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放逐世界【科幻】──闻声有无

时间:2021-06-07 02:50:58  作者:闻声有无
  1.沈长聿作为死刑犯被放逐到了荒星。
  他是所有人中实力最弱的,没有任何话语权,探路、诱饵都是他的活。
  但就是这么卑微沉默的人,偶尔也会让人惧怕,避其锋芒。
  2.沈长聿有一个爱人。
  他的爱人没有实体,是他精神上的寄托。
  某天他发现“爱人”的秘密,将刀抵在脖子上怒道:“从我的身体里滚出来!”
  此时他脑海里响起一道不属于自己的声音,诡异又偏执的语调。
  “我不要。”
  【人造的王,唯独偏爱一个沈长聿。】
  *亚历山大正直武力值爆表血徒受X精分宠妻狂魔病原体攻
  *星际末日,异族入侵,异能时代
  *【高亮】受并没有犯罪,“死刑犯”只是一个被放逐的理由
 
 
第1章 
  天光大亮。
  刺目的光落在残破的废墟上,破碎的玻璃和金属反射着一切,沙土囚着高温,地面发烫,热气蒸腾,抬头明晃晃的什么也看不清。
  年轻的男人站在倒塌了一半的广告牌下微蹙着眉头,日光太过热烈,他眉心一阵一阵的抽痛,脸色略微苍白。
  红石星的夏季就是这样,日头毒的快要把一切水分都蒸干。
  这种天气本不会有人在这个时间出来的,但他不一样,这是他的任务。
  寻找食物,以及探路。
  青年似乎听到了些声音,往前又走了几步,他抬脚推开地上的碎屑,赭红色的沙土覆盖在干裂的路面上,红色的尘埃飘荡开来,缝隙里能隐约窥见金属的冷光。
  红石星是一颗荒星,曾经人造区的地面底下布满的那些密密麻麻的金属管道,在废弃以后就成了某些生物躲避日光和天敌的庇护所,四通八达的地下管道是它们的世界。
  厚实的爪垫落下,接触到金属管道的时候微微凹陷,这种身体构造完美隐匿了前行的声音,黑暗中它奔跑的速度并不慢,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发出,只有管道底部沙尘和金属还有些轻微的摩擦声。
  这种微不可闻的声音在青年的耳中足够清晰,让他能确定猎物的方位。
  声音逐步放大,在它越发靠近的时候,青年已经半蹲下身,手中锋利的匕首闪着炽热天地间唯一一道寒光,穿透了路面和金属管道,狠狠地钉在地面上,刺耳的尖叫声随之爆发。
  被匕首钉住的生物拼死挣扎着,却根本无法挣脱。
  青年面无表情,他左右晃动了下匕首,锋利的刃轻易划开了石块和管道,在地面上打开一个缺口,将匕首连带着串在上面的猎物取出。
  这是一只足有人巴掌大的老鼠,但和曾经那些毫无杀伤力的存在不同,眼前的这只长相狰狞,牙齿尖利,四肢大部分都是冷冰冰的金属,只有少许的血肉组织。
  青年的匕首穿过它背后深红色的硬甲,刃上的血槽卡在其上,任它扭动也无法逃离。
  动物比人更能适应环境。
  在缺乏食物等一切生存资源的情况下,它们改变自己的身体,以金属为食来延续种族,唯独胸腹一处还有些血肉,而这些就是青年捕猎的目标。
  不会有人敢于尝试这样的食物,除非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
  红石星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得到补给了,这意味着什么青年很清楚——红石星已经被放弃了,驻扎在这里的荒星防护队也一同被抛弃。
  他们的命本就不值钱,但不值钱的命也还想活下去。
  骤然落在滚烫的地面上,猎物猩红的眼睛里印出了青年的身影,它尖利的叫了一声,红色的雾气从它的体表弥漫出来。
  许多危难时刻,它都能借此勉力逃生,极高的恢复能力让它即便被洞穿也依然能痊愈。
  但这一次它失败了。
  青年随手挥散了红雾,轻易了结了它的性命,所有金属部位被切除,只留下连血都渗不出来的肉块,被他扔进了腰侧的包里。
  青年站起身,眯着眼抬头看了眼太阳,他鬓角滑下两滴汗滴落在地上,晕出像血一样的痕迹。
  离黄昏还有一段时间,他可以再走远一些。
  ***
  临近黄昏,风已经吹起来了,红色的沙土被裹挟在天空中几乎要遮蔽一切。
  这会儿还是能看得清天空的,但是再过上半个小时,沙暴将比夜色更早带这颗星球进入黑暗,没有坚实的庇护所,留在外头只会被风刮的干干净净。
  必死无疑。
  青年在风声渐大之前回到了基地。
  这是一个修建完备的防御设施,建筑一半掩在地底下,虽历经风沙,但结实的墙壁使得它的入口依然完好无损。
  这原本是红石星警备部队驻扎的地方,后来红石星遭遇袭击,活着的人都撤离了,荒星防护队过来后就成了他们的基地。
  青年抖了抖帽子,满头满脸的灰土窸窸窣窣的掉下来,他抹了把脸拍掉身上的灰,脸上有两道擦痕微微泛红,没出血。
  外面总是危险的,需要离开基地的任务都不安全,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第六次出门了,青年面无表情,像是没有怨言,又像是毫不在意。
  守门的小女孩正打着瞌睡,等他进了门站了一会才迷迷糊糊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擦着嘴角的口水站起身来:“061,你回来了啊哈——”
  她看起来困极了,掩嘴打着哈欠跑去关门,大开的两人高的金属大门轻易就被她拉了回来,重重地闭合在一起,震的连地上的灰尘都荡起来了。
  这样的门曾经是需要机械闭合的,人力无法关闭,现在却直接省略了这一步,跟她的长相毫不相干的巨大力气看起来多少有些怪异,但是青年没表现出几分惊讶来。
  024天生巨力,像是个长不大的小女孩,但力气这方面基地里还真没几个人能比得过她,至少青年知道自己是绝对关不了那扇门的。
  “今天收获怎么样啊?”024这会清醒多了,腆着一张笑脸凑到青年的旁边,满眼都是他身后的包,这会已经开始吸溜口水了,“我都吃了好久的营养剂了,再吃下去就该吐了!前几天都没有我的份,今天怎么也该轮到我了!”
  “不给我就跟他们打架!”
  青年没回答,024跟在他身后一个劲的喊着“让我瞧瞧”,也不管他态度看起来那么疏远,倒还真有些活泼小孩的模样了。
  她裤腰带上挂了个兔耳朵发箍,两只粉红色的兔耳朵看起来和真的一样,正随着她的动作摇晃,跟正常年代那些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差不多。
  青年有些恍惚,对她的态度却软和了些,任她开了袋子往里瞧,然后开心的小声尖叫:“吃肉!”
  银色的走廊里回荡着她的声音,过了许久才消停。
  只有青年出去的时候才会有这样丰厚的收获,所以他总是被派出去。
  荒星防护队其余人都聚在基地底下的环形大厅里,原本他们都还有各自的房间,但前不久基地遭到了些袭击,虽然有惊无险的解决了,却也被破坏的够呛,如今只是堵上了罢了。
  005带队出去杀了一回,周遭大部分血兽都跑了,就剩下些杀不尽的老鼠还在附近游荡。
  这也是青年被派出去的原因——他们需要换一个基地,几十公里外另一个实验基地会是很好的选择,需要有人探路。
  “路上情况怎么样?”
  看到他们进来,坐在金属台上的005走过来,极为自然的接过了青年手上的包,旁边的024在第一时间皱起了鼻子,显然不是很高兴。
  她四处张望了一会,没找到她想找的人,虽然恼火还是憋了回去,老老实实的站在青年的身边,只是眸光隐约传递出一些敌意。
  005是个健壮的中年人,看着不太好相与,实际也的确如此。
  “目前没什么危险,二十公里外有个地下车库,是个被遗弃的巢穴,上路的话可以在里面过一晚。”青年的声音平静,没有起伏,他在大厅角落的水箱里取了些水,灌了几口。
  005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掂了掂手里的肉块,简单处理一下就丢进了大厅中央火堆上架着的锅里,水早就开了,咕嘟咕嘟的水声中隐约的腥味涌了上来,他指尖涌出火光,那火焰就越发热烈,木柴烧的劈啪作响。
  他说道:“明天你再出去一趟吧,没问题我们后天出发,061。”
  青年低低的嗯了声,放下杯子走开,没有拒绝,最后拐进了一边的走廊,身上灰的难受,他得去收拾一下。
  大厅里又恢复了安静,只有水开的声音。
  等他回来的时候,大厅里里又多了一个人,身材火辣的女人大喇喇的坐在火堆旁边,她看了青年一眼没说什么,只往嘴里送着肉,024趴在她腿上,吃的格外满足。
  看到青年的时候024有些不自然,看着自己碗里的肉想了想跑了过来:“061,给你吃!”
  小队的所有人都有份,唯独他被排斥在外,属于他的那一份早就被瓜分了,留给他的只有一支营养液。
  024厌烦了营养液黏糊糊的口感和寡淡的滋味,这会也是有了几分同情心,才愿意把自己的分出来。
  肉很嫩,简单的烹煮后呈现柔软的粉红色,还冒着热气,看着口感应该不错,青年却回忆起了那些死在他匕首下老鼠猩红的眼睛。
  或许该叫做血鼠,毕竟它们无一例外都被感染了。
  “你吃吧,我不用。”青年拒绝了她,抓着那管营养液找了个靠墙的角落坐了下来。
  粘稠无味的液体流进嘴里,胃部很快就会因此而饱足。
  青年知道自己融不进那些人,在这个充满了异类的小队里一个正常人的存在本就格外违和。
  这个世界几乎迎来了末日,庞大的版图和丰厚的资源引来了无数的侵略者,在人还苟延残喘着的时候,名为“红血”的病毒骤然爆发,连源头在哪都不知道,人类又被迫陷入了梦魇之中。
  原本还僵持着的战况瞬间被打破,这一次,人类是败在了自己人手中,从内部开始瓦解。
  一步一步,这个世界已经成了末日的样子。
  营养液的空壳被青年放在身边,他抬头看向大厅中央,大多数人对他的视线毫不在意,唯独小女孩朝他微笑,漂亮的脸上是黑中带红的眸子,分明是笑着却有那么几个瞬间表露出些微的恶。
  黑色的眼睛,这是他区别于那些人最大的地方。
  不论是野兽还是人,都会被传染,那些眼中带着红色的存在,都与他截然不同。
  青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会被传染,分明已经接触过那么多红血病毒的载体。
  只是不论如何,他一个没有异能,又不同为感染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荒星护卫队一员的人,终究是融不进那些人的。
  普通人之于异类,天壤之别,甚至于他才是那个独特的“异类”。
  他轻叹了口气,却发现自己的身边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人。
  “061,不管第几次看你我都很好奇,你跟我们呆了四年了,怎么就一点血徒的症状都没有出现呢?”面容温柔的中年男人蹲在他身边,细细的打量他,脸上带着几分疑惑,红色的眸光倒不狰狞,多是探究的味道。
  青年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不远处,瘦高男人恼火的喊:“049!管好你的苍蝇,别让它到处乱飞,不然我给你摁死!”
  “知道了。”中年男人笑着应声,吹了声口哨,在远处飞舞的两只绿的莹亮的苍蝇乖乖飞来停在他的肩膀上,整个身躯通透的像是玉石铸成一般,背后的半透明的翅膀长着繁复的纹路,唯独一双复眼是鲜艳的红色,看起来漂亮又诡异。
  049又打量了他一会,这才慢悠悠的离开了。
  青年低下头,闭上眼睛靠在墙上。
  为什么呢?
  因为他是一个正常人?
  或许,因为他也和那些人一样,是一个异类。
  一个不一样的异类。
  眼睑闔上,眼前的光就消失了大半,昏昏暗暗的,一道柔和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
  “晚安,长聿。”
  青年能感觉到自己的右手抬起来,手掌贴上了自己的脸颊,温热的指尖带着他熟悉的力度轻轻捏了捏他的耳垂。
  “睡吧,我守着你。”那是不属于他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他却无比的熟悉与信任。
  青年没有去争夺手臂的控制权,只低低回应:“好。”
  他从来就不叫061,他有自己的名字。
  沈长聿,他的爱人这样叫他。
 
 
第2章 
  沈长聿醒来的时候,基地里并不亮。
  大厅左侧的一排灯还留着几盏,照亮了那一块的角落,堆积成小山的破旧设施投下漆黑的张牙舞爪的影子。
  那些是原本堆在这个大厅里的金属台和各类器械,为了挪出一片可以自由活动的区域而被丢在了一起,024一个人就做完了这一切。
  中央处火堆燃尽了,只剩下木炭火红色的光还在闪烁,时隐时现,024就躺在边上,红色的光把她的脸染成红色,沈长聿能清楚的看到那上面分明的绒毛。
  她像是热了,伸手抓了下脸翻了个身,背对着火焰又睡了过去。
  005靠在斜对面的角落里,他身边什么都没有,空落落的角落,没东西也没人,健壮的身体让他不畏惧寒冷。
  049躺在一个沙发上,带着脏兮兮的眼罩,两抹绿光停在他的胸口,他的宠物没有趁着主人休息到处乱飞。
  瘦高个037坐在另一边的角落,那片地方被黑暗笼罩了看不真切。
  侏儒043和女队长006各自占据了一处地方,离他又有些距离。
  沈长聿已经习惯这样的场景。
  他站起身来,衣物窸窣发出轻微响动,六双猩红色的眼睛在同一时刻盯住了他,充斥着敌意的、冰冷的目光将他锁定,落在皮肤上带着如同要剜下一块皮肉的恶意。
  在昏暗的环境下,人瞳孔中的黑色最大程度的隐没,其中闪烁的红光却格外醒目,六双眼睛,不像人,更像是野兽。
  普通人若是被这样注视着恐怕要僵在原地不敢动弹,沈长聿却面色不改的拐进了大厅一侧的走廊。
  毕竟他们是队友。
  只是红石星荒星防护队七个人,虽是队友,却从不曾信任对方,哪怕是白天表现的比较亲近的小兔女024和队长006,晚上也会保持安全距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