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给恶毒炮灰一条活路吧!【豪门世家】──挽轻裳

时间:2021-06-08 01:22:04  作者:挽轻裳

 

  而且直接穿到了原身被主角攻整得破产后。
  ……
  可有一天,白月光居然找上了正在街边捡垃圾的周乔宁。
  宽敞的豪车里,江随提出要周乔宁假扮他堂弟,去勾引他未婚夫,也就是主角攻秦怀的要求。
  被秦怀整出阴影的周乔宁:“江总,您在开玩笑吧?”
  江随摸了下袖扣,轻哂:“不愿意?那就回去继续捡垃圾。”
  周乔宁立刻扒住车门:“说什么呢哥?咱们是兄弟,就这么点事,我还能不帮你?”
  ……
  于是周乔宁在江随的悉心教导下,展开了对秦怀的攻略计划,并且每天都要把他和秦怀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无巨细地和江随汇报。
  在周乔宁的努力下,秦怀终于被他吸引,可就在计划要大功告成的时候,周乔宁却犯了个大错误!
  他走错了房间!
  ……
  一夜混乱后醒来,周乔宁发现躺在自己身边的是江随后差点哭出来:“哥……”
  江随懒洋洋地打断他:“谁是你哥?”
  周乔宁自觉地赶在江随生气前滚下床,连裤子都忘了穿,抱着衣服就要出门。
  “好的江总我明白了,我现在就滚回去捡垃圾!”
  江随咬牙低吼:“回来!这样子出去,你还想勾引谁?”
  
  作品简评:
  周乔宁穿成了耽美文里,一个和主角攻的白月光有几分像的恶毒炮灰,而且直接穿到了原身被主角攻整得破产后。为了避免家族联姻,周乔宁周旋在主角攻受和白月光之间想为自己谋求最大的利益,在与三人的相处之中,他渐渐明白了只有真心才能换来真心的道理,最终成功摆脱了炮灰宿命,选择了那个最合适他的人携手同行。本文行文轻松诙谐,人物刻画充满个性,情节跌宕起伏。文中主角和配角之间发生了各种阴差阳错的误会,令人啼笑皆非,主角也慢慢明白了靠人不如靠己的道理;从开始的纨绔二世祖逐渐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家族继承人,让读者们在欢声笑语中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炮灰奋斗成主角的故事。
 
 
第1章 
  竞风大厦。
  上午十点。
  一辆亮黑色玛莎拉蒂跑车远远风驰电掣般开过来,伴随着一阵巨大的轰鸣声,车身在地面划出一个Z字型黑色闪电,一个漂亮的漂移甩尾后,稳稳地停在了写字楼楼下。
  玛莎拉蒂车门打开,周乔宁从里面走出来。
  他的身材挺拔修长、面容年轻俊朗,穿着一身藏蓝色高定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左耳里塞着蓝牙耳机,似乎在和人讲电话,洁白的耳垂上一枚方形蓝钻耳钉在太阳光下熠熠生辉。
  周乔宁打扮得一副青年才俊的模样,若是不知情的人看了,都会以为他是来这里上班的,而且办公室还是在写字楼顶的那种。
  事实上,一个星期前,周乔宁的办公室的确是在竞风大厦顶楼,他还是自己公司的总裁。
  而现在——
  门口的保安认识周乔宁,殷勤地走过来迎接他,“周总,您来啦。”
  “你等一下,我这儿有点事。”周乔宁和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声,转身把车钥匙递给保安,“麻烦帮我把车停好,谢谢。”
  保安点头哈腰地接过车钥匙,“没问题周总。对了,给您准备的东西都在那里了,您要是还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
  周乔宁漫不经心地抬起眼,朝保安指的方向看过去,地上摆着一把扫帚、一个簸箕、一个蛇皮袋……都是清洁用具。
  周乔宁漂亮的桃花眼微眯了下,拿出钱包随便夹出数张百元大钞拍到保安手里,没理会保安脸上狗腿般的笑容,长腿迈开朝扫帚簸箕走过去。
  “你还有要说的没?爸爸要工作了。”周乔宁把扫帚拿起来,在手里掂了掂,盘算着这东西怎么拿才顺手。
  “工作?你不是被秦怀那狗东西开除了吗?还工作什么?”和周乔宁通电话的人叫张炬,是他的死党。
  扫帚是竹丝扎成的,周乔宁觉得有些扎手,从西装口袋里抽出一条方巾包在手上,轻描淡写地说:“准确地来说,不是开除,而是降职。”
  张炬扑哧笑出声:“降职?他让你去当保洁,不就是变相地逼你自己走人?等等,大乔,你该不会真的去当保洁了吧?!”
  周乔宁抬起脚,用擦得锃亮的皮鞋踢了一下簸箕,把簸箕踢得往前滚了好几滚,然后他才慢悠悠提着扫帚往大厦门前的广场走。
  “是啊。”周乔宁在张炬惊讶的吸气声中淡定地说,“我想过了,秦怀这样做就是想赶我走,我当然不能让他称心如意。大丈夫能屈能伸,我捡几天垃圾又算得了什么。”
  张炬惊诧:“这还不算什么?!大乔,你可是周家大少爷,要是被人知道你在秦怀这里捡垃圾,你会成为全余城的笑柄的!”
  周乔宁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扫帚,顺带卷起地上的一片落叶,“笑就笑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老头子重女轻男,要是我不能把公司拿回来,他肯定会逼我去和其他家族联姻,比起联姻,我宁愿在这里捡垃圾。”
  张炬一时无言以对,半晌憋出几个字,“苦了你了兄弟,我现在就过来找你!”
  周乔宁刚因为死党的安慰心里有了那么一点点感动,就又听耳机里的张炬兴奋地说:“周大少扫地捡垃圾这种世纪性的场面,我怎么可以错过!”
  周乔宁:“……”他就不该天真地相信张炬这家伙有人性。
  “滚蛋。”
  周乔宁干脆利落地摘下蓝牙耳机,挂断电话开始专心扫地,但他养尊处优惯了,平时别说捡垃圾,就算地上有钱他周大少都不一定会弯腰去捡,所以挥扫帚的动作怎么看都像是在划水。
  有张湿纸巾粘在地上,周乔宁好不容易把它扫进了簸箕里,走到垃圾桶前却犯了难。
  湿纸巾属于干垃圾还是湿垃圾?
  周乔宁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纨绔,这个问题对他来说的确是个大难题。
  虽然只是扔个垃圾,但也得有职业精神,于是他放下扫帚和簸箕,认真地拿出手机上网查有关垃圾分类的知识。
  广场上进进出出的员工不少,看到站在垃圾桶旁的周乔宁,四周毫不意外地响起了窃笑声。
  “不是吧,连垃圾分类都不知道吗?”
  “连这种简单的常识都搞不懂,还开公司呢,怪不得会破产!”
  “倒也不必这么酸,人家再怎么样也比咱们好得多,你看他手上那块表,够咱们挣十年了。”
  “那又怎么样,也就是投了个好胎罢了,要是没他老子和姐姐,就是废物一个!”
  那些冷嘲热讽钻进了周乔宁的耳朵里,让人想忽视都难,本来这次过来就已经做好了被人嘲笑的准备,但是听到那些议论后,心头火还是压抑不住往上冒。
  想他周乔宁活了快三十年,一辈子顺风顺水,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
  想到这里,周乔宁又不禁悲从中来。
  他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老天爷才会罚他穿成一个恶毒炮灰啊?!
  没错,周乔宁是一个穿越者,他穿进了一本耽美小说里,穿在了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恶毒炮灰的身上。
  恶毒炮灰因为长相和主角攻秦怀的白月光有几分相似,所以在一开始的交往中,秦怀对恶毒炮灰的态度比较友善,也因此误让恶毒炮灰以为秦怀喜欢自己,于是开始不断地痴缠秦怀。
  可后来秦怀却和白月光订了婚,恶毒炮灰知道后由爱生恨打算报复秦怀,可炮灰哪里是主角的对手?最后他被秦怀设计破产,公司也被秦怀收购。
  虽然在他要求下,秦怀在公司给他保留了一个职位,但是经过他自己的不断作死,他的职位先是从部门经理降成部门主管,又从部门主管降成普通员工,到最后竟然又降成了公司保洁!
  负责打扫公司门口的广场,月薪三千,做六休一。
  三千块钱,呵呵,还不够他多踩两脚油门的。
  原主虽然是恶毒炮灰,但也是豪门阔少,当然不会愿意受这种奇耻大辱,看清了秦怀心狠手辣的为人后,认命地不再纠缠秦怀,作为一个炮灰的剧情就到此为止。
  穿书就算了,穿成恶毒炮灰也没什么,但是别人穿书都是穿在剧情开始前,还有力挽狂澜的余地,周乔宁倒好,他穿过来后原主都把剧情走完了,不,应该是走绝了,只剩下一条死胡同给他。
  原主家是个豪门,上头还有个大他三岁的姐姐,本来作为唯一的儿子,原主本该是家族顺理成章的继承人,可惜原主就是一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难堪重任,而他的姐姐却很有商业天分,是余城有名的女强人。
  原主父亲担心儿子会把家产败光,所以把希望都放在了原主姐姐身上,打算把家族事业都交给原主姐姐打理。
  在原主公司破产后,原主父亲甚至还逼原主去和另一个豪门商业联姻!
  周乔宁在穿书之前,原本也是个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富二代,从来都是别人顺着他,穿过来后,自然不会愿意接受这样的命运。
  但如果他直接拒绝家里联姻的安排,以原主父亲的脾气,说不定会直接断了他这个不争气儿子的经济来源,扫地出门都有可能!
  所以周乔宁才会忍辱负重过来公司捡垃圾,他必须做出点成绩让他家老头子看到,对他刮目相看。
  秦怀让他当保洁,就是想让他知难而退,他必须得沉得住气,卧薪尝胆,寻找机会把公司给夺回来!
  周乔宁在周围的嘲笑声中缓缓抬起头望向大厦顶楼,悄悄握拳,无声冷笑,等着吧秦怀,你是主角又怎么样,总会有我周乔宁骑到你头上的那天!
  “江总,江总?”
  江随听到有人叫自己,才从恍惚中回过神。
  “怎么了?”
  “江总,我们到地方了。”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秘书林越扭头看着江随,刚才他叫了江随好几声江随都没反应,脸色也不太好看,于是关切地问,“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江随抬手捏了捏眉心,一张极为英俊的脸上略有些疲惫之色,“没事,就是昨晚没休息好。”
  林越点点头,问:“秦总已经在等您了,您现在下车吗?”
  江随听到秦怀的名字,眉心微不可察地拧了一下,阴霾在眼里一闪而过,语气极为冷淡地说了一个字,“下。”
  林越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给江随开门,江随不经意地转头往车窗外看了一眼,忽然叫住林越,“等等,那个人是谁?”
  林越莫名其妙,到处张望了一遍,“你说谁?”
  江随:“你左手边,那个垃圾桶旁傻站着的呆头鹅。”
  林越定睛仔细看了两眼,认出了是谁后忽然笑道:“这不就是那位周大少爷嘛,周锦江的儿子,是咱们余城有名的二世祖,他的公司上个月刚破产被秦总收购,不过堂堂周家太子爷,怎么沦落到在路边扫垃圾了?”
  “原来是他。”江随敛眉,若有所思地说了句。
  林越奇怪,“江总您认识他?”
  江随冷冷扯了下唇,“不认识。”
  林越:“……”可您刚才的的语气明明就像认识人家。
  江随垂着眸,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手指在扶手上漫不经心地点了两下,突然抬头对林越说:“林特助,我想和他聊两句,你去把他请过来。”
  林越小小惊讶了一下,他家boss向来清高,怎么会主动提起要见周乔宁?况且他和周乔宁那种败家子有什么好聊的?
  该不会是……听到了外头传的那些风言风语吧?
  听说周乔宁和江随长得有点像,和秦怀也有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等到江随和秦怀订婚后,秦怀才和周乔宁斩断了关系,但是之前两人之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谁也说不准。
  林越给江随当了好几年的秘书,了解江随的脾气。
  像江随这么骄傲的人,自然不会允许有一个人仗着有张和他长得有几分相似的脸去纠缠自己的未婚夫,所以他该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把周乔宁叫过来,要给他点颜色看吧?
  但林越觉得他家英明神武的江总,和周乔宁一个败家子计较有点掉逼格,周乔宁这坨扶不上墙的烂泥,哪里值得江随亲自动手,于是劝道:“江总,和秦总约的11点,现在时间已经到了……”
  “让他等着。”江随冷冷打断他,加重语气,又重复了一遍,“请他过来。”
  林越没辙,只得下车去请周乔宁。
  这边周乔宁刚刚在手机上查到了湿纸巾到底属于什么垃圾,把湿纸巾扔进了垃圾桶,正要拍拍手走人,却被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林越挡住了去路。
  “您好周总,我是江总的秘书林越,我们江总想和您见面聊两句,不知您有没有时间?”
  周乔宁正满肚子的不高兴,被人挡了路难免语气不耐烦,“江总?哪个江总?”
  还装蒜呢,林越皮笑肉不笑地说:“秦总的未婚夫,江随江总。”
  林越刻意将“未婚夫”三个字咬的很重,好像在帮自家boss宣誓主权一样,周乔宁听完眼皮慢慢撩起来,黑曜石般明亮的眸子里流露出稍许不屑。
  哦,原来是秦怀那个短命的白月光啊。
 
 
第2章 
  江随昨晚做了个梦。
  梦里的他原来生活在一本小说里,但主角却不是他。
  主角是刚和他在两个月前订婚的未婚夫秦怀,而他,只是一个为了衬托秦怀有多深情的存在,他是秦怀的白月光,却是在他死之后。
  在梦里,江随因为是秦怀的未婚夫,所以被秦怀的对手绑架,作为筹码来要挟秦怀,但秦怀并没有能成功救出江随,最后他被绑匪撕票,凄惨地死在了一个废弃工厂里。
  秦怀对江随的死亡深感内疚,同时也发现了自己其实深爱着江随,但斯人已逝,说什么也晚了。
  秦怀从此变得冷漠无情,不再对任何人动心,直到他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