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怀上Alpha女君的孩子【生子】──云朵糖

时间:2021-06-07 02:39:24  作者:云朵糖

  

  一朝穿越,虞之桃成为星球罕见的顶级Omega。
  为了躲避家族联姻,她决定找个人将自己暂时标记。
  酒吧中,温柔的Alpha大姐姐说自己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虞之桃觉得赚大了,悄悄把人带回家,金屋藏娇。
  短暂标记完成后——
  虞之桃摸了摸印着牙印后颈:“我听说低级的Alpha标记太脆弱,你这个会被别人的信息素覆盖吗?”
  枕千秋沉默了一会,抓住想要下/床的小桃子:“你还想找谁标记你?”
  自此后,虞之桃发现,无论自己走到哪里,那些原本对她垂涎三尺的Alpha,看到她都害怕得直抖腿。
  很快,她发现大姐姐根本不是什么落魄流浪汉,而她的肚子也起了些莫名的变化!
  排雷:
  1 ABO,生子,女A无任何男性特征。
  2 架空世界,私设有点多。
 
 
第1章 
  霓虹很亮,月光被遮掩得严严实实。
  虞之桃在酒吧门口已经踟蹰将近半小时,她望着几步之遥的声色犬马,像望着另一个世界。
  终于,她还是咬咬牙。
  “早晚都要进去的!不就是找个人一夜情嘛,忍忍就过去了!”
  给自己鼓完劲后,她闭着眼睛,一股脑往里冲。
  酒吧中的环境一如她所想……不,比她想象中的要更加奢华淫靡——
  灯光半昏不黄,娇弱的男男女女穿着时尚,水蛇一般缠绕着高大的另一半。空气中混杂着各类信息素的味道,单拎出来本该都是很好闻的气味,因为欲望的加持混杂,反倒成为最俗不可耐的存在。
  虞之桃直接憋出眼泪,忍不住咳起来。
  自穿越过来后,这是她第一次无比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地球上了。
  在这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星域,人类除了男性和女性两种性征之外,还额外拥有一种主要性别。
  这种性别依靠信息素来区分,没有信息素的称为Beta。Beta占据百分之八十的人口,几乎与普通人无异。而拥有信息素的两大类称为Alpha和Omega,其中,Alpha有着远超常人的体魄,信息素表现出攻击性的特征,能够对Omega的信息素进行标记。与Alpha相反,Omega通常拥有超凡的智力,信息素非常柔和,只能接受标记。
  信息素外溢,就形成各种各样的气味。
  Alpha和Omega人数较少,一般而言,普通的酒吧根本不可能聚集这么多信息素。
  但这是华麟星域首都星的上城区,整个星域最最富贵的地方。这里到处都是尊贵的Alpha和Omega,反而是Beta,成了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很快就有人注意到虞之桃这只小羊羔。
  在早已被欲望浸染的地方,像她这样美丽却不自知,带着好奇与懵懂的猎物,最受捕食者的欢迎。
  隗梦拔得头筹,她用眼神逼退其他妄图靠近的竞争者,来到虞之桃身边。
  “新人?”隗梦打量着小羔羊,热情道,“要喝一杯吗?我请你?”
  虞之桃差点被吓出个好歹。
  她不擅长拒绝别人的好意,偏生面前是个陌生人,只能想了个折中的法子:“……我可以自己付钱。”
  隗梦莞尔:“这边。”
  她很熟悉这个酒吧,带着虞之桃绕过几处人群拥挤的地方,来到相比之下清静一些的吧台。
  将酒单递到虞之桃面前,她笑得勾魂摄魄:“不会喝酒的话,建议点这一排,不容易醉。”
  虞之桃接过酒单细看,但心思却不在酒上。
  隗梦看出她心不在焉,询问道:“你应该是第一次进出这种场合吧?成年了吗?”
  虞之桃点头。
  隗梦又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虞之桃头也不抬:“猎艳。”
  隗梦不客气,直接笑了出来。
  她伸手要去勾小羊羔的下巴,但小羊羔居然露出了獠牙,眼带嫌恶别开头。
  她忍着心中泛起的痒痒,调侃道:“不是要猎艳吗?你看姐姐我怎么样?”
  虞之桃揉了揉鼻子:“我不喜欢你的信息素。”
  隗梦一愣。
  她的信息素是天然的马利酒味,未进入发情期的时候,这气味浓淡得宜,从来都是逗得小Omega面红耳赤,还从没有人明确对她说过不喜欢。
  她以手托腮,看着虞之桃:“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味道?”
  虞之桃用食指抵在鼻尖。
  事实上,她有些后悔了。
  她在心中暗想,或许她不应该为了逃婚,把自己送入另一个火坑。
  就在她准备找个机会逃走的时候,她看到旁边发生了一起纷争。
  吧台最深处,三个高大的男人朝着一个昏睡的长发女子走了过去,他们气势汹汹,一看就不是好惹的模样。
  隗梦为了独占虞之桃,刚才特意选了僻静的座位,离着那处角落很近,虞之桃得以将所有细节收入眼底。
  长发女子原本醉倒在吧台,被几个男人叫醒之后,许久都无法集中精神。
  为首那个男人突然狠狠一拳捶在台面,震得整个吧台都微微颤抖起来。他行动间的威胁意味,让远在三米之外的虞之桃都打了个寒颤。
  长发女子终于有了反应。
  她浑身一抖,反应过来后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惊吓,颤抖着将自己整个身体蜷缩起来。
  虞之桃坐不下去了。
  她冲向那个角落,站到三个男人背后喊道:“你们要做什么?!”
  酒吧的音乐很响,好在他们离得足够近,还是听到了虞之桃的质问。
  三个男子微微散开。
  也就是这时候,虞之桃闻到了缕缕奇异的气息。
  上高中之前,她和爷爷住在一间破旧的民宅。
  民宅很有些年岁,四下装着摇摇欲坠的褪漆木门。
  晴天的时候,她跟在爷爷身边,一起出门捡垃圾维持生计,但每逢阴雨,爷爷就会固执地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
  虞之桃靠在木门边等爷爷回来,无聊逮着木门的裂隙折腾。
  木门被她祸祸出一道很深的伤口,雨气渗透进去,散发出清浅的木头香气。
  潮湿,腐烂,死亡。
  虞之桃很喜欢这个味道,但她从未与人说过。长大之后,她无意中发现某个小众厂家生产出的木质香水,竟隐隐契合了幼年时期的记忆,便再不换香。
  可惜的是,其他人显然不这么想。
  找麻烦的男人拧了拧鼻子,朝身边的同伴抱怨:“我还是闻不了劣等Alpha的气味,怎么会有这么软弱的信息素?简直是给我们Alpha丢脸。”
  同伴轻蔑地笑:“不是劣等Alpha,也不需要来这里买醉了。不过……”
  他把目光转移到虞之桃身上:“你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我看这个小姑娘倒是挺喜欢的。”
  他提高音量喊:“唉,小姑娘,你管什么闲事?”
  虞之桃定了定神,昂着头反击:“这里是上城区,你们还有没有法纪了?这是要当众欺负人吗?”
  为首的男人指向长发女子回答:“你知道这废物欠了多少酒钱吗?老子这是合法讨债,扯不上违法乱纪!”
  虞之桃看了一眼长发女子。
  女子也正抬头,两人的目光在某一瞬间对上。
  虞之桃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她从那目光中看到了淡漠,看到了厌烦,却唯独没看到恐惧——可明明,长发女子浑身还在发抖。
  顾不得其他,她跑到女子身边。
  “她欠你们多少钱?”将人护在身后,虞之桃问。
  男子伸出三根手指:“三十万!”
  即使放在这个高档酒吧,三十万这个数字,也是明摆着的讹人。
  隗梦就靠在不远处,勾着嘴角。
  她的目光直直落在虞之桃身上,就等着小羊羔开口求救。
  但虞之桃没有。
  她仅仅是皱了皱眉,接着便掏出一张卡:“刷卡可以吗?”
  几个大男人也是一愣,但随即笑着点头:“当然可以。”
  有冤大头来还钱,对他们而言,一切都好说。
  得益于高度发达的科技,两秒后,随着“滴”一声,钱款被划走,三个男人也遁入人群,消失无踪。
  错过了英雄救美的最佳时期,隗梦有些恹恹。
  但她还是凑上来,寻找着最后的机会:“需要帮忙吗?”
  虞之桃看了她一眼,摇摇头。
  她凑到长发女子身边,询问:“你还好吗?能动吗?”
  长发女子反应了几秒,手撑着吧台站了起来。
  虞之桃一下子傻了眼。
  她一开始就把女子当成被欺负的弱势群体,此时女子一站直,她才发现,对方身高粗略估计,应该接近一米九。
  古怪的是,长发女子还瘦,浑身的皮肉像撑不住骨骼,但尽管如此,这个人居然没有任何纤弱感,反而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种莫名的威压。
  这股气势逼得足有一米八五的隗梦都后撤了一步。
  但很快,女子开口,压抑的气场又散尽,她好像又变回之前那个,在三个男人的逼视下,抱臂发抖的女子。
  “你帮我还了酒钱?”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虞之桃。”虞之桃老实回答,又问,“你呢。”
  女子沉默了一会儿:“……阿九。”
  这个回答没有半分诚意,一听就是个假名,连姓氏都不愿敷衍给一个。
  虞之桃有些生气,又听她道:“我没钱赔你,你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虞之桃摇摇头。
  刚摇到一半,她就停下来。
  说实话,她一开始帮这个女子,并没有存着让人报答的心思,纯粹是心中正义感在作祟。
  但此时女子提出,她突然又有了别的想法。
  踟蹰了一会儿,她道:“报答……你跟我回家吧。”
  自称为阿九的女子转过头,定定看向她。
  灯球恰好闪过这边,照亮这处角落,也照亮长发女子的容貌。
  虞之桃这才发现,她长得非常好看。
  在原本世界时,她曾接过一个项目,协助动漫制作方,绘制古风女主角的脸型。
  当时,动漫制作方的要求是——
  英气而不粗犷,侠义又不失美艳。
  当时整个项目组忙活了好久,终于交出一张满意的作品。动漫一推出,这个女角色立刻成为众玩家的梦中情人。但粉丝中,数量最多的不是男性,而是嗷嗷喊着“给个姬会”的女生。
  此时,看着对方远山似的黛眉,漾着寒波的丹凤眼,虞之桃内心五味杂陈——
  果然,凡人是无法跟女娲娘娘相比的。
  在这张女娲炫技捏出的脸庞面前,那个曾经让她引以为傲的女侠,像某个劣质厂商批量生产出的低仿品。
  虞之桃咽了口口水。
  她意识到——三十万就要对方跟自己回家,是一种莫大的折辱。
  就在她准备收回那句话之前,阿九的目光扫过背后的隗梦,重新落到虞之桃身上。
  “好。”她轻声回应。
 
 
第2章 
  直到跟阿九坐上悬浮出租车,虞之桃都没有反应过来。
  阿九不知从哪儿弄来根皮筋,此时正将披散的头发拢到脑后,扎成马尾。车窗外绚丽的灯火投进来,顺着她修长的脖颈往下流动,在她锁骨窝上积成一汪迷离的清泉。
  腐朽的木质信息素中夹杂着酒气,萦绕虞之桃鼻尖。虞之桃暗暗加重呼吸,将它们全部吸入肺腑。
  “去哪儿?”阿九出声提醒。
  虞之桃这才反应过来,强作镇定报了个小区名字。
  悬浮出租车自动驾驶程序启动,车厢内弥漫起熬人的尴尬。
  虞之桃尝试着寻找话题。
  “你,就这么跟我出来了?”
  阿九凝视着窗外:“不是你让我跟你回家吗?”
  虞之桃掰着手指:“那如果我是坏人怎么办?”
  阿九转回头。
  她打量了一眼虞之桃。
  “我是Alpha,你是Omega,只有我对你做坏事的份。”
  虞之桃不服地嘀咕:“也有可能是‘仙人跳’呢。”
  她以为自己压低了声音,阿九没听到,但对方却耿直问:“‘仙人跳’是什么?”
  虞之桃摸了摸鼻尖,解释:“就是,也许等我把你骗回家,家里埋伏着好几个准备动手的Alpha呢。”
  阿九没说话,只是突然凑近。
  虞之桃僵着身子不敢动,任她在自己颈边轻嗅。
  嗅够了,阿九便退开。
  “你身上没有Alpha的味道,近期没有和Alpha相处过。”她淡淡道。
  虞之桃诧异。
  定了定神,她抬起双臂凑到鼻尖,却没察觉出任何异样。
  不得已,她只能重新看向阿九:“这都能闻得出来?”
  阿九捏了捏自己的鼻尖,轻轻点头。
  虞之桃面上的表情从震惊变为惊喜:“这就好办多了!”
  阿九朝她看去,正好被虞之桃逮住了询问:“你说,Omega如果被标记了,别人是不是光靠闻就能闻出来?”
  阿九点头。
  思索两秒后,她又补充道:“嗯……也得分人”
  虞之桃昂着头,努力与她对视:“什么分人?”
  阿九无奈解释:“五感灵敏的Alpha才能察觉。
  “当然,也跟留下的标记的Alpha能力有关。
  “深层标记的情况下,越是优质的Alpha,留下的信息素越容易被察觉。临时标记时……优质Alpha留下的记号越不容易消散。”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