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人资总监Alpha和她的白画家【都市情缘】──温下

时间:2021-06-07 02:45:01  作者:温下
  青年画家白幕孑然一身,分化后居然成为了顶级omega
  发热期,她控制不住,和救了她一命的姜大美人春风一度
  两人相约不再为错误继续买单
  以为是潇洒的告别
  却在回国后,再次相遇
  面试的时候,对面的Alpha勾唇一笑,倾倒众生,“你好,我是人资总监姜若,是今天的面试官。”
  白幕当场石化,仓惶而逃
  可狂野的人资总监却不打算放过她
  初入职场的白幕萌萌怂怂,耳边都是关于总监大人的传奇
  权势滔天,杀伐果断,纵横捭阖,无所不能。
  望着脖子上的浅浅草莓印,白幕无语:她和我独处的时候……貌似很乖?
  避雷提醒:
  1.温柔画家VS狂野总监,双御姐,感情为主,事业
  2.私设一大堆,ABO文,同性可婚育;
  3.26岁画家29岁总监
  4.若弃勿告知,谢谢;专业有限,对HR行业认知肤浅,请多多包涵
 
 
第1章 顶级omega
  落日余晖,褚红色的光洒在碧蓝的海浪上,耀眼夺目,熠熠生辉。
  白幕轻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放下手中的画笔,她的作品《海的女儿》接近完成。
  心下莫名一松,白幕收了道具,将油画小心翼翼地保管好。
  在巴厘岛的清雅酒店,她连日来一直沉迷于创作,却忘记了此次旅行的目的。
  除了工作,她还没好好的放松过。
  泳池的水很蓝,倒映着夕阳炫丽残景。
  白幕蹑手蹑脚地走到池边,蹲下身用手捧住一小片水,泼在面上,清清凉凉,有种毛茉莉花的香。
  大概是盛夏的余温太过暖人,她闭上眼睛,享受难得的惬意。
  耳边袭来温柔的风,蓦然地,她的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全身无端燥热。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不仅头晕还有点眼花。
  “怎么会这样……”
  白幕轻咬着嘴唇,清丽无双的面庞覆上一股绯色,孑然一身二十六年,未曾经历人事的她却在欲海的深渊幡然倾倒。
  目眩神迷,随着扑通一声,她无法控制住身体的平衡,猝然掉入水中。
  冰冷的池水瞬间包裹住她,刺激了她全身的神经。
  意识立马清醒,白幕无助地挥动着双臂,口鼻不断进水,糟糕,她是不会游泳的。
  溺水带来的严重后果让她害怕,绝望是她此刻真实的写照。
  传说临死之前,脑海里会闪过无数过往画面。
  她没有,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有的,只有对生的渴望。
  谁来救救我?
  无论什么条件,我都愿意答应……
  白幕发出了灵魂的呐喊。
  冥冥中,仿佛上苍听到了她的呼救。
  一只温柔有力的手将她拦腰抱住,拖着她在水中穿行。
  白幕大脑几近缺氧,下意识地拼命挣扎。
  片刻后,她感觉身体上浮,新鲜的氧气灌入,她贪婪地吸吮着,分不清嘴里那滑腻香甜的东西是舌头还是其他事物。
  随着一口浊气吐出,她重重地咳嗽了起来。
  四肢逐渐找回知觉,她想哭,又觉得哭不出来。
  “没事了吧。”
  耳边传来的声音清冽而柔和,她努力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面容好看得似画中人。
  高挺的琼鼻,甚为明亮的大眼睛,温润中带着千娇百媚,那细长的眉秀美如柳,让人一见倾心。
  “是你……救了我吗?”
  白幕轻轻地打开朱唇,仿佛用光了所有力气。
  “对,你溺水了,需要处理。”
  姜若不由分说,将她横着抱起。
  鬼使神差地,白幕的手臂自然地挂在了对方滑嫩的颈上。全身绵软无力,只能柔弱地靠在她怀里,只觉得对方的体香太好闻。
  强烈的信息素冲入她的鼻子,她的心里荡起层层涟漪。
  “该死的,为什么我会变成这般样子……”
  白幕死咬着嘴唇,觉得自己好羞耻。
  *
  宽敞奢华的总统豪房里,白幕被放置在柔软的床上。
  卫生间里传来放水声,她不知道对方在干嘛。
  “浴缸里我放了玫瑰花瓣,有助于睡眠,待会儿你泡下,去去寒气。”
  姜若裹着素雅短裙,接近176的身高,大长腿,人鱼线,身材好的一塌糊涂。
  全身上下居然长不出一丝赘肉,该是经常锻炼的人吧,不然怎么可以抱的动她一个将近95斤的人?
  而且是那么轻松。
  白幕呐呐地想着,没有说话。
  “你是要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姜若轻笑了声,白幕刚想回答我自己来,却发现身上使不出一点劲。
  “还是我来吧。”
  姜若霸道地,不由分说地将她身上的衣物逐一褪去。
  白幕从来没有被任何人这么对待过。
  被人伺候的感觉挺好?
  “都褪??”
  声音中带着丝丝沙哑,白幕想抗议,可身体居然不配合。
  “算了,虽然治愈效果会更好,毕竟不太熟,还是你自己弄吧。”
  最后的颜面总算保住了。
  她庆幸地想着,这种被人操控的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她被温柔地抱了起来,放在巨大的白瓷浴缸里。
  “你先洗。”
  姜若安静退出,带上门。
  浴缸里的水温度适中,无数花瓣在上面漂浮。
  从未有过的舒适感熨烫着她的五脏六腑,从脚指头一直上伸至头顶,浓郁的玫瑰花香让她眼睑都不舍得睁开——好安心。
  好长一段时间过后,白幕感觉灵魂与身体终于重叠在了一起。
  她红着脸,小声地说道,“能给我拿个浴袍吗?”
  没有人回应。
  “难道她走了?”
  白幕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撑住浴缸的外沿,艰难地爬了出来。
  带着内裤洗澡的感觉实在不好。
  她褪去,才发现这奇葩的卫生间里居然没有一条浴巾。
  她半打开门,探出脑袋,偌大的房里,除了淡黄色的床头暖灯,空无一人。
  她捂着私密部位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刚想抓条浴袍,却发现窗帘动了下,一道高挑靓丽的身影随即撞入眼帘。
  “啊!”
  白幕大叫。
  “你怎么出来了?”
  姜若身姿曼妙地靠在墙上,食指夹着烟,见她窘状,挑眉笑道,“身材不错。”
  “你……”
  白幕又羞又怒,狼狈躲进被窝里。
  那纵身一跃的英姿颇有军事演习的神韵。
  “你这样会着凉的。”
  姜若嘴角噙着笑,去房门口的推门里拿出一套白色浴袍,扔了过去,“床单都湿了,你的发热期很强烈。”
  “……”
  白幕羞愧的无地自容,将头缩在被子里,全身滚烫的厉害。
  她知道,明明是泳池的水,可对方……居然笑她。
  可恶,被内涵了。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你不用难为情。”
  姜若的声音带着一种抑扬顿挫的美感,丝丝滑滑的,就像吴侬软语。
  “你是顶级omega吧,有异样也算正常。”
  隔着厚厚的被单,姜若用手指轻轻地戳了她一下,“我出去会儿,你简单收拾下吧。”
  她关上房门,房间立刻陷入万籁俱寂。
  白幕慢吞吞地伸出头,警惕地看了下四周,终于拿起浴袍。
  香香的,对方触手即有香。
  这是顶级Alpha。
  白幕红着脸换好白色浴袍,内裤湿了,她又不好意思穿别人的,因此浴袍下空无一物。
  她静静地坐在床头,肚子里传出咕咕叫声。
  她饿了。
  “你醒了。”
  随着嘀的一声刷卡声,房门打开,露出姜若艳若桃李的绝美脸蛋。
  “你,你好……我叫白幕,谢谢你救了我。”
  白幕怯怯地站了起来,她168的身高,在对方面前居然显得很娇小。
  古铜色的皮肤,五官立体又艳媚,好看的眼眸透露着自信又耀眼的光芒,卷起的睫毛又长又密,配合模特般的绝美体型,对方的颜值高的离谱。
  “姜若,我带你吃饭。”
  姜若微笑着伸出手,白幕脸颊通红,不敢对视她锋芒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握住,涩声道,“多谢,不过我想回房休息下……”
  白幕其实想说的是,我怕我等下控制不住会吃了你……
  她体内的信息素在疯狂的冲撞,当omega遇上顶级Alpha,绝对是会出事的。
  她仓惶而逃,连内裤和衣服都忘了拿。
  “怪可爱的。”
  姜若看着她绮丽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飒然一笑。
  卫生间里,黑色的内裤安静地躺在波斯地砖上。
  姜若捡起来,轻笑,“镂空的,很骚嘛。”
  *
  从姜若的房间逃离,白幕的身体愈发控制不住。
  身上各种腺体都在摇旗呐喊。
  想不到沉寂了二十六年,却在今天,爆发了。
  她的分化日,差点要了她的小命。
  还遇到顶级Alpha,上帝都不敢写这样离谱的剧本。
  她拼命逃窜,问了酒店的前台,方圆五十公里内,没有一家商店有出售抑制剂。
  难捱的躁动让她浑身难受异常,她将房门用链条锁上,冲入卫生间用冰水不断冲洗身体。
  夜幕降临的时候,她总算平息了欲.火。
  心烦意乱,白幕在酒店的餐厅随便吃了点西餐,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她长发披肩,凝白靓丽,迷人的身段布满春光,不断有人来搭讪,她含笑,一一拒绝。
  “好巧。”
  姜若举着红酒杯,自然地在她对面坐下。
  没有寒暄,也没有请示,她飞扬的眸光里是藏不住的神采。
  这是个绝对自信的Alpha。
  “是啊,好巧。”
  白幕面对她,气势无端的就矮了一节。
  脸颊红彤,双腿内侧温热,她又控制不住了。
  浓烈的桂花香味似洪水猛兽般,勾动起她内心的涟漪。
  “你刚分化?”
  姜若邪魅地笑了起来,嘴角拉起的弧度很好看。
  “你……你怎么知道?”
  白幕低着头,像是在火炉里燃烧。
  “亲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很甜,绝对是第一次。”
  姜若扬脖,将红酒一饮而尽。
  高脚杯放下,她的目光紧紧盯着白幕,“那时候我只是为了救人,你不会怪我给你做人工呼吸吧。”
  “不……不会的……”
  白幕被信息素干扰,憋着气,小脸通红。
  “那我现在还要救你,你要拒绝我吗?”
  姜若的眸中带着凌厉的明示,白幕咬着嘴唇不答。
  你是个恶魔吧……
  说不出口。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姜若将她的手扣住,带着她出了餐厅,一路小跑。
  耳边的风跳动着青春的味道。
  仿佛在校园,也仿佛在时光的隧道里穿梭。
  这种澎湃的激情从未有光。
  人生像是重新被刷新。
  白幕心如鹿撞,眼前的女人潇洒、狂野、干练而又自信,符合她心中所有美好的样子。
  这是她性格中缺失的部分。
  她笑起来就像个孩子,清澈而又透亮,让人可以忘记烦恼。
  白幕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被拐走,可内心的恶魔在咆哮,“从了她从了她……”
  总统套房的山脚下,停着一艘小而精的游艇。
  “别再控制了,顶级omega应该拥有一个好人生。”
  姜若开起游艇,她将裙角撩起一半打了个结,大长腿裸露,就像个女战神,英姿飒爽,美艳不可方物。
  白幕痴痴地看傻了,看着游艇破开水面,在河上飞奔。
  劲风拂面,空气里都是荷尔蒙的味道。
  恋爱的滋味,猝不及防,甜蜜如芳草。
  “你说爱是什么?”
  姜若在风中大叫,笑起来就像月光璀璨,她长发飞舞,亮晶晶的眼眸真的会说话。
  “啊,你是个傻子。”
  白幕听不见对方说什么,只是内心的束缚被彻底释放,对着空气大喊了起来。
  游艇缓缓停下。
  姜若粲然一笑,从操作台跳下,将旁边的白幕一把搂住,眼神吃人。
  “别调皮了好不好?”
  “……”
  白幕羞涩地瞪圆了眼睛。
  月光发着淡淡的光,两条鲜活的生命在船板上享受大自然的馈赠。
  被忽视的时光不叫好时光,被珍惜的人才叫好的人。
  白幕活了大半辈子,懵懵懂懂,从不知个中滋味。
  倘若白幕是秋水伊人,那姜若便是神女有心。
  心绪崩乱了,头发凌乱了,汗水湿贴了。
  喉咙沙哑。
  斑驳月光下,白幕累惨,在后半夜沉沉睡去……
 
 
第2章 女魔头姜若
  晨曦的光,淡漠又温柔。
  白幕醒来,游艇静静地飘着,湖面宁静,鸟声阵阵,昨夜的疯狂像是一场梦,在脑海里不断倒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