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神君他悄悄喜欢本座【强强互宠】──溢灯摇

时间:2021-06-07 02:09:34  作者:溢灯摇

 

  恶名昭彰狠毒残暴的魔尊颜怀舟,有一个烦恼。
  烦恼的名字叫钟凌。
  放眼仙魔两道,九州八荒,
  别人听见他的名号纷纷闻风丧胆,
  他听了钟凌的名号只剩下夺路而逃。
  钟凌是谁?
  钟凌是九神君之一、金鳞榜榜首、不周山继任仙尊。
  钟凌是被世人称颂“清执安天下,听澜定九州”的仙门年轻一代第一人。
  钟凌——是老天爷专程派来克他的。
  为他疯,为他狂,还被他哐哐撞大墙。
  直到有一日,魔尊终于忍无可忍,决心奋起反抗。
  “这次我说什么都要压过你!!!”
  一贯沉稳克制的神君大人居然脸红了。
  “……给、给你压。”
  “??????”
  #我与神君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魔尊他今天又逃了吗#
  小颜乖巧微笑脸:命运,它捏住了我的后颈皮。
 
  【小颜是攻小颜是攻小颜是攻】
  【阿凌是隐忍的性格所以他的深情藏起来了】
  友好看文,婉拒抬杠,不喜欢直接点X
  攻受从头到尾都是双箭头。希望不要只看了最前面重逢的章节就觉得阿凌对小颜不够好,
  给只会自己躲起来难过的孩子一点时间吧~
  等阿凌先认怂表白之后就全是甜的啦!
  除了阿凌什么都不在意的疯批戏精攻(颜怀舟)VS除了挽风什么都能克制的正直内敛受(钟凌)
  清执仗剑,踏月挽风。
 
 
第1章 再相逢
  距上次的仙魔大战,已逾七载。
  仙道陨落名宿英杰无数,才换得魔界终于退兵,主动前来求和。
  这一仗打得十分辛苦,仙门百宗千派都已经是元气大伤,人间更是风雨飘摇。两相权衡之下,双方终于达成了协议,以约定百年内互不相犯作为收场。
  如今只要魔界中人不大摇大摆寻衅滋事、为祸天下,仙门亦不愿轻易再动干戈,勉强维持了世间七年太平。
  ——可眼下约定之期还远远未至,世道却又要乱了。
  半个月前,整个修真界突然开始疯传一件大事:聚灵山将有秘宝出。
  聚灵山是传闻中远古诸神的坟墓,终年有天成之阵笼罩,隐于世间,无迹可寻。
  古籍中记载,只有至宝降世,幻雾尽散之时,此山才会显化而出,静待缘至。
  上一次聚灵山现世还是在千年之前,不周山当时的家主钟君城正是在这里得到了大名鼎鼎的玄铁将军令。这法器不光保了仙道在仙魔大战中次次险胜,也保了不周山一千年的仙尊之位。近日它忽然毫无预兆地出现在蜀州天断山脉,立刻在修真界掀起了滔天巨浪。
  魔道蛰伏这么多年,早就受够了窝囊气,此番自然牟足了劲,誓要得灵山秘宝,一雪前耻。现下迷雾将散,风雨欲来,至宝虽还未出,聚灵山已是枭杰齐聚,激涌暗潮。
  颜怀舟也正在山中。
  颜怀舟其人,天资卓绝,奇运无数,造化简直是一个个自己跳下来砸到他的头上。早在他还是仙门世家子弟的时候,“挽风公子”就在仙门金鳞榜中位列三甲,出尽了风头;坠之魔后更是在世间大凶录里勇夺第一,恶名远扬,还得了个“煞血魔尊”的诨号。
  七年前,他以残暴手段屠尽苍穹派数百人,斩杀宗师不知凡几,自此叛出仙门,改修魔道。而后随着修为一涨再涨,行事也变得愈发偏执乖张,所到之处无不掀起一片腥风血雨,人人闻风而逃。
  然而
  这位凶名在外的绝世大魔头此刻正满面惊悚,张惶失色地在聚灵山中撒开了丫子夺命狂飙。奔逃速度之快,荡起一路烟尘滚滚。
  ……
  颜怀舟一口气跑出老远,确认了那位神君并没有追来,才停下来拍着胸口,喘着粗气自言自语:“好险好险,怎么会遇上他!幸亏我跑得快,不然…”
  “不然…呃……”
  他疑惑地卡住了。片刻后悲愤道:“不然又能怎样?!”
  话虽如此,身体本能的反应却诚实无比,该跑还是得跑。
  颜怀舟决定——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躲得远些。
  任凭是什么天材地宝还是什么莫大机缘,不要了,真的不要了!必须马上去寻一个保险的地方藏好了,最近都千万别再出来才是上策。
  他好不容易缓过了口气,正打算离开,背后却忽而有一道声音幽幽的响起
  “颜怀舟。”
  声线清润,如同飞泉鸣玉,沉稳中无端让人觉得温柔。
  不仅好听,还很熟悉。熟悉到他根本不需要思考,就知道谁正站在他身后。
  “……”
  颜怀舟登时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现在就算有把仙剑搁在他脖子上,他也是坚决不肯转过头去的。
  “呵呵…这位神君,你恐怕认错人了。”
  他背着身子,干巴巴笑了两声,立刻指扣御风诀想要再次逃之夭夭。
  不幸的是,连风的边都还没能沾到,便有一道强硬霸道的灵力自身后席卷而至——不光将他生生拘了回来,还险些没把他拍到地底下去。
  颜怀舟狠狠跌在自己砸出来的大坑里,被扬起来的尘土呛了个半死。
  “咳咳咳咳咳咳…!”
  有双黑沉沉的靴子正停在他头上,来人站在他砸出的坑边看着他,那目光几乎要将他穿个窟窿。
  颜怀舟吓得立刻停住了咳,但终究忍不住,鬼使神差的扬起脸来,和他看了个对眼。
  一如往昔。
  钟凌站在那里,烈烈红衣,灿若朝阳。
  他的脊背永远挺立如青松,一头如墨的长发用发带束得整整齐齐,菱唇微抿,星目含威,手执一把古朴的仙剑,依然是颜怀舟记忆里的样子,分毫都未曾改变。
  他未变,而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再是当年的“踏月挽风”。
  颜怀舟长叹一声,反正横竖都是避不掉了,干脆一屁股坐在坑底,破罐子破摔地朝钟凌喊:“你好啊,清执神君,别来无恙?”
  不同于魔界中的魔尊遍地走,仙尊永远只有一位,是含金量极高,分量极重的。钟凌的父亲钟景明正是不周山现任家主,仙道第一人,威名赫赫的北斗仙尊。
  钟家千年来掌管着不周山的裁星台与诛魔道,是为仙魔二道的“裁决者”。
  所谓裁决者,就是所有事情都归他们管。仙道哪个门派藏污纳垢犯了众怒、哪位修士修行邪术出了乱子、魔道中人触犯双方约定惹了麻烦,全是由他们出头。
  裁星台斩仙,诛魔道伏魔,总而言之,当今天下,他家说了算。
  仙道有宗门数百余家,但钟家始终一家独大。不周山的人个个神勇善战,且久居上位,所以难免养得脾气都不大不好。北斗仙尊钟景明是出了名的眼高于顶、霸道非常,不仅万事容不得他人置喙,还极其厌恶门派间的互相攀附,不少有头有脸的掌门家主都被他当众驳过面子。
  长此以往,众人虽表面敬服,但在暗地里却时常议论纷纷,怨声载道。
  直到钟家出了钟凌这个异类。
  钟凌,字清执,是北斗仙尊最小的儿子。
  他相貌生得英俊不凡,性格谦和温润,行事也十分周全,几乎令人挑不出半分缺点。
  世人皆知,钟凌师承惊云剑圣,自幼时起便心无旁骛,苦修不怠。
  等长到了十五岁,他的修为已达九极中第五阶化灵一境,听澜剑下不知斩杀过多少妖邪魍魉,一举登上仙门金鳞榜的榜首。而后又在仙魔大战中屡立奇功,人人称颂。
  样貌好,品性好,修为好,脾气也好,北斗仙尊自是极为心爱这个儿子,早早就昭告天下,日后将由钟凌继任仙尊之位,得宗门百家一致赞同。
  就连民间都传言道:“清执安天下,听澜定九州。”说的正是这位神君。
  ——颜怀舟这辈子吃过亏的次数屈指可数,且次次都栽在钟凌手上。
  他九岁那年,刚好赶上惊云剑圣墨舒河出关收徒。
  墨舒河立身持正,在仙道中威望颇高,座下门徒无数,想做他的亲传弟子难如登天。好不容易盼到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自然有无数仙门上赶着将自家儿女送往玉鸾宫,盼着可以拜入剑圣门下。
  颜怀舟当时不过是被父母带着去凑数的,墨舒河却偏偏就选中了他与钟凌两个。
  先收钟凌,赞钟凌“品格无双,是仙门之大幸”,再收他,说他“此子虽天赋异禀,但道心不正。若误入歧途,来日必成大祸。”
  他对这个评价自然是相当不服气。但毕竟当时年纪还小,一边讨厌师傅,一边又觉得眼前的新任小师哥格外温柔可亲,就勉勉强强留下了。
  ——这一留,便是十几年被钟凌死死压制的悲催光阴。
  他天资极高,悟性又好,这位小师哥远远及不上他。但钟凌胜在比他勤勉百倍,修为始终都强过他半头。
  一起在玉鸾宫学艺的时候,他惹了乱子闯了祸,是钟凌拿捆仙索绑他去承训堂,坠魔后,将苍穹一派灭了门,也是钟凌持听澜剑将他押至不周山。
  他赢过钟凌的唯一一局,就是七年前从他手里走脱那次,但那次是稀里糊涂,莫名其妙,而且当时钟凌神志又不清醒,万万做不得数。
  更遑论他逃走之前做的那件事——就算颜怀舟脸皮厚如城墙,每每想起也都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埋了。
  这件事也直接导致了他这些年间即使修为一涨再涨,纵横三界,任谁遇到他都须得退避三舍,但听到了钟凌的名字,就还是只剩下撒腿就跑的份儿,生怕钟凌将他逮回去挫骨扬灰。
  甚至仙魔两界都在盛传,遇到这位魔尊大开杀戒时唯一的保命之法,便是大声叫喊“清执神君来了!”
  若是有谁要发出疑问,这招用得多了,会不会不灵?旁人就会热情的告诉他们:“灵的灵的!颜怀舟那个魔头即使知道你是在骗他,听到这个名字也会立时僵上片刻,如此逃命指数便大大增加了。”
  何其丢人,何其可恨!
  ……
  就拿今天来说吧,他不过是在聚灵山中转悠了许久,却始终一无所获——本着来都来了,不能白跑一趟的想法,打算在这处处灵气氤氲的风水宝地找一个景色绝佳之处,独自闭关个几日,看看能不能再有所突破。
  但刚兴致勃勃地把法阵划了一半,就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帮不知死活的修士,不仅害得他半天辛苦白费,还光明正大的叫嚣着要同他抢地盘。
  跟这种自己撞上门来找死的人,颜怀舟自然懒得废话,抬手召出幽冥火便要将他们打包烧个干净。这样一来,有几个还不算眼瞎的总算是认出了他,惊惧之下不免开始哇哇大喊:“清执神君来了!”
  ——又来这套!
  颜怀舟几乎被气了个倒仰。
  他僵的次数多了,虽然还不能免疫,但僵住的时间也会大大缩短。不等他们逃走,诡异的黑色火焰已自掌心中跃起,杀气腾腾而至。
  就在此刻,他们口中的“清执神君”钟凌竟然真的从天而降,四平八稳地挡在了这群人前面。
  颜怀舟只觉得一颗心腾地窜到了喉咙口,转过身子撒腿就跑,犹如一匹脱了缰的野马,眨眼间消失的不见踪迹。
  ——然而,天克不是白叫的,这不还是被他逮到了。
  仙魔两界积怨已久,但无论打到什么时候,终归谁也灭不了谁。千百年来风水轮流转,总之要一方压倒一方。
  聚灵山秘宝现世,这么大的诱惑与筹码,魔界几乎倾巢出动,仙门更加不会袖手旁观。他怎么就没能想到钟凌也会来???
  要是想到了,就不会这么凄凄惨惨的跌坐在坑底,悲叹流年不利。
  钟凌还正一瞬不瞬地望着他——那双英挺的剑眉微微蹙起,看不出究竟是喜是怒。他鼓起勇气与钟凌对视片刻,最终心虚的转开了目光。
  气氛一时有些微妙。
  见他丝毫没有要上来的意思,钟凌居然纵身一跃,也跳进坑底,好似要来抓他。
  颜怀舟应付这种场面简直是轻车熟路,反应奇快,在钟凌跃下之际,立即身手灵活的弹起来跳了上去。
  只是瞬息的功夫,钟凌再上来时,已经看不到他的人影了。
  一别七年。钟凌其实也曾忍不住悄悄设想过重逢的情形,其实…不如不见。
  他想再追过去,然而追出几步,又堪堪停下了步子。
 
 
第2章 魔尊拦路
  颜怀舟已经躲得足够远了,钟凌也并没有再追过来。
  反正暂时也无别处要去,他一直游荡到天黑,随意停在一个小镇找了家客栈留宿,打算好好睡上一觉养养精神。
  可一直躺在床上辗转到夜深,才惊悚的发现——原来满脑子都是钟凌的脸在打转。
  实在不该再遇着钟凌的。
  在这个受到了惊吓的深夜里,他竟然咂摸出了些许寂寞与懊丧来。
  一声长叹。
  ……
  提起他和钟凌之间数十年来的恩怨纠葛,九州八荒里一直都流传着无数版本的传说,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大体是如下三个:一、当年颜挽风拜师之时,惊云剑圣墨舒河就曾断言他天资纵横、心术不正,是以早有防范,祭练出了一个专门牵制他的法宝。
  待惊云剑圣陨之落后,这个神秘的法宝就掌握在他师哥钟凌的手上——因此才令这个魔头不得不有所忌惮,对清执神君望而生畏。
  二、颜挽风生性乖戾狂悖,睚眦必报,旁人见他都如避蛇蝎,只有钟凌自幼与他相交,肯真心实意地待他好。多年来不仅跟在屁股后面替他收拾了一个又一个烂摊子,更是呕心沥血,规束教导,可惜终归没能挡得住他走上邪路。
  颜挽风虽然丧心病狂,但毕竟愧对清执神君多年的恩义——故而实在无颜再与他相见。
  三、颜挽风眼高于顶,从不肯屈居人下,却在十几年间次次被钟凌压过半头,一直心有不甘,想要伺机报复。后来他屠尽苍穹被钟凌亲手押至不周山诛魔道,险死还生,所谓的破阵而出、仓皇而逃,都不过是些权宜之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