄你捡回师门,拜入师尊门下。可这些年出了些事,师门……亦不复存在了。”
  -
  容玥不接话,气氛逐渐尴尬了起来。雪鹿适时地出现,撒娇般的拿鹿角去勾容玥的袖袍。
  “不许闹。”容玥摸了摸雪鹿的背脊,接着道:“罢了,雪鹿喜欢你。你想留便留下吧。你的身份我不会告诉他人,只当是我新收的弟子罢了。”
  若是一个人心怀不轨,雪鹿是不会察觉不到的。
  而能被雪鹿认可喜欢的人,确实寥寥无几。所以容玥也很好奇。
  -
  许瑭蓦然抬头,欣喜道:“多谢子琴哥哥。”
  容玥转脸看着他,虽然眼覆白绫,许瑭还是察觉到了他脸上的警告意味,“这么喊我,太亲近了些。”
  许瑭一愣,声音里莫名带了些可怜兮兮的口吻:“对,我应该改口叫师父了对不对?只是我喊子琴哥哥习惯了,可不可以私下里不改称呼啊。”
  容玥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随你吧。”
  ————————————————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