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英俊的黑魔王【英美衍生】──文入梦

时间:2021-06-07 02:59:44  作者:文入梦
  复活后的黑魔王拥有一个无人知晓的致命弱点。
  那就是每到朔月之时,他会恢复原来的模样,失去魔力,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英俊麻瓜。
  正当他被迫在麻瓜酒吧心烦意乱地躲避魔法界的时候,传说中的哈利·巫师·救世主·麻瓜界长大而且一点都不排斥他们的·波特出现了。
  他意外地发现,触碰哈利的时候,他的魔力回来了。
  CP:+Lord+Voldemort+x+Harry+Potter
  黑魔王和救世主从假装谈恋爱到偷偷真恋爱,再到震掉霍格沃次全校师生和食死徒凤凰社下巴的光明正大谈恋爱……伴随着疯狂搞事的腥风血雨的故事。(大概
  美貌,改变世界。
  注意!我流伏哈,喜欢他们关系中积极的一面,会适度放大,其他角色全员原著风。
  另外,不能接受这个CP的朋友请安静离开,这里不是你的世界。
 
 
 
第1章 
  这是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伦敦的雾气裹挟着寒冷的夜风吹遍街角,大街上只有偶尔几个行色匆匆的路人。
  青年穿着挺拔的黑色大衣,一身肃杀地走在无月的夜色里。他不得不承认麻瓜的衣物对于保暖异常有效,暂时无法使用魔法的时候即使是黑魔王也不得不向寒冷低头。
  没错,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此。
  他对自己诞生于复活魔法的全新身体十分满意,它充满勃勃的生机、强力的魔法、还有威慑力十足的外形,一切都是这么完美……只除了每个月都会有的这一晚。
  每到朔月之夜,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魔王会短暂地失去魔力,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麻瓜。
  虽然只有短暂的一个夜晚,但对于黑魔王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弱点。他不得不使用一些非常手段来隐藏这个秘密,比如装扮成麻瓜的模样,游荡于深夜的伦敦街头。
  四周着实安静得可怕,无月的雾夜被黑暗浓浓包裹,比以往更显得危险而不可捉摸。
  伏地魔停在一家酒吧的霓虹灯前,显然建筑物的庇护比人烟稀少的空旷街道更可靠一些。尽管附近的街区属于较为繁华的路段,在这样一个深夜也只有寥落的酒吧依然人声鼎沸。
  他脱下头上的窄沿帽,光影变换的冷光勾勒出棱角分明的英挺五官。
  是了,这又是另一个附带的小问题。
  作为魔法变形的副作用,失去魔力的黑魔王连外表也变回了原本的人类模样,一直引以为傲的外形威慑力荡然无存。
  他皱了皱眉头,完全明白这个外表会带来的麻烦,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它有利于隐藏自己的身份。怀着对麻瓜驱逐咒和忽略咒的无限怀念,伏地魔迈步走进酒吧。
  #
  当一个高瘦的青年走进摩恩酒吧的时候,几乎吸引了在门口晃悠的所有浪荡子的目光。
  虽然黑色的大衣隐于幽深的阴影里,但一切的模糊和暧昧都无碍于通身的吸引力。
  那是一具毋须细看就足够惊艳的□□。轻而易举地使目光停驻。
  服务生很快反应过来,走上前询问需求。
  “找个隐蔽的地方。”
  青年的声音很有穿透力,嘈杂的酒吧环境里又低又轻,可服务生听得一清二楚。
  他将对方领向舞池后方的卡座。路过几个浪荡子的时候,扔了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这是菜单,先生,我们的最低消费是25磅。有什么需求可以随时告知我,通过桌上那个小铃。”
  服务生目光仍然停留在青年身上,试图继续寒暄。
  “您真幸运,这是我们店最后一个空闲的小间了。”
  青年幽深的黑眸终于投到他身上,十分缺乏友善和耐心。
  事实上,甚至有点令人畏惧。
  “知道了。”
  他冷漠的语气表达了充分的驱逐意图。
  服务生只好耸了耸肩:“那祝您愉快。”惋惜地离开了。顺便向几位持续关注的熟客传达结果——
  不好惹。
  美丽的皮囊能够调动太多资源。
  通常,出众外表很难有平易近人的灵魂,冷淡可以有效筛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比如此时那些收到讯号的浪荡子们,心里的蠢蠢欲动得到了有效的打压。
  不过世界总是充满惊喜与奇迹。
  当服务生前去迎接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时,对方竟然对他的殷勤回以了羞怯的微笑。
  “我只想随便找个地方喝点酒。”
  服务生心思活跃了。那些小费给得最多的浪荡子得到了个有戏的眼神。
  服务生把少年引向中心的吧台。
  “唔……最好是个没人注意的角落。”出乎意料地,少年并没跟上,而是自己用目光搜寻四周,想要物色理想的位置。
  服务生道:“不好意思,最后的小间刚刚坐进去一位先生,现在只有吧台和舞台边的座位了。”
  彩色的灯光闪映间,服务生注意到少年额头上一个不同寻常的闪电疤痕。
  哈利感受到他的注视,习惯性地摸了摸疤痕,想要赶紧摆脱他,于是走向一个看似空闲的包间。
  “等等,先生!那边有人——”
  “我们可以共享一桌。”哈利甩下这句话,大步流星地走进那个隐蔽的小开间,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形,便劈头问道,“你好,我可以坐这里吗?”
  里面坐着一个身形瘦长的男人,他抬起头的时候,哈利被惊艳到了。
  男人坐在包间最里侧的阴影里,高高瘦瘦的一束。从幽长深远的暗影里浮现的漆黑双眼生生把他钉在原地。
  那目光没有久留,很快便回到桌上的酒杯里,仿佛哈利只是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哈利下意识有些不舍。然后松了一口气,他就是喜欢这种谁都不认识他的世界。
  他高兴地看到对方点了点头,默许了他的请求。
  伏地魔当然一眼就认出了救世主,早在哈利走来的时候,他就决定伪装到底了。
  哈利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坐到另一侧的时候,还注意到服务生的目光也停留在那个男人身上。
  他能理解——实在是太出众了,那个男人的相貌——他的目光忍不住又瞟过去一下。
  值得注意的还不止如此,哈利翻着服务生提供的菜单,和秋相处的挫败让他心情低落,但是斜对面的男人居然给他一种熟悉感,不知从何而来,心里莫名散去了一些难过。
  他要了一杯啤酒,还不太能承受烈酒的刺激。服务生磨蹭了一会儿才拿着菜单离开。哈利没心思计较这些。
  情人节刚刚过去,赶上了霍格莫德周,他难得和秋出来约会,最后却不欢而散。
  在极度失落的时候,偶尔他会像这样,回到没有巫师的麻瓜界,痛饮一夜到天明。
  这里没有人认识他,没有人期待他,也没有人指责他。
  在这里,他可以当一个最普通平凡的失恋傻瓜,不用担心第二天报纸头条被自己借酒消愁的蠢样刷版。
  伏地魔注意到他的死对头正试图用软酒精饮料把自己灌醉。
  难以抑制地抬起嘲讽的唇角,琢磨有没有什么麻瓜手段可以直接了结心腹大患。
  必须快速、精准,不容有失。
  否则一个巫师救世主——即使是个虎头虎脑的小鬼头——也足以反杀一个麻瓜黑魔王。
  很好。
  思索片刻,伏地魔继续啜饮一口烈酒。
  没有。
  他头一次痛恨起自己麻瓜知识的匮乏。
  黄油啤酒的度数不高,但想醉的人怎么样都会醉。
  没过多久,哈利开始觉得有点晕,酒吧的灯光闪的他心烦意乱。
  他打量自己英俊的邻座,尽管环境非常暗淡,对方又毫无声息,还是无损于那慑人的吸引力。
  像这样的男人肯定没失恋过,哈利酸涩地想。
  “你失恋了?”低沉的声音忽然问道。
  哈利才意识到自己不觉把心思说出了口。
  “该死。”他不满地咕哝。
  连声音也要命的好听。
  难道这个世界不能给予像他这样的可怜人一点公平吗?
  “塞德里克也就算了,连酒吧的路人都比我强……”
  “塞德里克?”
  “对。秋喜欢的男生,是我害了他没错……可我以为她已经想通了,结果……”哈利难受地皱了皱鼻子,“她哭了。”
  幼稚的青春期男女。
  伏地魔嗤之以鼻,他已经不打算插话了。让救世主以为他只是酒吧的路人就足够了,接下来是找机会远离他。
  不过哈利总是不能让他如愿,似乎是发现了和人倾诉的乐趣,哈利开始滔滔不绝地倾倒自己的失恋之情,也不管伏地魔有没有回应。
  “……其实我应该追出去的,我喜欢她两年了,直到今天才有机会约会。可是我坐在那里,一点也不想动,心情烦躁又低落,怎么都平复不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提塞德里克,也许她还爱着他,不,她肯定还爱着他,她觉得是我害死了他,也许我有义务照顾他的女朋友……”
  哈利喃喃自语,忽然抬起头,碧绿的眼睛盯住对面的男人。
  “我们已经结束了,是不是?”
  有一瞬间,伏地魔以为他在质问自己。
  随后他反应过来,救世主是在烦恼他荷尔蒙过剩的恋爱小烦恼。
  在他准备回答之前,哈利清醒过来,向他道歉:“对不起,你一定很奇怪。我只是……这些话没法对认识的人说,连巫……我们那的陌生人都不行。”如果他不想成为预言家日报的八卦版头条的话,“和你说这些让我轻松一些。不用理我……”
  “我想她不爱你。”伏地魔打断他,用确凿的眼神穿透他。
  哈利的倾诉尽管凌乱但已经提供了足够做出判断的信息。
  “那个女孩,秋,很显然爱她死去的男友。我恐怕你们甚至没有开始过。”
  翠绿的眼睛闪了闪,那里面微弱的光点有些脆弱,伏地魔过于直白的断言似乎击碎了哈利的心。
  “……你说的对。”他哑声说道,垂头盯着杯中的气泡,“谢谢。”
  伏地魔有些烦躁地发现自己的胃部被这声虚弱的道谢攥紧了,他不太确定那是什么,显然并不令人舒适。
  “我不认为应该被你感谢。”他冷飕飕地说。
  哈利轻轻摇头,抬起一个伤心的嘴角。
  “我需要这些话。这些……辛辣……但是善意的实话。”
  伏地魔无法控制地挑起一边眉毛——善意?他几乎要嗤笑出声。
  哈利似乎料到他的反应,头也不抬地说:“也许你不觉得,但现在不受我身份影响的实话就是我想得到的最大善意了。就算有点刻薄……也许你这么觉得?我不在乎。”
  伏地魔像第一次认识他一样盯着救世主。也许他不该此刻才意识到,哈利的救世主名声给他的人生带来了怎样巨大的影响。
  那不同于他或者邓布利多,尽管更加声名显赫,但全是他们自主选择的结果,他们全程掌控着它的诞生和走向——哈利·波特则完全不同。
  男孩在一个连自己都无法掌控的年纪被迫获得了过大的名誉,他的命运完全被这样的巨大力量推动,一举一动都受到深刻的牵制。他看上去自由自在,可实际上完全是名誉的囚徒。
  伏地魔忽然理解了救世主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其实和他有些类似,不是吗?摆脱一个对于自身存在过于敏感的世界。
  伏地魔从沉思中回来,发现哈利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出神,翡翠般的眼睛在酒吧的昏暗环境下幽暗又晶亮,稀奇地给人以深奥的错觉。
  “你呢,为什么会来这里喝酒?”救世主问道。他似乎稍微从破碎的情绪里走出了一点儿,开始对身边难以忽视的邻座感兴趣。“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伏地魔牵起一边嘴角,难以想象可以被看作拙劣的搭讪的情景会出现在救世主和他身上。
  “罗尔德,”他随手捏造了一个,压抑住说出真名的冲动——救世主的表情一定会很有趣,不过随之而来的魔咒就不会了——反问他,“你的?”
  “罗尔德……”救世主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我叫哈利·波特。”
  他高兴地看到罗尔德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微微压低漂亮的下颌,目光无趣地落回酒杯。
  “乏善可陈地常见。”
  哈利忍不住笑道:“你真刻薄,罗尔德先生。”
  “我以为你管这叫善意。”伏地魔嘲讽道。
  不能否认,他的语气充满愉悦。
  哈利竟然被逗笑了,趴在桌上哈哈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的脑袋挖出来。
  “你是个有趣的人,罗尔德,我开始喜欢上你了。”
  现在他的眼睛里没有幽暗了,在光线暗淡的酒吧隔间里也亮晶晶的,快乐从他身上清楚地流淌出来,几乎能感染四周的所有生物。
  伏地魔并不是能够被感染的生物,但他的心情——尽管十分复杂——很难说是糟糕。他甚至终于想起自己原本打算尽快远离救世主,但没有动。
  哈利自来熟地从斜对面坐到他面前,举起手里的(用伏地魔的话说)软饮料说:“我们喝一杯吧,罗尔德。”
  作者有话要说:
  删文重发
  _(:3)∠)_求收藏留言
  哈利没认出魔王是有原因的。
  1.二年级的密室里德尔才十六岁,和成年后的样貌有所差别。
  2.此时哈利还没接受邓布利多“汤姆里德尔的生平与简介”辅导课,没有在邓布利多记忆里频繁目睹大汤的样貌加深记忆。
  3.上次见面年代久远,已经是二年级的事了,记忆有所减退,而伏地魔在他心里是复活时那个恐怖外表,面前的罗尔德不但人模人样而且是个麻瓜,小哈根本没往那方面联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